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13天 东京城到宁安
宁安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13天 东京城到宁安

出发时间

6

行程天数

1

人均花费

500

和谁出行

一个人

今天上午要去的渤海上京龙泉府位于渤海镇。渤海镇与东京城镇是彼此相邻、同属于宁安市管辖的两个独立镇级行政单位。

刚见到“东京城”这一镇区称谓时,感到十分费解。明明是“上京”所在地,为什么会命名为“东京城”呢?渤海国的东京不是在珲春八连城遗址吗?

查了相关资料,才恍然大悟。当年,耶律阿保机灭了渤海国,在渤海国的地域重新设立东丹国,让太子耶律倍镇守。渤海国过去实行五京制,才有“上京”的称谓。从渤海国降格为东丹国后,五京制不复存在,渤海国的都城“上京”,便成为了东丹国的京都。后人为了称呼的方便,逐渐将“东丹国的京都城”简化成“东京城”。

早上七点半,背上全部行李,下楼退房。在附近吃了碗茄汁打卤面后,步行到中心街的文文百货门口。这里距离东京城火车站不到200米。大约等了十来分钟,从火车站发车的3路公交才缓缓驶来。

公交穿过渤海镇、东京城镇,来到终点站兴隆寺

兴隆寺位于渤海上京遗址博物馆和渤海宫城遗址中间,南距博物馆约1公里,北距宫城遗址约两公里。从这里开始,就完全得依靠步行了。

我决定先去博物馆,待全方位了解这座古城后,再到现场踏勘。

到博物馆的距离虽然不远,无奈沿途皆是乡村土道,偶有车辆经过,便是一阵尘土飞扬。

走了大约三分之二的路程,一处遗址出现在正前方。仔细看了看介绍,这里正是渤海上京龙泉府外城南门址。虽然城门已荡然无存,但仍然能从建筑基址以及向东西两侧延伸的外城城墙遗址,感受当年的雄壮。

继续向前,便到了博物馆。我默认博物馆都是免费的,结果一问,门票50元。难怪大门口的面包车上,车门开着,四、五个人都没有下车的意思。

进不进去呢,我犹豫了一分钟。早知道,就直接去宫城了。如果是坐出租车来,我估计多半也不会进去,可走都走到这了。沉没成本、心理账户这些概念都了解了二十年,可真正做决策的时候,还是让心理状态恢复了出厂设置。

刷了50块,票也没给,便示意我直接进场。进了博物馆,工作人员来验票,听说售票处没给票,也没继续纠缠。我查看了一下微信支付记录,收款方是个人。呵呵,这门票钱确定是博物馆收了吗?甚至,门票钱真的是50块吗?

不想深究,抓紧参观。

博物馆有四个展厅,虽然都不大,但对上京遗址的介绍还是比较详细的。上京为渤海五京之首,遗址的面积远大于中京和东京。这座古城由外城、内城和宫城三部分组成,其中轴对称,棋盘布局,以及衙署与里坊严格分区的总体格局,咋看咋像拷贝的长安城。据展演资料显示,上京龙泉府遗址是中国唐宋时期保存最完好的王城遗址。

仔细观看了城内出土的授印、剑戟、瓦当、地砖、螭首、佛像、铜函、铜镜、织品和瓦罐等各类文物,对渤海国的生活场景有了整体的印象。博物馆不大,不多时就逛完了。

出了博物馆,转回来时的方向,大约步行了3公里,来到宫城址。刚准备进去,走到近前,却悲剧地发现,门锁了,而且没有任何说明。可我分明看到里面停了一辆车,远处还有四、五个游客在拍照。

查看了一下地图,要转向东南方向的主入口,估计还得步行2公里。这大太阳下,背负着全部行李,走在毫无遮挡的乡村土路上,实在不太好受。

观察了一下四周,从右侧田埂上,似乎可以绕过去。但田埂极窄,且被野草覆盖,看不太清路况。不管那么多了,走了再说。

走了大概50米,田埂的泥土越来越稀,且有随时崩塌的迹象。我是进退两难:继续走吧,还有一半距离,退回去吧,又不甘心。最终还是决定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尽管有童子功护体,且万分小心,还是在一次不得已的跳跃中,一脚踏空,踩进水田了。万幸,稀泥未没过脚踝,不然,就太狼狈了。

其实,中途最让我担心的还不是怎么过去,是万一过去以后发现进不了古城,还得原路折返。好在千辛万苦抵达的彼岸,是一条“康庄大道”。顺着“康庄大道”,就直接进到了景区。

正对宫城,横亘在眼前的,与其说是一道门,不如说是一道墙。刚才看到的那几个游客,还在轮番为摆着各种造型的女性同伴拍照。小心翼翼地从他们身边经过,见右侧有一道便门,便循着石板路,进了宫城。

刚进城,发现便门边有台阶直通宫墙之上,没多想,径直登了上去。城墙顶上是一片开阔的平台,排列有序的圆形础石格外显眼。想来应该是城门牌楼的建筑基柱。从这里可以眺望主宫殿的台基。沿着平台继续向前,便发现了与我刚才走过的那道便门完全对称的另一处便门。从这道便门边的台阶下去,再次回到宫城里。

向宫城深处走去,发现宫殿严格按中轴线排列,一共分成五重。第一殿址刚才在城墙上远眺过,规模最大,其台基以条石砌筑,主殿两侧和后部也有建筑遗迹。接下来,分别是大同小异的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殿址。各殿两侧均有配殿,同主殿合成一组建筑群。

过了第五殿址,便是宫城的正北门址了。迎面走来一位推着自行车的老大爷,他向我询问这边是否有路出去。简单攀谈两句,原来他是沿着渤沙线一路北骑,然后从外城北门进来的。他一边继续推车找路,一边念叨着:十年前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听他这话,突然心生感触,十年后,我也能故地重游吗?

在宫城北门搭建的护棚下休息了一会。放下背包,一身清爽,思绪不觉蔓延开来。

在博物馆,了解了渤海国的海陆辐辏和璀璨文明,在遗址现场,能感受到渤海国的恢弘气度,甚至黍离之悲。但我总觉得,似乎还缺点什么。

想了想,我明白了。缺的绝不是磅礴、璀璨,甚至精湛,缺的是情节,缺的是画面,缺的是历史的细部,缺的是一个个鲜活立体的人。

渤海国,毕竟不是个偏安一隅的部落小政权。它曾开拓高度发达的城市文明,亦曾创造光彩夺目的地域文化。站在海东盛国的墟莽,会不自觉地向历史深处回望。然而,所能看见的,除了一个王朝的背影,永远只是一个个模糊不清的轮廓。

离开宫城北门,原路返回。在入口便门附近,看到刚才拍照的几位女性正在树荫下乘凉,与她们一块的男伴则不见踪影。猜测男人进去看遗址,女人对这些毫无兴趣,干脆在门口坐等。此情此景与商场里男人坐等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

既然宫城遗址外有宽敞的柏油路直通渤海镇,我便没必要再走来时的小路了。途中经过一个岗亭,才发现这处遗址也是要收门票的。刚才选择的线路虽经历了一点小波折,但无意中也让我逃过一张门票。对冲了博物馆的50块钱,我心里平衡多了。

大约走了两公里左右,回到渤海镇上。路边苦等3路公交,却半天不见踪影。找了一辆“蹦蹦”,直接将我送到东京城客运站。

东京城客运站有开往镜泊湖的中巴,最近的一趟十二点发车。看看时间,已经没有空闲吃午饭了。这趟巴士绕行穿过了沿途的每一个村庄,大约40分钟后,抵达镜泊湖。

镜泊湖其实是牡丹江的一段,是因特殊地质原因形成的中国最大的堰塞湖。买好门票、车票,便坐上景区大巴,一路直接被拉到游船码头。在游船码头售票处,得知船票分为半湖和全湖两种,半湖一个小时,全湖两个小时。果断选择了半湖,事后证明,这是非常明智的。

游轮分为上下两层,我上船时,半数舱位已坐满。登上游轮顶部,仅楼梯过道处还剩一两个位置。十几个大爷大妈正分享着“自助餐”,激烈讨论谁买的西瓜更甜,番茄更新鲜。见他们半根黄瓜就白酒,喝的满面红光,我的肚子也饿了。

刚坐了一会,天就阴了下来,脸上似乎还感觉到一两点雨滴。虽担心有雨,但还是不愿下到船舱。真下了再挪吧。

等了20分钟,游船终于发动,缓缓向湖中心驶去。

镜泊湖两岸的景观实在太过普通,周边山体既无形也无势,加上天气阴沉,照片都拍不出一两张能看的,实在与预期相距甚远。除了水上航行本身所具有的的轻快感,整个游程都十分平淡。

一个小时,游程结束。从码头上到景区公交站台,再次购买了车票。我在离景区大门500米左右的吊水楼瀑布站下了车。

吊水楼瀑布远不及我想象中那般壮观。不知道为啥,总觉得这瀑布具有一股浓郁的乡土既视感。

出了景区大门还不到三点半。在停车场打听了一圈,也没发现直达宁安的车。看来还是必须经由东京城中转。

返回东京城的巴士四点发车。我寻了家小卖部,买了一小盒饼干,权当午餐。

返回的车比去时开得更快。到达东京城客运站时,车上仅剩两人。发往牡丹江等地的大巴司机迅速围拢过来。当他们知道车上仅有两位乘客时,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

东京城距离宁安仅半个多小时车程。五点刚过,我就到了宁安客运站。

宁古塔,我来了。

2019-10-06发布 阅读量5.9千

热门推荐

  • 重点推荐
  • 目的地
  • 景点
  • 美食
  • 购物
  • 地标
  • 行程
  • 文章
  • 问答
  • 玩法
22
15
9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泛舟在牡丹江镜泊湖上,景色旖旎如“光彩照人的明珠”
一:镜泊湖 湖光山色美如画从长白山下来我们我们来到黑龙江境内 牡丹江------镜泊

喜欢旅行世界的金家四小姐5.6千15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14天 宁安到长汀到海林到七台河
宁安是牡丹江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昨天去的东京城镇、渤海镇以及镜泊湖,都隶属于宁安市管辖。宁安所在区域

青椒肉丝走天下6.7千12

东北行之环长白山系之旅 第13天 东京城到宁安
今天上午要去的渤海上京龙泉府位于渤海镇。渤海镇与东京城镇是彼此相邻、同属于宁安市管辖的两个独立镇级行

青椒肉丝走天下5.9千15

镜泊湖和火山口
镜泊湖很远,比清朝犯事官员流放之地宁古塔还要远几十公里。今天去镜泊湖,也需从牡丹江坐一个多小时火车到

快乐老猪3.5千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