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低调的浙江小城,采杨梅,逛长城,走古街,尝奇葩又好吃的美食

2019-06-27
豆小蔻
阅读 3.2万
出发时间6月
行程天数3天
人均花费1.5千
和谁出行和朋友

每年的梅雨季,也就迎来了浙江临海杨梅的采摘季。有一年,家人出差去临海,带回来一篮杨梅,那真是我记忆中吃过的最好吃的杨梅了,一直念念不忘。于是今年早就决定了,等六月,抽一个周末,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杨梅之旅——好吧,其实结束旅程后回想起来,这就是一趟吃货之旅,因为在临海,好吃的,还不仅仅是杨梅。麦虾,蛋清羊尾,糟羹,白水洋豆腐……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口水直流。

当然除了吃,还有风景。在安基山滑翔伞基地,从高高的山巅,象一只鸟,俯冲而下,自由飞翔;徜徉在丁公园村满墙各色各样的涂鸦中,路边的果树上结满了绯红的桃子,想吃,就自己摘一颗;秀丽若比西湖的临海东湖江南长城,号称南方八达岭的台州府城墙;当然最主要的,还有这个时节漫山遍野的杨梅……

风景篇

丁公园村坐落在临海白水洋镇的大山里,这里海拔500米,是临海市著名的茶叶基地,从村子再往上,就是安基山滑翔伞基地。

走进村子,被墙上那一幅幅可爱的涂鸦吸引住了。恐龙张着大嘴巴,大水牛在墙上看着你,不管你走到哪,那双眼睛总是在看着你,好像视线跟着你在转;愤怒的小鸟想要破墙而出;葵花开在院墙上,喜羊羊正和小伙伴商量着怎么对付灰太狼……

村子后面,有个观景台。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下面半山腰的村子,梯田,以及黄南古道的入口——秋天的时候,这个寂静的小村,就会变得热闹起来,一群群摄影、户外爱好者,纷至沓来,因为黄南古道的红叶,在整个江浙沪,都是出了名的。

氤氲的六月天,空气似乎蒙着烟霭,可山下的景致,也更显得温润起来。

村子里居然还有个跑马场。

早年,山里交通不便,几乎所有的货物都要靠马来驮送,所以至今,山里的农民,仍旧保存着养马的习惯。闲事,就把家里的马拉到马场来,供游客骑行。

长长的马厩,栓了好几匹马,看到人来,也不惊,一个个都很淡定自若。

虽然村子叫丁公园,但村里其实并没有姓丁的人家,之所以叫这个名,是为了纪念一位叫“丁公”的先人。相传,古代村里曾有一对老年夫妻,为人厚道,乐善好施,曾出谷千箩,帮助乡邻,因此“丁公丁婆,舍施千箩”的故事流传至今。

村前有个小景点,一大片冰川时期的大大小小的石头在山坡上铺陈,宛若浪花朵朵。

村子里的健身广场上,抓到一个可爱的小娃娃。

从丁公园村驱车往山上开,不过十几分钟,就到了安基山滑翔伞基地。

这里是台州首个滑翔伞基地。天气晴好的日子,站在山顶,整个临海都尽收眼底。

我们到的时候,晨雾还未散去,梯田,茶园,山腰,都笼罩在薄薄的雾气里。

教练在做着起飞前的准备。

滑翔伞其实属于休闲运动,风险很低,会有丰富滑翔经验的教练带着你一起飞,事先也不用经过复杂的培训,只需要在教练的指导下,试着往前奋力跑一次,就可以直接起飞了。

不过对滑翔伞运动来说,天气和风向很重要。所以在起飞前,教练会密切关注大草坪上的风向标。在安基山,只要不刮北风,就都能顺利起飞。而一旦飞起来了,即使风向再变,也就没有关系了。

整装待发。

几乎只是瞬间,教练举了下手,和开始和体验者一起奔跑起来,宽而大的伞很快在身后扬起,呼啦啦飞上了天。

跑,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和力气迎着风,向前奔跑!

顺着草坪的斜坡往下冲,很快脚就离了地,飘在了空中。

降落坪在山下,是一片巨大的草地,从山顶滑行至那里,大概需要十分钟左右。

我觉得在山顶的草地上,女孩子们凹凹造型也是很好看的哦。

还有大群等待滑翔的人们。

到临海,不可不逛东湖。

东湖紧邻着江南长城。在下面,可以仰望巍巍城墙,而爬上长城,精致小巧的东湖,则尽收眼底。东湖建于北宋,由台州郡守钱暄疏浚拓建而成湖,并辟为园林。为了纪念他,东湖建有“钱园”。

之后,东湖代有浚修,逐渐成为台州园林之首。清俞樾说:“杭州有西湖,台州有东湖。东湖之胜,小西湖也。”

东湖的秀丽精致,可见一斑。

东湖南北长近500米,东西宽约150米,分前湖和后湖,汀洲众多,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古今游人在此留下许多诗词墨迹。

夏已深,浓荫遍地,连空气都似乎是绿色的。

矮矮的竹篱笆里,斜伸出一大蓬开得正好的绣球花。

这几棵倾向水面的大树上,缠满了寄生蕨,突然羡慕起来,要是这几棵大树,长在我家的后院里,该多好啊!

小舟静静停在湖面,一派安详。

这座外表古朴无华的建筑,是骆宾王祠。

骆宾王是初唐四杰之一,即使你不熟悉他,也应该会背他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他曾经在临海当过几年县丞,所以也有个外号叫骆临海。


雕栏,画栋,江南的婉约秀丽,便跃然其上。

北有八达岭,南有临海城。现在的临海,虽然属台州下辖,但以前,台州的府城,却一直在临海,所以大名鼎鼎的江南长城,其实就是台州府城墙。

城墙全长6000余米,现存5000余米,依山就势,俯视大江,保存得十分完好。

一口气登上揽胜门,整个临海城和东湖,都在眼前。

揽胜门内,有戚继光像。

下午四点多,太阳开始西斜,光线变得温暖起来。

白云楼,是整个城墙最险峻陡峭的一段。


走到朝天门附近,山河湖海扑面而来,视野豁然开朗。

从揽胜门到朝天门,基本囊括了城墙的精华部分,需时大概一个半小时。

这样看起来,古城很是雄壮。

ziyang老街,是临海千年历史的缩影。

老街上,古井众多,起到生活用水和防火双重功能的作用。这两口井,叫千佛井,名声最大。井边还有一组雕塑,妈妈在洗衣服,孩子捧着一碗水站在旁边,母慈子孝,让人感动。

一个可爱的小男孩,看到镜头,一点也不忸怩,大方地冲着我们摆起了姿势。

临海的当地小吃众多,海苔饼就是其中之一。

表皮酥脆,内里微甜,很是好吃。有几家做海苔饼比较有名的店,从早到晚都有人排长队。这也是地方小食的奇妙之处。

一只陪着主人乘凉的小狗,趴在椅子上,很淡定地看着我。

入夜,渐渐没有了白天的热闹,开始沉寂下来,暮色让老街涂上了青苍的颜色,石板路向前延伸,走在上面,好像行走在古城悠远的年轮上。

特产篇

临海是著名的东魁杨梅的产地,此地多山水,特殊的亚热带小气候,使得这里的东魁杨梅,不但个大,还特别甜。

听说白水洋镇正好杨梅节开幕,我们当然要去凑个热闹了。

那天微雨,但人们的热情,并没有受到影响,会场上,依然人山人海。

精彩的节目表演,赢得阵阵掌声。

正是杨梅采摘季,农贸市场里,到处都是挑着杨梅的农人,熙熙攘攘,一派丰收景象。

这么多的杨梅,直接把小伙伴们看傻眼了,举起相机手机,一阵猛拍。

东魁杨梅吃起来,甜里带一点点酸,一口咬下去,清甜的汁水就填满了整个口腔,简直太好吃了!

我吃过很多地方的杨梅,但这里的杨梅,真的可以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杨梅了!

看完杨梅节,我们又去杨梅园里亲手采杨梅。

路边的这些山上,没有一棵杂树,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杨梅树。

红色的小灯笼一样的果子挂了满树,让人看到了,心情就莫名地好起来。

顺着简陋的山间台阶走上去,满山的杨梅,随你摘,随你采,随你吃。

树上刚摘下的新鲜的杨梅,不知道有多好吃,现在想起来,都咽口水!

一群外国的学生也在采杨梅,我问这个姑娘:杨梅好吃吗?她做出一个惊叹的表情: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

白水洋的馒头,也是一绝。虽然说江南人很少吃面食,但因为这里山地多,比较适合小麦生长,所以这里的人,就有了吃馒头的习惯。

酒席上,一般都会上这么一盘大馒头,一个足有小孩子的脸那么大,又松又软,十分好吃。

看到这家生意兴隆的老店,我们停下来,准备买点馒头回去。

白水洋馒头用的是传统发酵配方,“糕水”——用麦麸、糯米、酒等制成,先将四种原料混合,发酵完成后再将渣滓过滤,然后把糕水拌入面粉中,做成馒头。

馒头外表看上去除了大,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由于它的糖度均匀,吃起来不粘牙,越嚼越甜,回味无穷。

这家的馒头花样不少,纯白面的,长条状的红糖馒头,猪油拌糖馅的……五花八门。很多人专程跑过来买上很多,这样拿回家,就可以吃上好几天了。

看看这蒸馒头的笼屉,一直垒到了屋顶那么高,需要站在特制的梯子上,才能够得着,这也算是个奇观了吧!

白水洋的豆腐,也是一绝,就算临海人自己下馆子吃饭,也少不了点上一盘。

这里的豆腐,用卤水制成,吃起来别有风味。

我们去探访一户专门做豆腐的手艺人。

不大的作坊内,热气蒸腾。要先用机器把黄豆磨成浆,过滤,再煮开,舀到桶里——这个步骤大概就需要近一个小时,所以做豆腐,是个很辛苦的活。

女主人手里的瓶子里装着的,就是卤水了,点一点进盛满豆浆的桶里,搅拌,然后等豆浆慢慢凝固。

桶里的豆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液体变成固体。

然后再把凝固的豆浆,舀进铺着细纱布的模子里,让里面的水份慢慢析出,最后变成豆腐,这个过程,也需要一个小时左右。

白水洋的豆腐,甚至美味到可以直接吃。

除了山产海鲜,临海还有不少传统而朴素的手工制作的食材,垂面,就是其中不可忽略的一种。

垂面对气温的要求比较高,要选择温度较低的季节,只有每年的秋季到次年的暮春这半年里,能制作垂面。

我们探访了一户做垂面的家庭作坊。面团揉好,醒好,用刀粗粗地切成长条,再搓成稍细的条。

然后把长长的面条在两根长长的竹筷子上8字缠绕。主人是个六十多的阿姨,显见做垂面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熟练无比,两只手如穿花蝴蝶一般,轻盈地绕来绕去,缠上去的面条,连间隙都不差分毫。

面缠好了,挂在旁边晾一会,会因为自身的分量慢慢拉长,这时候,阿姨再把面再次人为拉长。

再次拉长的面,就挂在这个大约两米多高的架子上,让它继续拉长,晾干。

因为当天有雨,所以这一到工序,无法进行,只能拍个架子图,感受下了。

长长的面从架子顶上一直垂下来,越垂越长,却不会断,如银丝般,想象一下,这场面也是很震撼了。

最后的成品是这样的:面条细得跟头发丝一样,几乎可以穿过大些的针孔去,如果是机器,绝对达不到这样细的程度,这正是手工作物的迷人之处吧!

可惜我问这家主人的儿子:你会做垂面吗?他笑着摇头:我不会做,太辛苦了,我妈妈每天半夜两天就要起床开始干活了。

跟做豆腐一样,垂面也是个辛苦活。

住宿篇

下榻在临海朝天门里一家叫“迎春里”的民宿。从外表看,是高墙大院的旧时好人家,走进去,却另有天地。

都是一间间独立的小院,修竹婆娑,凌霄攀在墙上,绣球在脚下盛开。

新荷初绽,浅池中,锦里唼喋,活泼地游来游去。

房间是简洁大方的米和白色调,空间非常大,木质的人字形屋顶,有几分返璞归真的感觉。走进去,空调已经提前打开了,遍体清凉。为细心的服务点个赞。

墙角的长陶罐里插着两枝枯莲蓬,颇有几分禅意。

我的院子不大,但月上柳梢的时候,仍然可以坐在椅子上,和友人一起谈天说地。

水池里,一朵含苞的荷花躲在叶子后面, 等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再看,它已经全开了。

凌霄也是我喜欢的花,因为它花期特别长,能从四月一直开到十一月。

美食篇

临海有很多好吃的,且听我把吃过的,一一道来。

姜汁炖蛋,加了红糖,碎肉,核桃仁,很清甜的味道,值得尝试。临海人的习俗,过了夏至,就可以开始吃姜了,一直吃到这一年的冬至。

临海的馄饨也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馅比较松散,有胡箩卜,肉,蔬菜丁等,别具风味。

麦饼。

这个煮鸡蛋,是用孵化了14天的鸡蛋做成,喜欢的人,会很爱吃,不过这道小吃,我是没敢尝试的,只是拍了照片。

麦虾,其实就是面条。 面粉眺成糊浆状,用刀沿大碗口将面粉糊浆切成一条条面状下锅,因为形状弯曲不规则,像大虾,所以叫麦虾。里面加入萝卜丝、牛肉丝 、香菇、虾、蛏、 蛤蜊 、油煎蛋等,十分美味。

蛋清羊尾。这道小吃,其实跟羊没有任何关系。

蛋清打成奶油状,加一点淀粉,下油锅炸,也可以裹进豆沙。

炸好的成品,一个个圆圆胖胖的,不太规则的形状看上去,像短尾羊的尾巴一样可爱,咬一口,绵密松软。

老街上,有很多老字号的菜馆,吃过以后,觉得这家叫和记私房菜的,值得推荐下。

酱鸭,浓油赤酱,鲜咸里带一点点甜,反正是很符合我的口味。

蛋黄丝瓜,是他们的创新菜,丝瓜特别嫩滑,带着咸蛋黄特意的颗粒感,美味。

螃蟹,一只切成两半,很入味。

红烧牛尾巴,肉酥烂却筋道有咬劲,牛肉特有的膻味几乎旅游忽略,很好吃。

临海靠海,海鲜当然也是不可或缺的,这是蛏子。

糟羹,也是这里的特色小吃了,每年的正月半,临海人都要吃糟羹。

传说戚继光在浙东抗倭,当地的贫苦农民就每家每户凑了些蔬菜,切碎,再放进面粉糊里一起烧熟,送去劳军,这就成了后来的“糟羹”。这些传说都写进了县志,是有据可查的事情。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1
评论
作者提到

3天  6月  ¥1500  和朋友

美食、摄影、人文、周末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