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转山转湖
峥嵘Judie
2017-06-10
阅读 6.2千
第1天 2014-09-28

第二次入藏,没有了初次入藏的原始兴奋。但依然会闭目在酥油灯和香雾中,转动经筒聆听经幡在风中飘扬的声音。这一年,不为磕长头却依然愿意匍匐在地,不为觐见,只为贴着地的温暖;这一月,来到冈仁波齐、玛旁雍错,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抛却心事的自由

无论多少次来西藏,这块百平米被磨的发亮的地块都是最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所以在来到拉萨的第一个黄昏,我又回到了大昭寺前的这个广场。

在西藏的心脏,匍匐聆听大地的声音
沙沙地摩挲声和着喃喃的诵经语,瞬间回归平静。
酥油灯长明
信仰之光
真有前世?玛吉阿米已显岁月斑驳的墙上,旅人的随手涂鸦期许着前世今生。
一个美丽名字的姑娘,因为和仓央嘉措的一段爱情成为一个传奇。似乎每个来拉萨的人都会来这间八角街的小饭店,永远需要排队的长龙好像是在延续一个300年不朽的童话。
第2天 2014-09-29
短暂的一晚后的清晨,出发向西

景色很美,但人太多了。

20天的羊羔
藏獒也呆萌
任何高原的湖措,都是遗落地球表面的一滴绿松香眼泪。
自己堆的玛尼堆,为家人祈福
羊卓雍错的美,无论站在山颠,还是贴近它的身旁,都无以伦比。
三教合一的白居寺。
藏传佛教萨迦、噶当和格鲁派三教共居一寺。寺中有塔,塔中有寺。
寺庙的后山围墙,分隔出佛家的超脱与俗世的红尘
还是做个汪星人好,肆无忌惮地横躺在白居寺的正门口,享受午后懒懒的阳光

西藏三大大陆型冰川之一,最靠近公路的冰川,传说是藏传佛教四大山神—西方山神诺吉康娃桑布居住之地。电影《红河谷》就在这里拍摄。

卡若拉冰川,因为一场战争而悲壮。公路边的冰川,在一个拐角处就那么静静诉说红河谷的绝唱。
在藏区的每一个垭口,山巅,你都可以看到飞舞的经幡。随风飞舞的五彩经幡的每一次飘起,都是经文在被诵读。这里漫天飘舞的都是祈福和信仰。

西藏抗击英军侵略战争的遗迹

西藏的秋来得特别的早,江孜古堡下广场边的树叶已经义无返顾地呈现出秋日的金黄。
居高临下的江孜宗山古堡,淡看曾经的英军入侵、藏军奋起抵抗和失败。世事变迁,俱往矣。

天使的眼泪

满拉水库的绿,比羊湖更纯粹,更安静。
翻过斯米拉神山的界碑,豁然呈现的一汪池水如少女的眼泪,舞动的经幡犹如她的发带
土路的两旁,一侧是奴隶主贵族的庄园,另一侧是奴隶的矮房,两种命运一路相隔
第3天 2014-09-30
路上的风景,远眺雪山
心中的远方
尽管还在九月,高原的天气却已经寒冷。从羊湖出来后的,海拔逐渐向4800米攀升。天也飘起了小雪,天地间,除了风雪中的这两只牦牛,不再看到别的生物

路过的一个小小村庄,村口的桥上挂满经幡和牛头

帕灯村口的这座桥上,挂满了牛头,羊头,旧衣服。藏族人脱下的旧衣,也预示抛弃今生的罪孽和灵魂的躯壳。独自站在这座桥上,有点背脊发凉的感觉。某同学就在此出莫名摔倒,差点被某股神力拽入江中。
第4天 2014-10-01
高原的冷让你在沙丘上刚踩下的脚印,也能瞬间凝固
沙漠,湖水和雪山就这样神奇地相守

藏传佛教、苯教、印度教和耆那教公认的世界发源地,冈底斯山脉的最高峰。为了给我们的转山多适应几天高原,司机决定我们先去古格再上塔钦。因此第一眼看到神山,是在沿着山脉一路向西的路上。天阴沉沉地,还夹杂着些许小雪。山峰被云雾神秘地笼罩,但难以置信的是不经意间一个回首,换个角度看时山峰赫然显现。

神山第一眼,标志性的那道深壑。冈仁波齐,藏语“雪山之宝”,印度教主神湿婆的天堂。
第5天 2014-10-02

如果时间允许,我愿意在那呆上一整天,从日出到日落,看阳光在这个山丘和河谷的升起和落幕。如同那个消失的王朝,曾经兴盛繁荣至极却终将步入衰亡。

古格王朝依山而建,层级森严。山坡上住宿着达官贵族,山下则是平民奴隶居住,洞窟是僧侣的修行地。而山坡的顶端是国王的宫殿,高高在上象征至高无比的王权。

古格王朝,是怎样的事件使得一个文明在突然间神秘消失?历史说是一场战争,民间说是神的惩罚。但无论因为什么,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太阳在每个清晨洒落在这个王朝的遗址上,和这个逝去的文明一起慢慢苏醒。
只想永远这么站着,任由阳光倾泻,时光荏苒
山巅,打坐冥想会
古格遗址的半山腰,这里是最好冥想的天地
任阳光和时光肆意流淌

我们在札达县下榻的酒店就在托林寺的对面。托林,意为飞翔空中永不坠落,是古格王朝在阿里地区修建的第一座佛教寺庙。
寺庙去的游人极少,清净得有些冷清。大殿、佛塔、经坛和精仿。有幸看到喇嘛们不轻易打开的大殿的壁画。

马年的缘故,又逢国庆长假这里的酒店家家都能卖出天价还一房难求。600一晚勉强算标间的房子,不仅热水限时供应,而且电压超低而且不稳定地时断时续,真担心手机充电会烧坏电池。即使这样也还不得不庆幸,今晚还能有个安生的被窝倒头就睡。

象泉河畔的一片奇特地貌,各种变幻

札达土林
土林除了奇特的地貌,还有天空变幻万千的云彩。夕阳下的这朵云开启了一扇通往另一世界的太平门
当一切归于平静
高原于我,不仅仅是雪山天空的纯净,还有寸草不生的土地所给予的那份苍凉

今天回到塔钦,明天就要开始此行最重要旅程-转山。
塔钦是位于岗仁布钦的山脚下的小山村,阿里转山的起点也是终点。今年是马年,这个小山村一时间聚集了来自各地的信徒和驴友。昏暗的青年旅馆一床难求,好容易等到了两张床的房间但简陋得只有硬板床和厕所。但今晚能有一间独立的房间可以躺下已经不知是怎样的好运了。
高原空气的稀薄让睡觉成为一个负担,旅馆的床几乎无法入睡。我提前睡到自己的睡袋中,习惯睡睡袋的滋味。模模糊糊地睡着,又模模糊糊地醒来。那一晚灵魂来来回回在高原不停地游荡,直到五点的起床闹铃后才回归我一晚后依旧冰冷的身体。

第6天 2014-10-03
5点摸黑起床,没电没水,胡乱整理了6点半出发。今天要开始我的转山,全副武装下也还是忐忑不安。楼同学因为高反最终放弃了转山的计划,今天得一个人去面对挑战了。摸黑的早餐逼着自己就着冰冷的纯净水咽了一根火腿肠,难吃但无论如何必须补充转山必须的体力。
转山一家人
还在襁褓上酣睡的孩子,已经在妈妈的背上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的朝圣
一路的经幡,请为我祈福能够走完这次艰难的旅途
好在找了一个背夫赤多,小伙子今年已经转了几十圈了。
蹲下、匍匐、一路磕着等身长头,这样的转山据说至少15天才能一圈。这需要多真实的虔诚信仰,才能支撑这上千次地与大地贴近。
走到这的几小时路还算平坦,突然一大群牦牛冲来,还好今天没穿红色的衣服。牦牛群过,卷起一片尘土。
徒步几小时后,神山跃然跳出。如此近在咫尺,所有的辛苦跋涉就为这一瞬间的伟岸震撼
没想到居然有骑马转山的,有些小鄙视。但这时几个小时的徒步的疲惫,内心的确也想如果我有一匹骏马。打住,不能有这小心思
这是我原本今晚要住宿的止热寺,到达时才下午两点,明显我比预计的时间快了好多。背夫于是怂恿我今天一定能够挑战过垭口,也的确如果我现在就停下在此,就要浪费至少半天何况今晚人来人往的止热寺是根本无法入睡的。这么一想,听从了背夫的话斜插到另条近路继续前进。但就是这样的决定让那这晚再也找不到落脚睡觉的地方了
过了五号营地,路不再平坦,全是这样需要上山的道路。海拔随着攀爬在攀升,体力在一点点不支。中午就喝了一杯酥油茶,吃了一块巧克力。此时呼吸和心跳已经加速,肚子很饿。虽然太阳还是明亮,但三点多的阳光温暖正在褪去
走着走着,也需要停下来看看风景
有一段特别陡,每上一步都那么艰难。这个和父母一起转山的小男孩也是走不动了,在那耍小性子呢。对付小孩子最好的办法是一块甜甜的巧克力,真管用。
翻越垭口的最后500米,体力逐步逼近极限。背夫已经离开我1个多小时去补觉了,所有的补给和水都在他的背包里。一路尚存的手机信号在这已经完全无服务了。稀薄的空气和褪去温度的斜阳,让每一步都那么艰难。感谢陪伴和激励我登顶垭口的这位不知名大哥,他帮我讨的那口热水在5700多米的海拔有多珍贵,独自一人的旅程不孤单
翻越垭口,喇嘛们纷纷在这块巨石前合影,可我只有大喘粗气的力气了。
越过山丘,终于在六点前站上5780的垭口,这里比我想象地平坦。也许这是我人生中能够站上的最高点。很感恩路上给我吃的不知什么的黑乎乎东西但据说能抗高反的藏民,还有陪伴和激励我登顶垭口最后300米的不知名大哥,这段旅途最艰难路途正是因为他们才能翻越。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垭口的定格照,冻得发傻了。已经没有力气喋喋不休,但真的产生时不予我的哀愁。
如果没有翻越,你永远看不到这样的风景,这是给到每一个翻越旅人的回馈。山丘下的冰湖,高冷如沉睡的美人,也许也是美人为英雄流下的一滴眼泪。

卓玛拉垭口往下的两公里基本是松松的沙土,而且比上山的路陡峭了不少,有些地方的倾斜甚至大于五十度。一深一浅地靠手杖探行,腿脚发软,地心的引力好几次拖拽着我一头栽下去。好在失联几小时的背夫终于睡醒追上了我,有他做我的人工手杖终于稳当了。那段路不累但提心掉胆,此时天已经黑下来只够看到脚下一米的道路。但那时的心思估计也只够关注脚下那块方寸之地。如今已实在回忆不起来那时的月亮是怎么爬上山头。
终于到达了传说中的八号营地,但预料中最悲催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当晚营地连一巴掌大落脚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我那一点点侥幸被打碎了。高原夜晚的冷可不是一般的清冷,刚才一路走来热乎乎的身体一点点开始冻结。补充些水和巧克力后,背夫和我做了个决定再走一个多小时去往九号营地碰碰运气。
这次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月光如水根本不需要依赖头灯。路和白天比起来已经平坦了很多,但多了些小水溏。赶路心急,不小心一脚踩滑,后脑勺重重磕到一块大石头上。还好头够硬,但也无数星星闪在眼前,懵了半天。

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九号营地,更为崩溃。营地工作人员的一个小帐篷,不足20平米的空间里已经挤满了不下30人。拥挤的帐篷只有一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烧着水的小煤炉让原本稀薄的空气变得更加缺氧。行走13个小时后滞留于此,高反的感觉此时真正来袭。除了能够喝点水,无法做任何事情。寒冷和饥饿伴随挥之不去的头痛。
午夜来临又是新的一天。除了等待就只能和微信上的朋友说话支撑不会睡去。独自一人在5000多米的地方,如果就这样睡去还能醒来吗?帐篷里有人高反头疼地厉害面色发青已开始吸氧,八号营地工作人员传来信息有人出现幻觉正在寒夜中脱衣奔跑,而前来救援我们的车开到11号营却被难走路况堵着无法上来。那晚的离奇与不顺,只有偶尔到帐篷外上透风片刻的寒风,才能让脑子暂时清醒些。
继续还是撤退?我必须选择放弃。如果今晚坚持走下去也许能够获得我期望的圆满,但极可能就此倒在这里。只能选择自我保护式的理智放弃。
临晨三点,救援的三辆越野车终于到达营地,所有的人都被塞进了车里撤退下山。没有想到车里塞人的极限如此之大,居然后备箱都塞下了两人。
颠簸了1个多小时,终于下山了,幸运凑到了青年旅舍的一张床,凌晨5点没有流落塔钦的街头。

站在冈仁波齐的脚下,仰望清澈碧蓝的天空和沉静坚毅的山的脊梁

在我转山的同一天,那位临时决定放弃的同学在将我送入转山一号营地后,去往了中国和尼泊尔交界的小镇普兰县。必要的时候,放弃也是一种智慧。

去往与尼泊尔交界处的普兰县
高原野驴,一路上看到最多的动物
路过的一家寺庙,已经不太记得它的名字。这样的画面在西藏无数次看到,具体这是哪个寺庙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路过的风景
第7天 2014-10-04

又回到简陋的旅舍,没水没电直接钻进睡袋,但半天也无法凝聚一点热气。三人一间房,同房的女孩呼噜震天,从没想到女孩子也能这么打呼噜的,应该是高原稀薄的空气让每次呼吸都变得沉重。眼睁睁地盼着天亮,疲惫和饥饿催人发疯时间却似乎凝固在那。
终于熬到八点天蒙蒙亮,蹑手蹑脚钻出睡袋出去觅食。去普兰的同伴不放心在九点前赶回来了,今天也终于等到了此行最天价的一家四星级酒店。能够洗个热水澡躺进干净的被子,人生最顶级的幸福的在那一刻。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拉开窗帘纳木那尼赫然眼前,雪山在阳光下干净得晃眼。来塔钦两天三天了,只有现在才真正放松,可以去只有一条道路的这个小村庄去转转。
道路的尽头就是冈仁波齐,抬头近在咫尺。没有完成转山的全程,成为此行一个深深的遗憾。不知道未来我还会不会再来,但人生原本就不可能永远完美不是吗?也许有一天还会再来,如同路上碰到的那位七十岁老人那样来慢慢地走,不设时限却一定要把这段路走完走圆满了。最艰难的三分之二已经完成,有什么理由坚持不了余下那平坦的三分之一呢?期待圆满的那天。

猜猜这是啥东东?
第8天 2014-10-05
阳光在雪山的东部烧起
今天就要离开冈仁波齐了,起了早床来看日出
为了拍神山日出的某人,也是一道风景
一天之内,风云变幻
玛旁雍措旁,眺望生死相依的冈仁波齐
纳木那尼,雪山连绵
从停车处到湖边要走过片长长的黑色沙滩,一步步走向那片有些诡异的湖水似乎有种走往世界边缘的感觉。这里没有牛羊和飞鸟的亲近,只有无风也起的浪一遍遍地拍打着黑沙滩,似呜咽也似哀鸣。我倒有些喜欢站在拉昂错的湖滩上面对寂静的感觉,提前感受走向尽头时的放空。
鬼湖

传说天神沐浴的地方,湖水能够洗去罪恶和烦恼

玛旁雍错,静静的那汪宝石般清澈的湖水,莲花生大师悟道修行的宝地。
圣湖的水,一定要打一壶带回
就想一直这么坐着
纳木那尼,神山圣湖的守卫
都是专程前来打圣湖水的
上面是六字箴言吗
它们为什么都面向着同一个方向呢
莲花生大师修行之地,吉乌寺去的人寥寥。兜兜转转,在寺里探寻到大师修行的山洞。山洞门锁着,心诚打动了喇嘛为我打开了洞门
转动每一个经筒
第9天 2014-10-06
八年前的云山雾罩,今年清晰跃然眼前。再到珠峰,只为一执念
又到这里,再次纪念。这里寸草不生,只有呼呼的风声
第一高峰诠释的伟岸
因为山在那里
传说中的日照金山,绚烂却瞬间即逝,珠峰的日落
据说这是珠峰大本营最干净的帐篷。八年前在珠峰住的那一夜至今记忆深刻,没有灯,取暖事烧的牛粪,晚上牦牛也牵进帐篷,还有一个因为高反无法入睡的朋友整晚拿着手电在帐篷里绕圈,直至电耗殆尽。这次真好太多了,但却怀念八年前烧牛粪,和牦牛一起渡过的那一晚
帐篷女主人超爱我身上的那件羽绒服,一定要用她的蜜蜡和天珠和我互换。她每年几乎有半年无法下山买东西,于是在海拔5800的地方,我们用最原始的方式完成了一次各取所需的物物交易。当然我必须忍受下撤时几个小时的寒冷。
同帐篷的人,是专门的摄影发烧友。拍不出这样的大片,只能对着他们的电脑翻拍了
世界上最高的寺庙,隶属于红教。在这苦寒之地修行,男女双修也是一种境界。这次没在进去,记得八年前很开心地在寺庙的楼顶跳来跳去,从这栋房子的楼顶跳到另一间屋顶,吓得司机忙叫停下来小心高反晕倒。听说如今的楼顶不再向游客开放,这也缺少了一个小小冒险的乐趣。
第10天 2014-10-07
日出,冰山就这样悄悄被温暖,被唤醒
珠峰回定日的路上,居然碰到两只悠哉穿过我们车头的狼。司机跑这条线十多年,也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这种敏感多疑的动物。当它们发现我们时,撒腿就向戈壁深处跑去。野狼光泽的皮毛和矫健的跑姿,绝对是自然的生灵
第11天 2014-10-08
往常十点已经开门的班禅大师日喀则的新宫,因为假日的缘故,在这个周一的早上给我吃了一个闭门羹。一年365天,只有五天的闭园就这样被我这么幸运地碰上了。
也许是远道而来的真诚还有与佛的机缘,在闭园的那天居然说服了护园的喇嘛,专门取了钥匙破例为我们放行。诺大的宫殿中只有几人,唯一的工作人员为我们做了特别的讲解。大殿安静而肃穆。离开大殿时,原本同行的人已散去不知所踪,仿佛他们的出现只为成全我的心愿。那一刻,我相信世间真存在所谓的神迹,尤其在活佛的领地
园中静悄悄
行宫里的树很高,天湛蓝
温暖的礼物
无人的大殿,阳光透入那一刻,金碧辉煌。在这个不可思议的时候,独自站在班禅大师修行的大厅,感受明媚的阳光,倍感生命的恩泽
从日喀则回拉萨的路不长,但严重限速四十码。因为要等每个关口的时间,反而给我许多走走停停看看的机会。这脚下流淌的就是百川之母雅鲁藏布江
回到拉萨,搬进了这个藏式小楼
房间有个大大的窗台,趴在床头就能眺望不远处的布达拉宫。在拉萨逗留的那几天早上都能坐在这个大窗台前,听屋外楼下集市的人来人往,看远处红宫在阳光之城苏醒
第12天 2014-10-09
色拉寺,格鲁派的大寺,在拉萨城北依山而建。“色拉”藏语中的野玫瑰,据说600年前建寺时,山脚下开满了带刺的玫瑰。
辩经,下午三点后色拉寺最著名的活动
站立者发问,席坐者回答。问者高举手臂击掌劈落探问佛法的真谛,回答者轻捻佛珠获取佛法的智慧
真想听懂他们在辩论些什么
大殿
殿内
一个人在寺里转悠,总能发现阳光洒落的角落
夹缝中看看天空
从色拉寺的到顶层,俯瞰山谷中的拉萨
格桑花
匍匐在阳光城的心脏
八角街的藏人永远只朝一个方向行走
第13天 2014-10-10

西藏的历史浓缩在此

红珊瑚佛像
老蜜蜡泛着岁月的荧光

达赖喇嘛的夏宫,大概是西藏含氧量最高的地方。满眼的绿色和池塘,还有池塘里悠哉的鸳鸯,疑似在江南。地方太大,建议还是坐电瓶车进去,找个导游细细介绍才能知道每个宫殿的历史和故事。院子里的栽满了各种水果树,不经意间会有核桃或者酸果砸到你的头上

格桑颇章,七世喇嘛的夏宫。罗布林卡的第一座达赖宫殿
金色颇章,十三世达赖喇嘛的行宫,门前有一大片的核桃树林
喜欢夏宫内的静谧午后
通往后院
园中嬉戏的白鹅,措吉颇章
整个西藏含氧量最高的地方
现世达赖喇嘛的夏宫,达旦明文颇章,最为奢华。达旦明文,藏语意为“永恒不变”
核桃树,听驴友说就在前几天,这里的核桃成熟了。他来的那天,有风的午后下起了核桃雨,树下半小时能捡了整整一书包。于是满院子傻傻地找那片核桃树林,却只剩已有些微微泛黄的树叶和零星几颗还挂在枝头的核桃。在活佛生活的圣地,我笃信这就是机缘。机缘让我更多地是去仰望美丽的大树和天空,而不是俯首去拾取地上的果实
罗布林卡的梨树
高原的秋比平原来得早
秋之静美
游记来自蝉游记网站-峥嵘Judie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地标
行程
文章
问答
玩法
赞 44
评论 46
作者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