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迷路香山
北京杨瑞
行程天数1天
和谁出行亲子

初冬:
心血来潮,11月的第一个周日,踌躇满志中,我率领家人,欲征服野山,路线的选择简单,住家西侧山坳间本就有一条幽径可直达香山后坡。

一身简单的着装而已,设想中的旅程原本就简单,随意携带了几瓶饮料,为较少负重,特意简化行囊,手机、游戏机等一律遗弃不带。

行至山脚,遭遇意外,原本东山的梨园新调换了主人,保安肃立,踏山的路口封闭,此路不通,上山无望!


依仗熟悉山经,小聪明作祟,绕开守卫,我们由豁口闯入,灌木中玩潜伏,用时半小时,侥幸闯入山中。

至此,危机潜伏,朦胧中,我们竟误走了山口,却茫然无知。

摸索中,向上行进约两公里左右 ,已至半山腰,路径彻底消失,我们陷于一条蜿蜒的干枯的泄洪沟中,精疲力竭中,寸步难行。

至此,家人已经畏惧,开始揣摩原路返回,欲再辟新路。

考虑来路的艰难及不服输的个性,我决定: 一个人独自斜刺上山,开辟或找寻路径,家人等待!

依仗身强体壮,自视经验丰富和心理素质尚好,沿山坳西北侧树木稀疏处,我斜插向上,不足行进20米,一个趔趄,前扑而倒,顿感手脚阵痛,已见血液流淌,不由重新审视山野,犹豫中,谨慎、谨慎、谨慎中再行。

山体斜度约30度,土质稀松,遇力,随即垮塌,双脚难以找到着力点,身体滑落中 本能抓逐光滑树干,树木茂盛,枯死枝干甚多,手抓之。枯芝瞬间即断,身体失衡,连滚带爬 数次直接滑落两米以下,虚汗淋漓。

下望,无数灌木挺立 主干粗壮,下意识双腿紧闭 生怕滑落中以档击之而遗恨!
觉醒步入危险,悔之已晚......

遂分析路径:

下行需倒身行走,危机更甚,唯有向上,仿佛出路唯一,忙不迭着装整齐,双手攀岩(开始的时候,一手夹着衣服,使用一只手攀岩),再不顾及衣装,时而蜷伏,以身体之灵活优势钻越空隙,或大刀阔斧,依仗衣装厚重结实 靠身体的沉重压制灌木倒伏,手脚并用。饥渴脱离险境,不顾及颜面及其他。

足一小时光景,终至山包之巅峰,偶得阳光普照,时已浑身湿尽,耳孔中草籽淤积,发鬓中枯枝落叶为夹,其惨状,无语描述。

突见杂草中隐藏粗大之粪便,观其行,至少为狐狸,獾类以上动物,心中惶恐 四下瞭望,周边空前狭窄,狭窄至绝对无法伸直手脚,心中嘀咕,真遇猛兽,唯有令其宰割。恐无还手之所。

恐惧感中,动力徒增。迅捷,上衣反穿 ,快马加鞭,以衣甲为盾牌,如坦克前行,横冲直撞,惶惶然,似老鼠过街!

窜行不过30米,陆峰急转,眼前徒然清晰,一条羊肠小路直铺眼帘,定睛观察,小路如蛇行,前后十余米外便隐于丛林,看不去归属,但凭经验,我敏感的预感到:路下端定是以孟悟一岭相隔的香峪村,而蜿蜒而上的 必是山顶无疑。

心中忐忑,努力压制惊喜,一跃至路中,急急向上窜行。路径蜿蜒 。时而突遇阳光直射,顿感燥热 。时而昏暗中树影斑驳,东西难辨,脚下树叶极厚, 踏之埋过脚面, 脚落下去, 噗噗作响,时有枯叶卷入鞋中,亦不敢停步整理,躬身以碎步急奔!

半小时光景 ,眼前一震,一片亮色。似白色蛟龙伏卧,一条耀眼的水泥防火道横在面前,右侧200米处 ,巍峨之防火瞭望塔赫然耸立。

呜呼!朦胧绝望中,误打误撞,竟登上了顶峰!

心中赫然开朗,笑脸飞扬, 欲高呼,想跳跃,虽双脚乏力,却心中昂扬。

站于顶峰,南望,山山间公路相连,时隐时现,路程灰白色,阳光照耀下,辉光耀眼。仿佛彩带缠绕巨人腰间,是一种震慑的,令人仰视的美。

视野前延,模式口发电厂巨大之冷却塔,青烟飘渺,笔直向天。东望,可直观电视塔傲视钢混林中,大厦绵延,遥望无边,顿感人力之伟岸,心中飘飘然。

踌躇回望,东山 、新村、孟悟、香裕、杨坨、军庄等村隐于山坳,公路中车流稀落,田地中劳作农人尽收眼底,视野下,虽不及南侧模式口,东侧市区之繁华秀美,然心中亲切,观之 ,心中暖暖。

无心游览,担心家人惦念,遂急速沿防火道向北疾行约三公里,至香山鬼见愁西北侧瞭望塔处 终于寻至回家小路。未停息,一路跌跌撞撞近一小时光景,16时左右,抵达家中,踏入房间,直接躺卧于床 ,洗漱之力气全无。

本次踏山,自11时步入东山村之山脚,至16时返家,我独自于山中攀岩近5个小时,中近三个小时迷路于山坳中,不见人烟,不见阳光,中数次于跌跌撞撞中距悬崖峭壁仅一步之遥,每至此景,均倒吸冷气,脊背阴凉。其过程,无异穷途末路中挣扎,可谓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始终恐惧压迫神经,甚有饥寒交迫 山穷水尽之感。

回至家中 ,得知我经历,我得到的是——劈头盖脸的唠叨和埋怨,我无语。自身心惊胆颤!

我知道的信息有:

三个月前,我的一名大悦城的同事之父,在独自攀岩《定都阁》时不幸摔伤 ,至五天后由牧羊人发现,早已是气息奄奄,后经多方救治,终命损医院。

远闻,曾有地理老师独自踏入门头沟群山峻岭中,至今音信渺无。

而近闻 ,似乎河滩一名驴友踏山遇险......

本次踏山,我草率行事,身上并无丝毫照明及通讯工具,幸出始于早晨,得日落前下山,晚之,天至黑,则绝无下山几率。初冬之际过夜,寒风凌咧,人在顽强,终难逃不死即残之运,思之后怕!再思之,惶恐有加!

当今,踏山之风盛行,多有闲人将征服山峦视为一种消遣和挑战,特别自持山中成长之我辈,自认熟悉山野,自持掌握山路丛林、沟坎之特性,颇有艺高人胆大之豪迈,呵呵 回神思之,实为浅薄!

本此遇险,如重磅击头,自信坠落。后之,必当小心谨慎。



2013年11月3日









THE END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29
评论 13
作者提到

1天  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