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上饶,婺源之外,别有洞天

实用
2017-04-27
觉非行记
阅读 2.0万
出发时间3月
行程天数6天
人均花费1.5千
和谁出行和朋友

写在前面

你见过什么样的上饶?是“江南第一仙峰”的三清山?还是“峦障之奇,雁荡所无”的龟峰?是接纳了豪放派词人辛弃疾的铅山,还是养育了革命家方志敏的弋阳?或者,你只知道那个“中国最美乡村”的婺源

三月,油菜花开得正绚烂,自北向南的高铁上,经过婺源时,似乎整个列车的人,全都下去了。大家都在追赶着春天,而我,却在婺源的下一站,独寻一份安宁。

第三次来到上饶,这一次,婺源之外,发现了一个新的上饶。

实用信息

食在上饶

山水田园之外,上饶的美食,也是一大惊喜,足以写一本书细细道来。此次,只是浅尝上饶美食,种类不全,有些甚至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却记住了这味道。

宿在上饶

上饶基础设施齐全,上饶市内的酒店自不必说,可以随心选择,有不同层级的星级酒店和经济型酒店,可以满足不同层级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在弋阳县所住的弋阳楼。为了能早一点爬龟峰,提前来到弋阳入住弋阳楼,酒店很大气,干净卫生,虽不是很新,也不是很豪华,但是非常舒适,尤其第二天一早退房,看见蓝天白云下的弋阳楼,很美。

行在上饶

上饶的交通非常便利,高铁可通全国各地。5月1日上饶三清山机场,也将投入使用,机场距离市区路程很短,到时候将更加便捷。

行程详情

D1 龟峰、南岩寺

D2 沙溪镇

D3 皂头镇

D4上饶市经济开发区

龟峰,峦嶂之奇、雁宕所无

明崇祯九年,徐霞客曾在弋阳的龟峰逗留三日,在晴雨中见证龟峰的万千变化,入荆棘丛惊叹诸峰的传神,洋洋洒洒写下《江右游日记》,发出“盖龟峰峦嶂之奇,雁宕所无”的感慨。

四百年过去,祖师爷走过的很多地方,如今,或许已变了一个模样。可四百年,于1.35亿岁的龟峰,只是一瞬。或许,神龟们还记得徐霞客在瑞相寺方丈的陪同下探寻龟峰的情形。

来到龟峰,惊讶的发现,这座曾经让祖师爷留下过三千字游记的地方,这个现如今的世界地质公园、国家5A级景区,在隔壁的婺源已经挤得水泄不通时,竟分外安宁。或许,是因为接连的阴雨天气,游人相对较少;因为这一片广阔的天地,有足够的胸怀容纳前来探访的游人。不管因为什么,我都喜欢这样的龟峰,宠辱不惊、安然如昨。

诗人兰波曾追问,“噢,我受了那么多苦,作为奖赏,你肯将儿童书本里的未来赐给我吗?”在龟峰,你不需要谁来赐予你儿童书的未来,龟峰,原就是大地上的儿童书。

儿童书的主角,当然是乌龟,它以各种姿态出现。热情的迎宾龟,昂着头,伸着脖子,夹道欢迎远来的客人;惬意的探海龟,四肢伸展,趴在山上休息,任谁到访,也绝不睁开双眼;感人的三叠龟,乌龟三兄弟在山顶上重叠着,极力昂首远眺,盼望远征的母亲归来……

在这片自然的大地上,每一个生命都有一席之地。而守护着这些生命的,则是门口的仙犬,它日日夜夜守着玉柱,保卫着这个童话世界的不被侵占。正因为有它的守护,龟峰里的其他动物,才得以安居乐业。

雄伟的骆驼,站的最高,也望得最远,注视着龟峰所有生命的动向,也注视着远方。它一定知道这是最完美的乐园,否则,也不会眺望着远方,却依旧停留在故乡;山顶上的玉兔,眯着眼睛,时刻准备着跳跃,似乎是看见了前方的胡萝卜,又或许,是等待着知心的嫦娥。

那只即将被老鹰抓住的小鸡,前一秒,还在心疼它为了活下来只能奋力的逃命跑,只是一瞬间,竟惊喜的发现,它竟也变成了雄鹰,展翅翱翔。

还有藏在山脚的鳌鱼,席地而卧的狮子,仰望天空的十八罗汉,每一种生命,都已自己最舒适的方式生活着。

儿童书中,自然少不了古灵精怪的“妖怪”,他在不同的时候,变换成不同的模样。初看,是泰然自若、超凡脱俗的老道;二看,是身披戎装、头戴盔甲的武士;再看,却又变成了背着背篓满载而归的村姑。

在这片魔幻奇特,却又古朴自然的大地上,这本厚重立体的儿童书里,有自然天成的妖怪,有童话故事的角色,或许,这便是孩子们最爱看的《西游记》选择在这里挑担骑马的缘由。

在这本儿童书里,还有一座写作营,背靠龟峰,面朝清水湖,在绝佳的风景中,写下点点滴滴。那些文字,一定带有山水间的灵气,带有童话般的稚气。爬完金钟峰,看完雨后梦幻缥缈的龟峰,在写作营里喝茶休息,翻看着前人留下的作品,更深度的,走进龟峰。

对龟峰的探寻,始于祖师爷,陷于儿童书,忠于写作营。在大家趋之若鹜的追赶着同一个春天时,是祖师爷带我来到这一片清静之地;走进后,打开这一本天然的儿童书,也便理解了祖师爷几次三番踩在荆棘丛中抵达山脚,以最佳的视角观赏诸峰形态,感叹“何其肖也”时的兴奋。

结束行程,以为已经将一整本儿童书看完,来到写作营,才发现,龟峰,这本立体的儿童书,在写作营的笔下,化成一本本厚厚的历史书,文学书,记录着1.35亿年的历史,书写着1.35亿年的传奇。

南岩寺,洞穴古刹、生机复现

站在南岩寺前,有些恍惚,我原不知,在温暖潮湿的江南,在天然岩洞的后壁,竟存有八百多年的佛教造像群。自然天地、南岩石窟,在自己的时空中,流转千年。

也曾在洛阳的伊水河畔瞻仰过龙门石窟,2100多个佛龛、10万余尊造像,带给我的震撼,恰似在南岩寺前的恍惚。

源自历史、气候的南北差异,江南石窟的存在,已是一个传奇,规模自不能跟北方的石窟相提并论。然而,南岩石窟却是国内单体最大的佛教石窟(洞口宽60.60米、进深29.20米、高14.93米、面积约1770平方米),比龙门石窟中规模最大的奉先寺石窟(宽36米、深41米)面积更大,可同时容纳上千僧人念经。

走在洞中,望着两旁被熏黑的洞顶,回想着南岩寺香火旺盛的曾经。如今的南岩寺,沉睡了许久,像是即将苏醒一般,慵懒、寂寥,却又带着一丝生机,一如我抵达的时节。

▼前世,石窟寺院、江南奇景

丹霞地貌的南岩山一带,有大小洞穴23个,这一处最大的洞穴,在南朝宋、齐年间,以其古朴自然的姿态,吸引着最初的南岩寺,依洞而建;宋嘉定年间,在寺院原址扩建,并沿洞穴后壁开凿石像,这些石窟造像,让南岩寺成为独特的石窟寺庙,自此香火鼎盛。

朝代更迭,依托洞穴而建的寺院,在自然或战乱的损毁中,一次次恢复重建。元代至正年间,僧人嗣正对寺庙进行大规模修复;明洪武四年,邑人对寺庙进行重修;清康熙五年,僧人圆修增修其寺;清道光八年,僧人义林化缘募资,维修诸佛、神像;清咸丰三年,僧人空凡修复堂房、厢房;民国三十六年,主持僧人悟光、元常对寺庙再次重修。

或许,因为地处江南腹地、远离政治中心,南岩寺的每一次重修,都与当朝无关,都是僧人及当地百姓经年累月的积累。

洞中方一日,洞外,却已几世春秋。洞穴外的寺院,几经风雨,终于消失,只在历史的记载中,留下了存在过的印记;石窟造像,却在冬暖夏凉的石窟深处,安然至今。

洞穴深处,依旧存有的,是佛龛28座,龛内造像35尊,以释迦摩尼为中心,两侧分布菩萨、罗汉、供养人等,主龛周边雕刻云纹图案和佛传故事,雕工精湛、群佛百态,是鲜明的宋时岩雕造像风格。

随着寺院的荒废,南岩石窟也曾一度沉睡,慢慢的,从江南盛景,变得无人问津,甚至很长时间内,都听不见僧人的念经声。

如今的南岩石窟,是南岩寺最核心的留存,也成为南岩寺的灵魂。走进时,南岩石窟依旧在沉睡,只是,已经可以看见慢慢醒来的迹象。

▼今生,煮茶论道、佛寺复兴

若早些时日抵达,或许,眼前的南岩寺,只剩下一片荒芜;如今,因了一位八零后主持大师,沉寂许久的南岩寺,荒芜之外,却更见生机。

距离南岩石窟最近的洞穴,原是荒废了多年的,在主持大师来后,才修葺整理,成为大师日常生活修行的佛洞。

前一刻,还在千年前的石窟中怀古;后一刻,却在刚修葺的佛洞中结缘南岩寺的八零后主持圆坤大师,煮茶论道。

年轻的主持大师,是我从未见过的模样。走进过很多寺庙,拜见过很多大师,总有一种高高在上、若即若离的距离感;初见圆坤大师,却天然的亲近,因为他的年纪、他的笑容、他的真实。

讲禅茶,圆坤大师希望以茶为载体,传佛以无声;论悟道,僧人的最终追求,却是圆坤大师想要白发之后再实现的,于他,重要的不是悟道,而是悟道的过程中,能做多少实事。

或许,是与我们有几分佛缘,圆坤大师撇开修建佛洞的繁杂事物,用一下午的时间,带着我们,探寻石窟边一个个已经荒废、尚未打开封闭之门的洞穴。这些战乱时开凿,储存粮食,随着石窟一并沉睡的洞穴,多年后,也将与佛结缘,成为佛洞。在圆坤大师的计划中,那些洞穴,已经有了新的名字。

已经开工的一个佛洞,发出了南岩寺的另一种声音,当下虽有些许嘈杂,日后,却能带来南岩寺最新的生机。

沙溪镇,饶东古镇、夏布之乡

这是我走过的第三个沙溪,因着这两个字,便有了一种天然的熟悉。一粒沙、一条溪,组成的名字,自然又梦幻。或许是因为这名字太美,大理、苏州、上饶,相隔千里,却约好了般,都有一个叫沙溪的古镇存在。

剑川的沙溪,是滇藏茶马古道上一个重要的陆路贸易集散地;太仓的沙溪,是鱼米之乡里一座有着1300多年历史的江南古镇;上饶的沙溪,却似乎隐在了时光中,不为世人所知。

也是在走进后,才知道,这里也有一个沙溪。这个沙溪,已经2100多岁,立名于汉,是唐末宋时上饶县唯一的边贸重镇;是“饶东古镇”、“江南麻埠”、“夏布之乡”。

▼一条老街,诉说着岁月的故事

走进沙溪,从老街开始。漫步古街,无需探访,便能知晓,那些关于旧时光的故事。

老街地处三县交界、五府通衢,在旅行家祖师爷徐霞客的《江右游日记》中,“沙溪市肆甚盛,小舟次河者百余只,夹岸水舂之声不绝……”。繁华落幕,老街寂寞的老去,像一个暮年的长者,摇摇欲坠,却依旧支撑着,诉说着岁月的故事。

2100年的痕迹,或许只能在流传下来的诗词、传说中寻觅;沙溪近年的繁华,在老街上,却依旧有迹可循。

漫步老街,惊讶的发现一个站前商店,再三询问名称的来由,才知,对面曾经是一个繁忙拥挤的火车站。

在水运逐渐退出历史洪流时,1935年12月27日,沙溪火车站通车,代替水运码头,承载了沙溪最后的繁华。

在那个年代,火车打开了通往世界的大门,把沙溪生意人带到各地,“上至金华贩猪油、下至鹰潭卖菜秧”;沙溪镇的商贸,也随之繁荣,纷纷开设粮行、布店、织布厂。

这样的繁荣,持续到了90年代。90年代后,火车一再提速,沙溪火车站逐渐被边缘化,只剩下几趟慢车,慢悠悠的停靠,再也没有了往日繁忙的身影,直至2006年2月彻底撤站。

曾经鳞次栉比的店铺,变得稀稀落落的,依旧散落其间的店铺,却似留在了时光中。

竹篾店里,师傅用苍老却依旧灵巧的双手,将竹篾编织成各式生活用品;木匠铺外,师傅用心打磨着一款旧木头;工艺或许谈不上精美,却自带着生活的温度。

老式的理发店,坚持着简简单单的剃头,没有洗剪吹,更没有发型供选择,却自有着停留在自己时代的老客户。关着门的棉布店,是曾经一部本土电视剧《油菜花香》的拍摄地点。

老街深处,一处依旧印刻着时代印记的厂房遗址,在千年的樟树下,默默封存着。

▼一丈夏布,编织出自然的向往

在沙溪,流淌千年的,除了信江水,还有夏布。

夏布,又名苎麻布,是一种以纯苎麻纤维为原料,手工纺织而成的传统布料。早在26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江西古越先民就已经从事苎麻耕种,并使用手工织布;沙溪传承了古越先民的苎麻耕种和苎麻手工编织的技术文化,有“夏布之乡”之称。

古时候,夏布就是平民百姓的日常衣料; 唐宋时的沙溪“鸣机织苎徧山家”(欧阳修《寄题沙溪宝锡院》);明清时的沙溪,房前屋后都种着苎麻,供家庭纺织夏布。

随着夏布数量的增多,渐渐的,沙溪出现了夏布交易和夏布布庄。清初时,沙溪便有了夏布交易的故事;民国时的沙溪,夏布销往浙江、上海等地每年可达20多万匹;解放后,供销社每年收购沙溪夏布15万匹。

之后,随着各式布匹的出现,单纯的夏布慢慢的受到冷落。家家户户编织夏布的时代早已远去,如今的沙溪,却依旧存在着夏布厂,用着古老的“天平腰机”。

走进街道边的夏布厂,倾听着几十台机杼在一双双巧手下发出的穿越了千年的织布声;眼看着几十个织布人熟练的丢梭推筘,慢慢的织出夏布的形状;这种纯粹所带来的感动,无以名状。

也是在声声机杼中,对夏布取之天成、顺其自然的理解,更深了一层;对夏布粗狂淳朴、简单率真的向往,更深了一层。

三联村,耕读传家、童话村落

来到上饶,知道皂头镇三联村时,我原以为,这只是一个政府改造的秀美乡村,道路变宽了,房屋统一了,厕所规划了,村容整洁了。对于土生土长的村民,生活环境有着本质上的改善;对于远来的游子,却没有太多叩门的意义。

毕竟,我们会去徽州的古村落探寻遗失的梦幻,千年的诗意;会去莫干山的民宿度过清静的周末,现代的山居;却不会去真正的农村,寻找“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桃花源;不会去真正的农村,寻找诗和远方。哪怕,这个农村已经华丽变身,成为秀美乡村。

更何况,彼时,油菜花盛开的婺源,就在距离三联村不远的地方。

可是,同伴固执的把我带到村口,却不告诉我必须走进的缘由。

村口没有可以乘凉的大树,却有着一面壁画墙。壁画中,一棵苍天大树屹立在村庄里,树干化为河流,浇灌着周边的稻田;穿着绿地而过的高铁,似乎预示着这个村落,已经准备好,迎接外面的世界。

▼房屋外壁,绘出耕读传家的童话

真正走进村落,第一眼,便见到房屋外壁上的巨型壁画,扎着头巾的妇人手捧着种子,播种希望;另一座房屋外壁,农民伯伯手捧稻谷,脸上满是丰收的喜悦。

只是这两幅壁画,便理解了同伴神秘的固执。这个村落,不甘于当一个传统意义的秀美乡村,邀请从中央美院的走出的专业壁画创作机构柯理沃,由刘璐、田馥榛创作并带领中国壁画精英团队,将房屋外壁当做画布,用五彩斑斓的画笔,绘制巨型3D壁画,诉说着耕读传家的传统,现代农民的生活。

在这里,艺术不需要仰视,不再需要朝拜,艺术就在每日生活的院墙间,伴随着泥土的芬芳。白墙黑瓦间,一幅幅色彩斑斓的3D壁画,将乡间的常见的景象画在墙上,也让房屋外墙,成为一道绚烂的风景。

巨型的水车、农耕时代的耕牛、现代的收割机,绚烂的巨型壁画,描绘出农村童话般的景象,有“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艰辛,更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欣喜。这是我能想到的,农村最美的样子。

也曾在异国的夜晚,偶遇童话镇,整个房屋墙垣,都填满了梦幻的颜色,绘上了童话中的角色,住进了童话中的精灵,那一个拐角的遇见,曾照亮了整个夜空。

可是,在三联村,在参差的民屋间,一幅幅巨型的壁画面前,不仅仅是视觉的震撼,童话的梦幻,更多的,是颠覆我了对中国当下农村固有的印象。

我所走过的农村,有在时代前沿奔跑的,有依旧在生活中挣扎的,也有活在千年前古诗词里般诗意的,却从来没有这般,浪漫绚烂的。这样的绽放,似乎不太符合国人自古以来含蓄的性格。可是,三联村,像一朵奇葩,开出了自己不一样的风景。

▼村落墙垣,画出天真烂漫的世界

农耕壁画之外,村落墙垣上的涂鸦,便是孩子眼中的世界。只有天真烂漫的孩子和怀有童心的成人,才能真正发现它的美好。

蜂拥而至的成人,在巨型壁画前惊叹之余,也会在小道上,跟墙垣的小猫小狗一起合影,到此一游,却始终在涂鸦外的世界飘荡。

大人一小会儿就走到尽头的墙垣,小孩却可以尽情的玩上一个下午。她会牵着小姐姐的手,以为可以走向远方;她会跨上比自己还要大的自行车;会想要跟鸟儿一般,骑在牛的身上;甚至,会恶作剧般,爬上石头台阶,想要捉住正飞向高处的小鸟。

孩子眼中,这面墙,不是涂鸦,而是真实的世界。害怕太阳太热,用自己买来的饮料,给太阳降降温;摸摸小猫的头,安慰喵咪幼小的心灵;把自己带来的玩具兔子,跟墙角落单的兔子一起玩耍;她会学着蝴蝶的样子翩翩起舞;也会在墙角,竖着耳朵听别人的悄悄话。

在这个世界里,她还惊奇的发现了哪怕是农村,也已经少有了的物什。小心翼翼的提起鸡笼;坐在独轮车上,惊奇的望着装在篮子里的粮食。

或许,他们终究会长大,知道曾经眼里的全世界,只是一段墙垣上的涂鸦;可即便如此,又有何妨,这些涂鸦,带给他们的美好,终会化为阳光,照亮他们的成长。

窑山村,古窑村落、陶器遍地

三联村的隔壁,便是窑山村。窑山村因建窑烧制陶器而得名,自明代开始就以善制日用陶器著称。如今,日用陶器的需求越来越少,窑山村也只有一家,依旧在用纯手工古法制陶的技艺烧窑制陶。

村落里散落遍地的陶器,诉说着曾经的辉煌,也宣告着如今的荒芜。行在其间,触摸着粗狂却自带温度的陶器,感概万千。

或许,下次再去,会变换一个模样。古老荒芜中,更显年轻活力。

经开区,两光一车、强势崛起

第三次来到上饶,原以为,已经走遍了上饶境内的山水田园,访遍了上饶境内的故事,却在旅程的最后,无意间走进上饶经济开发区,惊喜的发现,一个山水之外的上饶。

在经开区的上饶,有全球领先的光伏产业。晶科能源,这个龙头企业,逆势生长,在7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1700多个客户,以上饶为起点,建设投产了3个海外工厂,实现了从“全球销售”、“全球制造”及“全球投资”的三级跨越,成为全球知名的光伏品牌。

在经开区的上饶,有转型升级的光学产业。凤凰光学,这个生产中国名牌凤凰牌照相机,风靡一时的光学企业,中国光学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有着40多年历史的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正加快布局中高端产品生产。

在经开区的上饶,有强势崛起的汽车产业。经开区已构建“四大整车一个整机系列配套”的产业建设格局。2016年上市的汉腾汽车,便是出自这里。

再次来到上饶,注定要不一样,探访经开区,走进汉腾汽车的车间,亲眼见证一辆汽车的出生。

汉腾汽车成立于2013年11月,是一家全新的以传统动力汽车、新能源汽车、关键汽车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为核心业务的民营整车制造企业。

汉腾是一个年轻的企业,作为一个后起之秀,以工业4.0信息化管理为目标,全球采购、高度整合,打造欧洲品质标准的汽车生产线,目前已具备完整的四大工艺车间及小排量高性能发动机生产能力。

在经开区、汉腾汽车领导的带领下,走进汉腾汽车的最前线,沿着汽车生产的顺序,慢慢探寻四大工艺车间,一步步,充满了未知,充满了好奇。

在冲压车间,看国内先进的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线,在几乎见不到工人的车间里,观看着机器人不间断的工作。每一台机器,都遵循着集体的节奏,共同演奏出一曲迷人的乐章。

在焊装车间,听汉腾工作人员解释柯马的Open-Gate主线技术,虽然依旧不懂,却知道了车间以柔性制造系统进行三个平台车型的同时生产,实现了超过90%的自动化率。

在涂装车间,看汽车生产中清漆、中涂面漆、开闭盖等关键工序,涂装车间已实现100%自动化生产,达到国际水准。

在总装车间,看一辆汽车的成形。总装车间控制系统通过光纤进行通讯,能自动根据生产指令进行车型生产,实时监控,从而保证了产品品质。

在前三个车间,只能看见少量的工人,来到总装车间,才惊讶的发现,这里的工人,跟汉腾汽车一样,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前一秒,脸上还带有稚嫩的微笑,后一秒,就专注于手头的工作,年轻、朝气、专业。

在四个车间中探寻,见证了一个个零件,经由细致有序的机械、人工操作,变成一辆可汽车;见证了汽车出生后,经由一道道严格的检验,才能够出厂,飞奔在公路上。

亲眼见证了一辆汽车的出生,见证了井然有序的生产车间,严苛把控的生产环节,朝气蓬勃的生产工人,也就懂得了,正在崛起的中国制造。

亲眼见证了一辆汽车的出生,见证了经开区“两光一车”三大主导产业的发展,也便知道了,这片被山水田园环绕的土地,这片有着3个5A级景区、20余个4A级景区的土地, 在依靠自然历史资源,发展旅游业之外,也正将自身的努力,经济的发展,变成另一道风景。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146
评论 1
作者提到

6天  3月  ¥1500  和朋友

自由行、摄影、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