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游记非常精彩,将在携程旅拍平台内被推广展示

  • 包括但不限于携程及其关联公司的网站App
  • 有疑问可联系
去旅拍主页查看
知道了
2019-10云雨,再遇英伦
千寒凝望
出发时间9月
行程天数14天
和谁出行和父母

属于勇敢的心的苏格兰高地,属于Game of Thrones的北爱尔兰,属于The Last Jedi的爱尔兰;或是属于风笛的苏格兰,属于重生的北爱尔兰,属于健力士的爱尔兰。这几地都有着完全不同于英格兰的感受和精神,虽然都在温润多雨而又容易低沉的天空下,却生养出同又不同的民风。英格兰,有着很多人口密集的城市,对比这三地便是地广人稀了。

第一天行程,香港飞迪拜,迪拜中转
第二天行程,迪拜飞格拉斯哥,格拉斯哥市区游。住宿,PREMIER SUITES PLUS Glasgow George Square
第三天到第五天行程,苏格兰高地三日游。
第六天行程,格拉斯哥市区游,前往贝尔法斯特。住宿,Jurys Inn Belfast
第七天行程,巨人之路。住宿,Jurys Inn Belfast
第八天行程,贝尔法斯特市区游。住宿,Jurys Inn Belfast
第九天行程,前往基拉尼Killarney,Ross Castle。住宿,Park Place Apartments
第十天行程,丁格尔半岛。住宿,Park Place Apartments
第十一天行程,凯里之环。住宿,Park Place Apartments
第十二天行程,莫赫悬崖,前往戈尔韦Galway。住宿,Jurys Inn Galway
第十三天行程,Kylemore Abbey,前往都柏林。住宿,Hotel St. George by The Key Collection
第十四天行程,都柏林市区游,夜飞迪拜

规划行程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选择航空公司,不过由于进出地的不同,基本确定需要中转的才能有比较廉价的选择,意料之外地几个最低价格的组合选择内,居然有阿联酋航空。转机乘坐阿航的次数并不多,虽然迪拜已经成为东西半球连接的口岸。不过并未想过在这多事之秋,从香港出发的航班依然是全机爆满。即便已经早早网上值机,即便我们非常顺利地进入香港机场,却还是在行李托运前柜台等了一个多小时。明明提早了4个小时,结果到登机口只剩下半小时了,不过香港机场已经逛得太熟,而且也没有多少购物需求。阿航的餐食越来越平庸了,完全比不上新加坡航空,座位上也只有腰垫和毛毯,而且毛毯在飞机进入下降阶段就开始回收了。当然这些五星级航空公司的卖点都在商务舱和头等舱的。机上娱乐系统比以往又有了更新,资源可以说多得眼花缭乱,不过系统中文程度不高,基本都没有中文简介。空乘服务频率还算勤快,除了两次派餐,中途也有几次送饮品,基本不用主动找空乘拿喝的。机上还提供两个小时的免费空中WiFi,可惜当我发现的时候已经临近降落,服务暂停了。阿航已经取消了在迪拜机场超过4小时中转派送的免费餐券,幸好迪拜机场的休息座椅还是足够多,不过8个小时的中转还是挺累的一件事。而且感觉除了新加坡机场,所有中转机场都没有太多的闲逛欲和购买欲。自己基本将下一程航班所在的航站楼走了个遍,并没有什么出彩或者特别的地方。之后我们的中转时间基本都在静坐休息中度过,能找到个可以伸展身体的地方,是比较舒心的事。不过只要你有耐心走走,总是能够找到位置,不至于需要睡地上的。另外,迪拜机场的WiFi任用并没有时间限制,不过速度一般。

迪拜机场是到达之后前往中转的候机大厅前需要过安检,登机口的是人工抽检。在阿联酋初升的阳光下,我们登上了第二段航程,飞往格拉斯哥。和第一段航程的机型一样,座位上的配套也基本一样,只是没有了中文餐单,空乘的勤快程度也差不多。又是8个小时的航程,睡睡醒醒中开始接近英国,由一路耀眼的阳光,变成飞行在乌云之上。当临近格拉斯哥,开始降落的时候,雨水开始疯狂地敲打机身,触地之时,机翼上因为高速和雨水的联合作用而形成了整片的水雾。第三次接触英伦三岛,见面礼就是一场暴雨吗?还算顺利的入境过程,格拉斯哥机场远小于欧洲最繁忙的希思罗机场,到达的国际航班不会很多,国际到达的场地很小,两三个航班的乘客一起到达就会排起长队,终于花了一个小时,再次入境英国,踏入从未到访的苏格兰。本来预约好的接车司机并没有在到达大厅等候,多次电话都无人接听,国内客服也一样不能找到司机,唯有转用公共交通工具。幸好我们的酒店就在市区中心,有机场大巴的途经站。从机场出来之后,本来还在下着的雨已经停了,还偶尔展示出一点阳光。在酒店稍作修整,已经午后三点多,借着光亮看看作为城市中心的George Square后。

便出发前往英国一间始建于1451年的古老高校University of Glasgow,不过由于各种原因,该高校的现址和15世纪时已经差异巨大了。主门旁边正对主楼中央的小门上有着该高校所有学科的名称,甚是少见的设计。University Chapel旁边的楼梯上有着英国王室的标志物,不知道是不是代表着这里与皇家的关系。校园内的建筑以哥特式的主楼的基调为主,但是也有不同风格和颜色的元素混搭其中,宁静的校园自有一种令人安心下来的感觉。

离开高校不远,隔着小河的对岸,就是Kelvingrove Art Gallery and Museum,博物馆的所在建筑物是一座用于1901年世界博览会的永久建筑,有着格拉斯哥特有的红色砂岩外墙,和对岸大学主楼的黄色相映成趣。免费开放的博物馆的一楼大厅,有座每周日免费演奏的大型管风琴,可惜我们错过了时间。匆匆看过一些藏品,已经是临近傍晚。

跨越城区从西到东,来到Glasgow Cathedral,这座曾经的主教座堂,黑色的外墙和绿色的楼顶,令人一看就能认出的配色。苏格兰宗教改革爆发的冲突使这些中世纪大教堂几乎消失于苏格兰的土地之上,这是唯一一座了,这里也是University of Glasgow的起源地。可惜时间已晚,未能入内参观。

离开教堂,结束半天的走马观花,返回酒店准备今夜的大餐。PREMIER SUITES PLUS Glasgow George Square是一家带了全套厨房用具的公寓,在返回的路上,遇到家比较大的ALDI,以非常实惠的价格就完成美味的牛排加海鲜大餐的材料准备。公寓的设施齐全而且保养还算可以,舒适地在温暖的室内吃完丰盛的晚餐,本来还有个小露台可以把酒言欢,可惜入夜的格拉斯哥,又下起了细雨。

需要一大早起来去赶高地跟团游的车,高地游从格拉斯哥出发的团不多,特别是有华人导游的,唯有牺牲休息时间,做点路线的重复。这个团其实是爱丁堡才是主要出发地,偌大的旅游大巴,从格拉斯哥到爱丁堡的一路也只有我们几个人。随着周一略微拥堵的M8公路,慢慢开进爱丁堡的城区,算是车观了一路。作为苏格兰首府,除了山岗上的Edinburgh Castle作为城区中心的焦点,城区之内也是随处可见一些古旧建筑或雕像,密度要比格拉斯哥要高。接上余下的客人后,车沿着A92公路驶向东北方的St Andrews

这里现在最为世人所知的现任剑桥公爵和公爵夫人,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就读的University of St Andrews。这座苏格兰最古老的高等学府,一直随着这座小镇的兴衰而变化着。

这个现在只有不到2万人的小镇,算是达到了新的人口数巅峰。不过这里曾经在16世纪也达到过这个人口数量,这里是那时候的苏格兰王国的宗教首都。而作为天主教代表的St Andrews Cathedral,曾经是苏格兰最大的天主教教堂,然而随着天主教在这里失去国教地位,还有不断的内战,无论多么宏伟庞大的建筑都会有崩塌的一天。而这座教堂也没有逃脱破败的命运,成为了在海边悬崖上的遗址。同样命运的遗址还有St Andrews Castle,曾经在苏格兰与英格兰的战争中相互易手多次亦多次重建后,却一样敌不过宗教改革之后的变化。

这个小镇一度也临近消亡,不过世界的变换总是令人难以预估。作为世界上最早的高尔夫球场的St Andrews Links,因为高尔夫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喜爱而成为了很多高尔夫球员和爱好者的圣地,不同地方慕名而来的人,同时也救活了这座小镇。而University of St Andrews也熬过了多年的艰难期,重新成为了很多私立学院毕业生的首选。

离开这座充满历史的小镇,前往Pitlochry,这座备受维多利亚女王喜爱的小镇,同时也是苏格兰的大西洋鲑鱼的洄游必经之地。洄游经过的河流之上有一座水坝,为了让鲑鱼实现洄游而做了一些特别的设计,不过由于时节不对,并不能看到鱼群。小镇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Pitlochry Church Of Scotland,坐落在略高的小山岗上,在前面翠绿的草地衬托下,在阳光的照射下,尽显神圣。

结束这一天的行程,入住于Kingussie,一个位于苏格兰高地之中有着历史感的小镇,充满了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趁着入夜之前,沿着主街游走了一遍,在落日余晖下享受这座宁静的小镇。

这里的消费不高,晚餐在Duke Of Gordon Hotel的餐吧享用了几款不同的主菜,份量和味道都还算可口,价格远低于伦敦地区,只是大家都有点太饿了,吃了一半才记得没有拍照。另外苏格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喝威士忌,酒吧中畅饮着的本地人,也是喝着各种本地啤酒而已。

继续早起的一天,因为要从Kingussie沿着A86和A87公路向西前往Skye。清晨的天气就已经是灰灰沉沉的,车刚离开小镇就下起了小雨,一路穿行在苏格兰高地的中间,接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基本都在山路上行走,雨水偶尔出行,阳光极少地出现。大小不一的湖,基本都是狭长的,夹在两边的山地之间,雨水滋润下的高地植被,即便是秋季也还能展示出各种翠绿。在到达Eilean Donan Castle的时候,三面环水的城堡,由于被风吹动着的水,无法形成美丽的倒影,但是阳光开始慢慢显露出来,当向西远眺Loch Alsh的转湾处,阳光将岸边的海藻照射成了金黄色,海水倒影着青山,白云与蓝天,有些模糊却又有些融为一体,那种悠远平静的感觉瞬间充盈在心间。

车继续向西前进,经过Skye Bridge进入Skye,在南岸桥边的Kyleakin是观赏大桥的好地方,也可以从东面回看Loch Alsh的海湾,阳光在这里还算保持着,虽然开始有点若隐若现。在桥边,在水边,我们都有点流连忘返,似乎走几步就有不同的风景,当然阳光的作用也是很巨大的。Skye有着迷雾中的岛屿之称,由于英伦三岛的天气和这里的气候条件,云雾生成的比较多,据说一年有两百多天都在云雾之中。不过在我们刚刚踏上Skye的这段时光中,云雾都被阳光打散了,桥与海,山与天,都清晰的展示着自己,云都成了点缀。

离开桥边,我们继续向岛的内部进发,灰色的云开始占据天空,蓝变得稀有,阳光也开始透射不过厚重的云层。一路上的植被开始由翠绿变成浅绿,甚至黄绿已经成了主流,虽然还不至于枯黄,但也有了点萧瑟的感觉,特别是在天空中灰色的云的笼罩之下。车一直深入岛的北部,到达岛上最大的镇Portree的时候,阳光又开始重新出现了,这座小镇的码头旁边有着一排几家颜色各异的房屋,成为了这里的标志,后来也发展到小镇的其他街道也有一排的不同颜色的房屋,不过并不能代替这条街的形象。

在这几家房屋中间,有一家Fish and Chips的外卖店,前来购买的客人络绎不绝,我们也尝试了一下,薯条的份量很大,外脆内粉的感觉,鳕鱼比较滑,感觉是因为食材比较新鲜的缘故,对着与大西洋海水相连的海港,吹着微微带着海水味道的海风,观赏着大小不同的鸟类在高低飞舞而觅食,吃着英国人最爱的食物,感觉自己几乎活成了这里的一份子。

离开这座小镇,继续向北,在路上会看到被喻为Old Man of Storr的几块岩石,远望加上想象才会感觉到这是一个躺卧的老人头像,这里现在渐渐成了徒手攀岩的热门地。

之后继续向北,到达今天行程的最后一站Lealt Falls。瀑布嘛,虽然水量和高差都不算小,但是大家早已经看惯国内的大山大河,这里的小小瀑布太容易被人忽略了。反而瀑布之下流入大海之前的峡谷和海岸边的岩石更令人迷恋。

重回跨海的Skye Bridge离开Skye,沿着A890公路向北,这是一条在森林之中的公路,路的两旁都是茂密的乔木,以松树为主,墨绿的树枝几乎已经伸展到车窗边。晚上入住的酒店在Strathpeffer小镇,由于不算在去Inverness的主路上,所以这个小镇更加幽静而且没有多少商业气息,这里曾经是维多利亚时期流行的水疗度假胜地。晚上品尝了号称彭斯晚宴的苏格兰特色餐,为了纪念罗伯特·彭斯曾经在这个小镇用过的晚餐,罗伯特·彭斯是苏格兰著名的诗人,为世人熟知的代表作之一就是友谊地久天长。主菜是用高地山鸡肉包裹着苏格兰的传统菜Haggis做成的,还是可以一试的,而作为配菜的薯泥混合了奶油和香草,味道香滑可口。

早上的天气更加灰沉,昨夜雨水的痕迹还很清晰。今天早上出发的时间可以略晚,因为小镇距离闻名于世的Loch Ness已经不远,早上又主要是在湖区活动,经A9和A82公路,大约1个小时车程就可以到达我们上游船的码头,码头旁边的店铺门口还有一个模型,造型是人们认为最接近水怪的模样。

这次预订的游湖船票是单程,只有短短的半小时左右,行程是湖面最宽的一段。船上有先进的声纳系统,用于帮助游人追踪水怪,当然水怪并没有在我们这一程中出现。尼斯湖本身是苏格兰高地最大的淡水湖,水深超过200米,但是水质由于藻类和泥灰导致非常浑浊,能见度很低,但是水体本身其实很干净。尼斯湖有着苏格兰高地淡水湖的特性,由于都是冰川作用形成的地貌,狭长而且深邃,除去水怪的传说,湖的景色其实一般,特别是当云雾压得很低,岸边不高的山都基本被遮挡,青山的色调都变得灰沉。

离船登岸,就可以看到矗立在湖边突出处的Urquhart Castle,这座曾经的皇家城堡,无论其在苏格兰独立战争中有过多么重要的存在,现在都已经被废弃了,但正是这种半破败的状态,却更好地看到城堡的内部结构,而且每个窗户和缺口之中,都可以看到美丽的湖光山色。在这种氛围中,或者你会有能回中世纪的一刻游思。

沿着A82公路继续向南,到达Mountain Gondola Nevis Range。不得不说这里的观景缆车设计非常一般,在一个前不靠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建一个并不高的高山缆车,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这里设计成了玩山地自行车的道路,也算是可以一试的体验,然而我们并没有考虑过体验这种极限运动。在山下看着半山之上云雾变幻,光影互换,正当以为山上的云层基本打开的时候,突然之间又下起了大雨。高地的天气真的变化太快,无法捉摸。这一程到达的Glenfinnan Viaduct的观景点,非常差,远离桥体本身不止,还完全看不出弧形的桥面,幸好不是哈利波特迷,不然一定失望之极了。

作为补救,这个观景点的另一个方向可以远眺Glenfinnan Monument及同样是狭长的Loch Shiel的景致,算是略作补偿。再次走上A82公路,开启南下返程之旅,雨不时地下起,敲打着车窗,制造着云雾于山水之间。到达Loch Achtriochtan,天空突然打开了一片蓝,不得不说,这里是Glen Coe Valley最美的地方,小小的一湖静水躺在山谷之间,倒影着蓝色的天空和两边青翠的山地,山谷在不远处有个拐弯,交错的山脚更是作为了这幅高地美图的背景,似乎再添任何点缀都变得多余了,只可惜这样的美景转瞬即逝,来不及用相片去定格,只能停留于脑海之中。虽然在Three Sisters viewpoint可以远眺Loch Achtriochtan,但角度与光影的差别,令景致的美丽程度下降了很多。

整个峡谷不长,开车很快就过去了,真的要体会这一段A82公路的精华之处,必须徒步于山谷之间的步道,感受决然会更加美好当行走于谷底的那刻。回到格拉斯哥,时间比原来预计的早点,前往一家酒店附近的人气餐厅,Paesano Pizza。到达时门口还有不少排队的人群,幸运的我们,刚刚好有空余的四人座位,人齐就可以入座,Pizza都是即点即做的,用的是最传统的明火果木窑炉,软糯的芝士,湿润的配料,有韧性的饼底,都是不错的处理,不过咸度略高,还有饼边不够脆略微遗憾。

格拉斯哥下了一整夜的雨,虽然不大,道路依旧是湿漉漉的。整个上午,阳光都藏在乌云之后,偶尔出现,不时的几阵太阳雨,蓝天变得稀少。利用在这里停留的半天再走走这座曾经是英国第二大的城市。刚刚到达People's Palace的时候,阳光居然跑出来了。这里在1898年开业,连同所在的Glasgow Green,是该城市最古老的公园绿地,曾经是东城区市民的文化中心。主建筑外面有一个喷泉,很有年代感的设计,与现代只是面积广大或者水柱高远,但是设计简单的截然不同。主建筑现在成为了一个博物馆,展示着格拉斯哥从1900年到现在的普通人民生活和历史的变化,主建筑的后面还有一个温室。可能我们来得比较早,刚刚开门的时间,并没有多少游人,不过在里面可以看到我们不少熟悉的东西,毕竟很多生活用品,样式都是类似的。我们在里面参观的时候,雨又下了一阵,窗外居然形成了巨大的彩虹,横跨在整个公园之上。

之后步行返回市中心区,经过St Andrew's in the Square,这座建于18世纪的建筑,曾经是英国最好的古典教堂之一,但是随着城区的变迁,逐渐破败,后来被整修成了苏格兰文化中心,但是也停止了每天的对外开放,只有周四的一个固定时间接受预约参观,无法一睹里面的华丽装璜。

继续向西走,来到曾经的城区中心Glasgow Cross,在交通岛上的钟楼叫做Trongate Steeple,是1625年建造的市议会唯一的遗留建筑,在这个地方屹立了将近400年,成了格拉斯哥一个标志性建筑物。

回到现在的市区,在购物街Buchanan Street的旁边,有一座名为The Lighthouse的建筑,曾经是一家报社的办公大楼,其内部的螺旋楼梯有着一种令人惊叹的魔力,顶楼的观景平台,也是欣赏城区景致的好地方。

中午坐上前往贝尔法斯特的大巴,体验一下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之间的北海海峡的跨海渡轮,沿着A77公路向南行驶了大概2个小时到达Cairnryan Port,临近的一段公路沿着海岸线行走,景色也是不错的,只可惜乌云将远处的天和海都渲染成了灰色。等了半个小时,大巴终于进入大型的客货混装滚装船,之后我们就可以走上到客舱体验各种设施,里面有4层甲板供旅客使用,其中一层是船员的房间;顶层可以走出客舱看看海,不过海风非常猛烈,连人都站不稳;还有两层,包括各种休息室,电影院,游戏机中心,亲子活动中心,以及餐厅,还有专门给司机单独使用的餐厅及休息区,设施很完备。又等了一些时间,渡轮终于开行,横跨苏格兰到北爱尔兰这一段航程大约需要2.5小时,虽然海面的风很大,但还动摇不了这艘船,基本没有丝毫颠簸。

顺利渡过北海海峡,乌云似乎并没因为海水而被阻隔,不过雨基本停了,再行驶小半个小时,我们就到达了贝尔法斯特的中心城区,结束半天的舟车之旅。酒店附近有家评分不低的欧式餐厅,Howard Street,我们没有订座,但是幸运地还可以有张高脚凳的檯坐。可以Sirloin Steak的肉质还是比较合适Medium Rare,不过我们还不能太可以接受里面的血肉模糊,Medium是对口感和熟度的相互妥协;Pork Belly的外皮做得很脆,下面的肉却是软绵的,不过吃起来一定要连上皮一起吃,否则口感和味道都差了。配菜的炸薯条也不错,金黄的颜色下,外脆内粉的口感很好。酒店对面是Assembly Buildings Conference Centre,其钟楼每到特定时间就会发出不同韵律的动人钟声,倍感安宁,当然如果不希望被打搅,关上两层窗户就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

今日可以算是Game of Thrones之旅,虽然主要看点还是Giant's Causeway,但是从行程开始就已经完全被GOT所穿插着。这部电视系列剧有很多在北爱尔兰的取景地,犹如维斯特洛大陆的现实版。沿着A2公路行驶本就是一件美妙的事,这条沿海公路,一边是面对北海海峡的海岸,海岸蜿蜒并没有多少沙滩,岩石和滩涂交杂着,在乌云之下,犹如暗黑的中世纪;一边是陡峭的山地,山地上不时出现散布绵羊,尽显欧洲田园牧歌的风光。途中会经过绝境长城和黑城堡,可惜只能在车上远观一下,因为其取景地是一个并未对外开放的采石场Magheramorne Quarry。第一个景点是Carnlough Harbor,剧中Arya Stark被刺后跳水逃走,重新上岸的地方。

这本来是一个北爱尔兰平静的小镇,现在因为一部电视剧变成了无数游人到来的地方,这个小小的港口,从不同地方看,又有不同的风格,虽然多了一些游人,那片宁静依旧可以从这里感受到。

第二个景点是Cushendun Caves,如果不是GOT的观众,对这个山洞不会有任何感觉。这里是红袍女祭司Melisandre,为Stannis Baratheon诞下影子的地方,还有一些工作人员手执仿做造的大剑协助拍照。承然,这里的自然风光更加美丽,Glendun River的出海口景色比洞穴更加迷人,又是一个因为GOT而被世人所知的小镇。

之后前往举世闻名的Giant's Causeway,由4万根六角形石柱组成的8公里海岸。石柱连绵有序,呈阶梯状延伸入海。这里被认为是古新世时火山喷发后熔岩冷却凝固而形成。作为世界自然遗产,这里有比较完善的多语言导赏系统,可以在观赏美景的同时获得很多地质知识和爱尔兰巨人的传说。当你站在石柱之上,眺望一直延伸入海的石柱,绝对会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是怎样复杂的各种自然力的作用下,才能形成这样神奇的景象。

离开这里不远的Dunluce Castle是GOT中铁群岛主城Pyke的取景地,这座悬崖之上的中世纪城堡,只有一条桥和陆地连通,很符合铁群岛的风格。不过实际上这座城堡已经被废弃超过三百年,成了基本只有外墙的空壳,所以当时的剧组也只是在这里取了外景。

远眺一下这座城堡,我们又赶往下一个景点Carrick-A-Rede Rope Bridge,途中会经过一家GOT主题餐厅The Fullerton Arms,木质的大门上有着各种GOT的元素。

要走近这条吊桥,需要先有二十多分钟的山路,刚走了一段,原来的阳光突然被从海上吹来的雨云代替,没多久就是豆大的雨倾泻下来,整条山路无从躲闪,只能冒雨前行。这条吊桥连接着陆地和海中的小岛,是当地的渔夫们为了捕抓三文鱼而建造的,然而现在已经没有渔夫,因为鱼获已经减少到近乎断绝的地步。不过现在成了一个游人如织的景点,当我们到达吊桥边,雨停了,再过一阵,太阳重新回来了,给了我们经历风雨后更好的景致。

今天的最后一个景点是The Dark Hedges,这些种植于18世纪的树木枝叶相接地分立在道路两旁,几乎覆盖了整段道路。这条路是通往别人私宅的,被GOT剧组利用英伦三岛的乌云拍成了通往King's Landing的King's Road,完全符合剧中略带幽暗的环境。

回程走的是A44和A26公路,这一路更是走在田园风光的中间,两边低矮的坡地上密布着牧场,牛羊散落在其中,悠闲地吃着被大西洋的风雨滋润着的牧草。晚餐同行的希望尝尝羊肉,原来选好的店订不上位置,看到旁边的Made in Belfast Wellington Street也有羊肉,可以解馋。Duo of Irish Lamb,一部分羊肉是做成了方块状去煎的,带着比较厚的脂肪层,还算可口;另一部分是伴着薯片焗的,瘦肉的成份比较多,香味浓郁。Duo of Irish Beef,一部分是固定熟度的Sirloin,不过不失,可以尝到肉的香味;另一部分是慢炖的牛肉,配上焗酥皮,配合着吃才会更好。

昨晚一夜的雨水,换来了大半个白天的好天气。行走在达成和平协议二十一年后的的贝尔法斯特市区,或许在中心城区当年冲突的痕迹已经消亡,但是有一处,保留着,提醒着,警示着和平来之不易,这就是Peace Wall。这条将天主教徒区和新教徒区分隔开的高墙始建于1969年,并没有为这座城市带来太多的和平,太多太多的生命消逝在那之后持续三十年的冲突中。已至这片区域有点不想被当地人忆记起,至今Peace Wall所在的相关区域都是贝尔法斯特最贫困的地区。当地政府也承诺将在不久的将来完成围墙的清拆并发展该地区。现在这里及周边区域成为了涂鸦作品创作和展示的场地。我们也正好遇上了一位德国摄影师的作品展在这里展示,相片来自于他自己拍摄的世界各地分隔着人们的高墙。

离开Peace Wall不远有一座天主教的主教座堂St. Peter's Cathedral,这座超过150年历史的建筑体现着浓浓的哥特式建筑风格,采用北爱尔兰当地的石材建成,墙体的颜色在阳光下有着令人温暖的感觉,而在这片见证过无数冲突的高墙附近,真的需要有一个令人可以感到安宁的地方。

离开城市的西区,来到River Lagan的河对岸的Titanic Quarter,这里曾经是Harland & Wolff Heavy Industries的一部分。这家造船厂以及北爱尔兰最著名的产品,应该是三艘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为White Star Line建造的Olympic级邮轮,分别是Olympic,Titanic和Britannic,全部都是5万吨排水量以上的海上钢铁巨兽,当时的人们都相信这个级别的邮轮都是永不沉没的。这也曾是贝尔法斯特最辉煌的时光,整个世界的目光都注视着这里的工业成就。现在这片区域包括很多与Titanic相关的元素,一座Titanic博物馆,这座拥有四个尖角的建筑物,每一个尖角都犹如一艘准备启航的巨轮,而最大的那个指向河水;而整体造型又有点像一座巨大的冰山。一个制造这三艘船时的船台遗址,一个Titanic下水礼用过的船坞,还有White Star Line建造的最后一艘邮轮SS Nomadic及其船坞,让游人从不同方面去感受当年如何建造这些巨大的船只。

大半个白天,我们都流连在这片区域之中,欣赏着不同河水两岸不同的风光,直到午后,开始慢慢沿着河边走到Lagan Weir上的人行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路上偶然发现有GOT主题的玻璃画不时出现。

从人行桥走回中心城区,下桥后的河岸边也有一些公共艺术作品,例如讲述城市历史的The Big Fish;无缝钢管结构的Beacon of Hope。

饥肠辘辘的我们在Victoria Square用过午餐后,才发现这里有个可以用来观看市区景致的玻璃圆顶,不过这时的天空已经被乌云完全占据,而且这个大型购物中心,居然在周六的下午六点就结束当天营业。

Five Guys,这家标榜的只用新鲜材料的美式汉堡店,肉质的口感和肉汁的确比一般快餐店的好,免费任吃的花生品质也保持得很好,基本都是颗颗饱满的。

之后我们前往最后一个维多利亚时期的市场St George's Market,可惜在红色砖墙的建筑内,只看到营业结束后的清理人员了,因为这里只在周末的三天营业,而周六只营业到下午三点。前往Albert Memorial Clock,这座建造于1865年的钟楼是为了纪念维多利亚女王的丈夫,整个钟楼都是略显土黄色的砂岩组成,唯独阿尔伯特亲王的雕像是全白的,非常凸显。由于种种原因,钟楼有所倾斜而且曾经受损,当地政府用了很多方法去修复和阻止其继续倾斜。

Saint Anne’s Cathedral坐落在Cathedral Quarter的中央地带,是爱尔兰圣公会两个教区的主教座堂,而这一片区域也是贝尔法斯特酒吧最密集的区域。这家教堂有一支40米高,被称为Spire of hope的不锈钢尖塔矗立在其顶部,和其他的塔楼样式截然不同。入夜的贝尔法斯特,下起了不小的雨,不过在雨中偶遇已经亮灯的Belfast City Hall,也是一件惬意的事。

由于午餐吃得太晚,我们就略过了今日的晚餐,以简餐代替了。

我们也来见识一下贝尔法斯特的凌晨四点,为了尽早赶到Killarney,又不希望多转一次酒店,更是发现到都柏林的巴士服务居然又便又频密,所以最后决定赶个早班车。又是一夜的雨,在这个清晨时分,还是没有停息。雨中走到车站,说好开放的夜间进出大门却是紧闭,而且没人应答。不过我们并不孤单在这样的清晨时分秒,陆续有游客或者本地人到来,也有一些昨夜已经在车站内的客人,庆幸大家相互沟通后得知,车辆因为临时事故延误半小时。但是大门依旧紧锁,站外的我们依旧无法入内,在站外的人都担心究竟延误多久,因为不仅仅我们有后续的行程,更多是前往都柏林机场的旅客需要赶航班。而且车站没内还是漆黑一片,已经比原定发车时间晚了二十分钟,开始有人说今天凌晨的巴士因路面原因都开不了,正当我们开始和在旁等候的出租车谈价钱时,突然车场里面有一辆巴士亮起了灯,而且开始上客了,车站的工作人员这时才慢慢悠悠地过来打开夜间出入的大门,终于我们坐上了延迟的大巴,沿着夜色下的A1开往都柏林。临近都柏林市区,发现前往巴士站和火车站的路都封闭了,原来有公路自行车赛事,幸好遇到不少好心人的帮忙,终于有惊无险地在开车前的最后一分钟赶上开往Killarney的火车。列车开始奔驰在爱尔兰的草甸之中,这里的地势明显比苏格兰高地要平坦,牛羊同样是放养着,不过每个草场上的牛羊数量比苏格兰高地多。前后7个小时,跨越近500公里,从岛的东北角到达西南角。本来想坐马车去看看Gap of Dunloe,可惜镇上的马车夫不肯去,只肯到湖边。

我们便决定自己徒步到湖边的Ross Castle,在镇中心附近的Killarney House and Gardens,美丽的花园先吸引了我们的脚步和目光,并已经可以远眺到湖面,不过不能直通过去,只能绕道树林中的步道。

接近3公里的行走,或是林中漫步,或是溪流伴随,虽然只是Killarney National Park的边缘,还是可以感受到这里的草木气息。城堡已经在这里建立了近六百年,一直守护在Killarney最大的湖Lough Leane的湖边,城堡在最近有做一些修补工作,不过用的材料完全是现代样式,很不协调,靠近城堡的湖边有两只贪吃的天鹅和几只同样贪吃却不敢接近的水鸭。可惜天气略差,不然城堡坐拥的湖光山色会更加美丽。

之后我们沿着公路返回城镇,不过体验不如步道,汽车和马车的味道很重,路中间也被负重的马匹踏出了一条沟。途中偶遇一个马场,有几只可能是从国家公园串入的鹿在不远处偷吃着马场的牧场。

回到酒店后,看到天色尚早,便前往城镇的主要街道上流连一番,临近日落下的街区,有着各种色彩构成的美丽。之后用在超市采购的食材成就一餐美味晚宴。

夜晚只是偶尔的雨,却扩展为整天连续不停的大雨,即便我们离开Killarney,开往Dingle Peninsula也未有丝毫好转,甚至风雨更大了。这个半岛远离主要的城市,似乎数百年都难以令这里产生太多变化,也帮助这里保存着不少史前和中世纪的景致。丰富的降水也令这里的草甸保持着湿润,即便已经是10度左右的秋天,介乎黄绿色之间的草色还是更接近绿色,特别是峡谷中的草甸,而且有些山地是公用的,居民可以随意在山上放牧。道路蜿蜒曲折,令你只能慢慢地行驶在山路之上。当我们到达Inch Beach的时候,更是风雨大作,连雨伞都被吹反了,无法看到这个美丽的海滩的样子,当我们在沙滩边的餐厅避雨时,还是看到有位女士穿着泳衣再风雨中冲向大海。车继续向半岛深处行驶,在前往Dingle镇的路上,司机将车停在一个山谷之上,山地上由草甸和矮树相互交隔组成的一个个类似方格的形状,散养着的牛羊并不惧怕风雨的吹袭。

在临近Slea Head的一段路,完全是在悬崖上开出来的,一旁是临近北大西洋的悬崖,另一旁的路边就是触手可及的悬崖,路面是仅可过供一辆车通过的宽度,还有远处深入海中的岬角,使这里的风光更是壮丽,即便在风雨中都能感受到。这个半岛曾经是Star Wars: The Last Jedi的外景拍摄地,所以有些地方添加了星球大战的元素,特别是在Ceann Sibeal附近,当年在岛上的主要外景地之一。返回到Dingle,这是整个半岛唯一的镇,也是大部分来半岛的游客的落脚点。镇上的道路两旁的房子,大多涂成了不同的颜色,令整个小镇充满了色彩,看着这么多彩多姿的小镇,也会让人心情愉悦起来。小镇的海湾边曾经有一条名为Fungie的海豚常年出没,历经三十年,在其出没的海湾边就有这条海豚的雕像。

我们在小镇中的The Fish Box用午餐,据称店铺的海产品都是自家的拖网渔船打捞的,的确能够从其出品中体会到新鲜的味道。

一天的雨也在这时渐渐停息,雨后的小镇,颜色更显鲜艳。回程路上,司机特地再次停靠Inch Beach,补偿一下我们在风雨中无法见识的这片海滩。这片非常平整的海滩,似乎海水略微上涨就会将整片海滩淹没。

即将回到Killarney之时,还在Aghadoe Overlook停下来,让我们可以俯瞰Lough Leane的景色,而阳光也在这时露出了一块小面。

回到镇上,在今天难得的阳光下,继续发掘不同地方的美丽,Killarney同样是多彩的。

赶上在超市关门前买上各种食材,继续成就今夜的大餐。

这是一个容易令人慵懒的地方,天气多是灰沉的,城镇中的节奏也是比较缓慢的。十点多才开始一天的行程,昨夜依旧或大或小地下着雨。早上雨稍微停了,但是乌云一直不散,不时有点微雨,乌云还一直累积,云层也有点越压越低的趋势。今天的行程是Ring of Kerry,这条环状公路由N70,N71和N72公路在Iveragh Peninsula范围内组成的。来到爱尔兰,怎能不品尝一下爱尔兰咖啡,The Red Fox Inn据说调制着整个半岛最好的爱尔兰咖啡,爱尔兰威士忌的基底已经一早倒好在酒杯底,之后加入高温的咖啡,将酒和糖融合,最后加上用当地牛奶做的冻奶油,不作搅拌,一口下去,三种味道,三种温度,进入口腔之中,不能说完美,但是还是可口的味道。

在River Caragh的一个河湾处,司机停下来让我们看看,这由远处的山峦,中间的草甸,近处的河湾组合的乡村景致。

该半岛和Dingle Peninsula隔海相望,中间是北大西洋的海水,在Dingle Peninsula View Point可以看到对面半岛的全貌。最远处的Inch Beach的沙滩闪着金黄色的光芒,中部连绵起伏的山地,都能清晰可见。

Waterville是一个备受Charlie Chaplin钟爱的海边小镇,他曾经和家人在十年内每年都来这里度假,所以这里也留有不少和他相关的建筑。小镇的海滩虽然不是金黄的沙,不过也是平坦的,远处起伏山地,近处广阔海面,天上朵朵白云,形成一副壮丽的海湾景色,而阳光也在这里开始露出面容。

Ring of Kerry Lookout,司机在到达前不断说是整个半岛景色最好的地方。这是在一个岬角的山地之上,向西是壮阔的北大西洋海岸,向东则是半岛高低不平的山地景色,当你站在这里,看着如此风光,心情也会犹如矗立在这里,展开双臂的圣母像一般,豁然开朗。

Sneem是这一天行程的最后一个小镇,在River Sneem的石桥上,可以看到上下游河滩的不同,平坦而缓慢的水流在过桥洞后,因为高低差变得湍急。而桥两边的房屋也被涂成了不同的颜色,在桥上桥下看都是风景。

离开这里不久就进入Killarney Natinoal Park范围,我们主要在国家公园的南部,这里我们会停留两个地方,Ladies View和Torc Waterfall。Ladies View是当年维多利亚女王观景的地方,因而得名,不过这里看到更多的是Upper Lake,国家公园内最大的湖Lough Leane却仅仅能看到一角而已,不知道女王当年有没有从另一侧看过更宽阔的湖面。

Torc Waterfall的水量还算不错,远远就能听到水流冲击岩石发出的响声,不过落差只有20米左右,宽度也一般,毕竟这只是流入Muckross Lake的一条溪流,山上流下来的水并不算清澈,湿润的爱尔兰为泥炭的形成提供了很好的条件,也令水中富含这些成份,所以水体都有点黑褐色。

而在这里登上几十米的台阶,有个平台可以从树林的间歇远眺Muckross Lake,在树影婆娑之间,看着远处的湖水,又是另一番景象。

结束一天的行程,继续在超市采购食材,成就选择多样的晚餐,可惜在镇中心的超市,肉的品种不多,三天下来,我们都差不多将各种肉都吃遍了。

今早有个在Killarney难得的好天气,一个微风下的大晴天,云都仅仅在天边有轻轻的聚集。沿着N23和N21公路向北,一路都是爱尔兰的田园风光,在起伏不一的坡地间,由草甸和低矮灌木组成的一个个格子,大小不一的排列着;偶尔有几片树林穿插在草甸之间;山地上还不时有一些巨大的风车群点缀着;远处的房屋在山地间随意摆放着;牛羊藏在草甸中稀疏出现着;不时穿过的小镇,也为路上添加不同元素。不过这里的云来得好快,一个小时左右,云已经占据了整个天空。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一点都不会看腻,在Limerick转向N18公路之后,到达今天第一个景点Bunratty Castle & Folk Park,这座城堡从13世纪就开始兴建,中间经历多次战争被占领和破坏,但16世纪开始基本形成现在的样子,由于城堡一样被使用,所以里面的装璜和摆设都保存得不错,1960年开放供游人参观,多层的城堡里面,各个大厅和房间都基本保持着中世纪到现在的样式,城堡的南北塔楼顶都可以登上去看看周边的田园景色。

在城堡周边,移建一些附近的传统民居组成了一个反应爱尔兰文化风俗的大庄园,有着各种职业和不同地区的房屋,还有不少的家畜。

晚上还会有一些传统风俗表演项目和酒宴,真的是一个了解爱尔兰风情的好地方。离开城堡,天完全被乌云占领了。沿着N85公路向西北行驶大约一个小时,就到达Cliffs of Moher。这是欧洲最高的悬崖,最高点距离海平面达214米,连绵长达8公里。在悬崖顶上行走,稍微伸头看看,就可以看到垂直的崖底,在崖边站立一会,也能感受到大西洋的海风。从北到南,我们一直走着,看不同角度和不同位置的悬崖,北面比较高,但是崖面比较短,南面比较长,而且一段一段的形成阶梯状,所以更加壮阔。近两个小时,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悬崖。

前往Poulnabrone Dolmen的路是一些乡间小路,这是一个史前的石墓遗址,不过比这个遗址更有意思的是这里的地貌,石灰岩地表的岩石被千百万年各种侵蚀作用下变得沟壑分明,虽然现在缝隙都被泥土和植被填满了,还是可以想象地表的样子。

之后我们继续在乡间小路行走,甚至是只能允许一辆车通行,Corcomroe Abbey是一所建于12世纪的修道院,采用当地的石灰岩建造的,不过屋顶基本已经塌陷了,只剩下一个角落,不过还是可以看到当年天花上的雕刻和装饰。

继续沿着N67公路向北开,在傍晚到达Galway,趁夜色降临之前,沿着River Corrib走了一小段,远观一下Galway Cathedral的圆顶。

这里有个河道是专门开挖出来给三文鱼洄游的。晚餐本来想在一家比较热门的餐厅享用,再次因为没有预约而无缘光顾,改去附近的The Kings Head Bistro。这家很大,除了两层楼的用餐区,还在一层有专门的酒吧区,这家的羊肉可以选熟度算是比较特别的,不过也令羊肉比较香滑。

餐后还品尝了Murphy's Ice Cream,这家起源于Dingle的雪糕店,成了爱尔兰的热门店铺,坚持用新鲜材料手工制作是其标榜的,材料的确不错,只是不如意大利雪糕的丝滑程度。

这是一个清冷而且多云间阴的早上,一出门就能感受到来自北大西洋的寒风,虽然气温还在双位数,但是体感绝对是个位的,特别是阳光都透不过云层的时候。

沿着N59公路向西北开出没多久,就开始有小雨,越往Connemara靠近,雨变得越来越大,连路都有点模糊了,而且风也很大,Kylemore Lough的湖面都被风吹得泛起白头浪。到达Kylemore Abbey & Victorian Walled Garden的时候更是狂风暴雨,而且强烈的阵风令人举步维艰,勉强从停车场走到礼品店,已经湿了半身。这时才知道,我们遇上了大西洋飓风,而且这里是预计登陆区域,我们正受外围风雨代影响着。背山面湖的修道院,前身是一位英国富商建于1868年的私人庄园,这里是他和妻子度蜜月的地方,其妻深深爱上了这一片湖光山色,后来他们买下了这片土地,花费4年建成了这座在湖边之上城堡式的房子和花园。可惜其妻子在中年就因病去世,或许因为睹物思人,这位富商也很少再居住在这里,只是一直维护着直到自己去世。后来几经周转被Benedictines的修女们于1920年收购才改为修道院,然而整个建筑的风格并没有大改,只是增加了一些教会相关设施,并从1970年开始,开放给公众参观。花园四周被围墙所包围,依山而建,有些坡度,反而更有层次感,不过在这秋天的风雨中,已经没有多少开放的花朵了。

大宅其实只开放了一层和饭厅,就已经能够从其中感受到这个家族的奢华和精致。

之后开始向东行驶,风雨一直没有停息,路过一个很小的小镇Cong,然而在不远的Lough Corrib湖边却坐落着一家规模宏大的城堡酒店Ashford Castle,外部被一个标准高尔夫球场包围着,还有规模不小的树林包围着球场,湖边的区域也停着不少的游艇和酒店自己的渡轮。这座始建于1228年的家族城堡,几经易手,到维多利亚时期被Guinness家族的成员购入并加建了维多利亚式和新哥特式的建筑,最终形成现在的模样。不过城堡现在已经不在Guinness家族手中,也改建成了酒店多年,并不对公众开放,要进去只能是入住或者预约用餐,我们花了不少唇舌,门卫也只让我们在城堡的桥外拍照之后离开。虽然只能远观,也可以感受到古堡特有宏大与宁静。或许我们应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坐在城堡的观景餐厅中,安静地看看面前的连天湖水,品尝一下传统的贵族下午茶,这是怎样的闲情雅致。

沿着R334公路继续向东南行驶,在Headford小镇附近有一座爱尔兰境内保存的最好的中世纪修道院遗址Ross Errily Friary。然而这时的风雨更大,根本无法参观了,不过这座修道院遗址算是比较少见的建筑结构保持完整的,远远就可以看到中间耸立的钟楼。

之后沿着M6公路一路向东,风雨开始变小,似乎是因为我们赶在了台风雨的前面,而我们距离本次行程的最后一座城市都柏林也越来越近了。赶在晚高峰到来前到达都柏林市区,利用到天黑之前的时光,沿着O'Connell Street和Grafton Street走到St Stephen's Green,算是体验一下都柏林最繁华的街道。高达120米的全钢结构尖塔The Spire,自然是O'Connell Street上最耀眼夺目的。

St Stephen's Green是19世纪末开放给市民作为公众休息使用的,可惜当年的建筑基本没有留寸了。

之后我们前往St Patrick's Cathedral,外观一下这座始建于1191年的爱尔兰国家大教堂,其高达43米的尖塔令其成为至今爱尔兰最高的教堂,不过现在正在进行整修工程,巨大的塔式起重机令教堂的高塔显得矮小了。

晚餐时间,本来想去一家专门吃牛排的店,不过没有预订的后果是要被安排到一个多小时后,果断放弃,转而选择旁边的Crow Street Restaurant,其Maple & bourbon glazed short rib of beef,慢炖的牛肉被煎香了外皮,再配上枫糖,口感不错,特别是带肥肉的部分;Sea bass fillet出品比较差,鱼肉处理得过干过咸,基本没有了鱼的鲜味;Crispy Lamb shoulder不过不失,慢炖的羊肉依然带着肉质本身的味道,不过整体略干。

餐后沿着River Liffey河边走了一段路,看看都柏林的夜,虽然两岸并没有太多艳丽夺目的霓虹灯,但是在城市照明灯光和河水倒影的作用下,依旧呈现出一幅幅美景。

本次行程的最后一天,大西洋飓风的影响在早上还未消退,雨继续下着。Uber前往Phoenix Park,这个曾经在17世纪中作为皇家猎场的地方,现在成为了巨大的公园。我们遇到一个好好的司机,在大雨中带我们在这个欧洲最大的公园中转圈,寻找黇鹿的踪迹,在公园深处,我们终于发现了一只单独在草坪上行走的公鹿,之后司机带我们到草地的另一边,成群的鹿在不远的草地上停留着,司机让我们慢慢地走过去观赏,这些胆小的生灵,即使和庞大的族群一起,当我们接近也慢慢走远了。大雨之下反而少了游人来骚扰,这群鹿起源于17世纪乱入到这片绿地的一个野生族群,从此之后就不曾离开并繁衍生息,至今约有450只。这个 达707公顷的公园,幸好有司机带我们行驶,不然靠我们双腿,在这个偌大的公园中根本无法到达鹿群的位置。

零距离接触野鹿的目标达成之后,我们转道Guinness Storehouse,这是举世闻名的Guinness黑啤曾经的厂房改建而成的工业博物馆,详细介绍了这款产自1759年的黑啤的制作过程和发展。现在的新厂房更大,从原来的厂址一直延伸到河边都属于Guinness,犹如一座城中之城。门票还包括一杯饮品,最好的选择当然是在顶楼的圆形观景平台,隔着清晰的玻璃,喝着经典的黑啤,俯视着都柏林市区的景色,如果再有两三知己,一起共享这片空间,畅谈人生,将是何等美事。Guinness那种浓烈的口味,估计不接受的人很多,仿似烈酒的味觉估计是爱尔兰人为了接近威士忌而制造的。由几种香气混合起来的味道,也没有多少人能体会出来。所以这里也可以选择同厂出品的Lager,清甜的果香味很容易吸引不同人的喜爱。Guinness由于含有氮气,从酒桶中倒出到四分三之时要先静置1分钟,之后再将酒杯倒满,形成完美的泡沫,但是又丝毫不流出杯边,这样的过程,估计只有在这里才会被完整地演绎。

离开这片属于Guinness的区域,趁着雨停了,继续在都柏林市区中行走。经过Christ Church Cathedral,这座始建于1030年的大教堂,同时是圣公会和天主教会的主教座堂,不过最近几百年来一直属于圣公会,所以天主教会要在1825年启用了St Mary's Pro Cathedral作为其临时主教座堂。Christ Church Cathedral可以从河边看到其尖塔的顶部,算是River Liffey河边比较突出的标志。

距离主教座堂不远就是Chester Beatty,很值得进去看看,这座图书馆的藏品都来自于一位富豪,收集了很多不同宗教的早期手抄本和绘本,大部分都非常精美。

在用午餐之前,我们会走了走Henry Street,将两岸的两条步行街都走过了。最后再回到河边的The Custom House,这座建于18世纪的新古典主义建筑雄据于河边,几乎所有的跨河桥上都可以看见这座建筑的美丽圆顶。

傍晚时分,踏上前往都柏林机场的汽车,结束这次跨越海峡和两个国家的行程。都柏林机场并不大,两座航站楼之间,步行十分钟就能到达,晚上的航班也不多,基本只有一小时一班左右,所以偌大的候机楼,只会有一两个登机口在运作。不过在这里办理退税非常方便,基本不需要人工协助。

苏格兰,北爱尔兰,爱尔兰,有着很多和而不同的地方,或许因为教派不同导致的信仰差异,或许因为山水物质造就的体格差异。不过庆幸,冲突过的地方,终于走向平静,和平,应该是绝大多数人所希望的世界。两年之内三次踏上英伦土地,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再因为旅行而踏足,却是这次才真正见识了超过全年三分之二日子都在乌云和雨水中的时光。

THE END

POWERED BY 携程攻略 APP

热门推荐

重点推荐
目的地
景点
美食
行程
问答
玩法
赞 35
评论 11
作者提到

14天  9月  和父母

美食、摄影、半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