西行漫记 3 川藏线上的流动课堂

2018-08-07
冯晓晖
阅读 4.6千
行程天数40天
人均花费1.5万
和谁出行和朋友

  西行的第三天,入藏正式开始了,上课!


1. 西行课堂·入藏

  游客入藏的的方法有以下八种:

  飞机:速度最快,空姐是沿途的主要风景;

  火车:速度第二,但青藏铁路沿途地貌略显单调;

  汽车:大巴、自驾、包车等,尽可欣赏沿途景色,后两者自由度最高;

  摩行:骑摩托入藏基本都是铁人,想想刺骨寒风打在脸上是什么感觉;

  骑行:相当流行的入藏方式,按计划骑着自行车一段一段走,年轻人为主;

  徒搭:徒步+搭车,徒步是假的,跟着混是真的;

  重装徒步:纯背包客进藏,负重一般为40斤左右,传说中有这种神人;

  磕长头:常见为去拉萨朝圣的藏人。走三步磕一次头,最从容,时间稍微长点,身体锻炼效果最好。


  西藏是个土地面积超大的省份,无论自然还是人文旅游资源,也都分布在藏区各处。飞机和火车直入拉萨,所能观赏到的颇为有限。因此在旅游时间能够保障时,最好是沿公路进出藏区。  

  入藏的公路有五条:

  川藏线:四川成都——拉萨

  滇藏线:云南昆明——拉萨

  青藏线:青海西宁——拉萨

  新藏线:新疆叶城——拉萨

  中尼线:尼泊尔加德满都——拉萨


  川藏线是其中最主要的公路,也是延续了昔日茶马古道之一的传统路线。川藏线通行难度略高,但路径最短,沿途风景也最为优美,是初次进藏的首选。

雅安 318国道 茶马古道雕塑

2. 318国道

  我们的行程也是从川藏线开始。

  今天的计划是从成都出发,终点为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的新都桥镇,行程约400公里。

  早上7点从驶离成都,川藏线从此开始。120公里高速到雅安,之后转入了318国道。

  318国道可谓大名鼎鼎,一般人都认为它就是川藏线,终点是拉萨。然而,国道怎么可能只连接两个省?哪一条国道不是跨越东西南北的大纵横?实际上318国道的两端分别是上海的吴淞口和西藏的樟木口岸(通往尼泊尔的国门),跨度不可谓不大。因此318国道包括了川藏线和中尼线这两条入藏公路的大部分。


  传统上认为,进藏的起点,就是从雅安高速转入的318国道。虽然现在的说法川藏线是从成都开始,其实将成都作为起点颇为勉强,只是硬拉现在的省会过来撑门面,和滇藏线号称从昆明开始一个逻辑。若不是几年前的大地震,雅安似乎没什么名气。但在历史上雅安的地位并不低,它可是在建国后被撤销的西康省的首府,更是汉藏交流的桥头堡。传统的由四川通往西藏的茶马古道就是从雅安开始。


  年纪最大的华哥作为蓝天救援队队员,两年前来此参加了雅安大地震的救援工作,向我们普及了一些救援知识。这种工作,还是挺专业的,更需要很大的奉献精神。之后,华哥的形象在我面前又高大了许多。

  沿岷江支流上行,道路立即变得崎岖狭窄,江两岸高山耸立,岩壁几乎达到90度,在这种地质环境下开山筑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道路的质量如此糟糕,也可以理解。


  拥挤的国道上出现了各省的车辆,其中有大批自驾的轿车、越野车。朝着拉萨方向的道路右侧,一群群的骑行者绵延不绝,装扮都很专业的样子。

  雅安大地震的严重程度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大,残垣断壁并不多,但重建工作仍在进行,一路上遇到大批的工程车。到了通往芦山的三岔路口,才看到一些废弃的桥梁与房屋。


芦山 水雾 废桥 残垣

  过天全县城时,路边冒出些徒搭的学生,各个伸出自己的大拇指,满面微笑与渴望地望着一辆辆擦肩而过的车辆。我猜,这个队伍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带上我,这些热情的老驴友到这里一定会带上一两位女大学生。想到这,作为一个大学教师,顿感羞愧。

  出了天全县城,入藏之路才露出了狰狞的一面,路面时好时坏,拥堵时常发生,车速降了许多。

拥堵残破的318国道


3. 二郎山

  中午,开到了二郎山,在山腰的路旁青年旅社解决了简单的午饭。此地是骑行阶段的一个重要休息站。此时,旅社里面空无一人,骑行者都在路上。到旅社里面逛逛,鉴赏了满墙涂鸦,很有趣。在这儿你可以研究一下这些骑行者即将面对川藏线上第一个严峻考验时,是什么心态。

青年旅社

旅社内部

严禁涂鸭


涂鸦

  这个考验就是二郎山,海拔2230,是川藏线上第一座高山。按照骑行的说法,二郎山才是川藏线的开始,因为前面没难度。

  二郎山隧道有四公里,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了不起,可在当年建设的时候挺不容易的。如果没有这隧道,翻山的难度会更高。进藏的游客都会停下来在这里留影。这应当是每个首次入藏人的心态吧,兴奋中带着忐忑。

二郎山隧道

  二郎山的名气,当然还要归功于那首歌。我只知道头两句歌词,“二呀嘛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后面的不记得,也不想知道。

4. 泸定

  下午三点,到泸定县。

  泸定县隶属甘孜藏族自治州,理论上这里应当出现一大批藏人了,但街面上却看不到。当然要停车看看那著名的泸定桥。该桥建于康熙年间,乃昔日四川入藏要津。没想到还要收门票,按理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不应当收钱的。

大渡河 泸定桥

  桥下,在湍急的大渡河畔,第一次见到藏人——喇嘛。一个妇人,拎了一桶活鱼,在喇嘛的带领下到河边放生。喇嘛满面微笑,口中囔囔诵经,妇人一脸虔诚。此刻,才感受到藏区的气息。

放生

5. 康定

  五点过康定。

  康定,旧称打箭炉,现如今也只是一个更大点的山城而已。昔日,康定为西康省首府,川藏路在民国时期名为康藏路。因此,在最传统意义上,康定才是进藏的起点。


西行课堂·西康省

  西康省建于民国,延续了清代的建制,最初首府为康定,后因地质灾害迁于雅安。西康在五几年被撤销,政区划入四川和西藏。

  无论是清朝还是民国,建立西康省都是为了强化中央统治,削弱西藏势力,成效是明显的。


康定 茶马古道雕塑

  康定城里穿着藏服的人多了些,喇嘛更多了。应当有著名的康巴汉子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里人怪怪的。刚开始进藏,观察事物需要一个过程,心理适应也是如此。

  康定情歌,才是真正美妙的音乐,与其相比,那个二郎山什么的就像一头叫驴。学习艺术,必须能够感受到什么是优美,什么是丑陋,这是基本素质问题。

  因此,每当冯老师说对你的设计、照片只做一个字评价“丑”,那就千万不要再问为什么,自己检讨去,我懒得解释。看丑东西本就是痛苦,再描述它为什么丑陋更是一种煎熬。


西行课堂·康定情歌

  作为世界上最有代表性的十首歌曲,康定情歌代表中国文明被刻录到金制唱片上,由美国的旅行者2号装载,送入外太空,现在已经在宇宙中飞行了几十年。不知道外星人有没有机会听到。


  一般自驾,从成都出发,第一站多为康定。可是我们队伍中的老司机相公决不干休,那个阵势是想一口气开到拉萨,反正他也不想问拉萨到底有多远,只要车不停就行。


6. 折多山

  六点,过折多山,这是第一个高海拔山峰,4289米。此山为大渡河与雅砻江分水岭,更是传统意义的藏汉分界线。

  注:本篇多次提到藏汉分界线。由于历史的原因,这条模糊的线总在变动。不过到了折多山这种高海拔,昔日农耕的汉人就再也过不去了。

  在这里才见识到长坡是多么危险,载重大卡车的刹车系统到这种地方没有能扛得住的,需要装载喷水系统降温,漫长的山道弥漫着烧焦橡皮的味道。我们的车在海拔4000左右时踩油门也明显没有力道。路上依然有坚持着的骑行者,有的开始推车。如果在折多山就不得不推车上山,那么对于很多人而言,也就是意味着骑行的结束。

骑行者

西行教室·骑行入藏

  据统计,旺季的时候,川藏线上平均每天有一万骑行者。但真正全程骑到拉萨的只有其中的百分之十七,大多数人就是骑行加坐车。川藏线上有专业的面向骑行者服务的面包车,只要你累了,坐在路边不要多久就会有这种车开过来,掏钱后将自行车丢在面包车的顶上,就可以舒舒服服坐向下一站。因此,当有人告诉你他是骑车进藏时,你点点头就行了。

到达折多山,川藏线才走了十分之一,然而从雅安出发的骑行者已经被淘汰掉了一半。骑行也是入藏最危险的方式,每年都有很多交通事故。


  我们这个队伍中,总指挥李兄是很沉稳的,另外两位却很喧闹快活,经常互相掐架。尤其是主司机相公,没人理他就自己找乐子。到了这么危险的路段,热情的相公依然经常单手驾驶,对外面伸出大拇指,以示鼓励,很多骑行者也会回一个手势。不过相公经常会做出莫名其妙的举动,比如和一只牦牛打招呼。

  骑行,虽然辛苦、危险,但比起那帮徒搭的家伙们值得尊重得多。骑行代表着一种精神,一种自我挑战,说不定哪年我也会骑行入藏,我也会希望在劳累饥渴中看到有人对我竖起大拇指。


  终于在云中开到了垭口(公路在山峰的最高点),传说中的五色风马旗在狂风中猎猎作响。车外只有4度,到这里才理解为什么野人同学为我准备装备时在大夏天还硬塞给我一件薄羽绒服。还是男人关心男人更体贴入微些。

折多山 白塔 风马旗

西行教室·风马旗

  即经幡,分红、黄、绿、蓝、白五色,分别代表火、土、水、天 、云,即为藏族的五行。经幡上印有经文,在空中飘摆,就代表向上天传送经文。故风马旗多绑在山上。


7. 进入藏区

  坐到车上并没有任何高原反应迹象,下车照相,立即体会到走路时的头晕,快走两步,心跳加快,喘息加重,也就是见到心动之人的感觉吧。其实也没什么,停一会就好了。

  过垭口,山北转到山南,景色立即为之一变,绿草如茵、山清水秀,所有建筑都是藏地风格,路旁的居民个个穿着藏袍。与康定那边完全不同,你会有跨越国度的感觉。虽然这里依然是四川,但已经属于真正的藏区,理论上,我们已经进藏了。

折多山西南 藏区

西行教室·藏区

  藏区就是西藏?当然不是。大部分人知道青海也是藏区,如果你注意一下会发现,云南、四川、青海、甘肃都有很多地方有藏族自治州,那儿也都是藏区。造成这样的原因并非藏民一直在扩张,而是中央政府为了防止XXXX所采用的一种刻意而为的区域分裂方式。注意,这并非中国现政府所为,而是从清代就延续下来的(好像是康熙时代就开始了,个人记忆不太牢靠)。


  晚上七点,到达新都桥,入住龙门客栈。

新都桥镇 龙门客栈

  客栈由一个汉族小伙子经营,挺热情,条件也不错,价格挺实惠。房主是藏人。第一次和藏人接触,感觉很友善。晚上吃牦牛肉、喝酥油茶、饮青稞酒。

西行教室·青稞酒

  青稞酒藏语谓之“羌”,就是青稞酿制的米酒,颜色淡黄,酒精度为3%左右,口味不错。藏区内有卖青稞白酒的,那是骗人。在西藏高原上无法采用蒸馏技术制作白酒,这是高海拔的沸点问题。

  饮酒后心跳明显加快,这就是高反吧,头有点痛。

课后故事·大渡桥横铁索寒

泸定县 渡桥勇士雕塑

  这是写入课本的故事,看《长征组歌》的舞蹈更感人。据说最早是22个战士,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18勇士。更加稀奇的是,斯诺在延安听到这个故事后,大为感动后想见见这些勇敢的战士们,结果这18个战士就被迅速找到,还跟斯诺合了影。此后,这18勇士就消失了。

  大渡桥确实很惊险,从没有木板的铁索上爬过去歼灭有机枪守卫的敌人真的是人间奇迹。

  故而,当八十年代有美国代表团访华时,有客人为此请教邓小平同志,他的回答是:“都是扯淡!”

  真实的情况是,岸这边红军准备渡桥,正在无计可施之时,从岸那边侧翼包抄过来的彭德怀第一军团已经开始攻打泸定镇,本来就没有准备的几个守兵立即吓得转身就跑。机枪扫射的故事你只要信就会有的。

  人间奇迹就这么被创造出来了。

  我喜欢小平同志的一点,就是这人真的很实在,不掩饰,不做作,完全彻底的实用主义者。


  别问冯老师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提醒各位同学们,咱们这是关门上课,我说的内容出门都不认。下课睡觉!


如您喜欢我的文字,请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冯晓晖”,或者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谢谢!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27
评论 1
作者提到

40天  ¥15000  和朋友

自由行、摄影、人文、自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