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大特尔诺沃

墨染锦年, 目尽青山怀今古 - 大特尔诺沃查雷维茨城堡之飞花碎影

出发时间

5

行程天数

19

和谁出行

和朋友

多瑙河(Danube),宛若一条蓝丝带,自西向东,温婉流淌于欧洲大陆(Continent),襟连东、西欧(East& West Europe)妙丽诸国, 滋润两岸万物众生。流经保加利亚(Bulgaria),却旁逸斜出一条支流-扬特拉河(YantraRiver), 碧漾轻盈于大特尔诺沃(Veliko Tarnovo), 夹岸旖旎, 清荣峻茂。

大特尔诺沃曾作为保加利亚第二帝国(Second Bulgarian

Empire)的首都而遐迩知名,如今亦是保加利亚北部重要的政治、经济、教育和文化中心。于保加利亚大锦绣大地上,大特尔诺沃居中偏北, 鹄立于扬特拉河畔, “如圭如璋, 令闻令望”, 而其古城亘古亘今,栖凭两丘-查雷维茨山(Tsarevets Hill)和特拉佩济察山(Trapezitsa Hill)之上, 而扬特拉河浅吟低唱,委曲其间,“盈盈一水间”, 守望亿万年。

查雷维茨山上的查雷维茨城堡(Tsarevets Fortress)遗址- 保加利亚第二帝国时期首要的军事要塞(Fortress)及皇家宫殿(Palace)所在,亦是目前大特尔诺沃的象征(Symbol)和地标(Landmark),而特拉佩济察山上则有袖珍教堂(Church)十七座, 零零落落, 保存迄今。

沿石坡桥, 过山门洞, 道路坎坷, 鹅行鸭步。目光所及, 皆为整旧如旧的废墟遗址。查雷维茨城堡始建于五世纪, 十二世纪, 第二帝国阿森王朝(Asen Dynasty)又作了些营建, 令这座依山而筑, 又三面临水的三角形城堡(Triangle Fortress)环绕以高墙厚壁,间杂以塔楼烽台, 以屏障入侵, 折冲御侮。城堡内曾有楼舍几百栋, 教堂十数座, 连里竟街, 供皇室及权贵之用。

而今,除了山巅上的耶稣升天大教堂(Ascension Cathedral)和主教府(Bishop House)外, 悲情笼罩下的断垣残壁, 满目皆是。那过往的荣耀, 那曾经的哀戚, 仿佛浸润于这“頽垣废址, 荒烟野草”, 若有若无, 渲染了千祀的岁月, 故“过而览者, 莫不为之踌躇而凄愴。”

第二帝国的阿森王朝是血染战袍, 从拜占庭帝国(Byzantine Empire)的铁蹄下, 斩木揭竿, 自立为王, 自诩第一帝国(First Empire)的薪火传承, 令当时整个王朝意气飞扬, 意得志满。当拜占庭帝国日渐式微于十四世纪时, 第二帝国就迫不及待地以大特尔诺沃在巴尔干半岛(Balkan Peninsula)和斯拉夫世界(Slavic World)的文化地位而骄诩为第三罗马帝国(Roman Empire)。

不幸的是,如日方升的奥斯曼帝国(Ottoman Empire)一直心存觊觎而砺戈秣马。两百年后, 土耳其人(Turk)纵马横刀, 劈破大特尔诺沃固若金汤的城池, 而曾凝聚两百年国运辉煌的兰宫桂殿及玉砌雕栏, 在土耳其人的撞阵冲军下, 瞬间化为断瓦残垣。三年后, 土耳其人(Turk)乘胜逐北,蹈锋饮血, 攻陷垂涎已久的保加利亚全境。

在奥斯曼帝国铁蹄下, 近五百年的奴役让保加利亚饱经屈辱, 好在宗教-东正教(Orthodox)信仰未变, 对于伊斯兰教(Islam)的推广, 即使土耳其人不遗余力, 保加利亚人依然无动于衷, 真可谓襄王有意,神女无心。也正因为如此, 在十九世纪下半叶, 俄国(Russia)出兵大败土耳其(Turkey), 拯救同样奉信东正教的大特尔诺沃于伊斯兰教的重压之下, 就变得名正言顺了。

上走山顶, 残墙、强弩、古钟、投石机、烽火台三不五时地跃入眼帘。至山腰, 一座砖塔墓(Tomb of Brick Tower)赫然而出。十三世纪初, 十字军(The Crusaders)营建此墓, 以纪念战役中不幸被俘的拉丁帝国(Latin Empire)的皇帝 - 佛兰德的鲍德温一世(BaldwinⅠof Flanders, 1204-1205)囚禁于兹。

石阶迂折, 令拾阶而上力倦神疲。临近山巅,耶稣升天大教堂和主教府傲然挺立而尽入眼帘。唯一可入内观瞻的大教堂乃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仿制建筑, 外观黄砖橙瓦, 熠烁夺目; 内部壁画(Mural)鲜丽, 跳动着现代元素, 又间以抽象(Abstract)画风, 而题材偏重历史(History), 而非传统宗教(Religion), 可能是保加利亚近代画家的力作。当年土耳其人攻陷查雷维茨城堡时,付诸一炬, 令“几世几年, 剽掠其人”之皇家积累灰飞烟灭, 故而重建之后, 只好在本土近代丹青妙手中, 遴选其恰当之作品,以填补教堂内部之空间, 聊胜于无。站在教堂之外, 远眺大特尔诺沃, 峰峦葱翠, 掩隐红瓦白墙; 碧水潺湲, 灵动万物众生。叹白云苍狗, 不禁顿生“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之感喟。



2020.03.04


2022-06-22发布 阅读量4.4千
24
18
9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点头不算摇头算”,玫瑰之国保加利亚游。
时间:2019年6月签证:申根签证出入境 行程:六天,索菲亚-----里拉-----

浮徒万里1.3千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