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厦门出发“双子星号”船游日本宫古岛
日本、宫古岛等3地

厦门出发“双子星号”船游日本宫古岛

出发时间

6

行程天数

3

人均花费

4.0千

和谁出行

亲子

2018年6月的端午假期,搭乘“双子星号”国际邮轮从厦门日本宫古岛,同行四人:我、L.P.、大儿子(X.J.)、大儿媳(L.H.)。行程四天:D1晚间起航;D2全天航海;D3早晨抵“宫古”,上午登岛,下午返航;D4傍晚回到厦门。

我和L.P.均已退休,现今主要就是照料小孙子“宝宝”,他是小儿(X.H.)的儿子,父母打算利用端午假日带他前往姥姥家探亲,于是,我和L.P.也就有了见缝插针的出游机会。咨询有关旅游客服后,我们选择“双子星号”赴“宫古”的端午假日航班:三天假期的前一日(D1)晚间从厦门起航,假期最后一天(D4)傍晚回厦门。X.J.与L.H.得知后决意同行,他们可以D1下班后登船(供晚餐),D4傍晚返厦也不误次日上班。X.J.还执意要为我们二老埋单,但我力主AA制,因为此行是我策划在先,也是我负责联系购买船票,我说了算。

过往曾有两次船游长江三峡的愉快经历,后来听闻国际邮轮更加豪华,餐饮也更为丰盛,总想找个机会去见识、享受一下。至于宫古岛,反倒是没有多少期待,一座海岛而已,厦门也是岛,也有大海、沙滩。马来西亚籍的“双子星号”排水量达五万多吨,几乎赶上“辽宁号”航母,根据旅游客服介绍,船票分为八个等级,我们选择露台客房(第三等级):双人间、独卫、独立阳台,3039元/人(端午价格比平日稍贵)。另须缴纳保险100元/人、登“宫古岛”港务费599元/人,因而,旅行社总

计向我们收取3738元/人。还有“小费”110元港币/人/晚,那是登船后向船方缴纳。事后的实际体验表明,国际邮轮“双子星号”与我以前所乘长江游轮“总统八号(1万吨)”、“乾隆号(4000吨)”相比,只是船体大得多,客舱(都是“露台客房”)其实并不见得更豪华,甚至稍嫌陈旧。

6月14日接“出团通知书”,我们被编入“环球行9号团”,6月15日20:00在“东渡国际邮轮中心码头7号门”登船。我又打电话询问,确认20:00是开始登船的时间,因为登船前还需办理相关手续,游客最好提前1~2小时到达,各团队的领队从18:00就开始值守。

6月15日,18:00左右到达码头大厅,在“7号门”找到“环球行9号团”领队,她收走护照代办手续,交代我们20:00准时返回原地集结。20:00开始登船,除去厦门本地游客还有很多外地团队,各团都有单独的领队。我们团队有人延误,直至是20:30方才开始集结。庞大的队伍过安检、过海关,行走十分缓慢,花费近40分钟才得以进入船舱。“双子星号”共有765间客舱,用不同颜色的地毯装饰为三个区域:船头(红);船中(蓝);船尾(绿)。船票越贵楼层也越高,我们是八层的两间相邻客舱,位置在“船尾”,环境是绿色。

登船不久去吃晚饭,餐厅有“付费”与“免费”之别,免费餐厅共四间:“霞飞路烧烤餐厅”号称是“国际美食”,位于12层(顶层)中部的露天甲板;“王朝餐厅”提供“亚洲风味”,位于11层船尾;“大西洋餐厅”提供中餐,位于7层中部;还有7层船尾的“红房子西餐厅”提供西餐。L.H.特想吃烧烤,四人前往顶层“霞飞路烧烤餐厅”,谁知,这里只是名为“烧烤”,实际并不提供烧烤食品。L.H.自我解嘲说,这就好似网上所称某餐厅提供“海参炒饭”,但实际并无海参,问后才方知,原来是厨师自己名为“海参”。

用餐期间邮轮起航,饭吃到一半,餐厅突然收摊,广播要求全体乘客都到七层甲板去参加安全演习。四人回舱穿上救生衣,22:30来到7层甲板,安全员在这里讲解救生衣的使用、遇险集结方式以及救生艇的位置。不一会演习结束,船上餐厅重新开放,我们也重返“烧烤餐厅”。饭后年轻人自行前往邮轮各处观光,我和L.P.有些疲惫,回舱休息。

6月16日,晨起在公海上航行,天苍苍海茫茫,水天之间好似有道明显的边界,让我想起古人名句“海到天边天作岸”。邮轮行驶激起狂浪,空气被飞涌的浪花裹挟入水,又化作巨量白色气泡升腾,映衬不同深度的海水,造就出了不同色调的蓝色。极深处的海水暗蓝近黑,由下而上渐次转浅,呈现深蓝、天蓝、浅蓝、淡青,感觉很是漂亮。

早餐前往“红房子西餐厅”,内心期待着国际邮轮上的丰盛美食,然而,实际却是大失所望,不但远不及国内多数五星级酒店的自助早餐,就是与我们两年前在长江游轮“总统八号”上享用的早餐相比,也是相去甚远。饭后与L.P.一道在船上“走透透”,从八层船尾沿左侧船舷一直登高到船头,再沿右侧船舷下行到七层甲板,整整绕船走了一周。

海面风大浪高,走上最高层甲板感觉好似整个人都要被风吹跑。此处设置高高围网保护,第一感觉是船方想得真周到,后来才发现,原来是个篮球场。架设起三脚架打算与L.P.自拍一张合影,但狂风总是要把相机吹翻,一位热心青年主动上前帮忙,为我们拍下这张邮轮甲板上的仅有合影。

两人也曾打算深入到船舱最底层探访,谁知,刚刚下行到第四层就被阻止,因为四层以下都是船员住舱,不对游客开放。“双子星号”有不同国籍的船员700多人,船长、大副和总工程师都是瑞典人。“出团通知书”曾提及“船长欢迎宴会”,但实际却是乌龙,在三天行程中,我们根本就没见过船长,更别提欢迎宴会。“出团通知书”还强调不准穿着短裤、拖鞋进入餐厅,特别是船长欢迎宴会要穿正式服装,我特意为此做了准备,但结果却发现,餐厅并无任何着装限制,随后的几天我也就穿着休闲服装进入餐厅。

今日是全天行船,电视通报南海有台风,我们这里受到影响,五万吨的巨轮也明显摇晃,L.P.与L.H.都出现了晕船症状。客舱总台提供晕船药,两人服药后症状稍缓。午、晚餐都是前往“大西洋”自助中餐厅,但主菜只有6~7种,感觉还不如我们学校教工食堂25元/人的自助餐丰盛。而且,船上餐厅也并非是传说中的“24小时开放”,三餐都有固定时间,下班时间一到就立即收摊。进入餐厅须凭房卡,每顿饭只限刷卡一次,因而,虽说是有四间免费餐厅,但每顿饭也就只能选其一处。餐厅座位明显少于游客数量,用餐都是先在服务台前排队等候、刷房卡、再由服务台根据餐厅状况签发餐桌牌,持牌前往指定餐桌“上岗”用餐。

船上提供各种付费、免费的娱乐、休闲活动,但大多都不甚合乎我的胃口。晚餐后听说位于十层船头的“百乐门大厅”有魔术表演,四人结伴前往,谁知正好赶上第一场散场,下一场要等待一个钟头。此刻大厅内是猜谜开奖活动,台上一男一女主持,台下大部都是孩童们在响应。坐等了一会儿感觉实在难熬,决定还是回舱休息。


6月17日,晨起已抵“宫古岛”海域,“双子星号”缓缓而行,海水碧蓝,海面风平浪静,有一艘日本拖船赶过来顶推,帮助我们靠上了码头。“宫古”是一座平坦的岛屿,几乎没有河川,海水透明度极高,珊瑚礁、白沙滩、碧海、蓝天相映成辉,海水展现出不同色调的蓝色,这就是享誉全日本的著名“宫古蓝”。

船方通告:上午登岛游览,游客必须在13:00以前回船,过时登船者须缴纳800元港币/人;“双子星号”预定14:00起航,游客若因逾期致使未能登船,船方将不承担任何责任、赔偿与退费。今晨船上各餐厅都是提前2小时(5:00)供餐,我还是选择“红房子西餐厅”,点餐了一份“蛋卷”,也吃了一些烤肠、培根,酸奶以及自己用各种蔬菜调制的“田园沙拉”。庞大的登岛队伍分为五个批次集结,逐批前往十层船头的“百乐门大厅”,等待日本移民局 “面试”。我们“环球行9号团”属第三批,7:30集结,由领队带团前往“百乐门大厅”。各团队抵达“百乐门”后先是分区域坐等,然后再按照广播通知逐团下楼,前往位于邮轮四层船尾的出口大厅面见日本移民局官员。“面试”其实很简单,“相面”核对护照,在仪器上按指纹,然后就立马放行。

外面正在下雨,船方发给一次性雨衣,码头广场停满了大巴,每个团队一部,日方导游清点人数后出发,时间是8:30左右。大巴驶离码头,穿越宫古市区,又驶过大片农田,降雨来去匆匆,不一会儿就天晴了。宫古市内没啥高楼,但街面干净、整洁,只是市政建设看似比较落伍,街边随处可见电杆、电线,城市电网尚未进入地下。我们车上的导游是位华人女士,原籍大连,现在应该是已入籍日本,自称先生为日本公务员,在冲绳县的那霸岛上班,她自己带两个孩子住在宫古岛。她告诉我们说,“宫古市”属“冲绳县”管辖,日本的“县”比“市”大,“市”就好像是中国的“镇”。她还说,“宫古”算是日本非常偏僻、落后的地方,基本上没有工业,整体受教育程度也不高,她自己毕业于日本名校,当地市长(镇长)尊称她为宫古岛上文化程度最高的居民,特意登门邀请她担任岛上学校的“义务教员”。导游还不无得意地宣称,她每带团一次都可以从宫古当地政府得到相当于人民币2000元的补贴,然而,这其实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我们每人登岛都得交纳599元,光是我们一家四人就足以承包日本政府发放给导游的补贴。常说国内景区门票太贵,但若把宫古岛也算为一个景区,其“半日游”的门票可谓是更胜一筹。

我们在宫古岛上总共停车三次,首站是海滩,二站也是海滩,第三站是购物,还曾乘车观赏一座跨海长桥,这也算是景点,所以,我们的“半日游”总共是包含了三处景点、一处购物。9:00左右抵达第一处海滩,名为“与那霸前滨”,导游介绍这里是观赏“宫古蓝”的最佳之地。不过,我感觉此地应该就只是一处游艇码头而已,沙滩免费开放,岸边除停车场、码头以及一座公厕以外,什么旅游设施都没有。

设施虽然简陋,但美景却着实让人陶醉,海滩全为白色细沙,据说绵延约7公里,海水也是蓝得让人难以置信。或许是因为日照、云影、海水深浅以及观察视角的不同,海面展现出了不同层次的蓝色,或深蓝、或碧蓝、或浅蓝、或是蓝中带绿。纯蓝好似蓝宝石,透绿又好似翡翠。远处有一座中间拱起的长桥,连接我们所处的“宫古”本岛与另一座名曰“来间”的小岛。快艇在海面上穿梭,拉出了长长的白浪,景色美不胜收,游人纷纷拍照,我们也不失时机地抢拍“到此一游”。

在这里还可以品尝到当地著名的“Blue Seal冰淇淋”,它出生在美国,成长在冲绳,原本是专供美军基地内的美国人食用,后来走出基地,逐渐演变成为冲绳当地的特色食品。“Blue Seal”共有三十多个品种,除常见的奶油、巧克力、草莓以外,还有红薯,芒果,菠萝,甘蔗等口味。导游特别推崇一种“盐味冰淇淋”,声称它是唯当地才有的品种。海滩上停靠多部用汽车改建的流动冰淇淋摊位,应该是专为中国游客而来,招牌上有中文,也可用人民币购买,然而价格却是不菲,小小的一盒要价20元。

9:40离开“与那霸前滨”,行车大约15分钟后来到第二处景点“上野德国文化村”,门前“告示”表明这里也属免费。“上野”原为小渔村,1873年有一艘德国轮船在附近海面遇险,当地渔民奋勇救起落难的船员,德国皇帝为表感谢,出资在此建造了“博爱”纪念碑。后来又经多年演变,让这座渔村最终成为一处颂扬德、日人民友谊的主题公园。园内高耸几座德式建筑,我猜想都是宾馆,导游说,宫古岛是日本著名度假胜地,宾馆价格奇贵。公园内有Marksberg城(博爱纪念馆)、KINDER HUAS(德国童话世界)、水下观光船、餐厅、博爱PALACE馆等旅游设施。

然而,对于我们来说,它只不过又是一处海滩而已,因为我们时间有限,导游只是带领前往海边走了一圈。相比于前一处的白色沙滩,“上野”的海岸全是黑色礁岩,导游说“宫古”是座珊瑚岛,这些礁岩都是古代珊瑚演变而成的石灰岩。我们在这里看到一处礁石环绕的小海湾,导游说它是潜水旅游的最佳地点,湾内水底遍布珊瑚,可以看见各种鱼类在珊瑚礁间嬉戏,也常有海龟出没。宫古岛坐落于珊瑚礁的岩盘之上,站在岸边可以看到远处海面上有一道道的白色浪线,导游说那里就是珊瑚礁盘的边界,浪线以内海水很浅,颜色呈淡蓝,出了浪线海水骤然变深,颜色也就转变为深蓝。

第三站是购物,汽车停在田野中的一处好似建筑工地的地方,广阔而简陋的停车场旁边有座仓库模样的二层建筑,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跟随导游走上二楼,一间面积颇大的厅堂里摆满了货架,出售电器、手表、珠宝、化妆品、药品,食品等各种免税商品。导游介绍这里是宫古岛上唯一的旅游超市,几乎专为中国游客而设,店员都是专门从“那霸岛”乘飞机过来上班,也都能讲流利的汉语。导游还提醒说,在日本扫货不要选择我们在国内常见的那些品牌,而是要选购日本人自用的品牌,因为,日本是把第一流商品只供国内市场。

对于很多团友来说,这里才是他们前来“宫古”的重头之戏,我们车上就有人专门携带了空的行李箱来装货。不过,我对于购物却是毫无兴趣,只是在商场中快速转了一圈,就下楼到停车场上去瞎逛。导游告诉我说,日本的汽车分别挂绿、白、黄三种车牌:绿牌都是运营车辆,就像是我们乘坐的大巴;白牌是可以在国际市场上购买、销售的汽车;还有一类黄牌车,外形都是四四方方,车体空间利用率极高,而且特别省油,它们都是专供日本人自用的好东西,不准外销。不过,我觉得这类车型与我家最早的“昌河北斗星”好似同宗,车型不大但内部却是很宽阔,而且还特别省油。我们曾经四人同乘行驶1238公里,每百公里耗油5.86升,不过,这类汽车好像并不受到中国市场之待见。停车场上还有一部小面包车,车顶有块含旭日旗图样的大牌子,上面文字显示为日本“陆自”宫古岛安保早期配备,我猜想是件展品,于是站在车边留影,算是“日本宫古到此一游”的见证。近旁还有一座组合式的集装箱房屋,明显要比国内建筑工地常见的集装箱房屋考究、精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四人啥也没买就返回大巴,此刻车上就只有导游与司机两人。L.H.告诉导游曾经想买一种日本人自用的化妆品,可惜货架上无货,导游非常热心,主动带她去库房查询,结果也是空手而返。导游发表感慨说,现在的中国游客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把好东西一扫而光,购买力让日本人吃惊。

12:30左右,众团友终于都拎着大包、小包折返,大巴车启动回船,途中驶上一座跨海长桥,它并不是我们在“与那霸前滨”所看到的那座连接“来间”岛的长桥,而是将“宫古”与另外一座“依良部”岛相连。它也就是我们今日要观光的第三处景点,大巴并没停车,只是上桥走了一个来回。桥下是珊瑚礁盘,透过清澈海水可以看到生长在礁盘上的团团珊瑚,在桥上也可以看见我们的“双子星”号,它就停泊在远处岸边的一座发电厂附近。

13:00左右返回码头,四人商量着要在码头上用“双子星号”为背景拍张合影,然而,大巴车直接把我们送到邮轮入口处,刚下车就立马面对日本移民局官员设置的办公桌,办完手续就算是已经离开了日本,无法再退回码头上去拍照。船上餐厅已经开始供应午餐,我还是选择“红房子西餐厅”,打算领教一下国际邮轮上的西式正餐到底是啥水平,然而还是不甚满意,主菜只能在“炸鱼薯条”与“鸭肉芝士意面”之间一次性地点餐其一,另外就只有蔬菜沙拉、水果、甜食及面包管够。总的感觉是比“麦当劳”稍强,较“必胜客”稍差,与厦门四、五星级宾馆的自助餐完全没有可比性,也就只是个快餐店的水平。

14:00邮轮在我们用餐期间启动,离开宫古岛海域,进入太平洋,L.P.又出现了晕船症状。“晕船”有个特点,下船立马就好,回船即刻再来,而且也是因人而异,我自己就一点感觉都没有。晚餐选择“王朝餐厅”,这里标榜“亚洲风味”,然而,除个别菜肴有咖喱味道大多数都与中餐无异,当然,中餐也属“亚洲风味”。

饭后前往“百乐门大厅”观看“欢乐马戏团”表演,艺术水平一般,也就是夜总会表演的样子,整场演出的最大看点就是演员均为碧眼高鼻的欧洲人。“马戏团”演出结束以后,邮轮“酒店部”的众高管登台与游客见面,然后是船员表演“亚洲主题惜别派对”,最后邀请游客上台同舞。X.J.与L.H.应邀登台,我在台下为他们拍摄视频,看见年轻人玩得开心,我也感觉非常欣慰,10:30返回客舱。

6月18日,早上起床太阳尚未升起,东方天空一片红色,朝霞映衬蓝天,感觉很美。依据太阳方位,此刻应该是自东向西,辽阔海面上就只有我们这一条船在行驶。5:30左右前方开始频现巨轮身影,猜想此刻应该是正在绕行台湾岛北侧,即将进入航运繁忙的台湾海峡。接近中午时分天气骤变,风大浪涌,阵雨时断时续,邮轮剧烈摇摆,在舱内行走都感觉有些站立不稳,显然,我们又进入了明显受台风影响的海域。

在船上的这几日我们和X.J.他俩都是各走各的,吃饭也就很少能够聚在一起,这主要是因为老人与年轻人的兴趣爱好不同。今日中午是邮轮上的最后一餐,X.J.策划要选择一间自费餐厅,多点几个菜,全家人好好聚聚。然而,L.P.的晕船症状愈发严重,L.H.胃口也不佳,都对聚餐缺少激情。最后决定还是去“大西洋餐厅”吃免费自助中餐,但是再增加一个自费菜,就算是象征性地聚个餐。L.P.卧床不想吃饭,只有我和儿子、儿媳三人前往,要了一份餐厅推荐的招牌自费菜“水煮冲绳岛黑木猪”,优惠价港币169元,上桌后发现其实就是川菜“水煮肉片”。“冲绳猪肉”的模样就好似超市出售火锅涮肉的那种薄片,显然是冰冻肉的机器切片,感觉还不如厦门川菜馆用鲜猪肉制作的水煮肉片味美。可能是因为很少有人点餐自费菜肴,餐厅的外籍(只讲英语)女领班特意走过来为我们拍照,我原以为会提供照片,但却只是说了声“谢谢”就走开了,L.H.猜测是要拿去做广告。

16:15抵达厦门海域,邮轮从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守的“青屿”和中国台湾地方当局占据的“二担”岛之间驶过,可惜有雨幕遮掩,即使用到长焦也拍不出“二担”岛的模样,只能拍到三、四、五担岛,它们都是无人岛。“三担”与“四担”岛上还有些树木,“五担”就只是几块大石而已。

16:43驶经海沧与鼓浪屿之间,17:22抵达东渡“邮轮中心”码头,庞大的游客群体按照所住楼层的高低分时段集结、下船、过海关。高层的旅客(船票亦高价)先下船,我们一直熬到18:45方才走出“邮轮中心”。小儿子X.H.也是刚刚到家,马不停蹄特意开车前来码头迎接,三日船游到此结束。

相比于2016年搭乘长江三峡游轮(三天四夜,1850/人,一路都是风景,上岸观光六次),这次的国际邮轮(三天三夜,3738元/人,沿途只能看海,总共上岸半日)显然是性价比太低。不过,“宫古蓝”确实很美,厦门虽然也有大海、沙滩,但海水(灰蓝或灰绿)、沙滩(黄)都不能与“宫古”相比。而且,“夕阳”之年能够有儿子、儿媳相伴远游,这样的机会今后也许并不会太多,想到这里,“性价比”也就无所谓了。明日年轻人都要上班,我们老两口也要重操旧业,继续照料“宝宝”,我们家的宝贝小孙子。



2022-07-19发布 阅读量1.2万

热门推荐

  • 重点推荐
  • 目的地
  • 景点
  • 美食
  • 购物
  • 地标
  • 行程
  • 文章
  • 问答
  • 玩法
33
18
9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厦门出发“双子星号”船游日本宫古岛
2018年6月的端午假期,搭乘“双子星号”国际邮轮从厦门赴日本宫古岛,同行四人:我、

长空雁叫1.2万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