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西游记 第七回:风尘泥泞颠簸路,神树金面三星堆
广汉

西游记 第七回:风尘泥泞颠簸路,神树金面三星堆

文中照片均为“黑白的触动”作者所摄,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严禁盗用!


九寨沟县城休息一晚,第二天南下四百余公里来到了广汉,开了将近11个小时的车,这是自启程以来路况最差、用时最长的一次驾驶(后来还遇到过更差的,到时再说),一大早出发,到广汉市区时天都黑了。

导航显示,九寨沟县到广汉市有三条线路,左右两条线都有高速路段,但距离长、收费多,所以尽管左线用时更少,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中间的线路吧。


中间线路是G247国道,其中有一大段路路况奇烂。之前曾被导航“骗”到没有马路的荒郊,起码还有两道车辙,而这段路上完全是砂石沟土加水洼泥泞,要是开快了,遇上不知深浅的水坑,能把人颠飞起来,还有随处可见的路基塌陷、路面破损、滑坡路段、落石易发区,只能开得慢慢悠悠还提心吊胆。


路上堵了好几次车,最长的一次是在一处山路落石区域,等候时一辆鸣着警笛的车呼啸而过,我以为前面出事故了,路过时看到原来发生落石,地面上全是碎石块,一辆工程车用“顶针”顶住山体上巨岩,工作人员指挥司机快速通过。到目的地后当晚就看到该路被封的消息......

所幸,这天及以后走过诸多落石路段,危险时亲眼看到碎石从山上砸向地面,却一次也没有“中过彩”,后来在西藏目睹一辆和落石“亲密接触”的房车,玻璃面目全非,车顶还凹进一块......

一路缓慢而煎熬的颠簸之后,身体筋疲力尽,车体垢面蓬头,狼狈的我拍了拍狼狈的“坐骑”,称赞道:小是小,总归是台越野,今天算是越了个小野。


“Buddy you're a boy make a big noise...You got mud on your face,You big disgrace...Playing in the streets gonna be a big man someday......”

这是皇后乐队金曲《We will rock you》中的几句歌词,这天的我和车都是满身泥泞、满腹牢骚的boy,而千里之路之后,我和车碰到了更严酷的考验,身上沾染的不是污泥而是鲜血,但再无牢骚,取而代之的是沉着冷静的应对,正如歌中后面所唱:

“Buddy you're a young man, hard man...You got blood on your face,You big disgrace, Waving your banner all over the place......”

那一次,我撞破了头,车撞烂了“腿”(前轮),但自那以后,我和车都成了tough man。对于有的人来说,从“男孩”到“男人”的距离,可能就是溅出的一滩血,这是入藏后的后话。


这天11个小时的车程没有景点,路上碰到不少建设中的大桥,用不了多久,连接川西雄山秀水的交通将更加通达,天堑变通途,这是生活在21世纪中国的我们即将享受的福利。


从内蒙到青海(互助),没有继续向西的原因是4月份青海油菜花还未开放,我打算先南下走川藏线,然后从藏西北上南疆,之后再到青海。大方向一明确,沿途小细节也容易充实起来,川藏线从成都出发,而成都两年前已经光顾,故停留成都北60公里的广汉市(属德阳),这里有一处不可不看的人文景点——三星堆。

三星堆,久仰了!


要说起我们引以为傲的华夏文明,主流一般指仰韶文化、红山文化等发源于黄河流域的史前文明以及承之而诞生的夏商周到元明清的绵延不绝之文明脉络,陕西、山西和河南是公认的中华文明发祥地,但中华地大物博,除了中原文明,考古学家在其他地方也发现了文明的遗迹,其中有代表性的就是西南(成都附近)的三星堆文明和东南(杭州附近)的良渚文明,这些各具特色的文明一起构筑中国丰富多彩而深厚博大的文明进程,历经千年演衍,造就了如今我国和而不同、兼容并包的文化格局。

我没有出过国,但从网络、书籍了解的信息来看,年轻的美国不多说(古老的印第安文明在如今的美国文化中可能连边角料都算不上),欧洲文明以基督文化、古希腊文化和日耳曼文化为源起和动力,中亚以伊斯兰文明为主流而具有强烈的排外性......总的来说,如果在欧洲和两河流域走一趟寻古之旅,你所看到的大部分景观要么是教堂,要么是清真寺,即便近现代欧洲文明引领世界几百年,但科学、思想、文化仍跳不出基督教的藩篱——不是在打破,就是在维护,伟大如牛顿,也试图在《圣经》中解密宇宙的真相,天才如爱因斯坦,也在辩白他所信仰的上帝不是人格化的上帝......

我没有出过国,但我走遍了中国。如果用心去走一走,你会发现,在千篇一律的摩天大楼和现代化的生活方式之外,这里还有数不清的基督堂和天主堂,还有古朴或辉煌的清真寺,还有藏传、南传、汉地佛教等显著不同的佛宫庙宇,还有道教儒家源远流长的教诲仪轨,还有苗族豪放的饮酒习俗和热闹的长桌宴,还有纳西族神秘的文字和独特的走婚,更不用说我们熟悉的新疆舞、壮族民歌和藏族五体投地的虔诚信仰......这种丰富度和包容性,我觉得在全世界很可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重视历史和民俗,所以时代洪流中,古老的歌谣和技艺会以非遗的方式保留下来,滋润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说到文化遗产,我们的“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叫“太阳神鸟”,源于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饰图案,金沙遗址也位于成都,是古蜀国文明之一,比三星堆文明时间稍晚,可能就承袭自三星堆文明。

(摄于云南省博物馆的太阳神鸟金箔复制品,原件藏于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第一次邂逅三星堆文明是在2018年的成都之旅,在成都博物馆中看到了与同时代夏商截然不同的青铜器——青铜面具,还略略了解到蚕丛、鱼凫、开明等古蜀国王的事迹,自此知道中国的西南还有一种和我所熟悉的青铜文明不一样的古代文明。

(成都博物馆藏铜人面罩)


2019年又在云南省博的“西南文物联展”(《史记》中的西南边疆)中再次看到关于三星堆文明的介绍,知道了虽然地处偏远,但中原的古人对当时所谓的“蛮夷之地”已然有所认识,《蜀王本纪》记载:“蜀王之先名蚕丛,后代名曰柏灌,后者名鱼凫。此三代各数百岁,皆神化不死,其民亦颇随王化去。鱼凫田于湔山,得仙。今庙祀之于湔。”可见在交通不便的古代,古蜀国的传说在中原百姓中充满着神秘奇幻,而实际上直到如今,虽然近几十年考古学家已经从三星堆遗址中挖出了不少文物,但因着文献的稀缺和异域的陌生,古蜀文明的诸多方面依然是未解之谜。

(三星堆铜鸟,摄于云博)


去年年初,三星堆遗址中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中出土了大量重要文物,包括一根重达100多斤的完整象牙,属考古界重大成果,三星堆遗址也将联合金沙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一系列的进展让三星堆火出了圈,电视上、网络上时不时就能刷到有关三星堆的新闻。

(三星堆出土象牙)


今年春晚上还展示了三星堆最新出土的一件文物——宽131厘米、高71厘米、深66厘米、重65.5公斤的、目前已知全世界最大的青铜面具——三星堆青铜大面具,另有一个舞蹈节目《金面》,浪漫化演绎了古蜀文明,可谓惊艳四座, 再一次把三星堆带入了全国人民的视线。

(图片来自网络)




三星堆古遗址就位于广汉,在城西北的鸭子河南岸,遗址东北角建有三星堆博物馆。今天的文章我们将走近三星堆,尽量剥去其神秘和浪漫的面纱,来看一看这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的三星堆文明,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1986年,三星堆遗址两个大型祭祀坑相继被发现,是人类20世纪考古最重大的发现之一,大宗精品文物洋洋洒洒横空出世,举世轰动。出土的旷世神品中有神秘诡谲的青铜雕像,有流光溢彩的金杖金器,还有满饰图案的玉璋玉器......,它们从各个侧面向世人展现出一个光怪陆离、无限精彩的古蜀社会,使自古以来真伪莫辨的古蜀史成为信史,古蜀史的源头和古蜀国的中心,因三星堆而得到确认。

我们常说的“蜀文化”源于分布在四川及其相邻地区的众多古代遗址和遗迹,一般可分为夏、商、西周时期的早期蜀文化(古蜀文化)和东周以来的晚期蜀文化(巴蜀文化),蜀文化的中心区域是成都平原,三星堆文化是古蜀文化的典型代表。

(夏代陶盉)


三星堆是古蜀先民创建的古蜀国中心都邑,其城墙体系、居住区、作坊点、墓葬群以及祭祀坑等,规模庞大,布局严整,功能清晰,众多出土的青铜器说明青铜冶铸技术在当时已经十分成熟,两个祭祀坑本身是大型宗教活动的产物,这些表明三星堆遗址在当时的西南地区具有相对独立、稳定的地位和较强的综合实力。

(商代陶人)


三星堆遗址目前分为四期,时间跨度从距今约4800年前的蚕丛时代到距今约2600年前的杜宇时代,如上所述,蚕丛和杜宇都是古蜀国王,他们之间还有柏灌、鱼凫等蜀王。一期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距今4800年到2600年,二期以后进入文明时代,约在中原夏商时期。文明时代的三星堆遗址中建有古城,有着以外廓城包容内廓城的格局,既有防卫功能,城中也有不同功能区划分界,还巧妙利用河流构成防御、防洪和交通,体现出古蜀人合理利用自然的智慧。

(三星堆古城月亮湾城墙剖面)


成都平原在古蜀时代即是农业经济中心,遗址出土的植物标本表明当时农作物主要为稻、粟(小米)、黍(黄米),使用农具木耜,器型丰富的各种陶器反映出古蜀农业生产的多样化,众多酒器表明当时已有余粮酿酒,家养动物遗骨表明禽畜饲养亦具一定规模。此外,还出土了海贝和铜贝,说明当时已有商品交换和货币。

(各种陶缸)


(陶鸡冠、陶猪头、陶鸟头勺把和虎牙)


三星堆文物中包含诸多外来文化因素,如铜牌饰、铜铃、玉璋、玉戈等体现出夏文化因素;青铜尊、罍体现出商文化因素;玉琮、玉锥体现出良渚文化因素。说明当时三星堆文化与中原文化、长江中下游文化有着交流融合。在接纳其他地区文明成果的同时,三星堆先民将自身的精神信仰、生活传统和审美趣味与之结合,创造出独具特色的古蜀青铜文明。三星堆和南亚、中亚和西亚文化也有交流,被称为“蜀身毒道”的南方丝路就是以三星堆为起点,经云南入缅甸、抵印度,另有支线经贵州、广西到达南海,以及出云南达越南而至中南半岛。

(商代来自其他文化的铜牌饰、铜罍、铜尊、玉璋和铜贝)


除了青铜器,三星堆的玉石器群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出土玉石器数量众多,以玉璋、玉戈最具地方特色和时代特征,种类丰富、造型精美、形体硕大,蔚为大观,其后的金沙玉器更为璀璨夺目,可与中原媲美。

(玉璋)


三星堆玉器或硕大或玲珑,制作考究,意匠精巧,体现出与当时其他区域文化不同的玉器组合方式,表明当时的宗教礼仪制度已臻于完善。玉器是当时统治阶层财富、身份、地位的象征,也是巫师沟通神灵、祭祀天地的工具。三星堆玉器中,璧和璋是祭仪中最重要的礼器,璧以礼天,璋以祭山,“天山之祭”是古蜀人通灵的主要方式。

下图为商代晚期的祭山图玉璋,玉璋两面阴刻有祭祀场景,图案包括山陵、云雷纹和两排做祭拜状的人像。


三星堆文明关于祭祀最神秘的文物要属下面的铜大立人像:铜像基本按真人比例塑造,对眼、耳、双手作了夸张,以此强化人像超凡的一面,似乎是表现一个具有通天异禀、神威赫赫的大人物正在作法,人像站立的方台可能是神坛或神山;目前专家认为大立人像是三星堆古蜀国集神、巫、王三者身份于一体的最具权威性的领袖人物,是神权和王权最高权力的象征。


威严的铜大立人像反映了三星堆高超的青铜器冶炼水平,当时这里的青铜器已采用分铸、浑铸和嵌铸法,大量运用铸接的联结组合技术,配以套铸、铆铸、等各种繁难的工艺,是商代青铜铸造的最高水平。

(三星堆各种工艺精美的铜铸艺术品)



(铜罍盖)


此外,由于金矿在四川盆地西北部和周缘分布广泛,使得三星堆的铸金技艺也高超不凡。

下图为商代晚期的金面罩,一般与铜人头像配套,春晚《金面》舞蹈着重体现了这一文化元素,演员都佩戴有金面。这种金面罩与古希腊、古埃及等地区的金面罩外形相似,有学者认为这是三星堆吸收西亚近东文明的产物。(下文会展示头戴金面具的铜人头像)


下图为商代晚期的金杖,采用金条捶打成金皮后,再包卷在木杖上。其一端錾刻有一段长约46厘米的三组图案,分别为两个前后对称的巫师头像、鱼和鸟,专家认为这象征多种特权(王权、神权、财富垄断权等)集于一身。


除铜大立人像外,三星堆文物中另一个让人惊叹的是通天神树。

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有不少神树,如东方的扶桑,中央的建木和西方的若木,外国古典神话也有神树——宇宙树。神树反映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共同的思维方式,三星堆先民也有自己的神树。

神树有多种特征和功能,其重要标志之一是立于大地中央或世界中心,有登天之梯的作用,三星堆神树也主要功能也是“通天”,连接天地,沟通人神,神灵借此降世,巫师借此登天,树间有攀援之龙,或即巫师的坐骑。


下图为一段乌木。乌木是川人对阴沉木的俗称,为百年古木经洪水、地震等自然灾变,沉埋于古河床的淤泥之中,在缺氧环境中经成千上万年碳化而成,也称“碳化木”。三星堆附近河床是乌木最集中的出产地之一,据测定乌木诞生年代与两坑文物几乎同时,可推想上古时代成都平原是一派森林茂密、古树参天的景象,正是这样的自然环境孕育了古蜀人的神树崇拜。川人把乌木尊称为“万木之灵”、“灵木之尊”。


三星堆出土文物繁多,要是从中挑一种最能代表其文明的器物,非青铜面具莫属,在三星堆博物馆的二展馆,全面系统地展示了以青铜面具为代表的古蜀青铜神品重器,接下来我们一起去瞅瞅。

二展馆是一座独立的建筑,造型奇特,成螺旋形,馆外有气势恢宏的仿古祭台,表达了三星堆文化的苍古雄浑,象征着“堆列三星”和“人类历史演进历程”。


一进馆,就能看到奇绝的三星堆青铜面具,它们是全世界迄今出土的最富特色的面具文物群之一,具有浓郁的神巫文化特征与独特的艺术表现方式,内涵深邃,神秘莫测,或极度夸张,充满奇思异想,或细腻刻画,惟妙惟肖,凸显出天地人神互为沟通的浑融气势,表达了古蜀人超越现实、向往未来的精神诉求。


下图即为亮相春晚的最大面具,额间有方孔,应该是原先安装有饰物。面具厚重沉稳,端庄严谨,呈现出其作为膜拜对象的显赫威仪。


下图为青铜纵目面具,眼、耳极度夸张,被称为“千里眼”和“顺风耳”,面具前伸的眼睛与史书中有关蜀人始祖蚕丛“纵目”的记载呼应,很可能就是表现古蜀人顶礼膜拜的祖先蚕丛。


下图为青铜戴冠纵目面具,造型意象神秘,雄奇华美,颇具艺术震撼力。


(青铜眼形器和眼形饰)


下面是古蜀国的青铜群像:他们是古蜀国众神祗的象征,反映了古蜀先民的原始宗教意识,折射出古蜀国的社会政治结构和神权统治体系。(有的带有金面罩)


造型各异的商代晚期青铜人头像:



下图为祭祀大典场景,出土于二号祭祀坑,图中展示为放大6倍的仿制品,形象演绎了3000多年前古蜀国举行祭祀仪式的隆重场景。


再来看一些三星堆特有的神秘青铜器:

下图为青铜鸟脚人像,以嵌铸法将人体和鸟头铸造在一起,人上半身和鸟尾端残段无存。其造型奇特,或为某位天神。


下图为青铜人身形器,整体造型似一无头无手之人体,器身满饰图案,主体纹饰为两组倒置的变形鸟纹。该器用途尚待研究。


下图为青铜龙蛇:龙身细长如蜥蜴,龙头大耳犄角,下巴有胡须,类似羊头;青铜蛇体型硕大,颇具写实风格;古蜀文化的独特性在龙蛇造型上亦可见一斑。



下图为青铜太阳轮,是古蜀太阳崇拜的见证物。


各种青铜跪坐人像:


下图为青铜兽首冠人像:人像头戴兽首状冠,冠饰似大象之鼻,仪态端庄,表情威严,夸张呈抱握状的双手与大立人相似,表明其身份应该也是属巫师一类上层人物。


下图为青铜神坛:其造型奇特,内涵丰富,底层是一对首尾相接的神兽,中层为四立人及头顶的山峰,上层有建筑、人物、飞鸟等,竖向垂直展开的时空序列表征天、地、人三界,全器似有旋转动势,生动展现了古蜀人的神话宇宙观。


春晚的舞蹈以一种非常梦幻朦胧的方式展现了三星堆文明,这不仅是审美的需要,也是因为目前我们对三星堆认识还不够全面,博物馆在最后列出了一些未解之谜:

三星堆何以突然消亡?

三星堆与中原文化之间的究竟的关系?

三星堆的原始宗教体系到底如何?

三星堆与金沙有何种关系?

......

期待未来能在博物馆看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三星堆博物馆展馆之间还有大片的草地、湖水以及祭祀台、仿制青铜雕塑等景观,畅游历史的同时,在鲜花绿草的秀美风景中散步怀古也不失一种美好的体验。


以上是伟奇庄严而又神秘浪漫的三星堆,之后又去广汉城区逛了逛,这座小城的美食和历史也值得称道,连山回锅肉、广汉缠丝兔有着天府的味道,文庙、房山湖散发古老幽静的气质。


广汉又称雒城,是成都的北大门,三国时刘备攻打雒城,雒城守将张任出兵抵抗,遭生擒,刘备劝降,张任宁死不屈而被杀,刘备感叹不已,令收其尸首葬于金雁桥侧,后人奉为土主。房山湖公园就有刘备劝降张任的群雕:


房山湖公园还有古城墙遗址、房公塔、文庙等景观,环湖亭台楼榭,竹木葱茏,湖光山色,交相辉映,有纪念唐丞相房琯的琯园,还有明清时代的圣谕碑、字库塔,人文与自然都殊胜,值得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静心慢品。


广汉逗留一天一夜,第二天南下成都,在4S店给坐骑安排了个“小保健”,以慰一路风尘,也备日后旅程,因为我们即将踏上的是——

川藏线!


2022-08-01发布 阅读量228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2019年收官之行——四川
&

三平居8.2千12

多彩川西(八)三星堆博物馆 四川博物院
D9 三星堆博物馆 四川博物院

维叶泥泥的旅行日志7.6千12

峨眉山,乐山大佛,三星堆,初春拜谒,感受禅意诗意
四川地区的旅游,一般以成都为中心展开。我们这次先到成都,之后向南到乐山市,游览峨眉山和乐山大佛,然后

悠然见五山7.4千22

一隅天堂,冰雪世界,这里才是中国最美的冬天!
提起冬天你会想到哪个地方?是新疆的千里冰封还是西藏的万里雪飘?又或者是憧憬俄罗斯雪夜

kpcx小票3.0千10

川来川去(二)广汉三星堆
广汉三星堆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它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

黄昏独坐4.7千18

川来川去(一)初见广汉
早上睡个小懒觉,十点乘高铁从沙坪坝出发,再在成都换乘一下,12.30就可

黄昏独坐3.9千14

老两口单车西北游(9)
广东的夏天,高温高湿,上蒸下煮,比较难受。现在退休了,到大西北走走,即是

天山雪莲693.6千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