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万千拼图苏格兰4
实用
ciai1215
2019-09-12
阅读 7.1千

温德米尔鲍内斯Windermere & Bowness) 略去路途的艰辛,18:00,来到鲍内斯我们下榻的奥克弗尔德别墅酒店(Oakfold House),好一个安乐窝,我们在这里要住上三个晚上。



酒店位于Beresford Road,上行2.5km,温德米尔,下行2km,湖畔的鲍内斯,处于两旅游热点的中间,晚餐我们选择下行湖畔的餐馆,19:00,出发,湖边的餐馆。


最近的一处,Beresford’s Restaurant & Pub,距离我们住处不远,门前黑板彩色粉笔字提示有三文鱼海鲜餐,主打酒吧餐、欧洲餐、英国餐,我们抬步走人,选择性忽视。继续,小走一段,对街The White Lodge,一幢维多利亚时代的乡村别墅,并不提供晚餐。


连着错过几家小酒馆小餐吧,在即将步入湖畔的三岔道,街口一处意大利酒楼餐厅Caffe Riva,亮闪闪,服务员留出了餐位,微笑着邀我们入席,ting愿,ying愿,我愿,但你问过我们老H愿意么?到头一耸肩一摆手,还是落得一个无疾而终的尴尬。


如果说没有选择是种无奈,那么选择太多又何尝不是一种痛苦?!我们转悠了好大一圈,直到20:00,还是在老H的拍板下,在下坡落巷处,吃上披萨薯条,not bad,很斯巴达式的生活状态,我当时没有留存照片,记得可乐还是有的。



餐后回到酒店,将近21:00,洗洗后,也该睡了,临睡说上一句,明天我会早起,便没了下文,想想也是,早睡早起只应是自个的事。


05-04,周五,一早,就我一个,6:00起身,6:30出门,此处甚好,天边已有了些红霞,我的方向是沿New Rd,上行,往温德米尔,那里我标注有St Mary’s Church、有火车站。


路上清冷,真没几个路人,早起的就个把乌鸦,乌鸦有胆,旁若无人,占据道路中间。道两旁的民居,都齐刷刷清一色乡间别墅的样,前庭后院,遍植草木,偶尔过于出挑的一幢二幢,虽不能断代是维多利亚时代,还是爱德华七世时代,但我都收录到影像集里,供以后查证。



偶尔遇见行走着的女郎,一手纸烟,照面而去,回头只留下一个背影。



有感于眼前的景象,思绪竟与林语堂经典的理想生活联系起来,那就是住在英国的乡村,屋子里装着美国的水电煤气管子,请个中国厨子,娶个日本太太,再找个法国情人。哈哈,真的在造梦,活生生也真的能造就出一份精神履历,我珍藏。




岔路口神一样存在的大钟(Baddeley Clock),暗室里的一束光,自带光芒。



镇前的意大利餐馆(Cafe Italia),先打下卡,处于道路分岔的起点:



镇后的红糖(Brown Sugar),正纳闷着,这到底是餐饮店,还是糖水铺?



镇外的St Mary’s Church和火车站,本想去到俄瑞斯特山丘(Orrest Head),火车站北侧一条徒步山道,先行者二十分钟即可登顶,那里风景绝佳,远,可以观雪山,近,可以览湖区,但此刻的我,举手一看手表,时间已不允许,放弃!



超市,学校,邮筒,电话亭,自成风景,这就是我视觉下的温德米尔!



8:00,回到住处,酒店的早餐尚未开张,老H的房费包含英式早餐,ting、ying和我则要自行解决。




一个小时过后,四个已在酒店门口集合,留了一张集体照存档。



我们在湖区的3天,主要是休闲,攻略只是规划了待行的3条路径:其一,温德米尔湖-安布尔赛德-格拉斯米尔湖-凯西克-德文特湖-巴特米尔湖/其二,温德米尔湖畔鲍内斯-艾尔特湖-大朗戴尔峡谷/其三,温德米尔湖畔鲍内斯-阿尔斯沃特湖。此外还留意了温德米尔的游湖,共4条线路,红线(Red Cruise)从Bowness到Ambleside;黄线(Yellow Cruise)从Bowness到Lakeside,仅限定于夏季;绿线(Green Cruise)45分钟温德米尔湖北部巡游,起讫都在Ambleside;蓝线(Blue Cruise)环岛巡游。


晴天观山,雨天游湖,早已过了疯玩年龄的我们,还是选择游湖,这样可以少去许多车马劳顿,感觉可能更顺应更放松。走的还是昨晚的道,昨晚的饿汉,今日的闲客,一张海报,一家商户,即便我们没心没肺,也能围观上许多时辰。走过场的我,记下这里的电影院(Royalty Cinema),这里的圣马丁教堂(St.Martin’s Church),而注重细节的ting,刚关注过礼品铺,紧跟着又关注起宠物店了。碧翠克丝·波特的彼得兔世界The World of Beatrix Potter),就在三岔路圆盘主路的右岔,这我们四个都注意到了,上上心,记住这个点。


10:00左右,我们来到湖边码头,游湖各线售票处分列,并不重叠,我们购买了黄线的联票,鲍内斯到雷克赛得(Lakeside)游船+雷克赛得往来海佛斯威特(Haverthwaite)蒸汽火车,我们是今天的首班,10:30启程。



还有时间,可以在湖岸边走上一遭,坐上一会。走上一遭的是ting和ying,去到湖边欣赏水禽飞鸟;坐上一会的是老H和我,迎来送往,一群日本老者无声走过,又迎来三二大国游客散漫而至。


船要启航了,我们排队中遇上一只金毛猎犬,不停地在我们跟前转悠卖萌,本来我们对于金毛就没有抵抗力,这一下劫走我们不少的零食。


一个小姑娘和我们编排在一起,羽绒衣+薄纱裙的装束,初以为是日本女孩了,一交谈,姑娘来自四川自贡,在曼切斯特大学就读,复活节抽空外出,一个人的旅行,可能没在意湖区善变的天气,最后穿戴成头重脚轻的模样。



上船不久,游船就出发,行驶的方向是温德米尔湖的南端,从游船码头,到远处雪山,视野里不定几时还蹦跶出些许闲棋冷子,诸如湖岛废堡之类。


人设湖区最佳旅游时间是5月6月,我们确实是来早了,游湖的过程没有给予我们太多的惊喜,平平淡淡,不温不火,这就是4月里的温德米尔湖,波澜不兴。



游船平稳前行,站立船头的我,坚守了很长的时间,最终还是在疾风的鼓动下,回到了船舱,ying、老H气定神闲,早坐在那里,正山小种,热乎乎的,正小口啜饮,一旁还端坐着那个自贡小女孩。ting呢?还在舱外。



11:15,游船驳靠雷克赛得码头,联程通票衔接紧凑,一俟11:30,去往海佛斯威特的蒸汽火车就得驶离站台。


高铁动力机车的时代,坐上加煤的老式蒸汽火车,高维低维,是不是有着时空叠代穿越的既视感,火车并不满座,我们走在站台最远的上车点,这是紧靠车头的第一节车厢,上去的就我们四个。



老H已坐在临窗的位置,ting、ying和我则闲散在车厢各处的犄角旮旯,火车一声汽笛,我们的短途旅行开始了!



火车缓慢起步,穿过山野,涉过河流,看着火车不断喷吐的白烟,我在等待它变快的时刻。几次与公路上的汽车追逐,几次都败下阵来,无心无力,这老旧的动力配置,看来是完全没有机会,前面一个车站,纽比布里奇(Newby Bridge),火车短暂停靠,可以喘口气,歇上一会。下车的就零星少数几个,上车的也有,就只一位,火车检票员,司职查票的。



11:50,车抵达短途旅行的终点海佛斯威特,下车,ting、ying、老H进了车站的茶室,我走到车站广场,用无人机拍摄了海佛斯威特的全景。



海佛斯威特车站:



车站前有横跨铁道的人行天桥,站立之上,俯瞰呆萌的蒸汽火车:




回程时刻到了,12:40,车站信号员打起了旗语。



回到雷克赛得13:00,回到鲍内斯13:50。


已经很晚了,当务之急是解决午餐的问题,意餐还是中餐?起初的提议中餐占优,到了Golden Fortune,却不是营业的时点,不得已求其次,走进的第一家,The Flying Pig,主营英国餐,我们见不得业主眉宇间流露的怠慢,转身闪过,让这里的猪再飞一会。



走进的第二家,The Magic Roundabout,格调轻奢,我们初以为是意大利餐馆,其实主打的还是本地英国餐,食客中当地人居多,我们被安排在二楼的四人餐位。素食乎?肉食乎?未能远谋的我们当然亲和肉食,牛排汉堡+薯条+汤,我们期待漫长等待过后那新鲜出炉的时刻,不负老H不负卿,那份量,超乎想象;口味,不同凡响!


当然,汤是蔬菜浓汤那样的大杂烩,色面不太好看,看得见的有番茄、洋葱、土豆、西兰花,还有许多是叫不上名字的。


餐后已经16:00,碧翠克丝·波特的彼得兔世界就在对面当街而立,是外在的打卡,还是沉浸的体验,稍显犹豫的老H,最后还是跟上其他三位坚持的脚步,进入到彼得兔的世界。



首先是一段视频演示,不管你认识彼得兔的,还是不认识的,看过之后,是一定不会健忘的,还有就是碧翠克丝·波特,一位着眼动物视界观察万物的童话作家,让我们成人世界的拟人拟物,上升到儿童世界的移情共情。



以后就是童话故事角色和部分情景再现,展馆人性化操作,提供7种语言介绍,包含中文简体字。




Mr. McGregor花园,小兔彼得,小猫汤姆,小鼠蒂姆,小猪鲁滨逊,还有小熊贝尔,小兔本杰明,见微知著,童心不仅扩展了想象,更是改变生活的趣味。



森林系,萌宠系,少女系,扑面而来,正感叹细节多到爆,却无奈眼神不好使!


我在微信朋友圈中留言:成人的世界,你不懂?!Beatrix Potter彼得兔的世界,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并不是成年人所能诠释。成年人还会有童心么?大多决绝,早已成为过眼烟云的奢侈品。回复最多的,是不想长大,但我更愿是童心恒久远。


展馆最后的部分是碧翠克丝·波特的生平介绍,顺便学习一下:


知识小贴士:碧翠克丝·波特(1866-1943),出生于英国伦敦一个贵族家庭,年少时大部分时间是在自家教室和家庭女教师,弟弟一起度过的,在教室里他们饲养了很多宠物,有兔子,老鼠,鸟,蝙蝠,青蛙,蜥蜴,水龟,……,小波特经常为她的宠物们想象出许多故事。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暴发,沃恩公司(彼得兔系列故事的第一个出版商)陷入财务危机,沃恩家族管理者被控入狱。作为沃恩家族忠实朋友,已经搁笔的波特倾力帮助,写作《阿普利·达普利的童谣》《塞西丽·帕斯莉的童谣》,用获取的版税来挽救沃恩公司。



17:15,参观结束,我们中的大多,从上午9:00算起,浪迹在外,足足8个小时有余,酸爽的腿脚,说什么也该回去休整放松一下了。


途中,一只鸭子也学着人样斜穿马路,只可惜鸭步蹒跚,感悟有限,一时间竟迷惘在马路中间,受惊吓的往来行车,大气不出,不敢造次,静候着礼让出鸭行的步道。


等到我们再一次外出,是在19:10,方向温德米尔火车站,说好的圣玛丽教堂晚祷,全让位于温德米尔镇上最大的超市Booths,那里摊位超棒,质量很高,从据说,到坐实!


Booths,北英格兰地区超市的代表,有饼屋,有茶室,进入后,感觉时间就是不够,看过巧克力,再看方便面;冷藏冰激凌,酒柜威士忌;食醋啥模样,食盐什么价;还有高质量的牛排,以及真新鲜的果蔬;一来二去,七荤八素,最后,是ting在货架上取了XX醋,我忘了名字,但肯定不是镇江醋,送收银台付费结算。


缺乏耐性的我,在超市外,留了一张Lakeland商厦的夜景照片。



晚餐是在镇上一家高颜值的意大利餐馆(Cafe Italia),21:00,湖区的夜风有点野,冷飕飕的,我们不敢坐在室外临街的餐台,只能等位,人还是在冷风里,依靠着一旁的白炽灯,感受一丝的温暖。


15分钟过后,侍应生示意楼上请,我们跟随着,上到二楼的餐位,当下拥有了我们自己的餐台圆桌,刀叉就位,菜单点好,我是意面,好吃到爆。光顾着自个的吃食,其他几位,陶陶然,欣欣然,一副享受的模样,那感觉想来一定不差!


周围的食客逐渐散去,只留下我们与隔壁老王的一桌,待我们现金买单,已是22:00过后,侍应生笑脸迎送,没有丝毫怠慢,小费,必须的,我们心甘情愿!


06-04,周六,虽说一觉睡到自然醒,但我还是比同伴早先一步,在驻地周围逛上了一圈。早餐过后的8:45,我们出发,今天的路径温德米尔-安布尔赛德-格拉斯米尔湖-凯西克-德文特湖。


安布尔赛德(Ambleside) 9:30,车停Rothay Park的停车场,自助付费3镑后,单据却让我掉进开迪前窗后的缝隙,抠也得抠出来,最后是ying无形之手,没了以后再付费的事。


Rothay Park,有着巨大的草坪,设有网球场,St Mary’s Church就矗立在公园北侧,我们行走在公园的外围。


St Mary’s Church,维多利亚时期哥特式建筑,永远向上的尖顶是其主要特点,八方游客,背负运动器械,从这里走向草坪深处的河流,一旁公共社区,还有一家影剧院。



安布尔赛德,迷你之地,教堂外的Compston Rd,感觉就是小镇的中心,我们随处能看见中国餐、日本餐、印巴餐、泰国餐,也能看见Esquires Coffee、Costa、Café Treff、The Giggling Goose Café。商圈的商户,主要是专营户外运动的品牌店,Karrimor、Berghaus、Lonsdale,还有mountain,但忘了是高档的mountain equipment,还是大众的mountain warehouse.



眼毒的,脱口而出,不就是mountain warehouse,大路货,与mountain equipment没有半毛钱关系。


桥屋Bridge House)也是在这片商圈附近,桥屋小到极端,二层石屋,横跨在细小的斯托克•吉尔(Stock Ghyll)溪流之上,游客路过,纷纷驻足,这才引起盲流中我们的关注,这桥屋,虽说并不起眼,但在湖区,在安布尔赛德,就是最出镜的历史建筑,我们来到桥屋,门是紧闭着的,桥屋南侧的建筑群,有一处安装了传动轮轴,猜想着是处磨坊。



桥屋沿A591公路北向拐弯处,有一处博物馆,The Armitt Museum & Library,陈列着碧翠克丝·波特的生平事迹,我只是馆外踩点,没有深入。



到了安布尔赛德,总得看看温德米尔湖吧,10:20,我们回撤往温德米尔湖,这一路,花费了30分钟,最受累的应该是老H了,10:50我们来到湖边的Borrans Park。


一艘游船驶离安布尔赛德,行驶的路径可能就是绿线,温德米尔湖北部的定点巡游,起讫都在安布尔赛德。



坐在湖岸边的长椅,和风习习,暖日融融,享受着温德米尔春天里的谧静,飞鸟归去来兮,沉鱼醉心湖底,身心的愉悦,思想的松弛,我就是濒湖的一柄树,任尔东南西北风,有一种孤独,更有一种孤傲,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湖景,在我脑海里已然演变成至美的画册,最后点睛的一笔,我想到了“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却被告知并不应景;我转念道“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又自我否定并不应地;我搜肠刮肚,“星随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差强人意,走准了心,没走准了时;我孤注一掷,够拼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宏观山川,迸发的洪荒之力,我的思绪即刻奔逸,冲出了我的躯体皮囊。




草坪上捡拾玩具的有主宠物狗狗,活力四射,奔东奔西,奔前奔后,一个打岔奔近我的身边,近距离招呼一声二声,嗨,小怪兽,嗨,嗨,两脚兽,过后还是奔,不知疲倦地奔,永远奔跑在路上。



Borrans Park旁连接着私人牧场,开放有我们回归的羊肠小道,公园尽头就是公路,再走上10来分钟,就是我们的停车点。


11:40,我们上车,13:00,抵达凯西克(Keswick)。期间在瑟尔米尔(Thirlmere),短暂停留了15分钟。


公路在瑟尔米尔湖留了一个可以自由出入的口子,我们下车,这个长6.05km,宽1.78km,最大水深40m的湖泊,虽说人迹罕至,但毕竟还有我们的到来,我灵光乍现,将瑟尔米尔湖激情改成了诗睿湖,这里毕竟是华兹华斯的故乡,需要有点诗情画意。



我们在湖畔山间的林道,徒步一段,诗睿湖忽隐忽现,赫尔维林山(Helvellyn)时起时伏。Ting、ying和老H,却是英雄失路,托足无门,怏怏之中,半道而回,我走到了林道的至深,曾经太多的重复,直到进入到一条小道,是处老树路倒,石垣倾颓,我由衷感叹:可遇不可求,我们不奢求,这境界,深邃有湖,崇高有山。



凯西克(Keswick) 看到德文特湖(Derwent Water),凯西克也就到了。13:00,车停Bell Close Car Park,午餐就在附近Bank St上的The Chief Justice of the Common Pleas酒吧,牛排汉堡,可乐代酒。



用餐结束将近14:00,由Bank St转到Main St,凯西克闻名遐迩的周末市集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以后的40分钟,我们分分合合游走在市集各处,见过了我们来到苏格兰英格兰最多的人流。



可能我是走得最远,走过民会会堂(Moot Hall),走过George Fisher户外用品商店,走过圣约翰教堂(St John’s Church),最后走到市集的边缘;而ting、ying和老H,则是所见最为丰满,羊毛、银器、鞋袜、皮帽,几乎每个摊位,都长时间逗留过关注的眼神。



我们四个从市集人流中重新会合,时间已是14:40,还有下一站么?有,铅笔博物馆Pencil Museum)。


铅笔博物馆,一座颇费英镑的博物馆,到点还得沿Main St西行一段,经过coop超市,在River Greta河岸东侧。这里也有悦目的景致,蓝天白云之下,近观街景,远眺雪山。



我们购票四张,侧门进入的老H,质疑正门中的ting、ying和我,如此小的博物馆,竟要耗上5个胖子?


这里馆藏有世界上最长的铅笔,陈列着德文特(Derwent)最奢侈的彩色铅笔,自从17世纪,博罗代尔发现石墨矿床,凯西克因此成为世界主要的铅笔产地,当年人们曾为了石墨不惜走私坐牢。


石墨矿采集,一进展馆便看见矿井的情景演示,还有矿产样本,进到大厅,则布展有铅笔整个的制作过程,并配以图列视频和文字介绍,最后是一个用笔画画的工作室,现场有位女士作为指导,我们看到一些小朋友围坐着用彩色笔画画。如果感兴趣,我们也可以像孩子们一样参与测试,并且是有奖励的噢。



我们放不下成年人的身段,耸耸肩,讪讪出了博物馆,但意外的是,我们每人还是得到一枝德文特牌的HB铅笔。


当下15:20,这时点已经容不得我们去往德文特湖走动走动了,下一个既定目标位是格拉斯米尔Grasmere)。


格拉斯米尔(Grasmere) 赶紧的,真到了格拉斯米尔,时间16:00,位置Red Bank Road Car Park,往小镇中心?还是格拉斯米尔湖边?一致的意见是往湖边。


通往湖边的小路,人车混杂,两边都是牛羊的牧场,牧场并不封闭,只是设置了拦畜沟栅(cattle grid),一种铺在地上的金属架,人车可以通行,而牛羊不行。


我们进到牛羊的家园,牛是稀罕,羊却遍地,家族成员都长着一样的兔脸,它们胆小,远离公路,散落在牧场深处,牧场主设置了给水的木屋,少数只羊躲藏其后窥视着我们。中心线留有车辆进出的道路,时间久了,疯长的牧草也知道减负绕行,换别处做更有意义的生长。




终于看见格拉斯米尔湖了,蒹葭苍苍,湖水荡荡,我不禁在微信中留言:



越过些许hill,涉过更多mere,春天的花,秋天的风,这就是格拉斯米尔,藉此,我把格拉斯米尔装帧成画,一并带回。



还有兴趣去鸽舍(Dove Cottage)?还有兴趣去姜饼屋(Sarah Nelson's Gingerbread Shop)?反正我是走不动了,醉了!



离开格拉斯米尔大概是17:15,走了一段B级山路,B5343,途经艾尔特湖(Elterwater),安布尔赛德,于18:20回到温德米尔湖畔的鲍内斯。


温德米尔和鲍内斯(Windermere & Bowness) 走过很远的路,也只是为了回到原先的地方,回到酒店的我们,在安乐窝足足歇上一个小时,最后的晚餐是在当地的一家泰国餐馆House of Siam,比较了网评,中文的评价相对负面。




不管了,我们主食是面,我要的是海鲜面,并主导了啤酒,大杯的,ying紧随着也来上一大杯,ting和老H,碳酸饮料,不二之选。吃过之后并没有网评的如此不堪,服务算是中规中矩,食客也络绎纷至,只是舌尖感觉重口,调料盖过了食材的原味。


我们旁边的一长桌,7、8个人的团体,像是周末聚会,气氛足够热烈,酒,从啤酒喝到葡萄酒;主食,从米饭吃到面条。


到最后我是扶墙回到住处,梳洗过后,倒头就睡算是好的,而我竟然是葛优般躺着睡着了,这是事后同伴们所言。


07-04,周日,一早6:00,同伴好梦,而我好走,此时的鲍内斯还在晨昏线上起伏不定。我的轨迹是往湖边,沿途留取了一些地标照片。


Royalty Cinema,我特意将昨日黄昏时电影院的照片作为比对,感觉还远没有入戏,场景、道具、灯光、角色,自然也就逊色不少。



碧翠克丝·波特的彼得兔世界,难得一天中最为清静的时刻:



圣马丁教堂,中世纪古老教堂:



6:30,湖畔,连日的晴天,到今天可能要告个段落,氤氲水气笼罩着的湖区,凝重而不通透,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我走到离水最近的地方,想做个深呼吸,却意外地惊掠起许多鸥鹭,抓拍几张。


之一,空中飞的:



之二,地上趴的:



之三,水里游的:



湖天一色,这湖,是飞鸟恣意的世界,而湖岸对街,绿茵绵延的坡地,自然就是顽皮狗狗们的欢场。许多养宠的人士,趁着早晨人少的间隙,带上自己的宠物,任性一会。一般而言,人有人道,狗有狗道,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偶有交集,完全源于人狗之间的心灵感应和相互认可。



稀树绿林,草长莺飞,这湖畔极易滋生勾勾连连的情调,我学着青草一般呼吸,吞云吐雾之间,写下了我的朋友圈留言:


坐在湖畔的长椅,我等待着金色的艳遇:


我一见彩虹高悬天上,心儿便欢跳不止:从前小时候就是这样;如今长大了还是这样;以后我老了也要这样,否则,不如死!儿童乃是成人的父亲;我可以指望:我一世光阴,自始至终贯穿着天然的孝敬。(华兹华斯)


融和天气中,明净月光里,飞湍把天地连成一气。天空的多样风姿呵,好一片恬静!归依大地的万象呵,好一片骚乱喧腾!(柯尔律治)



这样的艳遇,一个来自华兹华斯,一个来自柯尔律治,两个在历史长河里争吵了两百年,最后在我的心里得到了和解,即刻吟咏上两位的诗篇,心中荡漾出温德米尔并不深邃,但却有着酒红色的湖光山色。


爽过之后,还得负重远行!


回程,爬了一段坡道,Brantfell Rd一路上坡,道路短暂,并不陡峭,尽头有木栅围栏阻隔。走在头里的两位,犹豫中不敢逾越,而我不管,逾越过后,可以一直上到Post Knott,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山口,其形状如同一个土墩,安置的木质长椅,坐下,可以望断温德米尔的风花雪月。



下图,一个日本人,站立着执笔写生,我一去一回,这路人已然成了熟客,然而,他,还是站立原地,未曾挪动半步。



8:20回到住处,同伴差不多都准备好了,我得抓紧了!


一封来自今晚住宿地North Cottage(Luss)的邮件,房主详细预告了入住事宜,我回复,到点大概16:00,其它我们一切照办。


顺便上传早晨湖畔以及Post Knott的照片,引得朋友圈英伦旅行暗流涌动,热潮迭起。





今天我们的攻略:湖区-(29km,1h)-阿尔斯沃特湖(Ullswater)-(165km,2h)-新拉纳克New Lanark)ML11 9DB(新拉纳克,世遗村,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的棉纺厂,门票贵;还有蓝芝士,媲美加洛韦鲜奶酪)-(90km,1.5h)-鲁斯(Luss)G83 8NU 鲁斯没有超市,记得在途经的超市补充给养!格拉斯哥洛蒙德湖之间的Castle Road, Dumbarton,有Dumbarton Castle,G82 1JJ,洛蒙德湖主要看点在湖南端的巴洛赫(Balloch,G83 8SS),应该留意(城堡、湖景)。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地标
行程
问答
玩法
赞 58
评论 4
作者提到

美食、摄影、自驾、人文、自由行、小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