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另一边----噶伦堡、大吉岭、加济兰加到拉达克----印度纪行(1)

2018-08-08
m-driver
阅读 3.6千
出发时间4月
行程天数18天
人均花费3.0万
和谁出行和朋友

喜马拉雅另一边----噶伦堡、大吉岭、加济兰加到拉达克----印度纪行(1)

D1, 昆明-加尔各答。
D2,加尔各答-阿尔加塔拉。
D3,阿尔加塔拉。
D4,阿尔加塔拉-古瓦哈蒂-西隆。
D5,西隆-乞拉朋齐。
D6,乞拉朋齐-西隆。
D7,西隆-加济兰加。
D8,加济兰加。
D9,加济兰加-噶伦堡。
D10,噶伦堡-大吉岭。
D11,大吉岭。
D12,大吉岭-新德里。
D13,新德里-列城
D14,列城。
D15,列城。
D16,列城。
D17,列城-新德里。


全长2450公里的喜马拉雅山,东起中国林芝的南迦巴瓦峰(7782米),西翼终点为克什米尔的南迦-帕尔巴特峰(8125米)。
喜马拉雅的北麓,多在中国西藏,南麓除尼泊尔的885公里外,其余1500多公里,多在印度境内或印度控制地区。
南迦巴瓦峰,藏语“直刺蓝天的战矛”。(2016年4月摄于林芝直白村,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喜马拉雅山脉西翼,机翼下的印度河。(摄于2018年4月28日)

喜马拉雅山脉北侧,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南侧是濒临印度洋的南亚次大陆。喜马拉雅连绵的雪峰,挡住了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因此,喜马拉雅南侧雨量充沛,植被茂盛,北侧的青藏高原干燥寒冷,无霜期短。南侧的大吉岭-乞拉朋齐,因降水频繁,被称为“世界雨极”。
习惯于高海拔地区生存的藏人,世代居住在喜马拉雅两侧,信奉藏传佛教;南麓海拔较低的地区或外喜马拉雅地区,生存着公元2000年前左右从中亚迁移来的白种人,即雅利安人,以及更早年代就居住于南亚的达罗毗荼人,后两个种族集团,目前大都信奉印度教。
所以,在喜马拉雅南麓行走,海拔较高的地方,散落着高踞于岩石之上的藏传佛教寺院,往下就大多是色彩斑斓的印度教寺庙了。

印度古瓦哈蒂,萨蒂女神庙,等候祭拜的队伍中。(陆培卿摄)


印度古瓦哈蒂,一所供奉印度教罗摩神的寺庙内的神鼠石雕。

印度特里普拉邦阿尔加塔拉一座印度教神庙,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毗湿奴神像,相传他有多个化身,所以有不同头像。

印控克什米尔,拉达克地区首府列城,印度河谷,弥勒寺。

拉达克美索(Matho)寺壁画,兽面空行母。

去看看山那边的风光,那边的城市与村庄。

2018年4月12日,我们一行5人,取道昆明,飞加尔各答,我们的印度朋友和平到机场迎接。

和平是我们2017年2月游印度时的导游。去年我们也是由加尔各答入境,也是他来迎接。

和一年前相比,和平这次眉梢间有一股掩不住的喜气——4月底,他将新婚。他邀请我们在行程结束后,延长几天,去他家乡,参加他的婚礼。
关于他的婚礼,将在印度纪行(2)中介绍。

去年2月初识和平。

当晚入住加尔各答机场附近一家酒店,次晨四下走走。

一位旅友曾这样写道,旅游于我就是一种感受。我喜欢在陌生的地方走走看看,停停吃吃,去感受当地淳朴的民俗民风,以及真诚的微笑所带来的感动。
我也是怀着这样的想法,再一次踏上印度的土地。

一早搭飞机去阿尔加塔拉,加尔各答机场即景。

印度大小机场,入内须出示机票订单和身份证件,由军警把守。



阿尔加塔拉
阿尔加塔拉是印度东北部特里普拉邦首府。印度各邦之间,经济发展差异很大,如西孟加拉邦首府加尔各答,1470万人口,堪称国际化大都市,阿尔加塔拉只有19万人口,像个小镇。
阿尔加塔拉与加尔各答,隔着个孟加拉国,陆路走要3天,飞机只须一个半小时。印度各邦之间的支线飞机,线路比较齐全。

印度不少机场,拖拉机当家。

阿尔加塔拉市中心的民俗公园,展现了当地原住民的生活,还有些特里普拉邦的微缩景点,包括英国人留下的铁路网。

阿尔加塔拉市中心的圆顶王宫,由特里普拉邦第182任王公于1901年主持建造的。
王宫的微缩版。

王宫的花园,采用规整的波斯式花园布局。一条长长的水道沿中轴线布开,这种布局在泰姬陵采用后,成为莫卧儿王朝宫廷花园的经典,人称莫卧儿风格。

有水的时候,白色的主体建筑会很有魅力-----可惜那天水池是干涸的。

不过王宫另一侧有湖,看上去也还可以。

尽管王宫内陈设一般,也没有价值连城的艺术品,但还是禁止拍照。
临出门时遇上一支乐队在弹唱,非常好听,完全是宝莱坞影片中那种悦耳的旋律与音色。

拥挤的阿尔加塔拉市中心。

有趣的是,交通警察亮出STOP牌子——红灯。

街市即景。

印度从南到北大街小巷无处不在的突突车。

三轮车背后的彩图,真是一个喜欢色彩的国度。

阿尔加塔拉紧挨孟加拉国。边界上的降旗仪式,每天向公众开放。

对面是孟加拉军人。

这一边的印度仪仗兵整装待发。

甩臂、抬腿、顿足----两边都是英式动作。

这里的气氛比较平和,不似印巴边境的那种有些戏剧化的场面。

印巴边境降旗仪式,隔空示威。(2017年3月摄于巴基斯坦拉合尔边境)

被称为“印度教露天画廊”的尤纳库提(UNAKOTI TIRTHA)圣地,建于7-9世纪,离阿市178公里,盘山公里行车3小时。

连绵约1公里的十来尊浮雕,分布在一道小山梁的峭壁上,峭壁与一条溪流T字相交。

供奉的主神是湿婆。

湿婆头像上方有他的妻子杜尔加女神,周围有神牛、神羊、神龟等。

沿着步道到小山顶端,是一尊林加---湿婆的化身。

另一边,是一位婆罗门,守护着大树下面一个小小的祭坛。

小溪下方,还有一道不高的石壁,上面是湿婆之子象鼻神的浮雕。

一位巡逻的保安,主动要为我拍照。

结束时,我们也请他合影。


古瓦哈蒂—西隆---乞拉朋齐

阿尔加塔拉北向550公里,是雅鲁藏布江河谷的古瓦哈蒂。雅鲁藏布江在喜马拉雅山脉最东端的南迦巴瓦峰转为南向,流入南亚次大陆后,印度一段称为布拉马普特拉河,孟加拉一段称为贾木纳河。这条全长4161公里的大河,与恒河相汇后,由达卡附近注入印度洋的孟加拉湾。

由阿尔加塔拉飞古瓦哈蒂,下面是孟加拉平原,是喜马拉雅山脉南坡与印度洋之间的过渡地带。

乍降古瓦哈蒂机场,迎面而来的是不一样的文化氛围,多元、活泼,五彩斑斓。

迎宾的歌舞队,亚裔面孔。

古瓦哈蒂是印度阿萨姆邦的门户,这一带大部分旅游线路从这里开始。

人类学者认为,阿萨姆邦新石器时代之后的原住民是掸族人,与傣族同源,早先来自中国,现在分布在缅甸、泰国与印度北部,拥有自己的文化。雅利安人进入南亚后,带来了吠陀文明,现在是文化并存。

气候,由阿加尔塔拉的炎热,变为凉爽宜人。

古瓦哈蒂有著名的印度教神庙伽摩法耶寺,在城外的伽摩法耶山上。相传湿婆之妻杜尔加的化身萨蒂,一次跳入火海时身体分开,脚趾落在加尔各答,下体落在伽摩法耶山,人们据此建起神庙。

神庙涂有大片红色,主室黑暗,象征女神的子宫,印度教徒们排长队等候进入,非教徒不能入内。

每年的6-7月,这里会举行盛大仪式,庆祝女神月经周期结束,据说届时会有3天,布拉马普特拉河水的颜色是红的。

拥有10亿信众的印度教,从其前身婆罗门教算起,已有四千多年历史。它繁茂的理论,复杂的谱系,多彩的仪轨(仪式轨则),内容何其深也,我们这样初涉此地的外国游客,只是表面一瞥。

然而,仅据目击,也能感受到印度民众对印度教的景仰,无疑是极为深入的。

南折114公里,到西隆,印度梅加瓦邦首府,一座26万人口的热闹小城。

此间的酒店,早餐都送到房间。

亚裔面孔开始多起来。他们操着熟练的英语,大都信奉藏传佛教,也有信奉基督教。

西隆的菜肴兼有印度菜和藏餐的美味。

距西隆3小时车程的乞拉朋齐,号称世界雨极。据记录年降雨量最大一年,1960年8月到1961年7月,降雨量26461.2毫米,说是比北京42年的总降水量还多。

人口一万的乞拉朋齐小镇,高踞于喜马拉雅山脉最南缘,它的下面是坦荡无际的孟加拉平原。印度洋的季风滚过300公里的孟加拉平原后,湿润空气被逼陡然上升,凝成阵阵大雨,泼向乞拉朋齐以及它背后的高原谷地。

多雨的山地,溪流汹涌,当地原住民很早就利用溪流两侧的榕树,引导树根往对岸长。次生根在对岸扎根了,一座树根桥就形成了。这种桥,强壮的可以承载数十人同时通行,而且是活树,不会老化。乞拉朋齐周围有多座树根桥,有的已有几百年历史。

大雨中的树根桥。

西隆到乞拉朋齐途中,还去看了一条印度与孟加拉的界河,当地人用独木舟摇出了一个小景点。

有趣的是,此间是一个天然洗衣场。

孟加拉人来河里戏水,好多。

印度一侧的小船码头和俏皮的船夫。

乞拉朋齐群峰平坦如砥,多飞瀑。

雨云笼罩的乞拉朋齐,以及背后的整个西隆高原,被称为是“东方苏格兰”,估计是寄托了英国人的思念。

英国人在乞拉朋齐留下了不少英式House。


加济兰加国家公园

以白犀牛闻名的加济兰加国家公园,在西隆东北方向,车程8个小时。乞拉朋齐到西隆,转古瓦哈蒂,走加济兰加。

占地415平方公里的加济兰加国家公园,生活着1800余头白犀牛,据说是全世界总数的2/3。

沿着布拉马普特拉河,长约80公里的河岸,是公园的主要部分。

途中休息,买椰子解渴。

后面是个小村庄,信步逛去,很干净。

布拉马普特拉河两岸,密布稻田和茶园。

竹林繁茂,还有一个兰花园。

还有一个民俗村,搭建了当地七个部落的特色住宅。

采茶女归家。

独角白犀牛是印度的吉祥物之一,它们的雕塑,竖立在加济兰加的村口路边。

来加济兰加,主要节目是清晨骑象看白犀牛。

鹿群。

观赏时间为一小时。

每年4月开始的雨季,加济兰加公园要被布拉马普特拉河的洪水淹没3/4,这是历年的水线。

他们在看什么?说是有黑叶猴。

再乘吉普车游园。

布拉马普特拉河边。

河对岸是孟加拉虎保护区。

吉普车上看犀牛,就不如骑象那么近了。

这里约1/10的树是枯的,可能是每年要被水淹。

加济兰加的一天快结束了。


噶伦堡

喜马拉雅山南麓小城噶伦堡,一边倚不丹,一边靠尼泊尔,北经亚东能抵拉萨,南越孟加拉平原能抵加尔各答、吉大港,历来是商路重镇。

由加济兰加驱车返古瓦哈蒂,飞西里古里,再3小时盘山路到噶伦堡。

飞越布拉马普特拉河。

路边开始出现佛教寺院。

噶伦堡之晨。

海拔1200米。

气候温和,鲜花盛开。

噶伦堡早晨即景,刚醒来的老商埠。

这位洗衣场的老板是不丹人,他说,左前方的大山是锡金,右前方的大山是不丹。

Tharpa寺,藏传佛教寺院。藏传佛教由印度高僧莲花生大士于公元8世纪创立。

寺院佛像精致,壁画精美。

寺院后院还有一个关帝庙,很包容。

藏传佛教吸收了多种其他文化因子, 在拉萨桑耶寺等地还把关羽列为神祇祀奉,说他是护法神,是藏族英雄格萨尔王。

Thong Sary寺,位于噶伦堡闹市。

白天的噶伦堡比较拥挤,真是“喜马拉雅小香港”。

Durpin寺,在一个小山岗上,喇嘛们在做功课。

山城噶伦堡。

走出噶伦堡寺院的殿堂,回到灿烂的阳光下,意识到我们已经濒临藏传佛教的汪洋大海。

每一门成熟的宗教,都是浩渺博大的海洋。就佛教言,从佛祖2600年前菩提成道开始,现在已有两大流派,大乘(北传)小乘(南传),北传佛教又可分为藏传佛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是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统一西藏后,陆续从大唐、印度、于阗、尼泊尔传入。当时松赞干布派人到克什米尔、印度学习拼音文字,创立藏文,引进佛教经典;向波斯学服饰;向大唐学国家体制。

公元8世纪,印度佛学大师寂护、莲花生,应藏王赤松德赞之邀,入藏弘法,建桑耶寺,莲花生大士奠定了藏传佛教的主要基础,包括大小乘并学、显教密教双休。吸收了印度教、西藏原始苯教因子的藏传佛教,与南传佛教及同属大乘的汉传佛教都有所不同。藏传佛教后来也形成了宁玛、萨迦、噶举、噶当、格鲁五大支派。藏传佛教的文献极为丰富,而且仪(式)轨(则)复杂、像设(神佛供像)繁多,那些尽毕生之力的高僧,尚在孜孜不倦,吾等无宗教造诣,像来到其他宗教的海洋边一样,对藏传佛教,也只是了解大概。

藏传佛教有个显著特点,有极为丰富的绘画(包括造像)。专家认为,原始苯教与印度教、佛教,为这些艺术提供了极多的神佛鬼怪形象样本。图画是人类视觉文化中传播最快、播及最广的艺术样式,基督教有位大主教曾这样说,文字对识字的人能起什么作用,绘画对文盲就能起什么作用。其实,对识字的人来说,直观多彩的绘画何尝没有强烈的吸睛功能?

藏传佛教绘画又迎合了藏民火爆、鲜艳的审美风格。自然环境恶劣、荒凉单调的四周,使藏民对浓重丰艳、大红大绿产生持续的向往与热爱。因而,寺院殿堂,从内到外,从廊柱到天花板,人们一进去,就被精致多样的色彩、图案包围,目不暇给。

一千多年来,主宰西藏文明进程的,主要是宗教。矗立在雪域高原一片土黄中的寺庙,无疑是藏民的精神中心、文化中心、社区中心,也是观想来世和美的殿堂。

在一代接一代藏族画师看来,寺院绘画就是修行----他们大都是虔诚的佛教徒,每当作画,他们要诵经三天,沐浴焚香,他们把敬畏和热爱融入笔触,融入所留下的无以计数的画作中。

在藏区采风13年的于小冬教授,在他的《藏传佛教绘画史》中这样评价,1300多年来,藏民族主要吸收了以佛教为核心的印度与中华文明,兼收希腊、波斯、尼泊尔、克什米尔的文化因子。在12世纪到16世纪400年中,西藏佛教艺术的水平称冠亚洲,令后世仰望。

从噶伦堡到大吉岭,到拉达克列城,我们将看一系列佛寺,我们对以后的旅程,种下了期待。


大吉岭

与人口4.3万的噶伦堡相比,有12万人口的大吉岭,城市大得多,海拔也上升到2230米。

从噶伦堡到大吉岭,一路茶园,一路经幡,一路云雾。

云雾吹散,看到了大吉岭的地标----小火车站,看到了撩开面纱的大吉岭。

大吉岭之名来自于藏语Dorje(霹雳)与Ling(地方),意为“金刚之州”,殖民地时期作为英国人山中避暑地发展起来,英国人同时还培育了优秀红茶大吉岭茶,还修起了一条80公里长的窄轨铁路,通往西里古里。

大吉岭的城区分布在一条山脊的西坡,向南10公里,是海拔2590米的老虎山。在老虎山上看喜马拉雅山日出,是许多印度人的爱好。

天未破晓,总共约几百辆车子,沿山路向老虎山驶去,老虎山遥远的前方,是喜马拉雅的群峰,有世界第三高峰,尼泊尔和印度边界处、8586米的干城章嘉峰。

据说,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左面远方的珠穆朗玛峰,但卖给我图片的这位廓尔喀摊主,坚持认为不可能。

老虎山上遥望大吉岭。

大吉岭市容。铁路穿过市区,房舍层层叠叠,寺院掩映其中。

街市上的大吉岭茶叶。

Sakya Guru寺,藏在闹市中,正逢喇嘛早课,大方地允许拍照。

壁画描绘了佛的本生故事。

大吉岭以及噶伦堡地近拉萨、日喀则等卫藏地区,较先接受汉地敦煌等画法,工笔细描,人物写实,譬如向苦修中的悉达多太子献乳糜的牧女苏耶妲,画得相当生动。

Durk Choling寺,居高临下,雕栋画梁。

中间一位是莲花生大士。

画工们正在为壁画添色。

史载,公元1001年左右,当时的藏传佛教大师仁钦桑布,从盛行佛教的克什米尔学佛法后,带回32位精通佛教绘画、雕塑的工匠,为藏区的寺院塑绘佛像,装饰佛殿,由此开启了藏传佛教代代相传、富有表现力的画风。

乘大吉岭小火车,人称“玩具火车”,联合国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

吐着火舌的燃煤车头,不停地鸣笛穿行在市区,让你满脸黑灰。

车站如航船,英国人恋海。

大吉岭的早晨。


新德里

由大吉岭去拉达克,在新德里转机。

大吉岭巴多格拉机场。

印度人爱掌纹。

新德里机场行李台上的装饰画。

次晨去机场时,新德里街头的一幕。

一位骑摩托车的男子不慎摔倒,路人们纷纷相助,一辆私家车特地停下,开车人下车帮忙扶起摩托车,再驾车离去。

新德里的早晨,学童很多。


拉达克

印控克什米尔的列城,是拉达克地区的首府。

新德里—列城的飞机起飞不久,机翼下就出现喜马拉雅山脉连绵的雪峰。

海拔3300米的列城,是嵌入喜马拉雅山西翼、印度河的一块狭长谷地。

发源于冈底斯山的印度河,为这里带来一抹绿色。 (网络图片)

冈底斯山远眺。(摄于2012年)

印度河的上游----流过西藏阿里狮泉河镇的狮泉河。(摄于2012年)

拉达克鸟瞰----列城。

拉达克鸟瞰----印度河谷。

这是拉达克简要的前世今生。

公元650年松赞干布过世后,几代藏王都崇佛。公元838年吐蕃末代藏王朗达玛登位后,由于与佛教产生冲突等原因,大规模灭佛,842年朗达玛被僧人拉隆多杰射杀,藏地陷入百年战乱。朗达玛与他的次妃有个遗腹子欧松,欧松之子吉德尼玛衮后来带了100骑兵西行到阿里,重新聚集势力。吉死后,他的三个儿子,长子在印度河谷地区占了一块地方,建立拉达克王国,次子在另外地方建了普兰王国,三子立国,后来叫古格王国。三个小王国偏于藏地边缘,后来普兰先亡,古格在公元17世纪因内乱,被拉达克军队所灭。

拉达克王朝存在了一千多年,1834年因受得到锡克王朝支持的克什米尔土邦入侵而终,1947年印巴分治,成为印控克什米尔的一部分。

在这一千多年中,这块4.5万平方公里、人口二三十万的谷地,一直是信奉佛教的藏民居住,其间或盛或弱,尽管受到邻国如莫卧儿帝国的压制,但始终保持了独立。1834年和1840年克什米尔土邦入侵时,拉达克两次向西藏求援,但清驻藏大臣没有发兵,1842年拉达克人起义失败,被兼并,当时王室还被允许保留部分权力。

尽管遭受朗达玛灭佛,佛教后来还是继续进入西藏,大致分为三路:一路从拉达克、古格方向,由克什米尔进入,史称“上路弘法”;一路从印度、尼泊尔进入,沿山南、拉萨方向到达卫藏(藏区中心)地区,一路由敦煌、安多方向,从汉地进入卫藏,这两路并称为“下路弘法”。从7世纪松赞干布兴佛到9世纪朗达玛灭佛,史称前弘期,后来上、下路弘法的时间约在10-13世纪,称后弘期。之后,藏传佛教成型并在藏区稳定下来,并流传到蒙古等地。

拉达克、古格对藏传佛教的历史作用,除了是虔诚的信众聚居地,主要体现在它是上路弘法的最先入口,在佛教表现艺术方面,较多地保留了当时的克什米尔风格。一千多年前的克什米尔是佛教中心之一,于小东教授认为,阿富汗的巴米扬石窟是克什米尔佛教艺术的代表作。现在,克什米尔风格的孓遗已经不多了。

当时的克什米尔,属于信奉佛教、接受过希腊文化影响的犍陀罗文化圈内,因此藏传佛教绘画渊源中有克什米尔画派基因,如人物裸体,“曹衣出水”(人物如从水中乍起,衣贴身躯)等,细看可以辨别。

后来,拉达克又接受了卫藏地区的佛教画风影响,后者有较多的印度、尼泊尔和来自汉地的画风因子,而卫藏地区佛寺的绘画雕塑,少有克什米尔风格影响,故而现在的拉达克,是藏传佛教表现艺术方面,品种保留比较丰富的一个地方,换言之,可看的东西多。

可惜我们是外行。

春天已经来到了列城。

这里有漫长的冬季,陆路交通得封堵半年。

藏式建筑比比皆是。

酒店房间宽敞,但经常停水停电,WIFI基本没有。

和平塔,位于列城市中心一座小山山顶上,是前几年由日本佛教界捐建的。

有些仿古的雕塑。

山顶作为观景平台不错。

列城Tesmo寺,踞于城边一座小山之顶,红白两色,蓝天下十分悦目,与和平塔遥遥相对。

寺很小,里面有些年代已久显得陈旧的壁画。 (陆培卿摄)

列城旧王宫,居高临下,俯瞰列城小城。

里面除了一座小庙,已经没有什么陈设。

列城很小,步行半小时可基本走遍。

城中央是个马球场,山顶的Tesmo寺和王宫高踞于上。

短短的步行街,错综的老巷,卖杏干的小贩,咖啡馆,公园,餐馆,充满藏族风的市井……

还有一所清真寺。

生活中的列城人。

提克西(Thiksey)村,色尼王宫(Shey Palace)。

环境优美的提克西村,曾经是王室的居住地,色尼王宫是拉达克王室的夏宫,在印度河畔,列城往东一小时车程。

王宫一部分已毁。

完好的楼内,有一个小佛寺,佛寺内有数尊精美的雕塑,壁画大都已年久模糊。

佛像的眼睛呈弓形,是8-12世纪印度波罗王朝时期佛像的风格,波罗王朝是最后一个兴佛的印度王朝。

人物造型有明显的西域特征。

在王宫远眺,印度河谷一抹新绿,葱茏西去。

秀丽的印度河谷湿地。

不远处的提克西寺,被称为“小布达拉宫”。

镇寺之宝,高14米、占二层楼的彩塑坐佛像。

其他精美的彩塑。

这里的壁画,出现了东亚服饰的人物。

首见印度河。

深山中的赫米色(Hemis)寺。

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风格的佛像,大都裸身,后来受汉传佛教影响,衣冠整齐。

克什米尔风格的供养菩萨。

供养菩萨为佛陀和宣扬佛法服务,常画在佛座下面或胁侍菩萨、佛弟子的两边,姿势有站,有坐,有蹲,供养菩萨有奏乐菩萨、歌舞菩萨、献花菩萨、敬香菩萨、燃灯菩萨等,供养菩萨不像胁侍菩萨有一定的法相和手印规定,画家们可以任意创造,所以供养菩萨的形态比胁侍菩萨多样。

这些供养菩萨,着菩萨装,戴宝冠, 手持花朵,细眉长目,双耳垂肩,嘴角微微上扬,神情优雅,仿佛沉浸在听佛祖宣讲佛法的快乐之中。

佛座下的力士。

佛堂门口的护法神狮,迷你型。

这个宽敞的内院,每年6月有祭神活动。在寺院买了2张记录祭神仪式的明信片。

Samkar寺,列城市内的小佛寺,有数尊彩绘佛像值得一看。

利古尔(Likir)寺。

离列城西向约一小时车程,深山之中。

金刚双运图,蓝身牛头为大威德怖畏金刚,因其能降服恶魔,故称大威,又有护善之功,故又称大德,梵名"阎魔德迦”,汉译大威德明王,藏传佛教认为是文殊菩萨的忿怒相。

大威德金刚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凶猛,拥抱的明妃金刚露漩(也叫罗浪杂娃)也是一脸恶相,金刚双运是抽象的佛教教义的具象化,明王代表慈悲,明妃代表智慧,他们的结合代表“悲智合一”。大威德金刚有9个头,分三层排列。最下层7个头,居中蓝色,有一对水牛角,这些都有含意,9头表示大乘佛教的9部经典;2牛角表示佛教真俗两种谛理,裸体表示脱离尘垢;座下莲花表示脱离轮回。

藏传佛教绘画中有静相神,也称善相神,面相祥和静穆,如佛尊、菩萨,还有一种怒相神,面相凶猛,专司护法降魔,外猛内慈,如大威德金刚;还有静怒相神,如莲花生大士、空行母,会以两种面相出现。

在藏传佛教中,引起愚痴烦恼的,都是邪魔,是修行之敌,大威德金刚、空行母等踏在脚下的魔怪、身上披挂的头颅等,都是邪魔的假设实体形物,象征可憎。

静相神。

怒相神。

有一个小型的佛教博物馆。

再逢印度河。

阿基(Aichi)寺。

阿基寺也在列城以西,在印度河畔的阿基村中。这所现在看来不太起眼的小佛寺,已有千年历史,在上路弘法时期,有很大影响。据说,后来阿基寺遭到破坏,主殿被毁,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僧侣,只靠周围村民照看。

阿基寺残存的彩塑佛像和壁画,有较高的藏传佛教艺术价值。殿内不能拍照,转几张《藏传佛教绘画史》中的照片。

殿内尚存的三尊彩绘立佛像,未来佛(弥勒)居中,高约5米,观音和文殊分立左右,高约4米,佛像都是一面四手,裙裤上满是彩塑,表现佛教故事。(网络图片)

阿基村的四月,形同江南。经历了摄氏零下二十多度的漫长寒冬之后, 仿佛是佛祖给人们以补偿和愉悦。

斯托克(Stok)村,印度河边又一个村庄,虽然有口池塘,但相比阿基村,相对干脊。

村庄高处是斯托克老王宫,关闭。

村后山坡上有一尊金色坐佛。

佛座下是一个佛殿,满壁彩绘。

莲花生大士的另一造型。

是中国道教仙人吧。

大佛下方还有一所寺庙。

殿堂口的灰泥雕板《六道轮回图》,外圈依次为天人界、人界、饿鬼界、地狱界、动物界、阿修罗界。中圈白色代表弘法念佛,友善祥和,黑色是外道恶人,作恶不仁。中心蛇、鸡、猪代表贪、嗔、痴三毒。

有趣的是,图中人界,还有拖拉机,佛教的教化形式也在跟随时代呵。

沙罗克(Shalok)村,也靠印度河,以美索(Matho)寺闻名。

二十一度母,藏语称“卓玛聂久”,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度母的含义是拯救苦难众生的女神,也是藏传佛教诸宗派崇奉的女性本尊群,在藏族地区被普遍敬拜。

度母有白、红、蓝、黄、绿、黑等色,白色表度母之身,红色表度母之语,黑、蓝色表度母之意,黄色表度母之功德,绿色代表事业。

是大唐来的玄奘吗。

圣代(Chenday)寺,此寺又在深山中。

白度母,温柔善良,非常聪明,人们总爱求助于她,故又称救度母。

白度母面目端庄祥和,双手和双足各生一眼,脸上有三眼,因而又称为七眼佛母。相传额上一目观十方无量佛土,其余六目观六道众生。

尸陀林主,藏传佛教中圣乐金刚的护法神,也是墓葬场的主神。

据说他们在生时为一对修炼中的男女僧侣,因进入冥想太深,遭小偷斩首而不自知。

斯塔克纳(Stakna)寺,独立于印度河边一座小山上。

寺院内历代壁画线条古朴。神佛雕塑表情生动。

早期藏传佛教壁画,多是印度传来的莲花图案,这幅画的主尊手持牡丹,背景也是莲花和牡丹共同烘托。13世纪以后,藏地画师开始融合汉地画风。

公元4世纪时印度笈多王朝时期,佛教形成了《度量经》,在绘画方面,规范了佛和主要菩萨的画法,之后逐渐被各派接受,佛的形象也随之固定下来,早期犍陀罗风格、克什米尔风格和印度风格画作和雕塑中可以见到的裸身、蓄须、着凉鞋的佛不再出现了。藏传佛教画师们开始在寺院壁画的次要人物造型上发挥,出现了多姿多彩、传神逼真的各式人像,从而形成了藏传佛教绘画独特的表现力。

徜徉在各个寺院,感受佛像的庄严之外,最吸引人的,就是细细观赏历代画师用画笔留下的,千百年来,他们眼中的各色人等。

拉达克之行主要是看佛寺,欣赏藏传佛教艺术。

但是,相比而言,我更喜欢感受这里的荒凉之美,辽阔的山,湛蓝的天,碧绿的河,风起无尘的大地……


行前行后翻阅了这些书-----

-

---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地标
问答
赞 28
评论 3
作者提到

18天  4月  ¥30000  和朋友

半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