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三赴英伦之爱丁堡篇(三):卡尔顿山
爱丁堡、苏格兰等2地

三赴英伦之爱丁堡篇(三):卡尔顿山

出发时间

5

行程天数

21

人均花费

3.0万

和谁出行

夫妻

爱丁堡素有北方雅典之称,卡尔顿山上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群名副其实,满满的古希腊风。到爱丁堡第三天(2019-6-1)清早,从酒店穿过几十米的小巷来到皇家一英里大道,边往东走边游览街景。本来是想去荷里路德宫Palace of Holyroodhouse )的,半路上拐进圣徒门教堂旁边的 Lochend Close(?)小巷,巷子里有亚当·斯密居住过的 Panmure House。再往前走到路尽头,一座碑阙精美的墓园映入眼廉,不是那么阴森,便进去瞅瞅。这里要做一个更正:上一个帖子将其称作圣徒门教堂墓园(Canongate Kirkyard)是错误的,应更正为新卡尔顿墓园(New Calton Burial Ground);说它位于皇家一英里大道也是错误的,应该是位于其北边的卡尔顿路与 Regent 路之间。进得墓园,且行且观,不知不觉间已到半山。这时往回去荷里路德宫已经比较远了,前面应该是卡尔顿山方向,便继续往上攀登。大约半个多小时终于到达闻名已久的卡尔顿山——若路道熟悉的话,十来分钟就足够了。


图 从皇家一英里大道远眺卡尔顿山,山上耸立着纳尔逊纪念碑国家纪念碑

图 透过皇家一英里大道上老监狱市场的圆拱门远眺卡尔顿山。

图 从王子街远眺卡尔顿山。烟灰色的古旧街市之上,青翠的卡尔顿山和山上的纪念碑分外显眼,让你在繁华的闹市中顿生思古之幽情,北方雅典之称得益于此。

图 从王子街远眺卡尔顿山,近处为 Balmoral 酒店标识性的钟塔。

图 透过王子街上的旗阵远眺卡尔顿山。

图 从王子街与滑铁卢街交接处远眺卡尔顿山。右边为纳尔逊纪念碑和国家纪念碑,中间为方尖碑,左边为 John Playfair 纪念碑。John Playfair(1748–1819),爱丁堡大学数学和物理系教授,爱丁堡天文学会首任主席。

图 从王子街与滑铁卢街交接处拐个弯是北桥街,卡尔顿山依然是天际的亮眼风景线。右边是苏格兰军人纪念碑,远处是旧总督官邸(old Governor's House)和纳尔逊纪念碑;左边近处为方尖碑,远处为 John Playfair 纪念碑和天文台。

图 从皇家一英里大道远眺卡尔顿山南麓的方尖碑和正在维修中的旧总督官邸。方尖碑由方石砌成,高27米,在爱丁堡城多处都可看到。其正式名称为“The Political Martyrs Monument”,是为纪念十八世纪末争取苏格兰投票表决的政治改革者而建。

图 方尖碑和旧总督官邸近观,后者建于1817年。左边是休谟纪念塔(Tower For David Hume),由 Robert Adam 设计,苏格兰著名哲学家休谟安息在这儿——位于卡尔顿山南麓的老墓园。

图 地图右下角画圆圈处是我们住的荷里路德公寓酒店(Holyrood Aparthotel),走二三十米到皇家一英里大道,拐进一条小巷,穿过一座墓园(图右侧中部绿色三角地带),来到 Regent 路。这条路上的圣安德鲁之家对面就是卡尔顿山入口。

图 新卡尔顿墓园位于卡尔顿山东南麓,建于1817年,那会儿时兴园林式墓地,其墓室碑阙造型美观,不似一般墓园那样阴森。

图 从山下的卡尔顿路到山腰的 Regent 路,墓室依山而建,层层攀升。

图 回望来路,亚瑟王座耸立于远方,荷里路德宫就在那儿。返回去吧路也不近,按方位判断前面应该是卡尔顿山,还是继续往上攀登吧。

图 远处是亚瑟王座,近处是建于1821年的守望塔(防盗墓用)。

图 老天眷顾,渐入佳境。攀登六七分钟后,一座模仿公元前4世纪雅典 Lysicrates 纪念碑的建筑迎面而来。这是爱丁堡大学哲学教授 Dugold Stuart 纪念碑,设计者是 William Henry Playfair,他也设计了卡尔顿山顶著名的国家纪念碑。

图 Dugold Stuart 纪念碑近观。这时已穿出墓园,上到了Regent 路。若熟悉路况的话,穿过马路向着这座纪念碑走就到卡尔顿山入口,不用来回寻找半个小时了。不过找路过程中也看到了好几处景观,绕弯路也值了。

图 从Regent 路举目回望,远处是亚瑟王座,左侧山脚下的白色高楼是苏格兰议会大厦。右侧是位于皇家一英里大道建于17世纪的圣徒门教堂(Canongate Kirk)及其墓园 (Canongate Kirkyard),教堂正在维修。

图 圣徒门教堂墓园内有多座苏格兰名人墓:经济学家亚当·斯密,诗人 Robert Fergusson,当着玛丽女王的面被刺杀的她的秘书里奇奥(Rizzio),以及大诗人彭斯的女友 “Clarinda”(真名 Agnes McLehose)。有兴趣的朋友在皇家一英里大道漫步时应进去瞻仰一下。近处的道路应该是卡尔顿路。

图 这是位于 Regent 路与卡尔顿山的登山公路夹角处由著名建筑师 Thomas Hamilton 设计的旧皇家高等学校( Old Royal High School),建于 1829年。1968年起已空置,原拟作为苏格兰公投从英国政府分权后的议会会堂,但随着皇家一英里大道东口的苏格兰议会大厦于2004年落成,此议遂止。为了保护这座名列世界遗产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到底作何用途仍在争议之中。

图 路况不熟悉,顺着这座建筑往东走了一段又往回走。

图 沿着 Regent 路往回走,路上看见一条陡峭的登山小路,小路远处居然可以看到韦弗利火车站。

图 原来这是著名的雅各天梯(Jacob’s Ladder),得名于圣经故事。当年是连接老城与新城的必经之路,那时王子街还是一片大水凼。直到十八世纪中叶北桥建成之后,老城与新城之间的交通才方便了。

图 卡尔顿山已近在咫尺。

图 对面是卡尔顿山的登山公路入口。

图 在Regent 路西尽头,也就是其与滑铁卢路交接处,又看见一座巨大建筑——圣安德鲁之家(St Andrew's House),1939 年在十九世纪的卡尔顿监狱原址上修建。现为苏格兰行政部门办公处。

图 从皇家一英里大道看圣安德鲁之家, 据说大楼的这一面有原卡尔顿监狱的部分遗迹留存。

图 圣安德鲁之家旁边又看到了方尖碑,铁栅栏里面应该就是卡尔顿山老墓园了。老墓园建于1718年,内有苏格兰著名哲学家休谟(David Hume,1711 -1776) 墓。

图 圣安德鲁之家马路对过就是卡尔顿山入口,“欢迎来卡尔顿山” 的指路牌对山上景观做了简要介绍。

图 登山小路旁有一座可以眺望山南山北的房屋,是爱丁堡几代著名摄影家的会所,其作品收藏于苏格兰博物馆。从其标牌看,似乎也可作为度假公寓出租。

图 从这儿可抄近路上山,不过我们还是循着平缓的斜坡路往上走。

图 半道上已可眺望福斯湾(Firth of Forth)。

图 马上就到山顶了。

图 山峦与穹顶相映成趣。

图 难得一见的花丛。

图 卡尔顿山上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群开始崭露头角。

图 自左至右,国家纪念碑、John Playfair 纪念碑、纳尔逊纪念碑乃至作为背景的亚瑟王座,像一幅苍劲有力的泼墨山水画。

图 天文台、国家纪念碑和 John Playfair 纪念碑似乎连为一体,不离不弃。

图 国家纪念碑巍然耸立,远处为福斯湾。

图 仿佛一个孤独落寞的巨人。

图 有陈子昂《登幽州台歌》的意境。

图 国家纪念碑是 C.R.Cockerell 和 William H.Playfair 仿照雅典帕特农神庙设计, 用以纪念1803-1815年拿破仑战争期间牺牲的苏格兰军人。

图 1829年因经费不足,只建成12根柱子而停工,因而被称为 “苏格兰之耻”。

图 造型仿倒置望远镜的纳尔逊纪念碑, 落成于1815年,以纪念1805年特拉法加海战的胜利。纳尔逊海军大将也在此战役中殉职。

图 纪念碑顶部有一个“报时球”(Time-Ball),有电线与爱丁堡城堡的一点钟大炮相连,共同完成报时。

图 图示古代的一点钟校准——纳尔逊纪念碑顶的报时球与一点钟大炮。

图 天文台包含围在矮墙内的三幢建筑:中间希腊式建筑是新天文台,它的旁边是老天文台。图右侧是 “城市圆顶”(The City Dome),建于1895年,用以放置22英寸大型望远镜。图左侧是爱丁堡天文学会首任主席 John Playfair 纪念碑,造型模仿公元前1世纪希腊天文学家建的风神纪念碑。如今由于污染妨碍观测,天文台已迁到新址。

图 有点遗世独立的感觉。

图 新天文台(The New Observatory,或称 City Observatory),建于1818年, 由 William Henry Playfair 仿照雅典风神庙设计。

图 新天文台前的火山熔岩遗迹。

图 老天文台(Observatory House)系18世纪的哥特式建筑,由 James Craig 设计。

图 天文台东边是一片开阔的绿地,是爱丁堡第一座面向公众的公园,人们悠然自得。

图 游客中背包客引人注目,老年人也兴致勃勃。

图 从爱丁堡城堡远眺卡尔顿山(图右)、新城(图左)和福斯湾(Firth of Forth)。

图 从卡尔顿山远眺爱丁堡老城的 Tron Kirk 教堂(左)、圣贾尔斯大教堂(中)和古高地监狱教堂(右),前面是新城的市场街和北桥街。

图 从卡尔顿山远眺爱丁堡城堡,其左边是古相机观景处(Camera Obscura)和古高地监狱教堂(现在是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办公处),右边是 Balmoral 酒店的钟塔及其后面的司各特纪念碑等尖塔。

图 镜头拉近一些看。苏格兰著名小说家史蒂文森曾说,在卡尔顿山,你可以看到在爱丁堡城堡看不到的爱丁堡城堡,在亚瑟王座看不到的亚瑟王座,——“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图 从卡尔顿山远眺亚瑟王座。卡尔顿山是由亚瑟王座火山喷发形成的。

图 亚瑟王座山脚白色帐篷式房屋是1999年落成的自然博物馆——Our Dynamic Earth,特别受儿童喜爱。其左侧是苏格兰新议会大厦,右侧可见圣徒门教堂及其墓园。

图 下山才三五分钟,就看见王子街热闹的街市了,真是冰火两重天啊!从王子街、火车站一带上卡尔顿山游览也是挺方便的。

2022-07-21发布 阅读量6.3千

热门推荐

  • 重点推荐
  • 目的地
  • 景点
  • 美食
  • 地标
  • 行程
  • 文章
  • 问答
  • 玩法
30
17
12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完成少年时的梦想——陪你走过绝美大不列颠
提起到"日不落"帝国,你会想到什么?-----是深邃的历史,还是悠扬的诗歌;是迷人的风景,还是引人深思的文

小艾4251.9万16

三赴英伦之爱丁堡篇(三):卡尔顿山
爱丁堡素有北方雅典之称,卡尔顿山上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群名副其实,满满的古希腊风。到爱丁

su****dey6.3千17

碧云红叶翠秋波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喜欢范仲淹的这首词,是因为从词中看到了秋天的五颜六色——秋

食色心情1.9千0

2019-10云雨,再遇英伦
属于勇敢的心的苏格兰高地,属于Game of Thrones的北爱尔兰,属于The

千寒凝望4.9千11

英伦三岛12日游—(2)苏格兰
8月26日行程:温德米尔—逃婚小镇—格拉斯哥

笪永进-David2.4万9

全球最美的海滨公路,驶过多少遍都不过瘾!
导读:没有哪种旅行比公路旅行更自由,没有哪条观光公路比NC500更迷情!  苏格兰北

游-世界4.3千3

万千拼图苏格兰11
爱丁堡的精彩爱丁堡 到爱丁堡16:30,到老威弗利酒店(Old Waverley

ciai12155.0千1

万千拼图苏格兰10
还在高地皮特洛赫里(Pitlochry) A9公路,出了因弗内斯,应该是NC500

ciai12154.5千3

万千拼图苏格兰9
因弗内斯(Inverness) 19:00,我们入住艾道斯格伦凯恩酒店(Ardro

ciai12154.8千1

万千拼图苏格兰8
NC500,通向奴役之路?先学习一下:知识小贴士:NC500(北境500英里海岸线,

ciai12154.0千1

万千拼图苏格兰6
进入高地前的梭巡徘徊Luss,洛蒙德湖(Loch Lomond) 如期车停别墅的庭

ciai12158.1千7

万千拼图苏格兰5
回归苏格兰9:00,我们出发,首先想到的是去温德米尔火车站的Booths补充给养,大

ciai12154.8千5

万千拼图苏格兰3
出轨英格兰皮布尔斯(Peebles) 过爱丁堡是分分钟的事,以后就是蜿蜒的山路,

ciai12155.1千2

万千拼图苏格兰2
细说苏格兰爱丁堡及周边02-04,周二,红眼航班KL894,机型波音787,从上海浦

ciai12155.9千6

新建群发 世代公爵玛丽女王贵族城堡与吸血鬼
《唐顿庄园》开播以后,关于城堡中的英伦贵族生活便备受瞩目准确点说不是贵族受人瞩目而是

环球旅行家神威3.7千4

故地重游-爱丁堡、苏格兰、湖区和伦敦自由行:苏格兰高地、尼斯湖和天空岛3日游③
2019年6月27日,今天是本次3日游的最后一天-归程。今天离开天空岛,前往库林(Cuillin)山脊 、艾琳多南城

崂山顽石5.7千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