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西域(五)阿耆尼国:遗憾亘千古
黄昏独坐
2019-09-13
阅读 4.3千

“ 阿耆尼国东西六百余里,南北四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六七里,四面据山,道险易守。泉流交带,引水为田······伽蓝十余所,僧徒二千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玄奘·辩机《大唐西域记》卷第一
阿耆尼国,今焉耆库尔勒地区,是玄奘大师开篇详记的第一个国家。其实大师在阿耆尼国并没受到应有的礼遇,因为他结拜哥哥的高昌国与阿耆尼国之间有太多恩怨,导致阿耆尼国王连马匹都不肯给他换。大师仅仅在阿耆尼国停留一夜,便遗憾地匆匆离开。
大师当年看到的佛教盛况,如今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焉耆县西北大约30公里处,有一个保存着很多古代佛教遗址的地方,叫七个星佛寺(维语千间房子),它是由南、北两个寺院遗址和一个小型的石窟群所组成。我到那里时居然关门闭户,大门上贴一个公告,无限期闭馆,哎,只好围着寺院的外墙转了一圈,在墙外拍了几张照片,带着小小的遗憾离开了。幸好第二天参观巴州博物馆时,看到了一些寺里的图片和实物。

(网络图片 ·塑像藏于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藏)

博格达沁故城(维语宏伟高大的城墙)位于焉耆县四十里堡乡东面,曾是焉耆国的国都。 在地广人稀的乡道上颠簸了很久,司机小安告知我们到了,到了?你确定?除了杂草丛生,啥也没有呀。爬上一个小土坡(其实是城墙墙基),放眼一望,满目荒凉,一片一片纯白的盐碱地,一丛一丛扎人的骆驼刺,只有高于地面周长约有3公里的长方形墙基,隐约能看出这里就是故城,无情的岁月已将博格达沁碾压得破败不堪,杂草吸引着羊群,城基下的护城河,成了羊儿们狂饮的小溪。我指着远处那座看似城门的地方向老牧民打听怎样才能开车过去,他比划了半天,我都不能明白,最终遗憾地放弃。

博斯腾湖古称“西海”,它的东面是炎热的吐鲁番盆地,南面是干旱的塔里木盆地,在这样一片荒漠里,却诞生了我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这里一边是黄沙漫漫,一边是波光粼粼,湖水与芦苇相伴,白鹭不时惊鸿乍现。很遗憾,唯独春天不是这儿最美的季节,据说夏季这里是野生睡莲的世界,千亩莲花,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狰狞之中,绽放清幽;秋季,行船在芦苇水道,两边满是金色的芦苇荡和白色的芦花;在冬季,湖面冰封千里,平滑似镜,一派北国风光。 博斯腾湖用沙漠、湖水、雪山、绿洲、蓝天、飞鸟绘出了只属于自己的风景画,美到极处,便成苍凉,两两相忘,各安天涯。别了,博湖!

很遗憾,库尔勒加麦清真寺又是大门紧闭。其实走近星月高悬的清真寺,我只想亲眼看看那些戴着白帽子跪在地毯上朝西念拜的的信徒,只想亲耳听听他们一遍遍地向我从未了解过的陌生的真主颂念的经文,虽然我什么都不懂。

罗布人是维吾尔族的一支 ,他们生活在塔里木河畔的小海子边,"不种五谷,不牧牲畜,唯以小舟捕鱼为食"。历史上最有名的罗布人当属奥尔德克,1900年,在他的引领下,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找到了楼兰古城,1934年,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考察新疆罗布泊时,也是在奥尔德克的帮助下发现了小河墓地。
罗布人村寨里生长着千姿百态的原始胡杨林,蜿蜒的塔里木河从村边穿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望无际,遗憾的是,胡杨林只属于秋天,只在秋天这个背景上,展现出它应有的绚丽色彩。

D4.和硕-博斯腾湖、七个星佛寺、博格达沁故城。宿库尔勒
D5.库尔勒-罗布人村寨、巴州博物馆、团结路大清真寺。宿库尔勒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购物
地标
文章
问答
赞 22
评论 6
作者提到

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