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O眼看世界----斯里兰卡20日之加勒
加勒、斯里兰卡等2地

O眼看世界----斯里兰卡20日之加勒

出发时间

2

行程天数

20

人均花费

9.5千

和谁出行

和朋友

                                                                                     加 勒

                                                                                     Galle

 Day 16(3.10):

美瑞莎----加勒

到达方式和费用:美瑞莎坐公交车到加勒200卢比,加勒汽车站坐突突车到比阿特丽斯楼民宿300卢比

游览路线:加勒古城和要塞----岩旗看日落----乌德勒支碉堡和灯塔----米拉清真寺

到达方式:步行

住宿:比阿特丽斯楼民宿(Beatrice House)16100卢比(含早)/3人/2晚

换钱:1美元=176卢比

Day 17(3.11):

游览路线:Shri Sudharmalaya Buddhist Temple寺----加勒国家博物馆----新城门:星星碉堡、月亮碉堡、太阳碉堡、钟楼----Sri Meenadchi Sundareswarar Temple印度庙----金色印度庙----(中午去了Koggala,下午返回加勒)----加勒海事博物馆----老城门----圣公会教堂----岩旗看日落

到达方式:步行

住宿:比阿特丽斯楼民宿(Beatrice House)

Day 18(3.12):

游览路线:岩旗看日出----荷兰归正会教堂(然后去科伦坡

到达方式:步行

        加勒是加勒区的行政首府,斯里兰卡第四大城市,位于斯里兰卡西南的印度洋的海滨(来自网络)。加勒分为古城(要塞)和新城,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身处古城,感觉不到还在斯里兰卡,就像已到了欧洲的小镇一样。第一天在古城外下车后立马就坐突突车进了古城,所以对新旧城的区别还没什么感受,第二天出古城溜达才有了切身的体会。

        加勒古城和要塞(Old Town of Galle and Its Fortifications)建筑在岩石半岛上,城墙脚下边上就是一望无际的印度洋。16世纪由葡萄牙人建造,被葡萄牙、英国、荷兰都侵占过,是至今东南亚和南亚地区保存最为完整的古代城堡,是欧洲人在南亚及东南地区建筑防卫要塞的典型代表,成功地融合了欧洲的建筑艺术和南亚的文化传统,198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目录》,也是现存最大的古要塞之一。城市的核心布局是荷兰人于1669年创建的,至今古城区所有建筑、街道、布局保存完好,古堡内所有学校、法院、银行至今仍然在有条不紊地运行着,是一座活着的古城。(来自网络)

古城北面,圣公会教堂前的马路
古城西南,与城墙成直角探入到海里的旗岩

        美瑞莎到加勒的公交车很多,在我们从马特勒到美瑞莎下车的那个站牌下等就可以,从马特勒到加勒的车都会从美瑞莎经过。顺利到到达加勒汽车站,王小姐拖着大箱子下车的时候,一个纹身、一把淡黄色长胡子的老外青年主动过去帮王小姐把大箱子提到了车下,然后又上车走了。人真是不可貌相,那样扮相的人,总给人一种需要敬而远之的感觉,所以刻板印象还是要不得的。

        第二天坐公交车去Koggala玩儿,才发现我们头一天下车的地方原来就在新城们外,古城很小的,所以车站距离我们住的地方并不远,坐突突车也没多久就到了。我们在比阿特丽斯楼民宿大门口下车的时候,还有另外两个中国姑娘跟我们前后脚到的。她俩是有备而来,在这座充满了西方古意和花花草草的漂亮小楼拍了不少文艺美照,其中有身穿民国学生裙的,看她们拍照挺有意思的。

黄色的就是比阿特丽斯民宿,远的那个是大门,近的这个是我们套房单独出入的们,再往里是车库的门,照片拍不到,因为路太窄

        加勒的住宿挺贵的,尤其是古城内,所以翻看了很久才找到这家性价比这么高的。比阿特丽斯楼是一座很大的两层楼,本身就是个值得好好参观的地方。房主是老夫妻俩,楼里满是老物件,所以我以为这是他们祖上传下来的,却原来是他们三十多年前连同里面的东西一起买下来的。老爷子以前在银行工作,老太太以前是老师,都在古城内工作,两个女儿小时候也在古城内的学校上学,所以就全家从新城搬到古城来住了。现在两个女儿都在科伦坡工作,老两口加一个女佣就做起来了客栈。老爷子很喜欢中国的东西,2005年坐着科伦坡到北京直航开通的首班机飞到了北京,买了不少中国的东西,沙发上的靠垫套子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们走的时候把从国内带去的绿茶送给了他。

床头柜和洗手盆水壶,英国老电视剧的既视感
墙上挂钩都这么可爱
这个十字绣跟我家里的一毛一样
大门的门厅
进大门后的左手边,老爷子走出来了
一楼大厅的右手边,在扫地的女佣
大厅一角的柜子
房子里最古老的物件----200多岁的瓷器
墙上的装饰品
大厅往里走的一条过道,左手边的房间就是那俩中国姑娘住的,右手边的门洞通往小花园。我们的套房在大厅的另一边
二楼的走廊
二楼的厅
古老的钢琴,现在只能看不能动了

        安顿好住宿后,饥肠辘辘的我们就出门找吃的,但因为兜里又没几个卢布了,所以先找银行吧。明知是个周日,也决定碰碰运气,万一有哪家银行就是要周日为大家服务呢。然而,并没有,找到了也不开门,所以我们就决定这一天要勒紧裤腰带。随便进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饭店,点了比较便宜的斯里兰卡本地咖喱餐,原本以为会辣的没法吃,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好。

我们吃饭的LAVAZZA
本地餐

        吃完了这一餐,我们就真的山穷水尽了,晚上只能去买几个面包来啃啃了。屋漏偏逢连阴雨,结账的时候,多收了我们500卢比,这可是我们仨的晚餐钱。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我们那500卢比,就找了服务员来问问怎么回事,他还挺惊讶,后来过来个女的,可能是店主之类的,说她们算错了钱,把那500卢比还给了我们。王小姐说之前在网上就看到说加勒的人不是很老实,常有这种少找钱的情况,这次我还不大信,因为这一路走来都是多找钱给我们,所以可能还是斯国人的算术不过关造成的吧。但后来有一次王小姐买冰激凌的时候,又被少找了400卢比,两天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就两次,而且还不是小数目(就卢比而言),所以在商业气息比较重的古城,还是要小心为妙。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吃完饭出门溜达了没多一会儿,就看到了熟悉的汉字,换钱的地方啊。加勒卖斯里兰卡宝石的小店都可以换钱的,而且汇率还可以,至少比银行高。手里有余粮心里就不慌,这么热的天,又可以去喝个下午茶歇歇凉快凉快了。

大爱锡兰红茶,多放点糖,甜甜的

        歇够了,溜达着回比阿特丽斯楼,顺便就逛了北部和中部的古城。比阿特丽斯楼在古城的西南方向,离西南角的旗岩很近,我们这一圈是出门后顺时针走的古城。加勒古城很小,怎么走都可以,一天可以溜达着走好几圈都没问题,而且所有的景点都不需要刻意去找,在溜达的途中都能看到,所以不用担心时间不够逛不过来。

这家SPA锡兰据王小姐说是很有名的网红店,我们买了些香皂之类的回来作礼物

        小城干净整洁,处处是美景。

这家店门口有写着帮助流浪狗的大牌子,还有中文的解释

        回到比阿特丽斯楼,稍事休整,出发去旗岩等着看日落,连着看了两个晚上。相比日出,我更爱看日落,其实是爱看的夕阳映照下的晚霞,晚霞看起来比朝霞更壮观。还有啊,看日落不用早起。出门左拐走到头就是城墙,沿着城墙再左拐,就是旗岩。

出门左拐走到头就是这条城墙下的大路。面朝大海,沿着城墙往左走是旗岩,往右走是新城门
出比阿特丽斯楼所在的小路,左边就是Shri Sudharmalaya Buddhist Temple佛寺

        Shri Sudharmalaya Buddhist Temple是加勒老城中唯一的一座佛寺,除了一座白色的佛塔,寺庙建筑具有西洋风格,颇有特色(来自网络)。这座寺庙似乎是不对外开放的,因为每次经过都锁着大门。

城墙与马路之间还有大片的草坪
爬到树上摘椰子的孩子
马路边的房子,一片绿树鲜花
房子前种树种花是这个小城的特色
旗岩对面的珠宝公司,开始还以为是家酒店呢
名为朝圣者的小商店
中餐馆,大红的对联
走在城墙上
旗岩旁边的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有种古罗马的感觉

        沿海城墙上最突出的部分被称作旗岩(Flag Rock),与灯塔遥相呼应,这是海面上一块巨大的岩石,荷兰人统治时期所有靠近船只都会在这里获得附近有危险岩石的讯号。现今这里已经成为欣赏加勒古城日出日落、当地孩子玩高崖跳水的地方。每天清晨,站在旗岩上,往灯塔方向望去,太阳从卢马萨拉方向缓缓升起,整个印度洋被照射成金色,而傍晚背向灯塔方向可以看到壮丽的印度洋日落,公认的观赏夕阳的最佳地点。(来自网络。P.S.没看有玩高崖跳水的)

近看旗岩
走走旗岩南边的城墙

        白色的米拉清真寺(Meera Mosque)就在灯塔旁边,看上去更像是一座教堂,而不是常见的有着圆顶的伊斯兰风格,建于荷兰人统治时期的1796年(来自网络)。米拉清真寺是可以进入的,第二天晚上看完日落正好是礼拜的时间,就进去看了一会儿。

        乌德勒支碉堡(Point Utrecht Bastion)位于加勒老城的西南角,面向大海,它的上方便是加勒的标志性建筑之一的灯塔(Utrecht Light House)。灯塔建于1938年,高18米,关于加勒的各种纪念品上都会有出现这个灯塔(来自网络)。灯塔不对外开放,不能进入,晚上会亮起绿色的指路明灯。

从旗岩上看西南角的米拉清真寺和乌德勒支灯塔

        加勒古城的城墙之中,能看到很多大块儿的珊瑚,这个是在其他地方的城墙上见不到的。

城墙上砌入的珊瑚

        四周都看了一圈,然后就可以静静地坐在城墙下石凳上,看看印度洋,等着晚霞和日落了。

旗岩上看日落的人们
旗岩上的突出到印度洋的一角
旗岩地上中间有这样一个圆圈,不知是天然还是人工。如果是人工的,不知是何意。傲娇的乌鸦大人无处不在
抢了镜,老外不高兴了,但想赶走乌鸦大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有人驱赶乌鸦
还有那当仁不让的狗狗们,你爱怎么走就怎么走,我自稳睡不醒

        日落印度洋。

展翅的大乌鸦,看起来跟鹰似的
城墙上看日落的人们,从天明
看到天黑

        看完日落,从旗岩上下来,继续沿城墙逆时针方向,绕个远道回比阿特丽斯楼,当然要先到城中心的咖啡馆吃个晚饭。

最右边白色的米拉清真寺
乌德勒支灯塔亮起了灯
仰望乌德勒支灯塔
灯塔下挑灯拍照
jingcha营房
加勒南部省高等法院
古城到处都是这种巨型大树
东北方向的老城门
从老城门继续往北走,马路对面是邮局。但这个邮局现在已停业,寄明信片要到老城门外的邮局
看完日落看月亮

        第二天早上,王小姐和许太太早早起来去看日出,然后回来就跟我这个起不来的懒人炫耀日出有多美。

第二天的早餐,老爷子亲自上阵。头一天晚上要说好第二天早餐的时间

        吃完早餐,大家分头行动,王小姐决定在城内转转,我跟许太太则要出城去火车站看第三天早上去科伦坡的火车时刻,然后去Koggala看高跷渔夫。虽然对这个已经变成商业化摆拍的传统钓鱼方式没啥兴趣,但既然有时间,就去Koggala看看吧,却无意中享受了一顿五星级度假酒店的午餐。

        出门走到城墙,右转往北走,就是往新城门的方向走(旗岩相反的方向)。

看起来像隆重的礼服,这是要去参加隆重的场合吧
大乌鸦和城墙
城墙下的大乌鸦和吃饭的制服人员,不知道是什么制服。吃饭的时候有生灵陪着,很好啊
城墙下的印度洋

        加勒古城的新城门Fort New Entrance)就是月亮碉堡,在月亮碉堡开了个洞。新城门又称主城门(Main Gate),位于加勒老城北部,十分宏伟,把新城和老城分隔开来,城门外有纪念碑。1873年,英国人在这里开通了城门,用来控制进出旧城的交通,因此主城门是城墙中最新的一部分。加勒其他地方都是面向大海,只有主城门对着陆地,因此这部分碉堡明显更关注阵地的安全。最初由葡萄牙人在主城门四周建了壕沟,后来1667年荷兰人进一步加长了壕沟的长度,并把城墙分成星星碉堡(Star Bastion)、月亮碉堡(Moon Bastion)和太阳碉堡(Sun Bastion)三部分。在月亮碉堡附近是加勒另一处标志性的建筑——钟楼(Galle Fort Clock Tower),钟楼屹立在城墙之上,目前仍在使用且非常精准。每天早晨在钟楼附近有升旗仪式,简洁又庄严,可以作为不错的拍摄主体。(来自网络)可惜我们没有看到升旗,我们跟这个真是没缘分,后来在科伦坡又错过了降旗。

        在网上查了新城门的资料,但实地观察后,怎么也分不出太阳、月亮、星星堡都哪是哪,只知道这一部分的城墙是不规则形状的。可以登上城墙观赏背后的印度洋,在新城门附近更可观赏古城内的几处景点和古城外新城区的加勒国际体育场和加勒火车站

通往太阳--月亮--星星堡的阶梯
站在阶梯顶端,回头往旗岩的方向看
不规则城墙的一个尖尖角外蔚蓝的印度洋
前方就是钟楼
从下一层近看钟楼
坐着歇会儿,过来了一群欧洲游客,这二位是落在最后的。全世界的旅游团可能都是一个流程,导游喊着给10分钟拍照的时间,于是三四十号人吵吵嚷嚷地拍完照,很快就又继续前行了
层层叠叠的小门通往城墙上和城墙下
嵌在城墙里的大珊瑚,看看我的脚就知道有多大了
站在城墙上看新城区的加勒国际体育场
从城墙上看新城门外。纪念碑和公交车站

        过了新城门,继续沿城墙往东走,站在城墙上放眼望去,大树茂密,街道干净整洁,建筑充满欧洲风貌。

古城内马路右边,红屋顶的是加勒国家博物馆,三层的白楼是阿曼加勒酒
加勒国家博物馆和阿曼加勒酒店

        我们只是远观了博物馆,并没有进去。

城墙外的屋顶上竖起的这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荷兰归正会教堂。周一休息,不开门
加勒图书馆,建于1832年
红屋顶的是图书馆,旁边白色的是归正会教堂,再远处的三层楼是阿曼加勒酒店
图书馆再往东隔一座红屋顶的黄房子的是圣公会教堂
荷兰归正会教堂和圣公会教堂的位置和相对距离
城墙上拍照的姑娘,看起来像是在拍写真
新城门
城内新城门对面的锡兰银行
银行旁的巨树,这种像大伞一样的树不知道叫什么
新城门外的纪念碑
从新城门外看钟楼

        出了新城门,我们先去了火车站研究下去科伦坡的火车,在门口碰到了前一天送我们去比阿特丽斯楼的突突车司机,他还挺惊讶我们还认得他。认得是肯定的,因为那么近的路收了我们300卢比。在火车站内,碰到一位东北老爷子和台湾老夫妇俩。老爷子是去给老夫妇俩送站的,他们是在这次旅行中认识的,看到我们进去,很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老夫妇进站后,老爷子就跟我们聊了起来。他退休后一个人出来玩儿,前边几程跟几个年轻人一起拼车。年轻人的行程太赶,老爷子有些吃不消,就留在了加勒多住些日子。他这是一来为新认识的朋友送行,二来要去超市买鸡蛋,吃不惯外边的饭,自己做。他住在新城区的一家中国人开的客栈,我当时找住宿的时候也想住在这家的,不过后来又看到古城内的比阿特丽斯楼,新城的住宿要便宜些,不过周围环境比古城差很多。老爷子并不会讲英文,可就有这个勇气只身游天下,非常佩服他。

        幸亏住在古城,新城实在太乱了,与古城完全是两个世界。匆匆看了下两个印度神庙,我们就坐车去了Koggala。(Koggala单独一篇)

        看到网上介绍说新城区有两座漂亮的印度神庙,一座叫Sri Meenadchi Sundareswarar Temple,是米白色的,一座叫金色印度庙(Golden Indian Temple)。我们在火车站斜对面看到了米白色的印度神庙,很新,而且周围都围了起来,感觉还在建着,虽然门开着,但不能进入。金色的印度神庙没看到,却根据相对位置,找到了一座蓝色的印度神庙,这应该是一座旧庙,与在其它地方见到的一样,大门紧锁。并没觉得这座庙有什么可看的。

米白色的印度神庙
蓝色的印度神庙
看不懂上面的字,但应该跟法律相关的一个地方
因为大门内的院子里停了一辆印着jian yu字样的车
应该是接孩子回家的,中午放学的时间了

        下午从Koggala回来,新城门进城后往东走,去了老城门,加勒的海事博物馆就在老城门内(没进去),然后进圣公会教堂参观了一圈。原本计划的是还要进荷兰归正会教堂,但却被紧闭的大门挡在了外面,圣公会教堂的管理员告诉我荷兰归正会教堂周一休息,所以第三天早上看完日出后进去参观的。

        老城门Old Gate)位于加勒老城的东北部,城外是码头,外观比较破旧。两侧是要塞的库房,明黄色地中海式建筑。城门不大,上部有浮雕荷兰语VOC (Verenigde Osstindische Compagnie),英文意思是Dutch East India Company,即荷兰东印度公司和两只狮子组成的城徽。后来英国殖民者占领加勒后,为了方便汽车进出,1873年修建了新城门。(来自网络)

上午走的城墙,下午走走城墙下的马路
后面的黄色房子是加勒海事博物馆的一个小门,这个博物馆实际是建在老城门内
老城门
从城外进城的学生队伍
老城门对面的加勒地方法院。这么多人不知道是不是在等着宣判的家人
从古城外看老城门
老城门外的邮局。古城内的那个已经停业了
老城门外,走到头就是印度洋

        圣公会教堂All Saints Church)始建于1868年,1871年建成并开始使用一直到今天,是一座哥特风格的教堂。为了适应当地多季风的气候,这座教堂主体建筑被设计成十字形,用石头镶嵌雕刻精美的木头建造,以加强建筑的强度。经历了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已成为加勒古堡内的一座标志性建筑。教堂内部比较吸引人是彩色玻璃拼花窗,描绘了许多圣经里的故事,画面都非常静谧动人。刻着犹太星的长凳和圣所都是用缅甸的柚木制作的。(来自网络)

        拍完照往外走,被教堂管理员拦住了,拍照要捐款,于是又走回捐款箱投了钱,数目随意。

圣公会教堂
教堂内
犹太星
彩绘玻璃窗
花型天窗

        晚上照旧去旗岩看日落。看完日落从米拉清真寺门口经过的时候,看到穆斯林们三三两两地正往里走,到了礼拜的时间。于是探头探脑往里看了看,也不知道能不能进。这时候,楼内出来一个人,站在台阶上冲我招手,让我进去。一次都没进过清真寺呢,还没激动完,就听那人说:脱鞋,洗脚后进来吧。看了看院子里的正在水池里洗脚的人们,想了想还是算了吧。看我犹豫不前,那人又说:脱鞋进来吧,不用洗了。很友好。

米拉清真寺和乌德勒支灯塔隔路相望
从矮墙外看进去
院子里的洗脚池,洗完脚上楼梯进屋
开始礼拜。总觉得这时候拍照不大好,所以拍了张后就老老实实站着看礼拜了
楼内的全是男的,我出门的时候才看到了两个女的往里走

        第三天一大早5点多天不亮就爬起来去旗岩看日出,一路都没遇到什么人,旗岩上静悄悄的,直到后来许太太和王小姐来之前才上来了另一个人。与日落时热闹的场景相比,能早起的人还是少之又少,喜欢清净的人有福了。

天还是黑沉沉的,但在灯光的映照下,出现在镜头里的竟然是蓝色的
乌鸦拍出了蜻蜓的感觉
乌德勒支灯塔的灯光
满是乌鸦的大树,这样是看不出来,飞起来的时候就能看出多大的一群了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乌鸦相伴
无处不在的大乌鸦
天空变红了
天亮了
排排站的大乌鸦
大乌鸦和它的家。这样看,树与乌鸦的形状一样啊
瞧这乌鸦的小眼神儿,乌鸦大人
与大乌鸦合个影
天光大亮
黑狗狗,不知道在歪头看什么
还有两只睡懒觉的黄狗狗
一人、一鸦、一太阳
大树上落下来的花

        看完日出,在天光大亮的时候又重走了一遍逆时针回比阿特丽斯楼,与第一天晚上日落后走的是相同的路,但白天跟晚上对景色的感受还是很不一样的。

乌德勒支灯塔
路两边的大树
大树上掉下来的果子,跟个小包袱似的
对这种大树情有独钟
jingcha营地前那条小路
好像从房子上长出了大树似的
穿戴整齐要去上班吧
伸出来的树枝像画一样
被大树遮挡了的老城门的南段
阳光从大树的缝隙钻出,撒在了地上。左边是老城门的南端
一大早进古城的摩托车不少啊
圣公会教堂旁边的小路
上学的孩子
霍比特人小屋的感觉
地上那四个瓶子在前一天晚上经过的时候就看到,早上还在,问了下,原来是自酿威士忌,让我尝尝,还是算了吧
放着音乐,挨家挨户收垃圾的拖拉机

        吃完早餐,自己去了荷兰归正教堂。王小姐和许太太没啥兴趣,因为主要去看墓碑。这次接受了圣公会教堂的教训,拍完照自动自觉地过去捐了款,还得到了一句谢谢。

        荷兰归正会教堂(Dutch Reformed Church)初建于1640年,于1752-1755年间改建成现在的样子。由荷兰指挥官Casparus de Jong和他的妻子捐赠,用来表达他们对第一个孩子诞生的感谢。教堂建于一座17世纪中叶葡萄牙女修道院的遗址之上,外部以白色为底,轮廓线条优美,内部没有太多华丽的装饰,只有一些图案简单的彩色玻璃拼花窗,以及一个突出于教堂前方左部的讲道坛上方的巨大天蓬。教堂最为特别的是地面及外墙铺满墓碑,他们是昔日荷兰籍驻加勒居民的墓碑,由旧荷兰时期的荷兰墓园被搬迁至此,最古老的源于1662年,而另一块最为吸引人的则是加勒指挥官E.A.H.Abraham的墓碑,该墓碑位于教堂入口处不远,墓碑上方装饰着沙漏和头颅。教堂里依然摆放着1760年的风琴,还有用马来西亚运来的东印度乌木制成的布道台。

荷兰归正教堂正面
小院子里沿墙排满了不同时期的墓碑,主人的年龄各异
小院子的另一边。打扫卫生的大婶
教堂的地面和墙上全是形状和颜色各异的墓碑。开始还想走路的时候避开地上的墓碑,但看到别人都踩着走,也就入乡随俗了,实际也很难避得开
座椅中间的地面上全是一块接一块的墓碑。第一次看到教堂里的座椅是这样的
加勒指挥官E.A.H.Abraham的墓碑,在教堂大门内左手边的墙上
最古老的一块墓碑,上写1662年。这应该是荷兰文,看不懂,所以问了管理员,他带着过来的,就在教堂右边侧门内的地面上
用马来西亚运来的东印度乌木制成的布道台,背后的墙上有十几块墓碑
1760年的风琴,背后是彩色玻璃,两边也是墓碑

        死与生总是相存相依的,看完了墓碑,再来看看前两天拍到的拍婚纱照的。加勒古城这么美的地方与婚纱照真是再相配不过了,所以无论是小巷里还是城墙上,时不时就能碰到这种美好的事物。

        以下6张是在比阿特丽斯楼附近的小巷子拍到的。

这个新娘子比较像个东亚人
Shri Sudharmalaya Buddhist Temple佛寺墙外
城北城墙的大树下
看到我们拍照,新郎和新娘都看过来,冲我们笑
掉头往新城门的方向走,又碰到了这二位在阿曼加勒酒店前继续拍
这个看起来像是拍写真的

        从荷兰归正教堂回来与王小姐和许太太接上头,房东老爷子很好心地提出开车送我们去火车站,就要去坐《千与千寻》的海上火车的真实版了。

2022-08-01发布 阅读量7.0千

热门推荐

  • 重点推荐
  • 目的地
  • 景点
  • 美食
  • 购物
  • 地标
  • 行程
  • 文章
  • 问答
  • 玩法
32
22
11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第1363回:外揽山水之秀心醉,内得人文之胜神迷
【皇氏古建築大全】【環遊尋美拾遺錄】【黃劍博客圖文集】Jumbo Heritage

黃劍博采風追影1640

回味醇厚的兰卡之行
最近一次在携程写游记好像已经是两年半前的事,这段时间正好比较闲,整理照片把两年前兰卡

zx****fg6.4千21

斯里兰卡观感
海天佛国斯里兰卡是一个佛教的国度,全国70%以上人口信仰佛教,到处可见佛寺佛塔,国土

21****6706.3千15

O眼看世界----斯里兰卡20日之Koggala
&

M33****3645.6千22

O眼看世界----斯里兰卡20日之加勒
&n

M33****3647.0千22

印度洋上的眼泪---斯里兰卡
我微信号码 是343518 欢迎各位添加,我有问必答应朋友的建议先把行程单发在首页请大家参考Da

李诗7.7万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