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vot@ctrip.com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9天 二道白河到和龙到敦化到延吉
旅拍
青椒肉丝走天下
出发时间6月
行程天数1天
人均花费500
和谁出行一个人

今天火车的状况,与昨天完全不同。发往长白山的火车,旅客稀松,离开长白山的火车,却全部满员。我所在的车厢,过道都站满了。大体打量了一番,基本没有游客,全是附近的居民。

这趟从沈阳出发、终点是龙井、经停白河的火车,每天仅有一班。从白河出发,我首先要去的是和龙。那里是渤海国中京显德府所在地。

沿途没经过啥城镇,草木倒是相当葱茏。看这些站名——荒沟西、枕头峰、十里坪——哪有一点烟火气。九点十七分到了和龙站。

打车到汽车站1.5公里,司机告诉我,和龙到延吉的车二、三十分钟一趟,随叫随停,非常方便。

在附近的小店吃过早餐,便候在汽车出站口。等了十分钟,车来了。赶紧招手,车却没停。司机遥指身后,示意我去汽车站乘坐。早知如此,刚才就不该在汽车站外等,在汽车站外等,也不该等在离汽车站这么近的地方。没经验。

乖乖去汽车站买了票,走完全部流程。好在下一趟车也没让我等太久。

车驶出汽车站,便向火车站而去。心中叹息再起,早知道……算了,至少,我吃到了早饭。

古城村离和龙大约25公里。我买的是到延吉的全程票,见我在这里下车,司机一脸诧异。

从202省道下到一条乡道,步行300米,眼前便出现了一道绵延的土墙。虽然土墙高度不足一米,但我还是相当肯定,这就是中京显德府的外城墙。

沿城墙继续步行300米,路边立着四块文保碑。穿过文保碑,内城赫然已在眼前。我加快脚步走到跟前,没想到整个内城墙已被铁丝网圈围。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见到入口处的铁丝网已被破坏,留出了通道。

满以为中京显德府就是一处荒废的遗址,没想到内城已搭建好木栈道,地面的铺装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指示牌、垃圾桶一应俱全。万事俱备,就差开业了。

顺着木栈道,一路浏览了内城的五个宫殿遗址。指示牌仅有遗址各处的技术参数,而关于这座千年古城本身的文化记忆却鲜有提及。

站在古城3号宫殿遗址中心环顾四周,了无人迹,开阔的天地间仿佛只剩一片孤寂。

这座古城的建造者是渤海国,而渤海国的创立者则是粟末靺鞨。所谓粟末,指的是粟末水,也就是松花江。所谓靺鞨,是隋唐时期在东北地区生活的一个强大族群的称谓。粟末靺鞨,也就是生活在松花江流域的靺鞨族群。他们大约在4世纪左右,才从黑龙江流域南迁到松花江流域,与高句丽相毗邻。在所有靺鞨族群中,粟末靺鞨是生活在最南面的一支。

因为与高句丽冲突不断,且一直处于劣势,粟末靺鞨被迫举族迁往辽西。后来他们又被唐朝政府安置在了营州,也就是今天的朝阳。

武则天时期,营州的契丹部落叛唐。粟末靺鞨的首领乞乞仲象也率领族人参与了叛乱。没多久,契丹的叛乱就被平定。唐政府本想对粟末靺鞨采取招抚怀柔措施,可是他们拒不接受,并在首领的带领下开始逃亡。

乞乞仲象死在了逃亡的路上。他的儿子大祚荣继承了首领的位置,带领部族继续逃亡,按学术界主流观点,最终辗转来到了吉林敦化

公元698年,大祚荣在东牟山修筑山城,称震国王,建立政权,不久又在忽汗河(很可能是牡丹江)边建起了忽汗城。

公元713年,唐玄宗遣郎将崔忻前往震国,册封大祚荣为渤海郡王,并同时给他加授了“忽汗州都督”。自此,大祚荣名义上接受了唐朝的领导,粟末靺鞨也正式有了“渤海”这一称号。

公元762年,因协助唐朝平定安史之乱,唐朝下达诏令,将渤海政权升格为国。

渤海国在全盛时,统辖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疆域不仅包括我国东北东部,还涵盖了朝鲜半岛东北部和俄罗斯海滨。渤海国文化深受大唐影响,享有“海东盛国”的美誉。历史上,渤海政权的政治中心曾迁徙过四次。

第一次在公元742年,都城从“旧国”(具体位置不详,很可能在敦化盆地)迁至中京显德府,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这座古城。

第二次在公元755年,都城从中京显德府迁至上京龙泉府(今黑龙江宁安东京城遗址)。

第三次在公元785年,都城从上京龙泉府迁至东京龙原府(今吉林珲春八连城遗址)。

最后一次在公元794年,都城重新由东京龙原府迁回上京龙泉府。

公元925年,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机率大军亲征渤海,第二年就攻陷了上京龙泉府,历时229年的渤海国正式灭亡。

非常可惜,渤海虽创造了高度发达的文化,但传世文献堙没殆尽。现在我们能了解的关于渤海的历史记载,全部来于唐朝、日本等周边国家的相关史书。这些记载主要涉及的仅仅是外交领域,关于政治、经济、文化等更深入详实的内容,后世已经很难再弄得清楚了。

不过,渤海国中京、东京、上京遗址保存尚好,从今天的中京开始,我还将在未来的几天内分别造访东京和上京。这个谜一样的古国,留给后人的,与其说是瑰丽的文化,不如说是恣意的想象。

告别中京显德府,重新回到202省道上。没等到大巴,却等来一辆返回延吉的出租车。这里距延吉还有近50公里,司机报价30元,真是良心价。

到了延吉,已过十二点。找好酒店,卸下辎重,下楼喝了碗粥,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延吉西站。对于今天是否往返敦化,之前一直是犹豫的。

渤海国“旧国”,一直是个迷。虽然从清代开始,就一直有学者将敦化盆地认定为渤海国的“旧国”所在。但其认定的逻辑,主要是已确定的上京位置,以及历史文献中关于“旧国”与上京之间的相对方位和大概距离。后来,随着敦化六鼎山渤海早期王室贵族墓葬的发现,进一步验证了这一推论 。王室都葬在这里了,都城难道还会离得很远吗?

关于渤海国早期都城的具体位置,敦化境内主要存在三种说法:敖东城、城山子山城和永胜遗址。三者中,敖东城是被认定最早,也被最广泛接受的一个。后来,有学者提出异议,认为大祚荣开始是以东牟山为据点修筑都城,立国之地应该是山城才对,不可能是平原城市敖东城。他们进而提出,城山子山城就是东牟山,大祚荣先在东牟山建立山城,然后又在附近平原上建起忽汗城,即敖东城。敖东城与城山子山城同属渤海早期都城。

反对的声音一直存在。有人认为敖东城形制属宋辽时期,而城山子山城适合人类生存的空间过于狭小,都不可能是渤海早期都城。于是,学界又将目光投向永胜遗址。

非常遗憾的是,经深度考古挖掘研究,无论是敖东城,还是永胜遗址,最早都是金代所建,与渤海国早期都城遗存完全无关。城山子山城虽未经过考古挖掘,但其体量规模也基本否定了作为都城遗址的可能性。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

尽管如此,有渤海早期王室贵族墓葬为锚,敦化盆地作为渤海政权早期发祥之地的基本认定,还是有一定依据的。不去亲自看一看,还是心有不甘。

好在延吉往返敦化的动车车次较多,只要下定了决心前往,半天一个来回在交通上是完全可行的。时间上做了限定,目标选择上便不再纠结。位于六鼎山景区内的渤海早期贵族墓葬是一定要去的。敖东城作为渤海早期都城的可能性已基本被否定,但作为金代始建的一处重要古城,还是值得一探的。

从敦化站出来,立马被六鼎山景区设在火车站门前的游客中心吸引。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我在这里购买门票,可以搭乘免费班车前往六鼎山景区。买完门票后,售票的美女亲自将我领到班车处。司机查验了门票后便发动了汽车,我体验了一把独享专车的VIP服务。

六鼎山景区下午四点半后便不再放游客进场,我到达的时间已经三点半。景区内的电瓶车司机十分热情,见我问询渤海古墓,一口咬定没啥意思,且无站点停靠。他语重心长的劝导我,来景区大佛才是必看的,一般游客看个大佛就需要一两钟头,我来的这么晚,能把大佛看完就不错了。方向盘在他手上,也是一片好心,我也不好过于执拗。

大佛所在的正觉寺,是由该寺第三代传人旅美高僧释佛性大师于1993年恢复重建的。整个寺庙占地近9万平米,是世界最大的尼众道场。

国内“宏大叙事”的佛教题材景区,我去过一些,在灵山大佛和法门寺,已充分感受过个人的渺小。我以最快的速度登上19层480级台阶,在大佛前气喘吁吁,汗流不止。回头望向山下,对景区的尺度感便有了最直观的印象:想把景区全部逛完,看来是绝无可能了。

没有过久停留,原路返回电瓶车站。一车人几乎坐满,待我填补上最后一个空座,司机立即发车。我特意交代他,我要去渤海墓群,请将我在最近的地方放下。司机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把我们都拉到了大门口。我质问司机为啥把我拉到大门口,司机一脸无辜地说:这就是去渤海墓群最近的地方。

好吧,一切从头开始。

按照司机指引的方向,大约徒步了两公里,我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作为渤海国早期王族和贵族的陵寝,六顶山古墓群是全国二十六大古墓群之一。墓地共有东西两个墓区,一百余座墓葬,这些墓葬中,以西区的贞惠公主墓最为著名。贞惠公主是渤海国第三代王大钦茂的次女,她的墓葬不仅出土过一些珍贵文物,而且墓碑中含有“七年陪葬于珍陵之西原”这一重要信息。关于“珍陵”的解读,学术界一直争论不断。有认为是第三代王大钦茂陵墓的,有认为是第二代王大武艺陵墓的,有认为是贞惠公主生母陵墓的。更有甚者,认为这只是个普通地名,跟陵墓完全无关。无论如何,希望能早日解开这一历史谜题。

整个墓葬区的面积较大,待我游览一圈下来,看看时间,已近四点半。

重新徒步回景区大门,就近叫了辆出租车,直奔敖东城遗址而去。

敖东城遗址就在敦化市区内,司机虽知道其大体方位,但并不知道遗址文保碑的确切位置。下车时,我不太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建筑垃圾场,竟是著名的敖东城遗址。遗址上破烂不堪的民房,与周边林立的高楼小区形成鲜明对比。我循着遗址的边缘,不太费劲,便找到了那块文保碑。

沿着遗址内的土路绕行一圈,失望的发现,敖东城的原貌已是基本全失,除了临江的一面似乎还存有一段不长的土墙,别无长物。

在牡丹江畔踱着步,心中还在品咂着渤海“旧国”的神秘。扭头看向一旁的牡丹江,或许只有这条沉默不语的大河能知道,究竟哪里才是渤海国曾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

一路走到敦化大桥桥头,叫了辆出租车奔赴火车站。

晚上七点,我顺利地返回了延吉。

THE END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文章
问答
赞 25
评论 12
作者提到

1天  6月  ¥500  一个人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吉林游记之和龙仙景台
      2019年9月16日早晨7点吃过酒店自助早餐,将行李存入总台,前去汽车站。当天的目的

      遥远的景象

      5.9千

      11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9天 二道白河到和龙到敦化到延吉
      今天火车的状况,与昨天完全不同。发往长白山的火车,旅客稀松,离开长白山的火车,却全部满员。我所在的车

      青椒肉丝走天下

      4.9千

      12

      这个秋天,搭乘绿皮火车漫游长白山
      今年国庆假期,带着家人去了一趟长白山,出行方式主要是火车。这种绿皮火车慢游的方式很享

      wowa

      5.4千

      4

      吉林、俄罗斯十四日自驾游之三——海鲜大餐、不冻港、海鸥、远东大动脉起点
      行程:广州——哈尔滨——吉林——蛟河红叶谷——敦化清祖祠、金鼎大佛——安图县——长白山

      Miayaco

      1.7万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