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新加坡民丹岛游记
_WeCh****019415
2019-03-17
阅读 6.7千
出发时间2月
行程天数7天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也是第一次跟团。

年前的时候,心里有些忧伤,便想着年后出次远门散散心。但苦于无伴,唯跟团一途较为妥当,于是在各种海报中选择了这个行程。

2019年2月21日从南宁飞新加坡。这是我第二趟坐飞机,上次是去兰州,准备到的时候刚好是黄昏,夕阳在天边落下,云层离飞机很近很近,在夕阳的照射下微微泛红,像一大坨棉花糖飘在你的周围。这是我从未见过的景色,太壮美了。只可惜当时不让在飞机上打开手机,第一次坐飞机的我也不敢造次,所以没能留下照片。本来想着这次飞新加坡,也是傍晚着陆,应该也有机会拍一次这种美景。但是一路上我发现,飞机飞得老高老高了,云层离得老远老远的,看着没劲。其实应该是因为新加坡海拔太低,所以云层也低,而不是飞机飞得高。准备着陆的时候,飞机下滑,倒是有一段时间可以离云层很近,但是那天偏偏没有多少云朵,三三两两稀稀拉拉的。只是飞临马六甲海峡的时候看到了较别处密集些的船只。

在国内已经习惯不带钱的我,这次也带了很少的纸币随身。本来想着支付宝刷遍全程的,但是想想还是有些现金的好,于是在机场换了100块人民币的新币,19.7。

这是新加坡机场,跟南宁机场有明显的氛围上的区别,显得更雍容而华贵,也更有国际气息。

新加坡接我们的是一个美女导游,看上去比较熟女,但没想倒居然有50岁,女儿94年的。她一路上给我们讲新加坡的政治、政策、民生等等。我坐在车上静静的听着,感觉生活在这个小国家是那么美好而幸福。收入高,东西便宜,房子贼便宜,政府想禁止的那些不健康的东西比如烟酒贼贵,反正这些我也不需要。当时就有一种想移民的冲动,当然我这样的人要移民的话只能看看有没有哪家的傻妹子看上我了吧,哈哈,想想而已。出机场的时候,天已黑,我们是廉价团,当天没有团餐。导游告诉我们:你们在新加坡看到的所有的水龙头,扭出来的水都可以直接喝,新加坡是个很安全的地方,晚上你们可以自己去找吃的,自己去走走看看,走到哪里都不用怕,是绝对安全的。

导游还给我们推荐了一家“发起人肉骨茶”,说周杰伦每次来新加坡都会去吃,也很多明星去吃,我于是决定去一探究竟。

他其实就是个小餐馆,墙上贴满了明星们的合影,我仔细看了身边的一些,没一个认识的。

 

左边这碗骨头汤就是他家的招牌,发起人肉骨茶,9新币,右边是骨头汤煮的面。收钱的时候还要加税,这两玩意花了60多人民币,说贵也不贵。这货其实就是加了胡椒粉的骨头汤。

回来的时候路过一家小吃店,看到有豆花油条,想着前些天一朋友老跟我吹嘘他在广州吃的60块一根的油条,我也决定尝尝外国的油条。

一根油条,一碗红豆豆花,换的19.7新币此刻只剩下4块多了。

新加坡的酒店房间特别的小,但好在该有的都有,而且所有吃的用的你都不用担心他不卫生。

第二天一早起,上了大巴车,开始了流寇似的串景点,当然最少不了的是鱼尾狮公园。

那个三根大柱子的是一家酒店,几年前我在一部电影里看到过,上边横着的平台是一个游泳池,那部电影有一个镜头拍的是这个游泳池,那画面太震撼,可惜我们没机会上去。

其他的景点,已经不太记得清了,也不重要了。我觉得在新加坡,只要走在街上,每一处都是景点,每一处都跟我以往见到的不一样。有繁华的,有冷清的,有干净的,有乱七八糟的,但每一处都给我一种特别的感觉,跟国内不一样。后来我又想,可能未必是跟国内不一样,在国内,我没去过一线城市,新加坡是我到过的第一个一线城市,我看到的可能是经济差,而不是地域差。

新加坡最后一站是乌节路购物中心,在这人山人海的地方,我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小ck专卖店,在40分钟的时间内为某人选好并代购了一个包包。但因为忘记带护照(我都不知道出国之后要随身带着护照的),所以办不了退税。

新加坡街景

 

饭饱后我们就前往码头准备坐船去印尼民丹岛。这个是通往码头的道路,路上种满了这种树,很特别的树。

 

我们坐的是这种快艇。

同团的小伙伴用高德测了船速,50km/时。在船上颠簸了2个小时,吐了不少人,天黑后到达民丹岛。出了海关后我们第一感觉是回到了中国的小县城。

到了吃团餐的饭馆,那装修,先上图。

看看像不像90年代的中国风。尤其四周挂满了从中国广场舞大妈手中抢夺过来的大音响,各种陈年老歌不停的播着,那感觉,真真儿回到了90年代的歌舞厅。

印尼的导游是个很韩版的帅气小伙,说话各种风趣幽默,我以为才30左右,心想着同团的小姑娘们有福了,没想到居然40了。我一直没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中国人,汉语说得很溜,但稍微显得不那么标准。后来他说,他娶了个韩国老婆,在韩国呆了几年,又在民丹岛呆了几年,偶尔回韩国看看老婆。那他到底是不是中国人呢?

他给我们介绍着这个岛上的各种危险,各种落后。曾经某某游客划破了脚,送到医院一看,医生说不行了,得截肢。又某某弄伤了手,医生一看,不行了得截肢。当然这些人最后都到别处医治去了,并没有截肢。还说到岛上各种野生动物繁多,猴子、蛇、蜥蜴啥啥啥的,但自从一年前来了个广西导游之后,这些都渐渐的少了,因为广西人有一口锅,并且他自己也添了口福。

最后他还是很认真的叮嘱我们:草长得高的地方别进去,因为有蛇或者蜥蜴等等;印尼的自来水不能烧来喝,因为碱性大,酒店会提供纯净水;印尼是个很危险的地方,没特别的事千万别走出酒店大门,在酒店外面出的任何事旅行社概不负责。

这是100人民币的印尼币,20万,跟导游换的。我是带着大柳州银行全球ATM机免手续费取款的卡来的,奈何民丹岛上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压根没听说过ATM这种玩意,我解释说自动取款机,他们很腼腆的笑着说,我们这里还没有那么先进。

这趟出国让我感觉到中国最大的不好就是,它已经把我养成一个不习惯用钱甚至身上都不习惯带钱的人了。

我们住的酒店还是很不错的,花园式的酒店,有客房,有餐厅,有泳池,还有很大很大的花园。散步逛完一圈至少也得半把个钟头吧。

第二天我们一早起,先是坐一个小时的船去到另一个岛,玩了会,吃了沙滩海鲜自助餐后又回来,然后是大巴逛了几个景点,总之这天也是个起早贪黑的流寇的一天。去的每一处景点都很不错,换做是我自由行的话,随便哪一处我都可以呆上一两天去慢慢的享受这种海岛风光和生活,然而这一天下来直接让我感叹,出来的日子怎么比我上班还累,上班还有工资拿,来这不但花钱还捡得一身累。

以前听人说远海的海湛蓝而清澈透明,这次想着也有机会亲见一下,但可能这片海并不得天独厚吧,跟我以前看到的近海没太大差别。

 

坐船的码头
快艇
自助餐

这天晚上没有团餐,在酒店的餐厅里实在找不到什么吃起来既不心痛又能解馋的食物,于是来了一份海景炒面应付过去了

由于这天的起早贪黑,次日的行程就轻松了很多,只安排了一个景点,而且上午10点才出发。我吃完早餐才8点多,我知道酒店旁边就是海,于是不安分的我打算独自走出酒店逛逛。

我一直认为,我这次真正意义上旅行是从这里开始的。

酒店门外横着一条寂静的公路,酒店路口其实是正对着大海的,但是有一匹不算太高的围墙挡着。只能选择向左还是向右,我就随便选了个方向,左,反正实在找不到围墙的缺口,翻过去就是了。走不久看到前面有几个其他团的中国大妈,再走了一会看到还真有个缺口。

进去就看到一片凌乱的海滩,我想着,总算有个地方可以让我发呆一会了。

先前进来的几个大妈已经开始拍照,我刚来了一下,就被请去帮她们拍,拍了一些,她们表示也可以帮我拍,我婉谢了。然后又来了几个大妈,这两群互不认识的大妈很快打成一片并乐此不疲的互相拍照,我也一直换着不同的手机帮着不同的人拍。直到有个大妈想拍个起跳的动作,但是她实在跳不起几厘米,我告诉她勾起腿来就会好些,她还是做不来,我于是上去给她做个示范,然后大约有七八个手机在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高度对准了我,这是我在这次旅行中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是在这七八个手机的二三十张照片中选出的最好的一张。

快到点的时候我离开了,这天是坐船游红树林,红树林,看树,看猴子,乐趣无穷。

这天晚上又没有团餐,回来的路上一位团友说他坐车的时候看到酒店附近是有个集市的,晚上可以去那里找点吃的。下车后一个大叔问我晚饭怎么解决,我说出去找吃的,他于是打算跟我一起,又邀约了两个大妈。我们便一同出门,我告诉他们早上我往左边走过了,什么都没有,这次我们往右边走。果然不远处就看到几户人家,有一户在家门口摆卖一种烧好的海鲜,贝壳类,黑乎乎的,用快餐盒装着按份卖,实在没什么食欲,没拍照,也没买。前面点又发现一个小卖店,我们问店家哪里有吃的,对方并不懂我们的语言,大叔比了个吃饭的动作,店家用手朝我们的前方指。又走了一会,果然看到有个像是餐厅的人家。屋外聚着七八个当地人在聊天,我们问有没有吃的,一个印尼小伙跑过来搭话,一样的语言不通,大叔又比了个吃饭的动作,小伙指了指他的烧烤架一类的设备,估计是想告诉我们:你看,还没开工呢。大叔想问他几点能开吃,但没法表达。这时,另一个更高更帅气的印尼小伙兴冲冲的径直跑到我面前对我说:can you speak English?我们一行4人,一大叔俩大妈,我一半大不小的娃娃,可能在他看来应该属于疑似读过书的,亦或者哪怕没读过书,一有钱的大国来的上宾,又是现代社会的娃娃,想必English还是来得几句的吧。我内心是懵逼的,而后立刻转变成不知所措,我想掏出手机指着屏幕的时间问他几点能吃,但恐怕这个动作表达不出这个意思,最后还是硬生生的挤出一句:what time can eat?那小伙开始用他流利的英语劈里啪啦的,我猜他应该是在介绍那里有什么吃的,但我一句也没听懂。我之前一直觉得我说的那是一句中式英语(但是刚才百度了,居然是对的),所以我也不再重复那一句,只说:what time?对方现在不再劈里啪啦了,简洁的回了个eight,我沉思了片刻,好像说的是八,但是又怕自己听错了,想比个电影里八路军很自豪的跟百姓介绍自己是八路的时候比的那个八的手势,又突然想到那个手势只有在中文里才是八,于是生涩的伸出两只手,掏出8根手指,又自己数了一下,确实是8根手指无误了,才重复说eight?对方说yes。我点点头跟大叔大妈们说,8点才有吃的,由于还要等太久,就离开了。后来我回想起来,好像对方说的是eighteen,那时是5点多,差不多就到了。

我们继续向前走了一会,碰到迎面走来几个其他团的中国游客,他们说前面没有吃的了,但是打听到我们身后一直走过去有吃的。我们又折返回去,路过了早上我到过的那个缺口,再往前一点点果然看到一家餐馆。这餐馆比国内的大排档条件要差,但胜在别致,餐馆不大,餐桌都设在餐厅外的海滩上,先是一排凉亭,那里的餐桌高度只适合印尼人吃手抓饭,再靠近海边的地方有几张石桌,石桌旁摆着几张破旧的椅子。我们都没在靠海的地方吃过饭,于是决定坐石桌上。

老板走过来,是个华人,这下沟通方便了。我们点了几个菜,大叔问我,喝不喝酒,我说:好。

这个大叔跟我有一个共同点,是一个人出来的。我这一路上,基本还算是安静的,他这一路上,基本是上蹦下跳,疯疯癫癫,没个正经的时候。如果你看到一个人整天里都是疯疯癫癫的笑着,如果他不是真疯的话,大概都是因为心已被伤透了。江湖相见,互不相问。大叔一路上从新加坡开始就叫嚷着要喝酒,但好像始终没见他喝过酒,今天就着这海景,小酌几杯也是不错的。

公公螺,据说只有这个岛上有

开始我们只上了一瓶,我跟大叔喝,俩大妈每人倒了一小口。一瓶见底,大叔还想喝,其中一位大妈说,你拿酒来,我陪你喝。于是又拿来一瓶,这次我只陪一小半杯。喝酒的这位大妈,把大叔称为颠佬,并且每次说出颠佬这个词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笑出来,她说,一个团队里有一个开心果也是极好的。让我想起不久前也见到一个女孩把一个男孩称为颠佬,并且也笑了起来。大概每一句颠佬背后,都有一段可能当事人自己也闹不明白的感觉吧。

字迹工整的菜单,人民币现金结账

走回酒店后,大叔问我去不去游泳,我说喝了酒,就不游了。后来听说他走到泳池边,把衣服一脱,像一具尸体一样掉到泳池里去,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大概,他很久没那么放开自己了吧。

吃饭的时候,我还提议第二天早起看日出,大家同意,并且还约了另外一些人,让我负责早起敲门。但我们并不知几点日出,想着回到酒店问问前台就能明白了。回到酒店,白天总能见到的那个看起来像华人的帅小伙不在,我问另一个印尼小哥几点日出。他反问到:日出,什么是日出。我说太阳,太阳出来。他又问什么是太阳。然后拍了拍旁边的小姐姐,小姐姐又跟我刷起了英语,我沉思了片刻,想着,日出,我确实不会,就吞吞吐吐的回了句no。后来想着,我如果当时跟她说sun,再跟他说太阳,就完美了。但当时我只是用手比了个太阳升起来的动作,印尼小哥回我说5点半到6点,但我感觉应该是6点半之后才日出的,估计他没理解我的意思,就去找了同团的小帅哥。他掏出手机,娴熟的打开某app,翻译好英语之后,拿给小姐姐看,得到了明确的回答,确实是5点半到6点,我才放心。

第二天早起,我们一伙人摸黑来到海边,天边已微微亮,但有一大片厚厚的云,我知道今天看不到日出了。想起去年国庆在硇洲岛的海滩露营了4天,每天天微亮的时候就拉开帐篷看一眼东方,一片祥云,又继续睡。后面的几天也反复如此。直到第4天,拉开帐篷还是看到一片浓厚的云,但睡了没多久,听到外面细细簌簌的好像动静比往天大了些,再次拉开帐篷,看到一轮橙色的红日刚刚跳出海面。所以,海边的日出,并不是那么容易守候。那天,太阳拨开云层的时候,已经光芒万丈。

我们的团友们除了我之外都是第一次到这个海滩,他们都各自忙着拍照,而我也想再拍一次昨天跳跃的那个动作,但可惜拍来拍去也拍不出更好的效果,只能作罢。

回到酒店,洗漱完毕去吃酒店提供的免费早餐,又发生了一件语言上的趣事。以往都是一位大伯守门,我每次跟他说幺三零三(房号),他就放我进去。这天可能是因为去得比较晚,大伯走了,换了个印尼小伙,我还是跟他说幺三零三,他望着我,我又重复了一次,两次,后来我才明白过来,人家懂中文,但可能没学过什么是幺。于是又说了一次一三零三,他才放我进去。

这一天没有行程安排,但其实是为了腾出一天时间来推他们的自费项目,在几个选项中,我觉得海边spa还不错,其他的都没什么兴趣。那片做spa的海滩之前做流寇的时候去过,一排稻草亭子沿海边摆开,海风吹着,很是惬意。

做完了spa,我本来跟导游说我打算走路回去的,因为这段路不算远,而且每次坐大巴的时候,我看到外面的异国建筑,总觉得很特别,没见过的民居,随处可见的大大小小的教堂,很想停下来拍拍看看,但可惜大巴车一直在开。所以我想趁着这段闲暇,体验一小段自由行,但导游睁大了眼睛说:危险。我于是说,那我5点再回去,他同意了。于是我又有了一段可以发呆的时光,一个人坐在海滩上,看着一批来又一批走的中国游客,时而欢闹时而又寂静的海滩。

一直想拍的街边建筑,总是隔着大巴的玻璃窗。

对于旅游,我个人可能更喜欢探索的感觉。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次跟几个小伙伴一起去南山牧场,他们不露营,而我想露营,但是自己露营又太危险,我知道那天有另外一个队伍去露营,但牧场太大,根本找不到哪里有人露营。晚饭的时候,我问老板哪里可以露营,老板说高山红哨山顶。于是我跟小伙伴去找他们的旅馆,他们安顿好之后,我一个人开着车,一路摸黑跟着指示牌走,一路上一个人、一盏灯都没有。带着一路的惊慌,但又那么执着。当我终于开到山顶,在山顶那个180度的弯道上把车头转过来的一刹那,突然看到整个山顶停满了车、搭满了帐篷。一些人在山顶上联欢,甚至连附近的一个山坡上都星星点点的有一些帐篷灯,那种兴奋,终于找到队伍了。

说回那天,回到酒店,领队问我晚餐有什么打算(我跟领队住一屋),我说:不知道,等会准备到饭点了去门口坐着,看看谁约我吧。他说,要不跟我们一起去吧,叫上那对小夫妻。我说好。

这一天,还是4个人,还是那张桌子,我还坐那个位置,没有酒,换成了饮料。

下一天,启程回新加坡,在开往码头的车上,导游再次略带哀伤的跟我们说,我们去外面吃饭的行为是危险的,很庆幸我们都还能回到这辆大巴上来,在这天的前一天,他们的一位同事,也是一个导游,独自外出的时候遇到难民袭击,死掉了。然而我们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心有余悸。

这次坐船海面比来的时候平静些,但开到一半的时候遇到过几次特别大的浪,感觉像坐过山车一样,如果再多晃一下,可能我也要吐,直到下船,仍然感觉心里有些慌慌的。

又过了一夜,27号一早的飞机回国。从来没碰过化妆品的我幸而不负众望完成了代购的重任。新加坡机场免税店出奇的大,好在不是那么容易让人迷路。

出来了一趟才发现,那个在国内忘不了的人,出了国也一样忘不了,而且回去之后更甚。对于感情的创伤而言,旅行不是一剂良药。

攻略:

对于想看旅游攻略的朋友而言,可能看完了上面会有些失望,最后简单提几句。这种廉价团,去到国外被称为购物团。团费之所以便宜,是因为有赞助商出钱,至于是哪些赞助商,你看一眼行程单上需要“参观”的卖场就知道了。别人出了钱,在他们眼里,你们就应该在他那里消费,天经地义。现在国内有法规限制,导游确实不能强制你消费,但是如果大家都不消费的话,可能导游会让你感觉不是那么愉快。

你看到的行程单如果没有进店的,团费一般会比较贵,而你这趟玩得可能也是比较舒服的。如果有进店的,那些就是赞助商,就自己盘算一下值不值得吧。其实在机票打折的时候,约上个把朋友一起拼房,总体下来,跟购物团的费用也差不太多。但是,第一次跟团的我,还是觉得旅游就是应该自己走。如果你习惯于跟团,可能都不理解我在同一个海滩上扎下帐篷就睡4天是为了什么。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42
评论 23
作者提到

7天  2月  待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