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打误撞的天堂寨和不期而遇的徐凤冲村红叶

2015-11-02
lida163
阅读 1.9万
出发时间10月
行程天数3天
人均花费800
和谁出行情侣

买好了广州往返武汉的机票的时候,才知道随州中华银杏谷的银杏叶还没有黄呢,不认真做攻略的下场不过如此。而随后一场神农架的雪及路途遥远,让我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武当山的金顶看着比上周峨眉山的金顶灰了不少,我还要再去吗?难道我对中国的宗教有这么感兴趣吗?天堂寨的广告这时显灵了,让我下定决心,继续征服下一座山-大别山。

大别山在中国内战的时候赫赫有名,刘邓大军前进的根据地。经历过高考折磨的同学们一定也做过黄冈中学的试题吧?大别山也正好有在黄冈一侧。一山横跨湖北、安徽和河南,并且是长江和淮河的分水岭。湖北的天堂寨景区是大别山的第二主峰,第一主峰在安徽境内的白马尖,但大家都是海拨1700多米的兄弟,就不分彼此了。连湖南和安徽的两个景区都连在一起了,有时间的驴友可以从湖北上,从安徽下,反之亦然。
从武昌傅家坡长途汽车站坐车到天堂寨3个多小时,一般是到九资河镇的车,捎带着去天堂寨一下,两者相距10余公里。从武昌到天堂寨92元,从武昌到九资河80元。从武昌到罗田县一直是高速,然后从罗田县开始是普通公路,快到目的地的时候,看到公路两边的水稻地边上的树叶已经摇摆着红叶、黄叶,在被割了半截的土黄色的稻杆色泽中,显得那么地色彩艳丽。再看村里自制的广告牌,才知道这是徐凤冲村,也被他们自评为“中国红叶第一村”。就这样地在去误打误撞的天堂寨的路上,与红叶不期而遇了。

淡季出来旅行的好处,就是可以不用订房,现场选中自己相中的酒店,慢慢地和老板讲讲价。晚上的美好时光,从当地特色的吊锅开始的。木材在下面,慢慢暖着吊在桌子上面的锅子。锅里面有腊肉、排骨、鸡肉、笋干、萝卜、煎蛋、白菜、油豆干。味道不一定好,只是胜在炊具。再加上一瓶当地的毛铺苦荞酒,可以温暖山里的夜。

这个酒店竟然有早餐,喜欢那个辣椒粑(话说煎炸食品谁不爱啊,少吃点就好),竟然是用辣椒和糯米弄在一起,好奇怪的组合,但也并不是特别地辣。饱餐一顿之后,捎带脚把中餐也吃完了,中午估计没时间和也干净的地方吃饭,所以带了玛氏食品的四种表情的士力架分别为饿晕啦、饿蒙啦、饿怒啦、饿跪啦。

天堂寨好说歹说也是个4A景区,周末门票在携程买的110元一位,附带景区大公交,就是负责把你拉到几个离步行道近的停车场,当然不包括玻璃栈道、垂直电梯等新型交通工具。可以在路边随便拦公交车,到了竹林深停车站,开始征服最陡的登山路了。
话说上周爬峨眉山拉伤的腿筋,这周神奇恢复,以为没有后遗症了,没想到开始爬山一会儿,就感觉到旧疾复发,但仍然坚持着在寒风中林海听涛,并征服了小华山、哲人峰、南天门和天堂寨。一直走到安徽境内的寨主堡才从栈道向下,坐着索道下山。

从小华山到哲人峰的鹊桥,既连接了两座山峰,又拗出比较有造型和想象的感觉,还算有些匠心:





哲人峰,思想者的头颅。看来也是想多了,没多少头发了。



花岗岩的山体有点小黄山的感觉,大概他们真的是同宗同源的,离得那么近的两座山,可以没事互相切蹉切蹉:



沿着山体修建的栈道与远处的寨主堡,分居两省。这样的栈道,多了安全,少了点趣味。不如山中间的古栈道,有对大山和自己的挑战。



天堂寨主峰上的苇花,自开自放中。



天堂寨风景区里还有个天堂寨大峡谷景区,因为秋季少水,估计看不到多么壮丽的景观,不如临时起兴去看红叶。在景区大门口等了好久的野鸡面包车,准备拼车下去,但在大门口寒风中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未见别人口中的小面包车。眼见着阵雨又要来了,赶紧厚着脸皮向观察了好一阵子的板栗老板询问。老板豪爽地说:这儿没车,我板栗卖完了,一会要回家续货,你等我,我带你出去吧。我感激地回应:好的好的。但是看到他摆在地上的约5小袋的板栗,心里琢磨:是不是得卖完这些才走呢?结果不一会,他就招呼他身边的小男孩(他儿子)收拾摊儿,然后特意地整理了一下座位,让我将就一下。此时,我已感激地不知所措了。路上他告诉我们这儿成为板栗和柿子之乡的原因是60年代闹饥荒时,农民为了充饥而种植的。好多树陪伴着他们走过了饥荒来到了现在的时代。他还告诉我们这儿的红叶不是枫叶,而是乌桕树。乌桕树结的果子采摘后可以制成香皂,蜡油,牛皮纸等等。以前的时候,因为有人来收果子,农民种了很多。现在没人来收了,农民砍掉了好多,后来因旅游局的干涉才保留了一些及重新种植了一部分。我忙问:这些树种在稻田旁,不会影响水稻吗?答曰:影响的。“那旅游局不让砍,是否有赔偿?”“没有,强制性不让砍”看来还是青海的农民待遇好些,至少按照旅游局的要求种植油菜花,设计成各种图案,能拿到补贴。师傅还说到了春天这儿的野兰花的美丽和他经营的天麻,茯苓等等。他把我送到最美的那一片红叶区,我问师傅:给您多少钱?他罢罢手:不用啦!我只能向他表达内心的感激并想着回去的时候买些他家的板栗。估计好人有好报,他停车让我们下车的时候,一大群游客把他的车包围起来了,估计剩下的几包板栗也不用带回家了,直接在那被饥饿的游客解决了。

红黄相接的秋叶搭配着收割后黄色的稻杆以及远处吃草的黄牛,我坐在树下贪婪地欣赏着。这幅恬静的秋色农田,让我继续做着未来的农村生活之梦。





4点时准备往回走,又是一阵等车。本就交通不便利加上淡季,等车变成了碰运气的博弈。差不多半小时,拦住了一辆开往九资河的班车。本来想在天堂寨路口停下,想了想时间还早,去九资河古镇看看也不错。去到之后,看到的是古镇被完全毁灭后重建的新古镇。放眼望去,均是徽派建筑特色。走了两步,已经觉得无趣,马上返回等车。经查,原来这个镇2500年前还是一个鸠兹国的首都,还可以从一些牌楼和街道名字上找到当年的残存记忆。







再一次进入了静默的等车期,超过半小时了,还是没车。有师傅过来说:没车了,我送你出去吧,50元。怀着恶狠狠的心情,决定徒步走出去,去到天堂寨路口再看看有没有车。此时的温度已经是4度了。冷风欢呼吹得我晕晕乎乎,但脚步却不敢停歇。远处的天堂寨在云海里时隐时现,田地里的怡静风光在落日后象是少了些生机,那些曾经中带来温暖和美食的炊烟都到哪去了?难道我们怀念的都是我们留不住的东西吗?



2公里不到,15分钟走到了。到了路口,厚着脸皮对开过的车作拦车手势,没有车停。看了一圈周围环境,小心翼翼地走到一个干货店的老板身边问是否还有车进天堂寨,师傅友好地回答:没车了哦。立马心一沉。这时,一个正在买虾米的客人抬起头看着我笑着说:我送你进去吧。“真的?”“是啊,我也住里边”“太好了”我等在店门口,等他买完出来,依旧笑着说:你真要我送你进去啊。我点点头:可不能开玩笑啊!本以为身边的小面包车是他的,结果他走向的是摩托车!“能回去已经很好了”心里安慰自己!坐着摩托,突突地往山里走去,浑身冰凉但心里非常非常感激能幸运地遇上这位师傅! 虽然下车了还是给了他些车资,但已经够幸运地得到他的帮助了。遗憾地是在大门口找了一圈,没能找到送我出去的板栗师傅。他的容貌已经记不住了,只记得他开车时说了好多有意思的话和等车的时候看他做生意时的样子。

旅行就是看不同的风景,看不同人的生活片段。而这次旅行,与许多陌生人的接触,让这些并不特别可爱的风景变得更可以回味一下,如同回味那嚼在嘴里的富含硒的板栗,并没有吃到的甜柿子,以后想起应该更觉不同。

本来想说这次爬山以后,今年应该休息了,再也不要爬山了,把腿伤彻底养好。但话说计划中的栖霞山红叶呢?是不是还要继续?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108
评论 39
作者提到

3天  10月  ¥800  情侣

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