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 青海——去沙漠、高原才是正事儿

2018-05-15
L小茹唱着C小调
阅读 7.8千
第1天 2014-08-30

今年的计划是厦门和西藏 4月份去厦门之前在蝉游记上搜索攻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几个姑娘游荡青海湖和敦煌的照片 当下心痒痒想去看油菜花 奈何去厦门的机票和旅店都已经弄好 只好耐下心中激动推迟计划 踏着沙踩着风其实也算是突如其来的旅行 计划等到了敦煌后才完全成形 机票买的有点赶鸭子上架 过程中遭遇各种追车,迟到,滚楼梯,流鼻血,腰疾复发不过这些经历现在看来是那么的好笑又怀念 听着宋冬野马頔上路 回想起每个瞬间 好像都自带BGM 让我更加怀念这段混着鼻血味儿的装B之旅 最后的最后一切总算是不虚此行。

让我困在城市里 纪念你

美团团的空港之家 离机场很近 有接机送机 很方便 晚上因为即将到来的旅行失眠了 就闭着眼睛数不远机场的飞机起落声…
第2天 2014-08-31

在八月的早晨 终于丢失了睡眠

早上6:30的飞机4:30就被送到机场,安检都还没上班 我是有多心急

兰州 总是在清晨出走
兰州 夜晚温暖的醉酒

兰州 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
兰州 东的尽头是海的入口

黄土高原

狂傲的少年啊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

中川机场到市区两条路线 我们选择了离火车站近的一条 终点是兰州大学 机场大巴车费30

机场大巴终点在兰大门口 想着去学校食堂吃多便宜早饭 可是门卫查的也太严了吧 这才刚开学啊

陌生的人 请给我一只兰州

去火车站寄存行李后 马不停蹄的赶往大众巷吃“好吃的”去 晚上6点的火车 容不得我们一家家的去找最好吃的牛肉面 就去了 网上人人推荐的马子禄家 墙上挂满了和明星们的合照 应该不会错吧

临近中午 人真是超级多 要了两碗面 一份牛肉 20元 汤里好像放的是土豆片 辣椒一点不辣 很香 汤很浓 面也劲道
马子禄家隔壁的传统甜食店 蝉游记上一姑娘推荐的 对于离的又近又有人推荐的美食 自是不能放过 但是可能我是真吃不惯传统甜食 醪糟还行 灰豆和甜醅子我是真享受不了 大陶陶还对我气指颐使的说不能浪费都喝了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遇见你 喝醉了 他的梦 晚安

吃完饭就晃荡到附近的黄河铁桥 人真超级多 打听一下才知道 在录金鸡百花电影节开幕 不是明星走红毯 就是每个节目一开始 一群人往镜头跑的那个片段
黄河铁桥对面的白云寺,大师你是故意配合我拍照的么
上山的时候还是一幅浮雕 下山的时候变成“瀑布 水帘洞”了

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
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

黄河母亲雕塑

让我再看你一遍 从南到北
像是被五环路蒙住的双眼

看完黄河母亲看着也有5点左右多了 我俩开始往车站走 悲催的赶路过程就开始了 时临下班时间路上开始堵车 没办法下了公交打车 人听到火车站又说堵车不拉 我天我6点40的车啊 6点25终于到了火车站 取行李、进站,到候车室的时候正好开始检票 心里想着以后再不这样了 没想到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新开设的敦煌号 全车卧铺 睡一觉就到敦煌啦 你别说 新开的车就是好 列车员都跟空哥空姐似的 半夜大陶陶还去“调戏”人去了 别说我没告诉你啊 我坐的是4号车 列车员叫张景博
第3天 2014-09-01

明天冰雪封山的时候我也光着双脚
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 正当年少

一梦十三年 梦想成真的感觉真好 梦想成真的时候天还没亮 之前查过 敦煌站离市区特别远 打车要最少要20元 出站的时候还想要怎么去呢 这个时间不知道公交有没有上班 突见出站口一大哥举着青旅的牌子 我天 这不是我住的地儿么 过去核对了信息 没错 就是我住的青旅 哎呀 果然 胖胖的女孩儿 运气都不会太差

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
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

他们在别有用心的生活里翩翩舞蹈
你在我后半生的城市里长生不老

提前一个月我就在去哪儿上团好了国青旅 在青旅碰到六个小伙伴 海龟小情侣Bill和Jennifer 广外的静静和留学英国的奕晨 美女宋宋还有高工老缪 几人临时组建了“敦煌小分队” 虽是临时组合 但是却构成了此次旅行最棒的时光

把陶陶放在青旅梳洗打扮 我和其他几人去莫高窟预约中心买票 莫高窟➕电影介绍一共220元 可以用学生证 回来时在路边一个很小的门店 真的是门店 因为只能看到一个门 买了一大份羊肉粉丝汤 还送一块饼 特别好喝

莫高窟是文物保护单位 不属于景点 收取的所有费用都归国家……门票是160 预定的时候加了60展示中心观影

我们一共八个人 四人一车 打车到莫高窟展示中心 之前说不预订就买不到莫高窟的票 之后碰到一个大哥 就没有预定 直接买的莫高窟的票 现在想来预订就是为了捆绑影视中心的票吧 一个小时两场电影 有人看的睡着了有人看的津津有味 我觉得去石窟之前看场电影了解下莫高窟的历史蛮不错的 第二场是球幕影院 动画做的很逼真 像真走进了石窟一样 看完电影出来后 有提供大巴车 把我们送到莫高窟 上车前每人发了一张纸条 不能丢 因为是回程的车票 有自粘胶 可以粘在手腕上

通往莫高窟的路 第一次见到戈壁滩
在停车场就能看到石窟了 内心小激动呢
女生们的第一张合照——跳
我们来自天南海北 因为敦煌 我们殊途同归
你一个人坐了多久了
莫高窟随处可见的飞天
一个石窟门前 碰到一群写生的学生 小哥画的很淡定 一点不理会周围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儿
莫高窟九层楼
出于对文物的保护 莫高窟内是不能拍照的 但是外面有个博物馆是可以随便拍照的理念也有莫高窟的复制品

世上唯一懂鸟语的人死在了2006

从莫高窟出来 为了方便 直接让司机师傅拉我们去好吃的驴肉黄面店 后来知道 应该是司机有回扣的 好在面条不难吃 驴肉很多,小盘25元

你说我们是两座孤岛 永不能相接

因为决定晚上去沙漠露营 所以饭后我们就直接去鸣沙山看月牙泉 但是没有在鸣沙山看日落 两者各有各的美 具体选择哪个就看个人了

通往鸣沙山的路 路的左边可以看到雷音寺 就是西天取经的时候唐僧师徒碰到黄眉大王的地方
售票处里 大陶陶买来了学生票 检票的时候 门卫问 “你们大学现在还没开学么”我说“嗨 大学你还不知道么 就那样呗”又问“那你们学分怎么办” 知道的还挺多“就请假呗” 大哥你别问了 我学生证是假的
至今都记得他们看着我和大陶陶从包里拿出面罩,鞋套,防潮垫,手电筒又知道我们带了雨衣后的表情 很惊讶么? 这些难道不是标配么?

沙漠是心里长的草 是从没想过会实现的梦

陶陶你像素还能再好点儿不
骆驼骑乘100块 如果不打算滑沙只想去月牙泉的话 就不要骑了 骆驼根本不走到月牙泉 我和陶陶就被坑了
听旁边的老人说 月牙泉越来越小了 原来就在沙丘脚下的 现场只能靠着不断的注水才能保留
很难想象沙漠里会有这么美的一片绿洲存在

时间是杀身之祸 嫉恶如仇

走喽 走过前面那座山 就到露营地喽 前面那座山 那座山 山……
来张大合照先 虽然人没到齐
我们要到到山顶去看日落 山顶………手足并用啊 我得爬了有半小时吧
大漠的晚霞
山顶风沙更大 相机都不敢拿
下山 准备吃饭 最高兴的时刻
为什么说人多 热闹 好玩儿呢

沙漠里的天空 是可以看到银河的 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银河 除了真美 说不出别的形容词来 我们六个人躺在营地远处的沙丘上谈天说地 胡乱唱歌 突然有了种江湖儿女的感觉

因为太冷了 我们几个回到篝火旁取暖 玩儿的是东北小游戏 我们叫“尿裤档”就是在沙堆里插一根木棍开始搂土 谁弄倒木棍谁就输
领队在篝火堆里埋了特殊的“惊喜” potato and sweet potato
12后准备睡觉 开始教我们怎么搭帐篷 怎么说呢 我俩搭帐篷比爷们儿都快 用大陶陶的话就是 东北女汉子 干啥不行啊
第4天 2014-09-02

你假装看透了生活,只是和最初聚少离多

睡的太晚了 早上没看到日出
准备回市区了 真是舍不得大漠 舍不得昨晚的江湖豪情

回青旅安置行李 本来打算好好洗个热水澡 低头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有血迹 算了 不管它 怎么洗发水里也有血呢 我哪出血了?满脸摸了一圈 流鼻血了……止不住还 就着和血水的洗发水把头发洗了 正愁怎么办呢 大陶陶这时候进来了 风骚的喊我 “小茹 我也来洗澡了袄” “你先别脱衣服 快过来看看我”“卧槽 你怎地了” 这家伙回屋拿了一对纸巾 卷了好大一个卷 使劲往我鼻子里塞 万幸最后止住了

和宋宋 老缪组成西线小分队 带着甜瓜向阳关出发
洗完澡干干净净哒 人也精神啦
等宋宋的时候实在无聊 公共区域里捡到一把落满灰尘的 音极度不准 缺弦的吉他 本来还想给陶陶露一手的

两千个秘密 没人知道

西线第一站 敦煌古城 其实就是影视城 一开始不知道 因为写的敦煌古城 我是因为有学生证 半价票进来的 如果是全票的话 不建议大家去 真的没什么好看的 都是仿古的建筑 不是真正古城
我那双紫色袜子好抢镜啊
来来来 干了这碗
叫路过的姑娘帮忙拍的 四个人好和谐 哈哈哈
陶陶你是阿晴嫂吗
陶陶姿势太风骚 我都不想看了

吃完午饭 包了辆出租车去西线 师傅特别好 包车360还含阳关 后来在张掖拼车的时候 司机师傅说360还含阳关 司机根本没赚多少钱 可惜忘了记车牌号和司机师傅的电话了

哪一天你拥有了翅膀 请替我飞翔

很小的石窟 如果在看了莫高窟的话可以不来 但是如果时间充裕的话 也可以看看 但是期望不要太高 个人觉得这边只有飞天好看些

去西千佛洞的路上 茫茫戈壁和天空真是太帅了 不得不说 今天西线这一路是我走过的最美的公路 一路都保持着亢奋的心情状态
西千佛洞其实开的窟很少 因为文革时期破坏非常严重 大概开放的石窟只有七个 画工什么的自然和莫高窟无法同日而语的 但是也在这里看到了特别美的飞天
我们到的时候因为不够10个人 售票处一直不卖我们票 过来之前司机师傅也和我们说因为我们要去阳关的原因所以时间很紧 怕赶不上雅丹最后一趟车 所以想去阳关的小伙伴们最好上午出发

快看 地铁飞驰 超过了那些故事
你我 都是沉睡的乘客

二大门
太甜了 不好喝 齁嗓子
他俩意外的萌了
当地人说面前的这条道就是传说中的阳关大道 我觉得他纯属是想推销他的马和毛驴车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 西汉以来 许多王朝都把这里作为军事重地 多少将士曾在这里戌守征战 多少商贾、僧侣、使臣、游客曾在这里验证出关 多少文人骚客面对阳关 感叹万千 现在只剩风沙年复一年的吹过早已不堪的烽火台

我觉得这张拍的老好了 就是老缪入境了
后面的绿洲超美的 奈何相机不是人眼 还有本来我们合照的是阳关遗址 可你们看 他俩把剩下那三个字挡的严严实实

总有一天我会变成一只不再垂涎自由的鸟
在你的笼子里陪着你衰老

玉门关,汉长城,河仓城是套票票价40 因为去了阳关的原因 再加上我们出发的时间较晚 所以留给雅丹的时间比较仓促 所以只去了玉门关 总有遗憾才是旅行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驼铃悠悠 人喊马嘶 商队络绎 使者往来 曾经的繁华 再没人能看到 西部边陲只剩一座小方盘城与对面沼泽绿洲相辉映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听我唱着一首永远望眼欲穿的生活

九月雅丹末班车改为18点 我们的司机以为18点半 所以我们到的时候末班车已经开走了 让我们纠结的是既然末班车开走了 为什么门口还要卖票 最后拨打景区联络电话 车队排了辆面包车来充当观光车 一路上一直催促我们 不管是景区的观光车还是我们最后坐的小面包 说实话在话 70的车费实在不值

总共四个观光点 观光车路线:金狮迎宾→ 狮身人面像→ 孔雀→ 舰队 中途停车三次,每次约半个小时左右 所以跟着景区的观光车 根本看不到雅丹惊人惊艳的一面 如果可以还是建议大家早些出发 游记里其她GN们选择的越野车才是最棒的选择

对于旅行 总有太多的话要说 太多的情绪要表达 然而对他人说出口时 却总变成 我要走在我的路上 用倔强的语气 不容自己辩驳
曾经沧海变桑田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不是镜头所能描绘的 8:20 雅丹日落 美艳不可方物
西线小队员最后一张合影 追太阳的人 明天就要分开啦

昏睡的顽童 梦就像烈酒

之前网上说不要在敦煌吃夜市 但是确实我们从雅丹回来到达市区已经快11点了 这时间除了大排档也就剩夜市了吧 在夜市和其他四个小伙伴汇合 吃顿宵夜 再回去睡觉
和大陶陶要了两碗臊子面 还有烤串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早就遍体鳞伤

也许是某种小情绪做怪 总是想起卡比巴拉的海 一次是在四方街过桥的时候 还有一次就是半夜回到青旅 耳边低沉的大提琴声 一个男人唱着“睡醒的人哭着想回家 可是离家的人不会相信他”
第5天 2014-09-03

那年的舞台上 说谎的人一直歌唱
大不列颠的广场上 有没有鸽子在飞翔

起床 拆床单 被罩 我喜欢青旅模式开启
敦煌最后一顿饭 为了你差点没赶上火车
再见 青旅,再见 敦煌
来不及和敦煌站合影 因为差点没赶上火车 在站台的地下通道差点滚楼梯 整个火车的人都在等我们 第一次火车晚点不是因为天气 不是因为路况 不是因为停车让行 是因为我 9月3日的k592次也是蛮拼的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 一场梦

之前一直很奇怪张掖的地名,百度攻略的时候方知张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张掖位于河西走廊中段,古为河西四郡之一的张掖郡,取“断匈奴之臂,张中国之掖(腋)”之意

其实从敦煌到西宁之间的路线我之前是根本没有计划过要怎么走的 当时是打算走一步算一步 火车快到张掖的时候 听到有人打电话给当地司机要拼车 大致叙述下路线张掖—祁连—茶卡—青海湖—西宁 ding!青海湖小分队 组队成功!

出来的时候 家人 同学 朋友 同事一直叮咛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 不要随便和陌生人结伴 不要随意和陌生人走 其实 外面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糟 最要紧的是我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弱 18岁离家读大学开始 一直往返于离家一千公里外的学校 五年 足够我浮躁的成长

跟着上海的徐大哥出了火车站 包车的石师傅拉着我们到了事先订好的青旅安顿行李 随后我们决定直接去丹霞看日落 真是一点时间都没浪费

走上去吧走上去 有六层楼那么高
去做一只开不了口的猫

行李放好后等陶陶的时候 找到一把音准很棒的吉他 没来得及拍照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丹霞地貌发育始于第三纪晚期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形成丹霞地貌的岩层是一种在内陆盆地沉积的红色屑岩,后来地壳抬升,岩石被流水切割侵蚀,山坡以崩塌过程为主而后退,保留下来的岩层就构成了红色山块。

丹霞夹明月,华星出云间
我们来的时间刚好 到第4观景台的时候 正好太阳下山 日落的丹霞地貌色彩分明
对于旅行 更加倾向眼见为实 有些景色照片可能言过其实 有些美景又岂是相机所能描述的

虽然很多人都说过了 但是我不得不再说一次 这里是张艺谋拍摄三枪的地方 虽然临时搭建的取景地已经成危楼

我想 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
唱那些 故作深沉的话

回市区的时候让石师傅把我们拉到当地人吃小吃的地方 果然这边价钱适中 小吃也够多
和陶陶买了周黑鸭 在一家陕西小吃店里要了两个肉夹馍和砂锅米线

如果要买水果的话 有时候还是建议去大超市或者水果超市购买 我们因为时间太晚了 在马路边买的葡萄 虽然甜但是 至少少给了半斤

你不相信天是蓝的 装聋作哑

睡到凌晨3点 进来两个姑娘 而且姑娘在门外还不会开门 钥匙哗啦啦的转 爬起来给开门 然后姑娘又小声嘟囔没有水 再爬起来把自己的水杯递过去 凌晨3点啊 my god 不过住青旅嘛 就是这样啦 互相帮助嘛 然后6点她们睡着了 该我们起床折腾了………
第6天 2014-09-04

生活是这样子啊 不如诗啊 转身撞到现实 又只能如是啊

一楼,二楼已经写不下了我 跑到三楼写的 我也蛮拼的
这么多粉色毛爷爷我见过 这么多绿色毛爷爷我可就没见过了 张掖农行里取出来的 这回真是醉了

退房后石师傅来青旅接我们出发 带我们去吃好吃的牛肉面 5元一碗 还有免费泡菜 又发了我们一人一个当地产的梨子 带着周黑鸭上路 哈哈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大佛寺正殿很古朴 看得见木头的原色 感觉上脱离了色彩 建木斑驳但不腐朽 没有金瓦辉煌 但是屋宇轩昂 殿内躺有亚洲最大的室内泥塑卧佛 讲解说 文革时期 红卫兵来大佛寺 本要将卧佛炸毁 但炸开大佛的肚子后 发现满腹宝物经书 一时哄抢忘记毁坏 大佛也因此保留 这也是佛家常说 有舍有得吧

古朴的原木色正殿

大殿后面还有一座藏经阁 内收藏了各种珍贵经书真迹完本 还有用金银粉书写的经书

和石师傅的车合个影 背影打电话的是上海的徐大哥 其实我和陶陶蛮后悔没和石师傅合影的

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
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

别害怕别害怕,只是悲欢离合的梦啊

路过阿柔大寺 石师傅让我们下去看看 寺庙屋顶大概是黄铜做的 远看时闪着金光 寺庙里听到僧人念经 除外再无其他声音 这般安静生活 虽令我向往 但若长年也是让我受不了的

你和我一样 都是说谎的人 拥抱城市的灰尘

总有一天我会放弃天空步履蹒跚 你在你的未来双鬓斑白

从张掖开始越来越多的接触西夏文化 相信很多80后 开始接触西夏 对西夏王朝有所认识 都是通过97版天龙八部 真正踏上这片土地时一切都好像不可思议 或许这趟旅程本身就是场梦

西夏烽火台

传说宗姆玛釉玛原为龙界公主,一次偶然的邂逅,她爱上了守护这里的山神—英武非凡的的阿咪东索(牛心山),甘愿冒犯天规,嫁给阿咪东索为妃,龙王夫妇虽然坚决反对他们成亲,但她还是选择留在人间,与阿咪东索隔河相望,不离不弃。为此她变成一座石山。即使这样,她也无怨无悔,因为她和恋人——阿咪东索终身相伴守护着祁连的秀美山川和物华。

传说中的藏区神山阿咪东索(牛心山)
卓尔山被称为东方小瑞士 藏语称为"宗穆玛釉玛",意为美丽的红润皇后

在卓尔山遭遇一场阵雨 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只是阴天 高原的雨说下就下 说停就停

山雨欲来
大自然的礼物

路上回身在车后座翻衣服的时候 一个急转弯 把腰抻了一下 6月的时候腰部韧带损伤 刚养好又复发了 晚上也没去吃饭 大陶陶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吃的饭 躺了一晚上第二天总算可以上路了

去哪儿上的标间价格 司机师傅带我们去的 就在卓尔山脚下 可以看到卓尔山上的塔 半夜睡冷了 确实进入祁连以后 就开始冷了

第7天 2014-09-05

海拔4120.6米 你可知道你的名字解释了我的一生
碎了满天的往事如烟 与世无争

本次旅行海拔最高点 也是气温最低点 冻到后来都不想握着相机拍照 高海拔带来一点呼吸不顺畅 但是几乎没什么影响 看来明年能顺利进藏啦

回来吧远行的人 快回来讲完还没结尾的故事

前方是云是雾说不清楚 好像进入仙境

她的目光 从远方赶来
谁都找不到 那眼睛的主人

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茶卡镇附近。国家旅游地理杂志评“人一生必去的55个地方”之一。

我和大陶陶去的时候小火车没有开放 买的学生票25元 建议去的时候带双拖鞋 很有必要 踩在盐晶上和踩在碎玻璃上的唯一区别是不会出血 记得带墨镜 我下车的时候把墨镜忘在车上了 痛苦的不能在痛苦了 在盐湖里玩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陷阱” 有的地方有小“溶洞”小心踩进去伤到脚 有的地方盐不是很厚实 容易踩踏 玩儿的时候注意点就好

在盐湖里还跳起来拍了一张 落地的瞬间 疼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裤子上溅的全是盐水 干了以后 白白的一层盐 晚上回青旅的时候把裤子洗了

高端大气的店名 要的绵羊肉火锅和肉沫酸豆角 酸豆角炒的不敢恭维 绵羊肉很香也很膻 但是本人表示 从小就喜欢吃膻膻的牛羊肉 所以还好 满满一锅 我俩根本吃不完

虽然离151基地有些远 但是门口就有一大片油菜花田 洗的牛仔裤就晾在地里 屋里生着炉子 晚上的时候和大陶陶坐在大厅里围着炉子吃甜瓜 日子过的不要太惬意了啊

三个骑车环青海湖的少年 老实说 这种活儿我可干不来 所以真心佩服 ps:晚上我洗澡的时候大陶陶出去转了一圈回来神秘的和我说有帅哥 我说我看着他仨进来地 色女 ps:最前面那个稍微有些谢顶的是老板 不是小帅哥
第8天 2014-09-06

不知愁的孩子在青海湖边上等日出

门票价格未知 不是真心想逃票的 实在是起的“太早”?为了看青海湖日出6点半就出发了 到景区大门的时候 除了路灯以外都没上班 围栏也不高 直接跨进去了……………

本来我们也想坐和谐号的 要9点半才开船 实在等不下去了
第一次见格桑花
在离这很远的地方有一片海滩 孤独的人他就在船上撑着船帆
你为什么那么美
喝碗酥油奶茶 让人拉了下手 我这暴脾气愣没敢出声儿…

一个陌生的女人 坐在我的对面
默念着一封长信 和一张老人的照片

塔尔寺 塔尔寺 先有塔,后有寺 塔尔寺是中国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

壁画、堆绣、酥油花是寺内三绝 堆绣其实就是唐卡中的一种 以类似贴纸的方式创作 酥油花又名良心花 是在严冬时节僧侣将双手放在冰水中至快冻僵时拿出捏制而成 我和大陶陶喜欢酥油的味道 站在酥油花前闻个不停 犹如佛祖灯前 偷吃灯油的两只老鼠

顺时针转动转经筒 心里默念六字箴言 自从进入青海后 仿佛变成了一个虔诚的信徒 塔尔寺的下午 坐在广场上看鸽子 僧侣从身旁走过 心里觉得很坦然 也许是酥油的味道闻多了心里也点起了盏灯 佛说万语千言 无非是叫你做个好人

最好是请个讲解员 门口有好多 觉得非景区内部的讲解员要比景区内讲解员讲的好 我和大陶陶没请 蹭听的 半路被人“撵走”又跑去蹭别人的 早知道就在大门拼一个了

塔尔寺也是石师傅载我们的最后一段 进入西宁市区 把我俩放到客栈后 石师傅就要回到他温暖的家啦 一路顺风 师傅电话在最后面

我在黑夜里 听见你的歌唱 是我没有听过的歌

客栈老板是之前跑青藏敦煌线的领队 不仅是驴友之家 也提供拼车包车 如果宿西宁 是不错的选择

快说再见吧 善良的人们 趁我们还有酒喝

莫家街对面的饮马街口 人很多 但是应该都是游客 类似东北大乱炖 牛肉羊肉带鱼丸子白菜土豆酸菜等等 大陶陶非要点狗浇尿 端上来一看就是烙饼 她肯定是看好那名了 重口味色女

最近在青海吃酸奶吃上瘾了 和我喝过的所有酸奶不同 青海的酸奶才叫酸奶 霸气的碗装酸奶 吃起来和鸡蛋羹一样 平原地区的酸奶与之相比简直软的不成样 没去永庆 网上说永庆相比比较酸 之前在祁连吃过没放糖的酸奶了 不是我能享受的 德禄酸奶也是老字号了 奶味儿足而且也不是很酸 比较适合我

第9天 2014-09-07

伪善的人来了又走 只顾吃穿

感觉来的都是游客 怎么说呢 一桌子东西 除了烤土豆 都不大好吃
羊肠面 怎么办 我就是喜欢吃羊膻味浓的东西
从离家后一直在吃面条的李陶陶同学终于崩溃了 跑去马忠食府买了份鱼香肉丝盖饭 结果是 为了等她回来 我的羊肠面和炒羊肠都快凉了 这东西你也知道 凉了没个吃 憋犊子 我恨你

你是沿江而来沉默的革命杀手
我是阁楼里面失败的三流演员
你要向东方去干掉某个人的明天
我要换一个名字 我要去南方

马步芳公馆又名“馨庐” 马步芳是民国史上不可消弥的重要历史人物 是民国时期西北势力最强、统治地区最广、影响最大、官阶最高的边疆大吏 然历史功过不予评说 ps:最好请讲解员 西北地区景点没讲解看不懂

马步芳公馆是我逛过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军阀院落,去沈阳的次数数不清却从来没逛过大帅府 改天一定抽空去逛下
玉石公馆
讲解员说这张相片珍贵之处就在于是唯一一张蒋介石 张学良和胡宗南的合照

请一定微笑着看着我的眼睛
才让我一直记住你的背影

我们住的客栈离清真大寺很近 回来时顺路过去看看 学生票15 里面有志愿者免费讲解

可是你不要像我一样
把浮躁的生活当做成长

回客栈那行李 青海之行到此好即将告一段落 在前台挑了一张油菜花田的明信片坐在沙发里给小爽写明信片 发现老板的留言簿 厚厚一大本 已经开始写到反面 对比掌柜的字 我的简直丑到不能再看 确实 一条路很长 却是永远都走不完

西宁西—西安 人生行走 不能慌张 西安见

游记来自蝉游记网站-L小茹唱着C小调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游记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82
评论
作者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