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灵魂的足印 —— 自驾阿里
普兰、丁青等33地

灵魂的足印 —— 自驾阿里

出发时间

7

行程天数

49

人均花费

2.6万

和谁出行

和朋友

—— 从北京到阿里(318、219、317&214国道自驾札记) 

        2019年就在计划着自驾去西藏了,由于突发的疫情不得不暂时搁置…… 终于,在祈盼与默祷中等到了计划中的D日-2021年7月8日,开着租来的普拉多,在一个阳光不太灿烂的上午,与友人K公“公母”俩一同踏上了心仪已久的旅程——目标:屋脊的屋脊、西藏的西藏……

 

7月8日(第1天)

        上午10时许,按照约定两家各自从家不紧不慢地出发了(我们路程规划的主旨就是:不搞赶路式的旅行,真正享受随心所欲的旅行快乐),头几天的行程相对紧凑些,因为目的地在西藏,途中不过多的浪费精力。傍晚时分,抵达太原祁县,入住祁县铭忆智慧酒店(114元/晚)后吃饭、困觉。

7月9日(第2天)

        吃完酒店的早餐(昨晚的酒店如此便宜,居然还含早,都不好意思多吃了),仍旧十点后出发,今日计划要到达西安户县,规划时就考虑途中不轻易进入大中城市,而在其周边住宿可以省去进出城的时间。一路顺利,安然抵达。星程酒店(户县人民路店)下榻(164元/晚)。

7月10日(第3天)

       今日该入川了,两家的婆姨该高兴了—— 因为那边川菜“大大的有”,俺和娃就惨了,我们“特辣的咪西”的不行。

       穿越秦岭隧道后,在汉中的良心隧道遭遇大货车侧翻,堵了五个多小时,又赶上下雨,我们还好堵在隧道里,K公他们堵在隧道外,下不了车、又不能开大车窗。午夜时分才到达广元,放下行李赶紧宵夜去,广元春秋国际酒店(168元/晚)前台热情的胖丫头推荐我们去了叫“让鸭脑壳飞”的餐厅,皮蛋瘦肉粥做的独具特色,跟广式早茶做的不同,但味道很好、料很足。

7月11日(第4天)

        从广元至雅安,雅安海拔600多米,从雅安向西就要踏上318国道了。住宿雅安蜀西家园酒店(165元/晚),酒店大门口以及从紧挨酒店旁的小区入口进地下车库都可以停车;酒店的早餐在顶层,可一览全城景观。发生一件不幸的事:K公在去晚餐的路上崴了脚,之后的两三天恐怕只能看他家婆姨的驾驶技术了。

        自从上了318后,订酒店就要注意关注一下停车是否方便了,因为到达波密之前的城镇基本大都在狭窄的山谷内,停车位一般都比较紧张。

酒店门口的路牌

7月12日(第5天)

        真正的318自驾开始了,经过泸定【海拔1330米,以下略去海拔,简称米】,参观泸定桥要排队、戴口罩。由于海拔开始逐渐升高,头几天行程安排较为松缓,以便给身体适应的时间,当晚宿在情歌圣地 ~ 康定【2390米】。有去寻找过穿民族装在某音里直播的妹子,未果,乃归,晚餐后入寝。入住康定心悦情城酒店(214元/晚),客栈在小区里,小区里有诸多民宿客栈,有停车位,但比较紧张,不过酒店老板夫妇负责调节、挪车,非常热情。

7月13日(第6天)

        今天第一次翻越高海拔地区~折多山【4298米】,接着因为高德导航提示318国道堵车,改道行驶后误打误撞地翻越了高尔寺山【4412米】,只是有些气喘和压耳,没有过多的不适,不过折多山的厕所轻易不要去——那味道极易诱发高反。

▲折多山

        不知是提前服用红景天的作用,还是这几天行程松缓、睡眠充足的缘故,全员基本无高原反应,顺利抵达雅江【2530米】,宿在离雅江县城还有24公里的雅江途乐假日酒店(144元/晚),该客栈就在318国道旁,自带餐厅、超市,酒店前有大空场,停车极为方便,酒店后面背山临水,风景不错。

 7月14日(第7天)

        前往入藏前的最后一站~巴塘,先后要经过卡子拉山【4429米】和“天空之城”理塘【4000米】,由于两天来身体并无多大反应,在理塘休息时我与K公已开始放肆地抽烟了。这之后就到了海子山【4685米】与姊妹海,观景台的车都挤满了,只好向前到下面一个观景台,但是拍摄角度就不太理想了。

        傍晚进入巴塘【2580米】时遇到堵车,幸好订的巴塘美域大酒店(195元/晚)在另一条街上,才躲过了塞车。晚饭后,去酒店前台问早餐几点,多亏了这一问,不然就耽误行程了:酒店早餐7:30就结束了,店家说都要早起的,因为进藏的金沙江大桥每天早8:00就封路了,要等到中午12:00才再放行两小时。于是一路上习惯晚起晚走的我们决定破例明早5:30起床,6:00准时出发。

 7月15日(第8天)

        克服了生物钟的巨大反差,早6:00准时出发,金沙江沿岸都在修路,不到7:00就顺利的通过了金沙江大桥,终于进藏了!之后就一直在山间行驶,不久到达进藏的第一个公安检查站,排队若干时间 …… 晌午时分抵达芒康县城【3875米】,匆匆早餐,旁边超市补充了一箱“百岁山”(500mlx24,75元),之后继续前行。翻了拉乌山【4338米】等几座山口后,到达了第一个五千米的山口~东达山垭口【5008米】,玩了稍许,俺家媳妇终于有点头疼反应了,俺家娃倒是说没啥赶脚——上血氧仪一测,一个70%、一个68%,赶紧拿出行前置备的氧气罐吸上两口,拍马下山去也——网上查过:血氧低于70%是比较容易出危险状况的。

 

       翻过东达山就离西藏的首站左贡【3877米】不远了,选了一家藏族同胞开的酒店:左贡曲秀念苍酒店(333元/晚),大概是位于左贡的新区,街道干净、后院停车位充足,周边吃喝也很方便,当晚品尝了牦牛火锅。

7月16日(第9天)

        早餐有酥油茶、包子,按需自己取,鸡蛋只一个(可以理解,据说高原的鸡不下蛋的)。餐后,K公一家还未起床,就携自家“小主”出去转了转,发现后面山上有健身步道,上去可俯瞰左贡新区。

        今天要经过怒江72拐,途中无意间看到了田妥寺【4000米】的指示牌,就拐上去看了看,没啥人,这里是左贡的三大寺之一呢,以木胎、泥塑、金菩萨而闻名。

         接下来的怒江72拐,两家的“婆姨”争着要驾驶,全程顺畅。当晚落脚在八宿【3280米】的瑶台商务酒店(264元/晚)。

7月17日(第10天)                  

        晌午在酒店冲洗了车(免费提供的设施),之后出发。在左贡时就听说八宿往然乌的路被泥石流冲断了,还好今天抢修通了。

        途中眺望了安久拉山【4325米】,到达然乌湖【3850米】时遇到检查站堵车,于是就先走向南的岔路去了上然乌,路不大好,但风景比之后再看到的中、下然乌要美很多了。下午四点后,返回检查站排队,今天经过了两次公安检查站才最终到达波密。

        波密【2725米】的嘉恒冰川主题酒店(305元/晚)在天气好的情形下是可以看到冰川的,只是直到我们退房,云也没散尽,所以没能一睹冰川。不过该酒店紧邻河边,二层的茶室干脆就是全河景,而且除院内可停车外,旁边还有一个免费停车场,同时还紧靠着加油站,很方便。

7月18日(第11天)

         往林芝途中先经藏王洞,之后到达曾经的天险、今日的通途——通麦特大桥【2070米】,此地另有景观“两江并流”~易贡藏布与帕隆藏布的交汇处。而是时恰逢贫僧的大肠产生了激烈的蠕动,便就此到桥边公厕“留念”若干。 

▲波密的晨

        继续前行来到了鲁朗,人造景观建筑居多,个人认为没有太大意思;接下来会到南迦巴瓦峰的观景点色季拉山【4559米】,不幸的是又赶上阴雨延绵,啥也没看见,而且比较冷,就不再等候、飞奔下山,投向“西藏江南“的怀抱。计划中要在林芝【3100米】休整一下,就订了家相当不错的民宿客栈——林芝羿隐居度假养心酒店(600元/晚,网上搜的,直接加老板娘微信砍的价钱),当晚品尝了墨脱石锅鸡。

7月19日(第12天)

       慵懒的一天,在客栈的庭院里喝茶、smoking、油箱加满以及系列的吃吃喝喝……

       提前预定布达拉宫的纯门票(不随团、无购物),未能如愿,票基本被旅行社垄断了。

7月20日(第13天)

        向拉萨进发。出发前特意到尼洋河边试飞了无人机,但没想到这竟是它的最后出演,随后还顺带购置了一口墨脱石锅。

        林芝去拉萨全程可以走林拉公路了(其实就是还没收费的高速),米拉山也是穿隧道了,比继续走318国道时间要缩短许多。到达市区前拐了个弯,去了“格鲁派”的祖寺甘丹寺,只可惜时间晚了些,停止售票了,只看了看外景,不过也是很不错的。

        通过拉萨公安检查站时,携带的无人机被强制寄回家了,只是因为咱们国家的“大猫”来了…… 在拉萨【3650米】要待三晚,选了个离布达拉宫、大昭寺都不大远的酒店:希岸酒店(布达拉宫大昭寺店541元/晚)虽然院内停车比较紧张,但有专门负责停车、挪车的保安,钥匙一交,告诉什么时候用车,酒店负责调动车辆。周围餐饮、超市齐全。

 7月21日(第14天)

       很晚起床,步行到八廓街、大昭寺游览;由于网上没能订到布达拉宫的纯门票,又不愿参加那种旅行社一整天的“购物团”票,就到布宫的前广场看了看,K公给女人们们拍了当下时髦的“天空之镜”,就打道回府了,酒店旁边挑了家火锅吃,另外居然还有家寿司店,日料是俺家娃的最爱,于是打包回房。

7月22日(第15天)

        本打算去哲蚌寺,都快到的时候发现封路了——寺庙今天不接待游客,还是因为“大猫”来的缘故,而且今天的大昭寺、八廓街等都关门谢客了。热情的藏族阿sir告诉我们色拉寺还开,于是直扑过去,在色拉寺请了一位小导游来讲解(100元),还看了场寺院喇嘛的学术活动——辩经。

7月23日(第16天)

        计划中今天去日托寺,之后去江孜住宿,途中顺便游览羊卓雍措【4440米】。11:00左右从酒店出来,因贪便宜找了家有优惠的加油站,绕了些路,加完油正赶上“大猫”要离开拉萨去林芝,交通管制再耽误了半个多小时。途中翻越加若拉山口【4700米】时,觉得景色甚美,玩了个把小时。

        到达日托寺已经是16:30了,于是果断退掉了江孜预订的酒店。日托寺以“一僧、一寺、一孤岛”而闻名,虽说现在已有三位喇嘛了,但仍不失为羊卓雍措“最孤独的寺庙“。

        从日托寺出来,走的沿湖的县道,18公里整整走了2个小时!当然也可以绕行大路,不过就不能近距离欣赏湖景了。高德上搜了一家湖边的客栈:羊湖部落家庭旅馆(315元/晚)。到时已近晚上九点了,还好还能做饭,点的多是肉菜,因为这里蔬菜并不比肉便宜,还有听装的青稞酒。

 7月24日(第17天)

        继续沿湖行驶,不过今天是铺装路了。经过卡若拉冰川时,差点被忽悠买了票,因为冰川就在路边,快到冰川时,路中设了路障,有穿制服的人说要买票通过,我们说不去冰川,路过也要买票吗?在连连质问下,只得给我们放行。其实他们就是想蒙一个算一个,冰川就在路一侧,不停车就能观看,想挣钱却又很无奈,所以才出此下劣的招数。

        昨天本就该到达江孜的,今天就不在此住宿了。去白居寺,里面的菩提塔(又名:十万佛塔)大约有四层,很值得一看。

        晚上到日喀则【4000米】住宿,速8酒店(吉林北路,212元/晚),地处城东北边缘,貌似附近是建材一条街,周边餐饮超市都还方便,离扎什伦布寺也不太远,只要体力不是特别差的,步行就能去。

 7月25日(第18天)

        市内闲逛,找了家陕西风味的餐厅进了午餐:韭菜盒子外加凉皮。没进扎什伦布寺,在寺外喝了甜茶,给娃买了顶藏式礼帽……

 7月26日(第19天)

        离开日喀则,一路阴雨不断,路过318国道5000公里纪念碑处匆匆拍照留念,但此地并非真正的5000公里处,所以也不必久留。

        接下来下道去往萨迦县,县城内有萨迦寺,顾名思义它是萨迦派的祖寺,其内的经书墙“慧海经山”着实震撼!其实它应该是“萨迦南寺”,而萨迦北寺原有108座,现存的已经寥寥无几了。

318国道5000公里处

        返回318国道,之后经过了真正的5000公里的里程碑,纷纷作腾飞状拍“凌空”照纪念,傍晚到达定日【4350米】位于国道边的白坝大酒店(230元/晚)住宿,酒店整体只有一层,圈起来是一个院子,所以停车不成问题。离开日喀则以后,再选订酒店基本不用考虑停车位了,因为从此往西,地广人稀。不巧的是赶上酒店厨师休假了,只好外面就餐了(吃了顿饺子),并与K公公相约明日看天气决定是否去珠峰大本营。

7月27日(第20天)

        上午九点多醒来,一看是多云天气,决定出发去珠峰,其实此地的天气好坏根本决定不了珠峰大本营的天气,我们本着能否看到珠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来过,就足以了。去的路上有个加油站,可以加满油。

        由于南京机场的疫情爆发,进入保护区大门时,安全防疫检查严格了许多,折腾了二十多分钟才得以进入。经过108拐后,抵达环保车换乘站。抵达大本营【5000米】后,天气时云时雨,一行人等躲进一顶帐篷,点了一暖瓶甜茶静等,结果始终没能看到珠峰的山尖,旁边的绒布寺也懒得去了——藏区最不缺的就是寺庙了。

        下山排队等待环保车时,还与一帮中老年旅行团的人吵了一架,这帮互称“老师”的人,一两个人“代表”了一整团的人排队不说,上了车后还用相机、书包占座,毫无良知可言,这样的“老师”还怎么教书育人?只能是“毁”人不倦了!(不带地域歧视、只讲事实:“老师”们的口音像是上海周边江浙一带的人)同时一点,说明了我们全体已经根本上脱离了高反——海拔近5000米的地方尚能与人争吵,而况他地乎?同时也印证了另一点,有些所谓应该照顾的“老年人”,仅局限于在公交、地铁和医院,绝不能包括景区与超市!因为他(她)们可随时迸发出惊人体力与潜能!

        下山后已是傍晚,直接去了紧靠酒店的一家东北饺子馆,虽然价格比前一天晚上吃的那家贵,但是量多(17~18个/份,而昨晚的才12个/份),关键是味道老好了。

 7月28日(第21天)

        今天天气不错,继续向西开拔!走青藏线的旅行团队(包括自驾团)由此折返拉萨了,我们走阿里及阿里北线,真正的行程才刚刚开始:来一次灵魂的超越,走入西藏的西藏、屋脊的屋脊。

        途中先看到了佩枯错,就在219国道的北侧,还离很远时就已经能看到了,而国道南面的希夏邦马峰却始隐逸在云中,不得以见。

        进入萨嘎县【4600米】前,同样经历了公安检查站的暂短排队,萨嘎县城不大,但吃喝玩乐俱全,可能是因为去阿里地区的大多都在此地留宿的缘故,使这里发展的一派兴旺。我们住进了萨嘎新吉酒店(265元/晚),停车要从酒店左手边下坡到后院停车场,然后从后门的地下一层爬上二楼,在高海拔的地方爬楼还是喘得挺厉害的。

7月29日(第22天)

        早上,在酒店对面一家包子铺吃早餐,包子还是不错的,平时不吃包子的儿子都吃了一屉。

        在翻越突击拉山口【4920米】时,遇到一独自骑行的小伙儿,他说他正读大学三年级,工作后怕没时间了,利用假期骑行阿里环线,很是令人钦佩。

        过了仲巴县进入阿里地区,途中几经风雨,晚间终于抵达普兰县的塔钦【4650米】,此处是去冈仁波齐的最佳出发地,订的普兰川北酒店(650元/晚)有地暖,前台的两位帅哥讲:放心在我们酒店洗澡,不会感冒的。酒店房间很大,院内的停车位很充足,门口有两三家餐食。当晚天气尚可,在酒店门口可以看到冈仁波齐的顶峰。

 7月30日(第23天)

        本不打算去转冈仁波齐,也就没去买票进景区,按照前台的指点,从酒店回到219上再向札达方向开一点路,就到了路边一处在建的观景点,有帐篷,建成后可以喝着甜茶观山景。如果不为了转山,真没必要买票进山,219国道上看神山的景色、角度都很完美。只是当天多云,神山的山顶始终没有完全显露出来。

        等了一个小时左右,折返去往里圣湖玛旁雍措。玛旁雍措周边也有拉绳子拦阻,买票才让进入湖边,但很多地方一步即可跨过绳索进入,也可以到达离湖很近的地方,我们就是与若干游客一同跨过封锁线进去的。

        接着就是去鬼湖拉昂措,这里倒是无人拦阻,四驱越野可一直开到湖边,有一辆红色奥迪小轿都开过去了。我个人的赶脚,似乎鬼湖更是别有景致,并不比圣湖差,湖边有成群的鸥鸟可以饲喂,向南望去便是“神女”纳木那尼峰。

7月31日(第24天)

        上午退房后,又进塔钦镇子里兜了一圈,算是告别。往札达的路上,向路右看去,很长一段时间可以望见冈仁波齐。途中又去了古入江寺,路况很好,该寺是阿里地区现存唯一的苯教寺院了,有一部分修建在山上。之后返回219国道,找了家茶馆喝甜茶,稍事休息继续前行。

        历经了”十里四季“变化,翻越山口时像是刚刚下过雪,还没有融化。渐渐地,已经可以陆续看到土林地貌了。我们跨过象泉河(又名:朗钦藏布),进入了夕阳照耀下的札达县城……

        在札达【3700米】要住三晚,一则为了去古格王国,二则为了调整休息,毕竟这里是自离开日喀则后、阿里地区海拔最低的落脚点了。预订的札达古格宾馆(329元/晚)是当地政府部门的接待宾馆,经常要留些空房准备接待公务人员,所以有时有房也不接待游客。入住时,前台很客气地询问我们是否有带无人机,而我无限伤感地回答:曾经有一架大疆无人机摆在俺们面前,可俺们没有珍惜(无人机在进入拉萨前被强制邮寄回家)…… 而脑海中回荡着的,是法国象征派诗人Paul Verlaine 的诗句:“单调的消沉气息伤我的心……”

8月1日(第25天)

        中午时分到了古格王国遗址,离札达县城只有18公里的路程,购票成人票四张,俺家年满十五的大娃很荣幸地被免了票。不巧的是红殿、白殿正在维修不开放,但在上下的逡巡与攀爬中,仍然无碍于聆听那个时代遥远的足音,感受那个王国久违的脉动、以及那沉封已久的盛世荣光……

        晚餐想吃饺子,网上搜到一家“东北饺子”,结果却大失所望了。后来回顾,大家一致认为这是此行中最难吃的饺子,没有之一、不接受反驳。

 8月2日(第26天)

        早上,我独自一人去了某点评上评价不错的“京陵小笼包“,吃着还顺口,于是给K公和俺家娃打了包回去,遭到好评。 

      原本今天要去国家土林公园去看看,按照导航开,始终没有公园的牌子,就是一条路,甚感茫然,周围倒都是土林地貌,没多远就掉头回城了,经过托林寺时想顺便看看,因为大译师仁青桑布的法体在此供奉。寺院对本地人是不收票的(藏区寺庙大都是对本地人免票),可游客买票要用现金,不巧身上没带那许多,叹曰:贫僧与此寺无缘矣!而况这寺也是异地重建的,不看也罢。

 8月3日(第27天)

        离开札达,前往狮泉河。按照来时检查站公安大哥的指点,又问了加油站的妹子,走了701县道,这在GD导航上是不会出现的路径,看样子路刚通车没多久,就是昨天导航去国家土林地质公园的路。按照路牌指引,左拐离开县道,去霞义沟五彩土林,的确值得一看。进沟以后全是类似于干枯河道的土路,开SUV 稍好走些。

        原路返回701县道,再向北开不远就该向右拐了,路牌指引去往东嘎皮央遗址,那是另一处古格王国的遗址,只是比古格王国的游人少。山下的一间茶馆买了票,每位50元,娃又免了票。这次很幸运,看管壁画的大爷带我们进洞观赏了壁画,身上没有合适的礼物,只好给这大爷留了盒“南京十二钗”聊表心意了。下山后,在买票的茶馆喝了会儿甜茶,遇到了位藏族司机大哥,专门跑旅行包车的,闲聊间给我们介绍了比如的骷髅墙和萨普冰川,于是我们就此调整了线路规划,准备后程去看看。

         离开东噶皮央,先后翻越了两个海拔5200米以上的达板,最后回归219国道,一路坦途直抵狮泉河。进入狮泉河【4280米】时已经将近晚八点了,检查站耽搁了不少时间,一辆救护车带着一队进入狮泉河的车队去了一家定点医院,扫码、测体温、签署承诺书等一系列流程完后,方才去往预订的噶尔天尚商务宾馆(252元/晚),酒店在二层,木有电梯。在门口停车场时,酒店的大狗第一时间热情地迎接了我们,同时也“哄骗”去了若干吃食……

 8月4日(第28天)

        出来时日不少了,多少上了些火,一吃东西牙根就疼,K公的婆姨推荐了甲硝唑,又便宜又管用,回北京怕买不到了(因为此药非常便宜),出发去班公湖之前,在路旁找了家药店,12元一盒(100片),一下买了两盒,多备着些,以后自驾出游也能用。

        狮泉河到班公湖并不太远,只是一路的区间限速60公里,真TNND要命。虽说班公湖是中印的界湖,可离印度估摸着怎么也得还有百八十公里呢,毕竟到了中国的西部边陲,游人很少,其中还有从新疆过来的。班公湖是我们此行的最西端折返点,从此就开启返程路线了。 

▲班公湖

        当日还是返回狮泉河,因为下一站去改则,如果住在离班公湖近的日土县,下一日的行程会辛苦些,阿里北线(317国道)海拔基本都在4400米以上,预防高反的其中重要一点就是休息好,避免过长距离的驾驶,这也是我们总结出的、之所以自上318以来全员都没有明显高反的原因之一。

8月5日(第29天)

        正式走上了阿里北线的317国道,回想起刚上318进藏的时候,简直是天壤之别:一路上见不到什么车,虽然海拔高,但是路比较平缓。开始体验上了“错上加错”的赶脚:先是远远看见路侧不远处有蓝白相间的湖,GD上没注明,上BD地图一查才知道叫做“聂尔措”,这是此行第一次见到的盐湖,都很兴奋,玩了许久才悻悻地离去。

之后又陆续经过了别惹雍措、物玛措等,其中夕阳照耀下的物玛措最为漂亮,湖面呈湖兰色,看上去就像假的一般。

        傍晚到达改则【4430米】,入住改则紫瑞盛大酒店(214元/晚),位于镇子南部边上,酒店向东约一公里左右有加油站。像是一个物流公司开的,有一个玻璃花房式的共享大厅,客人可以在此聊天喝茶,早餐也可端到大厅来享用。

8月6日(第30天)

        由于我们是第一次进藏,又是进到遥远的阿里地区,所以当初没有敢设想走阿里中线,但是扎日南木措又是难以舍弃的,故此还是打算中途下317,向南去措勤县。

        今天是先途径了洞措,也是个盐湖,不知是不是当天的光线缘故,一直延绵到洞措的山脉,看起来就像《千里江山图》一般,但手机怎样也无法拍出目睹的效果来。女人们几次试图接近湖边的野驴,均未得逞。

▲盐湖洞措

        刚下317向南时,有几十公里的搓板路,以致于我们怀疑是否走错路了,可导航分明是这样导的。除了我们几乎没其他车辆,也许正因为如此清静,才能看到不少藏羚羊和藏野驴…… 大约近一个小时的颠簸后,终于上了柏油路,绕过夏岗江雪山和一个有鸟岛的什么“措”,就到了措勤县城【4660米】。

▲快乐小哥仨

        措勤县像是刚刚翻建过的一样,房屋不高但大多挺新。入住措勤高原印象酒店(274元/晚),也是在二层,得爬上楼,不过大家似乎早已适应了。老板说,全县城只有十几家酒店,今年因为疫情突发,大量旅行社取消了预定,所以我们当天还能订到酒店,据说往年暑期经常有人定不上房间的,我们算是因“疫”得福了。

 8月7日(第31天)

        根据酒店老板的指点,我们没有去扎日南木措的售票景区(听说是120元一张),而是出措勤向南,沿途偶尔能见到土拨鼠,大约40分钟就能到叫措勤村的地方,这村子就在扎日南木措湖边,无需门票,可以直接开车到湖边,免费的美景同样不逊色。

        同样按照酒店老板的指点,回程去当惹雍措没有绕远走国道,而是走的205省道,据他说,只有约40公里的土路,可实际我们走了大约百公里的颠簸土路,时间估计一点也没节省多少,不过沿途的野生动物倒是真没少见,藏羚羊、土拨鼠看到了无数次。就在大家被颠得要崩溃时,终于拐上了铺装柏油路——居然还只是条县道!当时的心情啊,就跟《甲方乙方》中趴在村头等待“大奔”的那老板是一样一样事儿地。

        上了柏油路不久就看到了苯教的圣湖当惹雍措、以及神山达果雪山(也有称“达尔果”的),由于此行人的起居特点,每天大多是十点后出发,故而很多景致都是临近傍晚看到的,反而能一睹异乎寻常的美来……

        晚上要在尼玛县过夜,经过文布南村岔口时遇到防疫检查,告诉我们说,进尼玛之前可能要查核酸证明。满怀忐忑来到了尼玛县城外,正巧前边有一队也是北京牌照的吉普车队,看人家似乎是拿着个什么单子,或许是核酸证明,我们因为进藏快一个月了,所以一路上都没要求我们做核酸检查,所以此时除了一个14天全在藏区的行程绿码,是啥也木有。不过警察叔叔也没特别查我们,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着前面的北京车队进了尼玛,在此真要感谢那几位不知名的北京兄弟了!

        经过近百公里205国道的“心灵拷问”与“肉体折磨”,大伙儿决意在尼玛【4550米】停顿一日,顺便保养下车辆,毕竟从北京到此已经开了7600多公里了,安全还是要注重的。住宿酒店:尼玛县大酒店(410元/晚),好像也是政府接待的主要宾馆,有不少身着迷彩的军人入住;门口和后院均可停车,楼下有几家餐厅和一个算较大的超市,食品也做了些补充。

 8月8日(第32天)

        全日休息,将近中午起床,用GD地图查了附近一家汽修,离酒店很近,这里的汽修就是一个小院,没有过多的设备,基础保养也足够了,换了机油、检查了刹车(租车的一嗨公司有规定的报销额度),之后又找了家店洗了洗车,不得不说,洗的真够仔细的。

        剩余时间就是吃饭、简单的闲逛,各家的女人们则是不知从哪而淘换了一身藏式围裙……本想下一站去班戈,再去圣象天门。可与布达拉宫的情形极为相似,纯门票根本订不到,全是带食宿的套票,听网友们介绍,住宿极端恶劣,餐食也不咋地,再有就是单程近3小时的“搓板路”,刚刚经历了205省道百公里的无情摧残,而且对“措”已经有些麻木了,于是决定放弃——明日长途奔袭到那曲。

 8月9日(第33天)

        今天先后经过了达则措、恰规措、色林措、错鄂、巴木措、蓬措等众多的“错”,其中色林措最大,它是目前西藏的第一大湖,而且每年还在不断地扩大。没有特意去找“景区”门口,一路走来,好像所有看过的“措”都没买过门票——确实无须到所谓的景区,因为只要你能经过它,风景就如同“主”一样,会随时降临到你身边(新约 · 马可福音13章35节)。

        晚上将近九点才到达那曲【4600米】的藏地天香大酒店(322元/晚),酒店一二层都有餐厅,当晚晚餐就在一层吃的火锅。

8月10日(第34天)

        原地休息,午餐附近的一家川菜馆解决了,紧挨着餐馆的是个叫做“贡桑塔杰”的酸奶店,买了一大桶酸奶回酒店,正好有许多带来防高反用的葡萄糖口服液一直没用,正好拌着酸奶吃。

8月11日(第35天)

        离开那曲后,按照在东嘎皮央遇到的藏族大哥的指点,离开317国道走558国道转向比如县方向。快到比如县城之前,去了著名的达姆寺骷髅墙,虽说是文革期间遭到过破坏,现在看来已经有了一定的恢复和修缮。进入达姆寺主殿时,第一次见到了藏文的疫情登记簿。

        与之隔江相望的是热旦寺,也有骷髅墙,时间有点晚了,没有过江去看。

        下一站就到了怒江第一拐——茶曲怒江大拐弯,这里比云南的怒江大拐弯要原始的多,正在修建一个观景台,尚未完工,上去稍事观望便驾车离去。

        比如县【3910米】到处都在修路,到酒店路边刚要停车,警车就来驱赶了:路边一律禁止停车。好在比如娜秀大酒店(250元/晚)后院有专门预留车位,有人指挥引导。比如没有性价比太好的酒店,这家只算将就能住。我们一直在藏区,就没有做核酸检测,为此前台还专门致电公安部门申请,获准后我们才入住。

8月12日(第36天)

        去萨普神山(冰川)要出比如县向南,要翻过海拔5072米的夏拉山口。开始的7、80公里还都是铺装路,下

道过了景区售票口至之后,几乎全是“炮弹坑”的路,还要几次涉水而过,为数不多的平整路面就是在几座小铁桥上。到达外湖后要再开上一段半山腰的窄路,才能到萨普神山下的内湖,这段路很窄,几处地方会车都很困难。

        进景区后十八公里的路走了将近2小时,到达神山下已是下午四点了,于是决定湖边客栈留宿,按原设想返回索县或者比如是不可能了。萨措旅游宾馆(100/人·晚)【4700米】,孩子不占床不收钱,不过为了舒适,还是多交了100给娃单要了张铺位。景区门票成人150,娃没收钱。

        客栈前支上了野餐桌,可以望着神山喝甜茶,从客栈向前百米上一座小丘,就能看到内湖以及湖里未消融的浮冰。到处可见的地鼠和野兔,都可以近距离拍摄它们,还有就是从山上鱼贯而下、晚归的牦牛。听店主人说头天夜里还有熊下山来觅食,因一女孩在车内受惊尖叫,刺激了熊大熊二,它们打碎了车窗、撕碎了帐篷。所以今天买票进山时,工作人员叮嘱不要扎帐篷或车内住宿。

 8月13日(第37天)

        头天傍晚有些阴沉,今天一早天气转好了,萨普之美尽得展现,历尽艰辛来到萨普真是物有所值,正所谓:脚力尽时山更好。噼里啪啦地一通乱拍,临近午时才匆匆离开——再晚怕来萨普的车该到了,在那窄窄的山腰上会车估计是我们彼此都不希望看到的。

▲萨普的一家

▲萨普神山

        原路折回比如县,找了家藏茶馆休息一下,点了甜茶、油饼等吃食,吃完向索县出发。GD导航会让从558来时的路返回317国道,当地人指点有一条土路可直接抄近返回317,要用骑行导航才能显示出此线路。途中翻越了海拔5300米康庆拉山(另有“康钦拉”叫法),现在过这种高度简直是So easy!

        下山途中K公的车突然熄火了、咋也打不着了,一位开车路过的藏族大哥,热心地停车帮我们整了半天,结果还是不行,告诉我们离这里最近的汽修门店也要30多公里,只好一部车先下山找汽修师傅,看看能否上山修车。~要说的是藏族人真的很朴实、热情,这并不是个例,而是普遍现象。庆幸的是,我们刚到山下的公安检查站,山上的K公来电话,说在朋友的指点下把车给捣鼓着车了,正慢慢往下开呢。唵嘛呢呗咪吽,佛祖保佑啊!

        天已经黑了,等到K公后,连车都没敢让他停下,直接打开双闪,组队向索县【4000米】行进……几经周折,终于来到路上刚订好的索秀雪渝酒店(221元/晚),开进的院里,正好仅剩两个车位了,熄火,入住,吃饭,睡觉。决定明天在此停留一天,让K公修修车。

 8月14日(第38天)

        9点多起床,开车送K公去汽修厂,找师傅把车开走。

        中午找了家川菜馆吃,饭后剪了头发(35元),索县有名的赞丹寺,真有点像缩小点布达拉宫,昨晚因为车的原因折腾累了,就远远望了一下下,连照片都没拍。翻遍U盘,居然只有一张街拍的索县人民法院……

        就快离开藏区了,晚上逛了一下小店,买了些藏香,终于发现了家广味的排档换换口味,点了干炒牛河、砂锅汤饺,这一个月以来,川菜已经让我吃厌了。

 8月15日(第39天)

        离开索县,下一站丁青,而丁青孜珠寺其实才是此次出行最原始的目的地。早在俺家娃在娘胎中时,孩儿他娘在北京的三圣庵巧遇了孜珠寺住持丁真俄色活佛,活佛欣然摸顶赐福,由此才知道了孜珠寺,进而到了心驰神往的地步。

         路上的风景与阿里北线的317大不同了,开始有黄绿相间的田地错落在山坡,空气也湿润了许多。路也比以往旅友所描述的好得多了,看来是近年又有所修缮,一路顺畅,直抵丁青虫草大酒店(275元/晚),门前有停车场,出酒店右手紧挨的一家火锅城搞定晚餐,酒店左手边就是县公安局。另:酒店的马路对面有家包子铺的包子也很好吃。丁青县城【3850米】本应多停一晚的,但由于车辆维修在索县多停一夜,故而决定不多逗留,明日直接去孜珠寺。

8月16日(第40天)

        出丁青不太远就到去孜珠寺的路口,右转走一段路后再左转,就开始著名的四十几个 “胳膊肘弯”,从丁青到孜珠山顶总共一个多小时即可。孜珠寺【4800米】是有三千年历史的雍仲苯教寺院,它背靠孜珠山的六座山峰象征着度化所有六道众生,而且景致也独具一格。大殿正在维修,一位僧人陪同我们进入内,向敦巴辛绕佛祖供奉了酥油灯(微信扫码即可),问起丁真活佛在否,僧人说目下不在寺内,想是还在京编译《苯教大藏经》呢。

▲孜珠寺

        原计划是要走昌都、德格、甘孜、昌都寺、马尔康、成都回北京的,但四川已有疫情,各方面消息称:凡经过有疫情的省,行程码带了*的,一律不准进京。于是打算改道走类乌齐出藏进青海,去类乌齐的路上不经意地看到了曲亚玛寺,还有那历经800年历史的卡玛多塔林,一位刚刚考上林芝中学的初一新生,热情地为我们做了义务讲解,让我们再次感受了藏地人的热情与质朴。 

        当晚到达类乌齐【3800米】预订的酒店时,因我们没有核酸证明,店家给警务站打电话请示,可警务站一直无人接听,所以不敢冒然让我们入住。我策划行程时,每个留宿地都有物色2~3家酒店的,去300米外备选的喜悦酒店(260元/晚)一问,啥问题没有,旋即入住,楼下马路对面还是川菜馆搞定晚餐。

8月17日(第41天)

        类乌齐的晨还是很清静的,还是昨晚用餐的地方独自一人吃了早餐,其余人等均未起床,给俺娃打包回去了饺子(速冻的)。

类乌齐清晨的街景

        今天就要出藏了,心里不知怎的有种怪异的滋味,横竖都觉得不对劲,难不成真的是中毒了?因为大凡来过西藏的人都会说 —— 西藏有毒!确实,有种深深的赶脚,从躯体的深处,弯弯绕绕、千徊百转地,顺着肠胃食管翻涌而上 ~“呃”—— 似嗝非嗝的一声叹息……

        出藏之后,从癿扎检查站顺利进入青海玉树【3700米】地区,沿途的山壁上常常能看到壁画,不过从色彩艳丽程度看,应该是比较新的。

       入住玉树青赣酒店(364元/晚),后院有停车场,需按要求登录“健康青海”并扫码登记。

8月18日(第42天)

        游览著名的嘉那玛尼石堆,车辆不让往里开,路边有停车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玛尼石堆了,估计约有25亿块上下,不少的信众在转石堆。也有个别妇女暗中唆使小孩招游客讨要零钱,这是在西藏是一次也没遇到的,看来这里已大不如藏地深处的民众那般的淳朴无邪了。

        回来路过结古寺又看了看,因为疫情的原因没有开放。结古寺前身为苯教寺院的囊琼寺,后又在其基础上建成了宁玛派寺院大结古寺,最终由萨迦派第二十任位法王将其改成了萨迦派寺院。

        结古寺出来,到格萨尔王广场喝咖啡、谈天,直到天暗了、下雨了才回酒店。

8月19日(第43天)

        今天是贫僧的生日,要驾驶11个多小时到达西宁【2260米】,离了藏区,再没有太多景色足以吸引我了,又怕路途上在哪遇到疫情,于是加快了进程。玉树至西宁的高速在去年玛多县的地震中受损,野马滩大桥至今仍未修通,不过走214国道也很通畅,过了玛多县就能上高速了。不过事后看,应该继续走214国道,并不比高速慢,高速不单单是要付高速费,而且因为总有区间测速而不得不停车休息来耗时间。

        过了共和收费站,一路再没遇到检查,直达酒店:西宁海悦酒店(172元/晚),停车位较为紧张,因为酒店有会所之类的娱乐场所,尤其前半夜更为明显。酒店旁的清真尕穆萨美食还不错,只是傍晚才开始营业,但一直开到凌晨四五点,估计是专门接待夜生活的客人。

 8月20日(第44天)

        休息。西宁以前来过,所以两家就各自逛了逛商业街。我们吃的牛肉面,买了根type-c的充电线,替换下车上已经接触不太好的那根。K公特意买了一堆蛋糕回酒店,给我补过昨天的生日。明天我们要兵分两路:K公去宁夏中卫沙坡头;我们去过那里两次了,所以就奔甘肃庆阳了。

8月21日(第45天)

        西宁至庆阳近700公里,大约要开8、9个小时,所以又打破惯例,九点半就出发了。

        一天都在不停地进隧道、出隧道,好不容易快到庆阳了,天气预报中提到的强降雨又如约而至,路上积水严重,冲得车直跑偏侧滑,有一次险些蹭到护栏上……

        在庆阳【1400米】选订了家在商业街的酒店:庆阳美仑丽致酒店(184元/晚),院内停车,属于商厦的停车位,不宽裕但基本都有车位,要注意点是:酒店每天只给一张停车券,不过周围餐饮商业齐全,步行都能达到。

8月22日(第46天)

        在庆阳要住三晚,等待K公从中卫赶回。除了闲逛外,吃了自助午餐“面肚子”,还去了城外不远的北石窟寺,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北魏时期,正在修缮中,只能看几个洞窟。其中165窟最为代表性,是北魏时开凿的,本不让拍照的,舍不得错过,偷偷拍了几张。

8月23日(第47天)

        采买庆阳特产~香包,买了好几头“驴”,出去一趟总得带点东西做纪念。

8月24日(第48天)

        鉴于陕西、山西的疫情防控政策限制,今天要跨过两省进入河北,与K公约好邢台会合。又是一个11个小时的旅程,两人换着开,还不算累,晚上住在邢台雅宾商务酒店(开元寺公园店143元/晚),楼前、地库均可停车,楼下就是餐饮排档,吃了顿“散伙饭”,明日进京各自回家。

8月25日(第49天)

        睡了个懒觉,距离北京只有400公里了,除了进京检查站应该没有地方耽误时间了,再者回家多晚也无大碍,11点钟开始了此次出行的最后一段旅程。保定服务区吃了驴火,本来设计要进保定吃的,再打包些“白运章”的牛羊肉馅,可是疫情限制不允许了……进京检查确实耽误了些时间,但检查内容出奇的简单,只看了身份证,连行程码都没查,仔细一想也合理,这一路上的层层关卡,甭管有点啥问题也开不到这里的。

        17点到达家中地库,卸车、洗车、加油、还车……

 

自驾行共历时49天,近12500公里,至此里程平安、圆满!

在此跪谢佛祖、各方菩萨神圣,高灵下堕,天降福祉,佑吾无恙矣!卍 嗡玛智摩耶萨勒德 卍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观自在菩萨  

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

 

后记:

       归来数月,方才开始记录此次自驾旅行,每每想起个中细节、场景,都会引得心潮汹涌,久而未平。与同行的K公常欢宴畅谈此行的感怀与缺憾,也更关注某音、某手上有关西藏的内容,能在天命之年完成环藏自驾,甚感幸慰,同时也在考虑是否他日能再入圣境,重塑新生 —— 西藏,大抵是要再去的了……

                                                                                       —— 2021-12-15 于北京家中

 

最深体会:

1、  高反是可以预防的:避免长途奔袭,睡眠一定充足,避免赶路式的行程(并不想贬低跟团游,但随团游哪怕是自驾团,赶路式的作息安排是一定的,无法保证充分的睡眠和休息);初期行程要缓慢,逐步提高住宿地的海拔高度,给身体适应的时间。另外,褒贬不一的“红景天”和“葡萄糖”还是该准备一些,每个人的反应不同,但肯定的是,起码没有坏处,心理安慰剂的作用肯定是有的,即便是心理暗示,其作用也是相当有效的。

2、  景点门票不一定要买,很多景致恰恰是远观有、近看无的,而且也不是谁砌一堵墙就能围住的。还有就是网上订票经常是购物、带食宿的套票,属于捆绑式销售,但往往纯门票网上是订不到的,所以订票前要想好了,免得后悔、骂街。

3、  如果不是时间与财力不允许,强烈建议一定要去阿里地区和阿里北线,只走318到拉萨或是日喀则、珠峰大本营,远远体验不到真正的西藏,阿里及其北线上没有了318上的车水马龙、人挤车堵的状况,你满心欢喜地拍的风景里也不会无端突兀地冒出几位大爷大妈来。

 

2023-07-01发布 阅读量6.6万

热门推荐

  • 重点推荐
  • 目的地
  • 景点
  • 美食
  • 购物
  • 地标
  • 行程
  • 文章
  • 问答
  • 玩法
436
269
205

推荐阅读

全部
亲子
和父母
和朋友
一个人
夫妻
情侣
2020年秋重走川藏318国道之然乌、米堆冰川、波密
八宿县位于西藏自治区东部,昌都市东南部,地处怒江上游,县城所在地白马镇,海拔3260

yan****ai5.9千11

川藏(318/317)滇藏(214)公路游记
环球贸易中心

hollyma20147.7千16

【西藏篇】50后圆梦之旅-自驾西藏万里行
西藏,因为神秘,所以很多人把进藏说得如何的艰难险恶,如何的遥不可攀。我认为:去西藏,

d06****811.2万19

川西行@自驾318 回忆录(Day6:左贡——波密)
题记:人这一辈子,一定要去一次西藏!2019年6月的某一天,我想要去西藏的狂热冲动,

子玺辰初6.8千21