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变,味道不变,香港闹市寻百年老“字号”

2019-04-28
乐游生活志
阅读 1.1万

很喜欢在香港街头逛逛,也许是受到小时候看港剧的影响,我总感觉香港的街头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无论是街头的喧闹,马路两旁或崭新或是破败的招牌,也许前面是唐楼后面却已是参天高楼,这一种种繁华和传统的组合,这一些些新与旧的冲击,其实很有意思,我一直都认为,这种冲突是城市的独特魅力。

一如美食,在香港能找到各种新派的料理——能在米其林摘星的餐厅在香港并不罕见,但其实在这座城市,数十年,甚至百年老店同样隐藏其中,这些传承数十年甚至百年的味道,是城市的记忆,也是城市的怀旧与美好。

虽说一直有”食在广州“的说法,但其实我总感觉粤菜的传统味道其实在香港这个地方更加丰富。特别是各种隐藏在街头与巷尾的老店,能让味道传承至今实在是殊为不易。

时光荏苒,岁月无情,时间能洗刷掉的东西实在太多。前段时间香港的“莲香楼”结业就足以让人唏嘘,毕竟虽说香港的老店和陪着我长大这种稍显矫情的话语实在是扯不上太多的关系,但是就如那被大火损毁的巴黎圣母院,一些老物件的逝去总会让人惋惜不已。

所以我一直觉得,与其让逝去的惋惜在心中盘旋,倒不如在这些老店仍旧存在的时候留下更多和更美好的回忆。这也是驱使我我每次来到香港,都会去寻找一些老店的理由,我想让我的回忆中有更多的美好存在。

东方小祗园,就是每次我来到香港,即使算不上路过也想去寻找的一家老店。这家店位于算得上是港岛中心的湾仔轩尼斯道,距今已愈百年。百年老店难得,百年的斋菜店更是凤毛麟角。能碰到东方小祗园,实在是让我惊喜的事情。

小时候其实对素菜颇为抗拒,那时候可谓是无肉不欢。但来到今天,我才感觉,其实素食与斋菜并不能划上等号,斋菜虽说都是素食,但当中花费的创意,凝聚的心思可是一点不少。

最近来到香港,发现这里多了一种名为“蒝荽饼”的食物,颜色墨绿,造型和常见的杏仁饼类似,但这个名字却是我未曾见过的,甚至我无法准确地读出这个名字。

一直虽不敢以“食家”自居,但一直以来都自诩是一个美食爱好者,接触过或者说早已闻名的食物实在不少,结果碰到一种让我从未见过的食物实在是一件让我颇为好奇却也感觉颇为丢脸的事情。毕竟只能指着食物的牌子和服务员说“我要这个”往往是在旅游的时候到一个语言不通的地方才会出现的事情,在粤语区也得用比划的方式来点餐对我来说实在是从未试过。

好奇心驱使下,只能直接请教东方小祗园的老板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了,毕竟一家餐厅的菜式,没有谁能比老板更加清楚。说起东方小祗园的老板,其实也是颇为有趣。我是一个话多的人,到每个城市,到每个地方,都喜欢和不同的人交谈,在这些聊天中往往能让我对那个地方有更多的了解认识与期待,恰好东方小祗园的老板虽已年逾花甲,但在我眼中却是颇为童真的人,毕竟能在香港最繁华的地方一直坚持传统的斋菜,若是少了一点赤子之心,少了一点孩提般的坚持也是难以做到。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但一盏清茶同样适合君子之交。

请教之下,我才知道“蒝荽”两字与“渊西”同音,这是一种生长在田间、生长在水边的植物,曾经的珠三角水网密布,到处可见农田,而“蒝荽”这种植物就这么生长在这些地方。蒝荽每到农历三月就是采食的季节,在中山等地,人们会用蒝荽叶子和石榴混合制成饼食,有消食消胀的功效。

虽说是第一次听说蒝荽这个名字,但是作为一个并不称职的食客,我还是拿出了手机去了解一下这种食材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一边和老板交谈,一边搜索这个名字,我才知道这是从张骞出使西域带回来的物种,在中国落地生根已逾千年。

但当来了解到这里的时候,和老板却是出现了不大不小的分歧。关于蒝荽这个名字,说法实在太多。在本草纲目中有记载蒝荽亦名胡荽,但来到今日,有人把这种食品称之为“芫茜饼”,“烟樨饼”等等,关于这个名字的争论与研究,甚至能在香港中文大学的学者撰写的文献中看到。

当然,我和老板一样,对“芫茜饼”这个名字绝对是并不认可——“芫茜”在粤语中就是香菜,但当蒝荽饼入口的瞬间,我就知道这种食物和香菜没有半点的关系——我并不喜欢香菜的味道,但蒝荽饼完全没有香菜特有的那种却是让我抗拒的香气。而且蒝荽叶子只有在农历三月才会有足够的香味去制作这种食物,因此蒝荽饼也是佛诞的贡品之一,而香菜,却正好是在正宗的斋菜中绝对不会出现的食材。

开始的时候,我更愿意相信香港中文大学的学者的说法,认为这种食物应该叫做烟樨饼更为妥当,但当老板拿出他珍藏多年的剪报的时候,我却哑口无言了。老板拿出的剪报最早可以看到“蒝荽饼”三字的日期见于上世纪50年代,距今已经超过半个世纪。我一直认为,文字的正确与否其实在于传承,毕竟文字的作用在于表达与记录,当一个词语沿用超过半个世纪之久的时候,足以说明应该如何称呼这种食物……

当然,讨论归讨论,对我来说嘴巴说话也并不会影响我品尝这种第一次碰见的食物。蒝荽饼带着一种淡淡的植物清香,在制作的过程用用糯米、黏米等磨成粉,用固定的比例制成,不会粘牙的同时却是韧性十足。颇为有趣的口感加上淡淡的清香,这样的食物在春日入夏这个日子食用最是合适。毕竟开始炎热的天气总会让胃口出现问题,清清淡淡口感不错的食物最能打开食欲。

来到东方小祗园,一个蒝荽饼肯定不能让我满足。能在香港这个美食颇多的城市屹立百年,时至今日仍旧客似云来,这里斋菜的素质自然不需多言。

斋烧味

斋烧鸭,面根,斋叉烧,斋烧鸡这些都是斋菜中经典的食物。东方小祗园的斋烧鸭早已声名在外,不少白领甚至会排队买上一份香脆的斋烧鸭外卖,不顾形象地站在马路边上大快朵颐。面根同样让我惊喜,简简单单的面根使用了酸甜、咖喱和酱油三种烹饪方式,不得不提的是咖喱面根,咖喱在我的印象中总是味道浓烈,但在东方小祗园的咖喱并没有常见的咖喱那浓烈的味道,但也没有缺少咖喱淡淡的清香,非常非常惹味。

罗汉斋炒面

罗汉斋是经典的斋菜,用黑木耳、荷兰豆、玉米苗、粉丝等各种食材烹制而成,其实罗汉斋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宋朝,广州的商会为僧侣的斋期而创,时至今日,罗汉斋最早的18种食材也许已经无法考究,但毫无疑问罗汉斋一直都是斋菜中的上品。

炒面香脆,浇上罗汉斋,罗汉斋的酱汁被炒面吸收,炒面的味道瞬间变得丰富起来,带着浓郁酱汁香味的炒面颇有一种小时候喜欢吃的“干脆面”的感觉,但口感要更丰富得多,也要健康得多。

五柳黄花鱼

这道菜的外观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感觉,用豆腐皮做出鱼的外形,包着黑木耳让鱼的形状更加逼真。当中包裹着切成丝的各种素材,从“鱼皮”到“鱼肉”,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口感,配合浇在面上酸酸甜甜的酱汁,无疑是颇为适合夏日食用的一道菜式。

当然,在东方小祗园的美味不仅于此,传承百年的老店,传承百年的菜式每一道都值得仔细品味,每一道都值得细细体验。传承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无论是一道菜的名字,或是一道菜的做法,甚至是一家餐厅。

在夜幕下,摸着满足的肚子离开东方小祗园,店前为了一份斋烧鸭在夜色下排队的人仍旧不少,在霓虹灯下的百年老店,在霓虹灯下的百年味道,就这么鲜活地勾勒出城市的轮廓,点缀出城市的味道。而这,也是一次又一次吸引我来到这里的味道……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27
评论 9
作者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