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方丹-德沃克吕斯

问渠那得清如许 - 法国枫丹泉水镇之临水照花

出发时间

6

行程天数

17

和谁出行

和朋友

“炎威天气日偏长,汗湿轻罗倚画窗。”

五黄六月, 普罗旺斯(Provence)亦是海天云蒸, 夏树苍翠。

西距阿维尼翁(Avignon)约廿十英里(Mile),南法(Southern France)的枫丹泉水镇(Fontaine-de-Vaucluse)晏居于沃克吕兹山(Vaucluse Mountains)麓谷地, 安然恬淡, 且旷朗无尘。小镇兴于山泉之畔, 幽婉而纯净, 而山水澄澈,蜂出泉流,终日汩汩于山壁, “水何澹澹,”先为流泉, 悠然淙淙潺潺; 再为山溪, 廓然无风自漾; 终顺流而下, 遂成粼粼河川-索尔格河(La Sorgue),“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

泉水镇之名原意“沃克吕兹之泉”, 其规模冠绝法国(France),亦位列世界涌泉(Fountain)第五, 声名煊赫于遐迩。 其水, 碧也, 色若翡翠; 其澜, 微也, 水光潋滟。

未进泉水镇, 必先寓目小教堂(Chapel)于道之右侧。日月跳丸, 磨砺成教堂皮相的粗粝与斑驳。其雀小脏全, 应可迎合信仰之需, 然直觉其平素“门虽设而常关”由来已久,以至于始终“块然无徒, 廓然独居。”

甫抵小镇内, 圆柱广场(Place de la Colonne)遂即映入眼帘。直挺的旺多姆圆柱式(Vendôme Column)纪念碑约有廿米高, 茕茕孤立于绿盖如阴的广场中央, 甚是众所瞩目。纪念碑(Monument)为大理石(Marble)材质, 而几百年的雨僝风僽导致迄今已呈的风化(Weathering), 故而碑上文字亦因“风雨剥蚀, 故其字无复锋芒”, 继而变得模糊而残缺; 而碑上浮雕(Relief)全然斑驳而凸凹, 亦几近莫辨。这座年逾两世纪的纪念碑系纪念意大利(Italia)诗人彼特拉克(Francesco Petrarca, 1304-1374)诞辰五百周年之际而原矗立于他处。 廿十多年之后, 纪念碑才得以乔迁于兹, 其缘由是彼特拉克曾栖身泉水镇甚久, 蛰居溪畔断断续续十五年之久, 流传出为其梦中情人(Dream Lover)而抒写的三百六十六首十四行诗(Sonnet), 故纪念碑落户泉水镇最名实相符了。彼特拉克的单相思(Unrequited Love)蔓衍了廿十年许,折首不悔, 而如此旷日持久, 已作人妇的对方居然一无所知,直至香消玉陨。彰明昭著, 当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彼特拉克完全是自虐般苦恋(Masochistic Languishing Love)。他的情感相当炽烈而又狂野, 却不溢于言表, 而是无息无声, 义无反顾地倾注在其数百首商籁体诗篇里, 因而行间字里流动着滚烫与焦灼, 读罢令人唏嘘不已。幸好卜居泉水镇, 溪水的灵动与清凉不至于令彼特拉克终日焚心以火。其滨水的故居迄今保存完好, 数世纪的露往霜来, 未曾留下百孔千疮的剥蚀。而今, 彼特拉克故居化身为彼特拉克图书馆及博物馆(Musée-Bibliothèque Pétrarque),供世人触物兴怀, 瞻望咨嗟。

令人讶然的是,彼特拉克故居由一条山岩间的甬道(Corridor)与外界相连, 幽冥且阴沉, 然“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庭院既宽且敞, 彷佛对面的丘阜(Hill)投怀入抱, 充填其间; 庭院亦置以池塘(Pond), 涵泳山泉一泓, 一任“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的幽情逸韵, 漫溢方圆。

圆柱广场西侧是闻名南法的桑顿博物馆(Musée du Santon)。馆中陈列着十八-十九世纪于普罗旺斯从事各种营生的小泥人(Clay Figurine), 林林总总, 材质迥然, 且栩栩欲活。人物贴近生活,工艺彩绘精良, 故而在圣诞节(Christmas)、复活节(Easter)等宗教节日(Religious Festival)里, 它们是不可或缺的。

这类民俗工艺(Craft of Folklore)非专属于一城一池, 而是流行于整个南法普罗旺斯地区。 所以, 在普罗旺斯地区, 桑顿博物馆亦是不知凡几, 而其中马赛(Marseille)的桑顿博物馆据说尤为喜闻乐见。

平心而论, 各地的桑顿博物馆内容虽小异而大同, 亦不乏蛮吸人眼球, 却难以不为已甚, 故而即里渐里, 味如鸡肋。因而, 兹处之馆估计亦是连锁(Chain), 出于多多益善; 抑或因风靡(Popularity)而设立, 缘于商业敛财, 因为馆中有泥人出售, 且价格不菲。

一泓山泉,于南法的响晴薄日里, 潺潺湲湲,贯穿全镇, 沿途渟膏湛碧, 而蓝天下光影流转, 以及山川里水草疏密, 时有色差(Color Aberration)于次第, 或新绿, 或重碧, 或翠黛, 或青葱。

小镇以绿水为街, 沿翠岸为市, 振古如兹。植津岸以绿树, 浓荫水畔, 翠凉甬道; 筑墉屋以邻水, 枕依青葱, 揄扬杏帘。 咖啡轻啜, 漫看光影斑驳, 于绿树浓荫间婉转; 林岸晏坐, 聆听流水幽咽, 在夹畔青阶中潋滟, 恍若世外桃源, 潺潺细声润无忧。

出自广场, 沿着廛肆成林的河岸鹅行鸭步, 一路山泉淙淙淌洋,

澄澈而香冽, 流水声中不时传来鸟鸣, 清越而脆亮。未几, 前有锈迹

斑斑的大水车(Waterwheel)赫然在目。水车围以花草, 外在弄粉调

朱, 以掩饰其本身的破旧不堪。

水车背后就是造纸坊(Moulin à Papier)。据传此造纸坊运营了好

几百年,直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才寿终正寝。过水车而入内室, 才知晓外面的水车昔日就是水力装置(Hydraulic Device), 以水流而提供动力(Power), 驱动机械而织造纸张。 有案可稽的是, 这里所见的手工造纸(Handmade Paper), 可回朔至十五世纪。

养在深闺的店铺才是图穷匕见, 不过这亦无可厚非, 毕竟真材实料, 且源深流长。纸张林林总总, 美不胜收, 同时, 于游人而言, 可选择所好的图案纸张、言简意赅的俳句以及灵动飞扬的字体等, 当场予以定制印刷, 立等可取, 尤为少男少女们的偏爱。

泉源(La Source de La Sorgue)之处想来应是令人憧憬的, 因此出自造纸坊而怡然前行。未料, 临近泉源不免大失所望: 一个心形(Heart-shaped)的洞穴(Cave)镶嵌于峭壁底部, 宛若姿状纤小的水池(Pool), 恭默守静, 涟漪不惊; 或恰似睁眼的碧目, 颙望青天, 脉脉含情, 然静水流深, 浪恬波静下含孕无尽而磅礴的山泉, 迸涌而出, 悄悄冥冥, 终成一床碧川, 万练飞空于普罗旺斯大地。

“归山深浅去, 须尽丘壑美。”枫丹泉水镇, 令人缓辔而来, 于镇内按辔徐行, 而返辔收帆时, 迟迟吾行!


2020.06.21.

2022-07-15发布 阅读量4.5千

热门推荐

  • 重点推荐
  • 目的地
  • 景点
  • 美食
  • 地标
  • 行程
  • 文章
  • 问答
  • 玩法
22
17
9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勃艮第,酒精过敏,却也精彩
勃艮第(BURGUNDY)位于法国中部略偏东,地形以丘陵为主,被称为“地球上最复杂难懂的葡萄酒产地”,是法国

东西姐6.7千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