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春日游首博之“望郡吉安”(上)

2019-04-13
JBQ
阅读 4.2千
出发时间3月
行程天数1天
人均花费20
和谁出行一个人

【序言】四十多年前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吉安是革命老区,第一次在首博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这个展览的名称时,我第一印象是“红色记忆”类的展览。但再仔细阅读了展览内容,才知道这个展览主要还是用大量文物讲读吉安的文明发展史。从前对江西历史文明理解的起点主要是从一千五百年前的唐朝开始的,包括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前几年的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以及随后首博举办的“五色炫曜——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将我对江西的历史文明的理解又向前延续了五百年。而这次“望郡吉安”展览上,竟然让我看到了大批3500年前商代的文物。大家都知道“大洋洲”,是啊,澳大利亚就在大洋洲。但是这次让我这个文博发烧友又对“大洋洲”的含义有了新的认识,知道了在江西省新干县还有个大洋洲乡。1989年那里发现了一座商代大墓,共出土了商代青铜器486件,玉器754件,陶器356件,骨器5件。其中国宝级文物5件,国家一级文物23件。大洋洲商代大墓的发掘,一举改写了商周时期被称为蛮夷之地的江西历史,大洋洲商代大墓所出文物工艺精美,品种繁多,充分证明远在三千多年前赣江——鄱阳湖流域就有了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因此大洋洲商代大墓被列为“七五”期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和二十世纪全国百年百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冲着大洋洲商代大墓的五件国宝级文物,也值得驴友们前往一睹真容。

【接前】13:00从“山宗?水源?路之冲——一带一路中的青海”展览大厅中走出,乘坐电梯上到三层参观“望郡吉安”展览。

(一进展厅,就看到左手边玻璃柜中摆放的这两件国宝,但是先别急,还是从“前言”开始看起)

前言:

吉安位于江西省中部,恢弘的赣江之水穿流而过。

古人依水而居,赣水孕育了吉安,涵养了文化,富足了人心。

这里有商代新干大洋洲的文明缔造,

这里有500年不熄的吉州窑炉火,

这里有至今依旧的白鹭洲书院朗朗读书声,

更有井冈山精神的燎原之势与代代相传。

吉安之名寓意“吉泰民安”,透露了古代先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承袭千年古风,书写历史的吉安照耀家国之路,

穿越千载,井冈山精神唱响当代中国的华彩乐章。

“望郡吉安”展览整体按照时间顺序分为五个单元,第一单元是“南国厚土”,主要是以大洋洲商代大墓的出土文物为主,介绍吉安青铜时代的文明曙光。

今天,远眺吉安市的“北大门”——新干县大洋洲镇,水草丰美、土地连绵,似乎一切都是安静的。时光推移到1989年的9月,这里发现了可与中原殷商文明媲美的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新干大洋洲”从此载入了教科书。失落的文明,吉金重光,一座神秘而玄幻的王国就此走入人们的眼帘。

这里,邦畿肇域,中原商文化如春风化雨般浸润。

这里,四海之一,本地文化的基因孕育着南土之美。

这里,汇聚文化支流,将黄河文明与长江文明连接在一起。

(这是大洋洲商墓出土的第一件国宝——双面神人青铜头像,商(前16世纪-前11世纪中期),通高53厘米,面宽14.5×22厘米,銎径4.5×5厘米,管径6厘米 ,1989年江西省新干县大洋洲出土 ,江西省博物馆藏。 此头像中空扁体,前后对称。上部圆管可插羽毛等配件,下部方銎(qióng)能固定木柄,面容透露着神秘和威严。该造型设计有可能与古人天圆地方理念相合。这一形象可能与商周时期出土的其他青铜面具有相似的功能与性质,是一种用于神灵崇拜的偶像或“神器”,是人与神沟通的媒介。类似形式的青铜头像在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也有出土)

(再来从不同角度看看第二件国宝——伏鸟双尾铜卧虎。单纯从艺术表现力的角度来看,身体上纹路细密、清晰,身上伏一鸟,身后双尾,我觉得他比前一件国宝更有欣赏价值)

(伏鸟双尾铜卧虎,商(前16世纪-前11世纪中期),通长53.5厘米,通高27.5厘米,体宽13厘米,鸟高3.8厘米,1989年江西省新干县大洋洲出土 ,江西省博物馆藏)

(这是目前所见青铜虎体量最大者。新干大洋洲商墓出土了很多带有虎形装饰的器物,风格基本一致,构成了新干青铜文化的猛虎特色。有学者推测虎可能是墓主人家族的崇拜对象或与其家族历史及传说有一定的关系。)

(也有学者认为虎与当地的民族、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有关。虎与鸟的结合器虽南北方均有发现(如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妇好觥也是前为虎后为鸟),但此虎的双尾造型却是前所未见的。可能是标志本地吴城方国的“国器”)

(展厅墙上有介绍大洋洲商墓考古发掘情况的图片)

(第一个展柜里展出的是军事元素,主要是一些兵器,也包括作为礼器的玉刀)

(照片下方是对前一张照片中两个文物的说明,上方文物的说明见下一张)

(这些箭簇与前面貌似相同,仔细观察却不一样)

(方内铜钺,通高36.5厘米、刃宽36.3厘米,重11.4千克,身体特别厚重。体的中央镂出大口,上下各排列双行利齿,上5下6共22枚(残失6枚),分别突出两面。上边和两侧饰云纹,纹中宽凹线中嵌满红铜(现大部腐蚀丧失),所以也被称为“嵌红铜云纹青铜钺”。它是我国现存最早采用错金属工艺的商代器物之一)

(兽面纹铜胄,商(前16世纪-前11世纪中期),通高18.7厘米,口径21.0×18.6厘米,1989年江西省新干县大洋洲出土,江西省博物馆藏。胄是作战时防护头颈部的用具。此胄壁厚仅0.3厘米,因此并不会有笨重之感。整个器物浑铸成形,由底沿倒立浇铸成形。青铜胄在新干大洋洲商墓中只此一件)

第二个展柜中展出的是音乐元素的文物

铙使用时,口朝上,柄管固定于插座之上,打击发音。再看看铜铙的细节,这是饕餮纹,是商周青铜器常见纹饰。饕餮纹为一种图案化的兽面,故也称兽面纹。饕餮(tāo tiè)是一种想象中的神秘怪兽,这种怪兽没有身体,只有一个大头和一个大嘴,十分贪吃,见到什么吃什么,由于吃的太多,最后被撑死。它是贪欲的象征。

在商代,生产力水平还不高,大多数青铜器还没有能够成为日常生活用具,主要还是作为礼器。

进入展览大厅,正面就可以看到青铜礼器的展柜,其中有多件“大国重器”。下面就详细介绍一下这个展柜了的精美青铜器。

先来看看展柜中央的几件重器!


(展柜正中的是国宝重器——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商(前16世纪-前11世纪中期),高105厘米,口径61.2厘 米,重78.5千克,1989年江西省新干县大洋洲出土,江西省博物馆藏)



(此甗甑鬲连体,鬲裆高,下四足。双耳上各有一只小鹿,一雄一雌,回首相顾。鹿竖角,短尾卷,身披鳞片,照片上的这只是雌鹿,无角。除了双耳上的这两只小鹿,整个青铜甗一次性铸成,看着这件复杂的器物,我们不得不佩服三千多年前先人的铸造工艺)


(甑腹饰四组展体的兽面纹。鬲足袋满饰浮雕兽面纹,它体形巨大,气势雄浑,奇美诡异,稳定性良好)

(甗是青铜时代的“蒸锅”,这件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不仅器型复杂,纹饰精美,而且是目前已发现的中国古代同类器物中形制最大的一 件,堪称“中国甗王”)

(大洋洲商墓中出土的青铜器中,有一款“乳丁纹虎耳方形青铜鼎”是为国宝级文物,但这次没有来参展,展柜中摆放的是另一件国家一级文物——兽面纹虎耳铜方鼎)

(兽面纹虎耳铜方鼎立耳伏虎,呈静卧状,四肢曲伏,尾垂端卷。虎头硕大,口嘴大张,三角利齿,双目浮凸,大耳耸出)

(兽面纹虎耳铜方鼎通高44.5厘米,重13.1千克。鼎腹由三组兽面纹相连而成。兽面纹高扉棱鼻,乳丁突目,体展,尾上卷)


(在国宝“兽面纹鹿耳四足青铜甗”旁边的还有一件重器——虎耳虎形扁足铜圆鼎,国家一级文物,商(前16世纪-前11世纪中期),通高40.7厘米,耳高5.8厘米,口径27.4厘米,1989年江西省新干县大洋洲出土,江西省博物馆藏)

(新干大洋洲商墓共出土虎形扁足铜鼎9件,其中7件双耳铸有卧虎,而江西靖江所出扁足鼎亦为同样造型。这类器物的虎耳均与虎足相映成趣,构成一种“变形虎”的主题图案,是新干大洋洲商代墓葬最具代表性的地域文化形象)

(学者推测,大洋洲商墓虎形扁足鼎晚于夔形扁足鼎与鱼形扁足鼎,是扁足鼎铸造技术进一步发展的成果,亦属于“融合式青铜器”,其时代相当于殷墟中期)

(兽面纹羊首青铜罍,通高60.5厘米,重35.5千克。此罍铸工精致,气魄宏大,腹部高浮雕兽面纹,肩部四组兽面纹,间置高浮雕羊首,突出于肩外。羊首大角外卷,臣字突目,扉棱长鼻,螺旋状的凸鼻孔)

(兽面纹羊首青铜罍的腹部四组高浮雕兽面纹,曲折角、宽鼻棱、双圆目和分解肢体。青铜罍是一种大型盛酒器,用于重大的祭祀和宴飨场合)

除了展柜中央的四件重器,在两侧还有几件体型小一些的青铜礼器。

(兽面纹假腹铜簋通高17.4厘米,口径33.1厘米 腹径28.1厘米。双鋬状环耳,表面高浮雕羊角兽面纹。腹部以双环耳和两个高扉棱为轴,满布四组展体式外卷角兽面纹,各组之间以双目分隔。纹带上下界以连珠纹。腹足交接处置四个等距十字镂孔。圈足较高,饰四组虎足形高扉棱鼻的展体式兽面纹)


(此簋平折沿,方唇,外腹圆而微鼓,内明底为圆底,中央阴刻一龟,头尾四足清楚,中央饰涡纹,周填云纹。外腹下暗底亦为圆底;圈足自上而下略外撇。因有明、暗两底,对暗底来说,为深腹,对明露的浅底来说,腹是假的,故称假腹簋。内底这件簋尽管有着鲜明的中原文化烙印,但其圈足上的虎足形扉棱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直而浅的假腹则是中原铜簋所未见的,许多学者因此也将这件“文化融合”式器物定名为假腹盘)

(兽面纹假腹铜豆,高13.4厘米,口径15厘米。商代晚期,1989年江西新干大洋洲出土)


(方折沿,浅盘假腹,粗柄喇叭形圈足。口沿饰一周目雷纹,盘中心饰一火纹,内壁饰斜角目雷纹,腹外壁和圈足饰兽面纹,圈足中印三个十字孔,两边弦纹,下部饰目雷纹,商代铜豆发现少,纹饰精美如此者,当属精品)

(兽面纹双层底青铜方鼎,通高13.0厘米,重1千克。双立耳,外壁四周连珠纹,主纹为上下二层展体式兽面,上鼻勾戟高凸,下鼻平直低矮)

(二层之间中部素带相隔,两边目纹相分。足上高浮雕省体式兽面纹醒目突出,线条粗宽,鼻棱高勾,角大外卷。此鼎形体小,铸制精)

(兽面纹提梁方腹青铜卣,通高28.0厘米,重2.3千克。器形别致,上圆颈,中方腹,下圈足。两侧肩钮连系扁平半环形提梁。腹立面横置长方形,截面正方,方形空槽穿通各面中央,水平面呈“十”形。全器满饰纹:口沿下共目夔纹;颈部二层兽面纹;肩部环柱角兽面纹)


(方腹以槽口为中,分为内外二层,槽口上下的内外四层皆以正中轴分布兽面纹,两侧的内外分布纵向四条共目夔纹。提梁表面层层鳞片,两端高浮凸兽首朝上,双角内卷,圆目特突,张口露出三角形齿,如衔咬宽扁提梁。一条“S”形蟠蛇连系盖和钮,蛇头口咬一环,环中孔洞以插销(残失)与盖连结。蛇尾勾于提梁的环系。矮圈足镂出花纹。方卣不仅纹饰纤细精美,而且器形特别,功能新奇)

(准确来说,这件青铜器应该称作“云目纹青铜瓒”,通高16.5厘米,重1.35千克,可与青铜罍配合使用。通俗地讲,瓒是在特殊场合使用的一种挹酒勺子。每当盛大的祭祀时,君主用瓒从罍等大型贮酒器中挹取鬯酒,然后缓缓地将酒注于地上,以祭享自己的祖先,此为礼)

(云目纹青铜瓒为杯形体,饰一周目云纹。腹足交接处斜出圭状的尖首柄,饰云纹,其间二对凸目。其形奇异,以往未见此种器物)

(兽面纹鸟耳夔足青铜鼎,通高27.4厘米,重1.3千克。耳上伏凤鸟。鸟凸目,尖喙,花冠,敛翅,平尾,身饰纹,颈鳞片,腹雷纹。三夔形扁足。夔咬腹,上段阔,腹脊钝,尾宽平,纹线粗。腹部纹带是三组兽面纹)

(圆体的扁足青铜鼎是大洋洲最多的鼎类,共有14件,扁足有夔形、鱼形和虎形)

(按照展台中标签的解释,这件青铜器叫做“折肩铜鬲”,查了一下资料,其又称为“鬲形青铜鼎”,通高27.3厘米,重3.08千克。此器腹部分呈袋状如鬲,而三足确是实心短柱状,因而名其为鬲形鼎)


这些商代的青铜器历经三千多年,纹路还很清晰,铜锈并不多,看来大墓密封的不错,在那个环境中,文物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看完了青铜礼器的展柜,下一个就是它侧后方的展柜,这里展出的是青铜制作的工具和农具。

下一个展柜中展出的是大洋洲商墓中出土的玉器。

首先要关注的是这个展柜中的一件国宝级文物——侧身玉羽人佩饰。商(前16世纪-前11世纪中期),通高11.5厘米,1989年江西省新干县大洋洲出土,江西省博物馆藏。羽人的环链采用掏雕工艺,技术水平要求极高,它的出现,纠正了以往认为掏雕环链工艺起始于明代的传统看法。


此玉佩的链环与羽人为同一块料直接雕刻而成。对比殷墟妇好墓出土的侧身玉人,可见南方古代民族在仿琢殷商玉器时,更多融入了新的文化因素,创意来自于当地土著居民固有的传统精神风貌,是该地区土著居民鸟图腾和鸟崇拜的一种遗俗和变异。

(这件蝉纹玉琮也是一件重要的国家一级文物)


下一个展柜的主题是“窑火遗韵”,展出的是大洋洲商代大墓出土的陶器。

(第一单元的各个展柜)

“望郡吉安”展览的第二单元是“汇通南北”,

赣江,犹如“黄金水道”,自古以来便是江西省南北流灌的最大河流。千里赣江也是吉安的母亲河,孕育和造就了庐陵古郡。

千百年来,舟楫穿梭,帆樯林立,江中竹木排架,流入长江,输往各地。“一个包袱一把伞,走到外面当老板”,庐陵儿女走南闯北,实现家与国的梦想。


进入这个单元后,首先看到了在展厅中央的一口大钟,这就是宣宗“谕敕”铜钟

展台的标签对文物介绍得清清楚楚

铜钟上铸刻的明宣宗朱瞻基的“谕敕”

铜钟一面铸刻了一首五绝诗,一面铸刻了一首七绝诗,落款都是“唵嘛呢叭咪吽”。

从秦汉到隋唐,这里叫做“庐陵”。

这是这个单元的第一个展柜

这个展柜中的“明星”是这件三国时期的青铜兽

(按照介绍,青铜兽两后腿之间夹有。。。像吗?)

这是本单元的第二个展柜,这个展柜中的明星文物是青瓷连托烛台。

(左侧的这个就是青瓷连托烛台,南朝(460-581年),吉安市博物馆藏。此件烛台的鼓形插口与托盘相连,南朝时期的烛台已基本上没有三国两晋时复杂而神秘的内容,相较两晋有一定的变化,管形烛台和圆形灯代替了以往羊形、狮形、熊形蜡台或灯盏,造型更加古朴)

参观完这个展柜,第二单元就结束了,接着往下看!【未完待续】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文章
问答
赞 22
评论 10
作者提到

1天  3月  ¥20  一个人

摄影、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